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此女本应天上有,奈何人间一回游!-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08章 此女本应天上有,奈何人间一回游!

    集结号虽然是怪物的智能,但是完全可以被玩家反过来利用,组成五十人团,甚至是上百人团,进入地下城后寻找到发动集结号的怪物,然后就定点刷怪。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怪物智能结集号的效果即便是被利用,也是有吸引怪物数量的理论上限的,每次吸引的只不过是一定区域内的怪物,可以理解为怪物的呼救声有一定的传播极限。该区域内如果本身练级队伍就多,那么正在战斗中的怪物不会被集结号所吸引,更不会赶过来聚集。而且刷新出来的怪物,也会根据周围玩家情况,判定是否去集结。

    那么,想要利用集结号则必须有相当好的运气才行,一定要在偏僻的区域,而且千万注意不能杀死发动集结号的怪物,尽可能让怪物源源不断地聚集过来。

    如果误杀,想连续触发集结号就不大现实了,这种怪物智能的触发率较低,毕竟是灭队技能,如果频繁触发,那么玩家要到腾易公司堵大门了。

    不得不说,井天他们不是一般的队伍,就在捡尸过程中,他们便成功利用了两次结集号!

    6人团队两次全灭上百只同等级怪物的围攻,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也多亏了杏花村酒,当集结号触发的那一刹,井天便从包裹中朝着不同方向扔出了共计20多坛酒,这群百只幽冥狼就那么前仆后继、风卷残云地把地上的美酒吃了个精光。

    当然,井天并没有打算持续利用集结号,如果利用集结号不断刷怪,恐怕自己的精力要被彻底榨干,就连队伍成员也无法承受如此高强度的持续刷怪。

    接下来不必说,六人是杀得是酣畅淋漓,本来井天还担心会不会出现输出不够导致酗酒状态消失,但是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这酗酒状态持续时间变态的长,就像是一种氪金道具,只不过系统做的十分隐晦罢了,也不是所有土豪就可以随随便便氪金。

    真是良心游戏啊,想氪金也要看缘分!

    经过一晚的战斗,大家终于是认可了剑骑之王的实力,大家似乎从盲目的敌视中走了出来,开始相互赞扬、相互认识、相互沟通。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虽然云依依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赵嘉雪八卦起来,就连“你喜欢什么款式的内衣”都可以问出来,惹得众人是洗耳恭听。

    羽嫣则也是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虽然有时候说的话让人瞠目结舌,感觉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这也理所,毕竟她生活在剑桥,对华夏的他们来说,有太多差异。关键,中二病的世界只有中二病才懂!

    但是,千万不要误以为,此举代表赵嘉雪认同了羽嫣和井天的关系,她至始至终都是想通过互相了解、互相认识来摸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和威胁系数,其实当得到羽嫣亲口承认自己在剑桥大学读书,而且可能无法回国与他们见面的时候,赵嘉雪的敌意便减少了大半。

    毕竟别说是海外,就算是省外、市外,井天都断然不会去与一名网友相见,他的宅气值,赵嘉雪再清楚不过了。

    然而未来的事情告诉她,女人的话千万不能信啊,尤其是中二病女!

    当然,就连赵嘉雪都可以分析出来的事情,云依依自然也不在话下,小小的团队危机就这么解除了。不过千万别误以为没事了,赵嘉雪和云依依心中的想法是惊人的一致:必须给井天一点警告。

    不出意外的,晚上的例会时,赵嘉雪、云依依和落夏三人把矛头都指向了井天的游戏作风问题,井天是“无可奈何随你去”地接受了三人空前的批斗,并承诺再也不和其他女玩家决斗了,省得一不小心又收个跟屁虫。

    第二天一早,和往常一样井天起立去楼下买早餐,结果刚走出小区,一辆颜色鲜艳的粉色路虎拦住了他的去路。

    井天只是余光扫了一眼拦路的粉色路虎,心中便是一惊,竟然是一辆豪华改装车,这车在华夏绝对是犯罪,已经改装成了装甲车的级别,不得不怀疑车内是怎样一个变态狂人,竟然开着如此一辆骚粉怪物满街乱跑,难道就不怕别人眼红,和车合影吗?拍一张,发给胖子,炫耀一下!

    还没等井天掏出手机偷拍,下一刻车门便从内向外打开,井天下意识地瞥向驾驶位上的狂人,一瞬间,井天的瞳孔便猛然收缩……

    这个狂人他自然认识,即便是多年未见,但是眼前的美女除非化成灰以外,他都可以认得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井天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十分不悦道。

    “怎么,我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你的生物钟还是那么规律,每天都要准时出来买早点啊。”女人缓缓走出车门,她似乎对井天了若指掌,想必是调查了一番。

    当女人亭亭玉立于井天身前之时,瞬间吸引了路旁过往的行人,大家心中都大概都是一个想法:此女本应天上有,奈何人间一回游!

    “我和你没关系,不需要你的关心,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除了你还有谁知道?”井天的语气中透露着不详的预感,并用余光飘向粉色路虎车内。

    “放松,当然只有我知道,你也知道我家是做什么的,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还需要回答吗?”女人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强势,她纤细雪白的右手却在一瞬抬起,速度快得让人怀疑人生,仿佛要给井天一记凶猛的耳光,然而这一记耳光却没有响亮碰撞出声,女人的纤手饱含意外地、轻轻抚摸上了井天的脸颊。

    路人们心中多半呸了一声:仙女竟然又选了个拾大粪的牛郎!

    “那你最好忘记我在这里,老爷子教会了我掌控,我只想掌控自己,不想被你或者其他任何人摆布。我不再是当年你屁股后面的小弟了。”

    井天也毫不示弱,他把“其他任何人”几个字说的是铿锵有力,也说明其实在他心中,眼前这个女人并不能威胁到他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