第106章 从同事搞成同居了-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06章 从同事搞成同居了

    “小孩子别瞎说,我这只是被她挑战才认识的,我能有什么女人缘?这三年多的青春都献给了队伍里的两位美女了。”井天拿出恭维美女的杀手锏来。

    果然,这句话很是受用,两位美女便暂时放过了井天,可是杨喵喵却是暗暗竖起大拇指,心中暗叹道:天哥就是牛喵!

    来到联盟城地下城6层的入口,井天便直接邀请加入团队,羽嫣自然是欣然点了接受,可是看到团队里人名后,便立即给井天发去一条语音信息:“汝不和我组队吗?”

    “组团和组队就是一回事,只是看见成员的方式不同罢了,队友的名字和血条比较明显,团员则在下方缩略成了一个头像和当前血蓝百分比,你仔细看还是可以看清楚的。”井天撇嘴解释道。

    “汝的艳福不浅啊。”羽嫣优雅地说道,声音中带着调侃的意味。

    “呃,你想多了,我和他们以前是同事,现在合买了一套房子。”井天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也是在警告羽嫣,不要做什么出格的行为,他始终会和自己的好友站在统一战线上。

    “哪里想多了?汝都把她们从同事搞成同居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羽嫣自然知道华夏现在的开放程度虽然已经达到了男女同组一套房子的程度,但是同居的男女大多都会有些出格的亲密,在她眼里井天也是那种通过同居伺机占对方便宜的男人。

    不过羽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有些失态,刚才说话的声音中似乎打破了以往的优雅,变得有些激愤和抵触。

    “呃……服了你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跟我走。”

    中二病加腐女,无药可医啊!

    井天并不怕羽嫣误会,如果把两位同居好友看做自己的女人,那未必是件坏事,最起码羽嫣不会和她们起什么冲突。

    领着剑骑之王和团队汇合,井天作为团长自然要做些必要的介绍,于是他淡淡道:“这位新来的小伙伴就是我做职业任务时候认识的暗黑圣骑,在暗黑圣骑中排名自然是第一的,操作意识都非常不错,就是装备差点。”

    的确,羽嫣一眼扫过几人的装备,他们清一色换成了橙色武器,而自己还是一把可怜的绿色大剑,于是羽嫣也并没有反驳什么,在她看来既然是事实,哪怕别人是在批评自己,也应该接受,因为事实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无法接受发生任何改变,要改变事实,就必须先改变自己,让自己来改变一切。

    “云雪依依这位美女是魔法弓手,不太喜欢说话,但是不要误会,她外表冷艳内心却无比火……”井天还没说完,便被云依依一脚踹得床板乱晃,仿佛和地震一般。

    “怎么了,青蛙你不会掉床了吧?”赵嘉雪好笑道。

    “呃……还不是你给我买的组合双人床不结实,有时候动一下就莫名其妙的乱响。”

    “对对,这点我赞同,我总觉得这小床板经不住我伟岸的身躯。”落夏难得和井天站在统一战线上。

    井天则是心中鄙视落夏这种火上浇油的做法,枪打出头鸟,倒霉的还不是自己?于是,立刻揭过话题继续介绍道:“刚才说话的美女赵云雪儿就是魔笛师,外号污婆,没人比她更污了。”

    “好你个青蛙,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把你衣服扒光,让你睡楼道去?”赵嘉雪嗔怒道,而且vr耳机里已经传出了赵嘉雪顿足捶胸的声音。

    “别别,刚才介绍的不算,她是一位性感善良的大美女,是现今富豪的首选娇妻,是未来名门少奶奶的楷模。”井天自然知道赵嘉雪最想嫁给名门富豪,当一个大少奶奶,这么一说,赵嘉雪自然是满意地值点头。

    “那个熊猫是个剑客,那个喵星人是个守护萨满。”井天十分敷衍地介绍其剩余的两人,特别是在介绍落夏时,把“剑客”念得和“贱客”无异,关键42职业当中有剑客吗?

    “我干!你这么敷衍的介绍算怎么回事,我必须郑重地给美女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落夏,男,26岁,单身,星座是……”落夏还没来得及介绍完,就只听赵嘉雪厉声打断道:“见色忘义,汪汪乱叫个什么,有没有礼貌,活该单身,单身一辈子!”

    “这位美女,不知你年龄多大了,有没有成年喵,我19岁,家里蹲大学,正在地下城中寻找美丽的邂逅喵。”

    杨喵喵也不放弃这个推销自己的好机会,如果这位美女年龄小的话,他不妨考虑挖挖墙角,毕竟他是看不起那些老牛吃嫩草的人。而且,他自己再不努力,那伟大、远大、缥缈的目标还真没办法实现了。更关键的是,这丫的外星人还真打算在游戏里找未成年少女啊?

    不过,也难怪杨喵喵有如此远大的志向,他才19岁,想找个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小女生做女朋友,目标群体不正是未成年吗?

    “我干!老鼠,你这就不地道了,什么事情都有先来后到不是,就算是邂逅,也是我先邂的。”落夏气得直跺脚,怎么能让这小东西捷足先登呢?

    你先邂的?井天心中冷哼一声,腹黑道:我看是早泄的“泄”才对。

    就在此时,羽嫣的一句话让众人的心瞬间冰凉透顶,只听她声音宛若天籁,优雅道:“不用争了,吾已经是井天的人了。”

    井天当然感到冰凉,不只是后背,心脏也彻底凉透了,他现在根本不用去看云依依和赵嘉雪的表情,也知道她们此刻的表情绝对扭曲到可以把他吞噬掉。

    现在也容不得他犹豫,于是,井天立马开口解释道:“剑骑之王从小在剑桥读书,算士半个外国人,汉语语法不太好。汉语可不能乱说,你解释下什么叫‘是我的人’?”

    解释也不能胡乱解释,什么叫从小在剑桥读书,难道剑桥是私塾不成?众人并不太相信井天所说的话,把目光都转向了剑骑之王。

    “pk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吾输了,今后吾就和汝在一起,自然是汝的人了。”羽嫣优雅地解释道,众人听后便用阉割的目光盯着坐井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