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一百万金币做彩头如何?-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13章 一百万金币做彩头如何?

    “两三个小时就足够了。”

    羽嫣此话一出,就连对她抱有好感的落夏,也是心中暗叹:看人家吹牛逼吹得多么自然、多么优雅。真是吹牛逼的最高境界:逼深不知处!

    所有人陪着剑骑之王刷了一阵幽冥狼后,羽嫣突然满意道:“好了,回城,交了每日任务,吾就可以30级了。”

    众人听后自然不再多客道什么,开始集体移动,一路上还是遇到了不少玩家,联盟玩家遇到他们直接行了注目礼,毕竟他们可是几个职业等级榜上数一数二的存在,通过等级榜虽然看不到对方的真实等级,但是那种无形的高大感才最引人神往。

    几人自然是十分享受这种注目感,但是表面上则是一言不发、故作高冷。毕竟普通玩家还没有达到崇拜坐井观天他们的高度,如果主动上前打招呼什么的可能会被当做自恋狂对待。

    回到地面,剑骑之王的等级果然在连续交了两次任务后升到了30级,这个狼毛任务也是十分恶趣味,狼毛的掉落重量十分随机,如果运气不好打一天也未必能完成一次,好在剑骑之王在井天他们的团队中刷怪效率非常高,但是也就刚积累够完成两次任务的狼毛。换做普通玩家,恐怕要天天骂娘了。

    六人就此暂时解散,30级的职业技能还需要到各职业的殿堂去购买学习,当然即便学习了也不能直接使用,学习到的新技能依旧是0阶的技能。

    不过,井天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这几天下线时间换取的领悟值全部都留了下来,就是要先把30级的技能升到1阶,并且等学习了领悟技能之后,实际测试对比各个技能的输出量,再决定究竟优先升阶哪个技能,25级的副本对输出的要求高,必须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团队解散后,剑骑之王发来了组队邀请,面对再一次和她组队,井天心中其实是犹豫道:只是学习个技能,有必要组队吗?算了,还是接受吧,省的她又说自己像伪娘了。

    刚接受了组队,队伍频道便传来了剑骑之王优雅的声音:“久违的组队,感觉怎么样?”

    “呃……相隔才几天,怎么能算得上久违,再说平时不是在一个团里吗,有什么不一样吗?”井天十分尴尬地回答道。

    “当然不一样,汝就不想和吾独处吗?”羽嫣优雅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涟漪。

    乱花渐欲撩人眼,浅草也能扎马蹄!呵呵,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就和云依依独处啊,而且是同床独处,可惜只不过是上下铺,没有共枕眠。井天心中念诗叹息,嘴上却老老实实淡淡道:“没想过。”

    叮铃,井天已经看到了系统提示:玩家向你发起决斗挑战,类型1v1,战败无惩罚,胜出奖励无。

    井天毅然选择了拒绝,然后用十分不屑的语气道:“你还是那么抠门啊,也不加点彩头,话说,你还有什么可以输的?现在我可是橙武,你只是把蓝武,有什么好比试的。”

    “没有打过,汝怎么能断言今天必然能赢?汝曾经答应吾,以后和吾pk绝对要全力以赴!”羽嫣优雅的声音中涌动着火焰般的波动。

    “但是,我可从来没说过,我随时随地都会无条件接受你的挑战吧?想挑战我,最起码要拿出点像样的彩头,我已经答应赵嘉雪他们不再和女生决斗了,作为骑士,承诺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是吗?”井天根本不想打一场毫无悬念的决斗,曾经或许剑骑之王与他的胜负还是一种五五分的局面,而现在手持橙武的自己,有九分的把握战胜她,另外一分只能是自己被外界因素干扰而输掉。

    这不是自信,而是综合实力的评估,这几天的相处,井天自然将剑骑之王的实力看得透透彻彻。

    “一百万金币做彩头如何?”就在井天觉得此事作罢之时,羽嫣语出惊人。

    这可是一百万华夏币!当然,游戏里决斗可以无限加彩头,但是彩头会作为绑定金币流入获胜的一方,而且绑定金购买的所有物品都将绑定,禁止流通。这自然是为了防止洗钱或者搞**做出的措施。而且腾易公司欢迎大家充钱决斗,充进来的钱自然是泼进土里的水,收不回来了。

    虽然井天有十足的把握赢的这场决斗,但是他却淡淡回绝道:“算了,我没那么多钱。”

    “伪娘,汝若输了,只需要以后游戏里对吾鞍前马后如何?”羽嫣自然是觉得这样的筹码对井天来说是具备绝对吸引力的,而且系统也允许玩家拿身体侍奉作为赌注,身体侍奉有些像某些异世界中的奴隶,决斗输了的一方将一定时间内只能在以主人为圆心的范围区域内活动,而且强制被组进胜者的队伍当中,而且脖子上回套有大大的锁链项圈,充满了羞辱的味道。

    “算了,我最讨厌被别人掌控了。”井天操作着坐井观天继续向骑士圣殿走去,留下剑骑之王傻傻站在原地,此时井天并不知道他的一句话给羽嫣带来了多么深刻的冲击。

    曾几何时,自己也曾如此想过,反抗过,可是现实又能如何呢,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或许自己玩游戏,正是寻找一片自由的天空,只有在游戏中,自己才能真正把控自己的命运,最起码在游戏中,不会受到自己父亲的安排,但是这款游戏是谁让自己玩的呢?这又恰恰是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用意自己没有多想,也没有反抗,自己抱着执行的心理,却沉寂在了这款游戏的自由当中,不能自拔。或许,游戏中自己是虚伪的,但是现实中的自己又何曾真实活过。

    “汝也被别人掌控了吗?”羽嫣优雅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同病相怜的感触。

    “当然没有……也不算完全没有过,之前我遇到了控制欲非常强的家人,后来离家出走了,没再问家里要过一分钱。念了个很普通的大学,打了份工,毕业后到一家刚开始还觉得不错的公司上班,做了一个非常不错的项目,现在功成身退了,就找了新的目标而努力奋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