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一只被放风筝的金丝雀-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14章 一只被放风筝的金丝雀

    井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或许是他从羽嫣的声音中听出了那份曾经自己也饱受束缚的痛楚。没错,她一定是被家人掌控着,她就是一只被放风筝的金丝雀!井天心中如此对自己说道。

    井天的一席话,旨在告诉羽嫣人生是可以放手一搏的,只要自己敢于彻底斩断那些束缚自己的荆棘,才能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他始料未及的是,羽嫣在听得他这番话后,在她心中荡起了一丝波澜,井天的形象立马高大魁梧了许多。

    羽嫣此时心中暗自叹息:自己只不过是在游戏中扮演骑士,而井天他却是现实中一名堂堂正正的自由骑士!自己何曾不想离开那个家,可是离开之后又能怎样,本以为在剑桥可以改变,但是事实告诉她,自己根本无法摆脱父亲的掌控。或许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以一走了之,可是自己走到哪里都会被父亲这只无形的大手抓得牢牢的,即便是爱,那也太让人透不过气来。就连自己现在的住的地方,也布满了父亲的爪牙,自己无论去哪里他们都会形影不离。

    两人来到了骑士圣殿,各自找到了自己职业掌管技能学习的npc,购买了技能书后,再和npc互动便弹出了技能学习和升级的窗口,井天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学习了30级大将军的三种技能:断筋、刺骨、将军令。

    井天最看重的便是将军令,这个被动技能对他的全敏捷加点路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一阶将军令:被动技能,大将军身体移动速度提升10,回避率提升1。

    虽然大将军并没有瞬间爆发速度的技能,但是论平时的移动速度而言,全敏的大将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大将军的定位便是穿行敌军军阵之中,势如破竹,进退自如,如入无人之境。当然真想做到,何止是难上加难,关键是现在的等级和技能还不足以展现大将军的真正力量。

    断筋和刺骨技能则是两个具有负面状态的单体攻击技能,这两个攻击技能的威力究竟设定的是多少,还需要经过一番实测才可以知道,现在最好的实测办法自然就是刷怪,不过大家现在都有了新技能,如果盲目组团去地下城7层刷怪,大家一股脑地轮扫怪物,也不好测出不同技能对同一怪物造成的伤害数据,和人pk技能威力也会受到pvp伤害公式的影响,有时候也看不出技能的真实威力,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单人任务,自行测试熟悉下技能。

    拿定了主意,井天便通知了其余五人,安排大家各自找任务去熟悉技能,然而剑骑之王却紧接着便在队伍里发来信息:“吾要和汝在一起。”

    “不是都说了,别说这些令人容易误会的话了嘛!一起任务就一起任务,正好杏花村村长那里似乎有任务可以接,咱们一起去看看吧。”井天真是拿羽嫣没有办法,也开始适应了她说话的方式,如果不同意,这家伙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更加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索性就趁机把杏花村的任务了结了吧。

    “是什么任务?”羽嫣优雅一问,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喜悦和好奇。

    “不知道,有可能是之前任务的后续任务,因为当时npc提到过咱们杀幽冥狼解围的事情。”

    于是,两人一行便来到了联盟城郊不远处的杏花村,杏花村还是那个杏花村,npc不分昼夜的忙碌着。其实井天在游戏中规划过昼夜系统、天气系统,根据昼夜时间变化、天气变化,npc的行为也会发生变化,就连任务也会产生差异,不过这个系统过于复杂,只能规划在游戏的二期之后实现。

    当然,这并不算是终点,在井天的理念中,npc的制作完全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日常,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每个时间段所从事的事情,出现的地点都不尽相同,所触发的任务自然也千奇百态,更生动有趣,当然这样智能ai的npc绝对不是当前技术所能实现的。

    “我有村长位置的标记,村长在……那栋房子里。”坐井观天朝着村中最大的红木瓦房走去,剑骑之王则是一声不吭地跟在他的身后,这一路羽嫣异常的安静,也不知道她在思考些什么。

    走入了村长家的大门,两人就看到村长全副武装焦急地站在院子内,井天自然是走上前去对话,只听村长喜出望外道:“竟然是你们,真是太好了,我正那件棘手的事情困扰,没有人可以帮我解难啊,你们也是知情人士,你们如果愿意出手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年轻的村长手掌紧紧握着开山斧,刻意压制着内心的波澜继续道:“上次我们村的运酒队伍遭到了魔兽的袭击,虽然对方数量不多,仅仅只有三只,但那是比幽冥狼更凶残的烈火大耳猴,它们现在一直盘踞在我们车队运酒的山道丛林中,伺机再次袭击我们的车队,我们村子的实力还是太弱小,没办法组建讨伐队,还请你们出手消灭那三只怪物。”

    还以为是多么困难的任务,感情只是地下城7层的烈火大耳猴,这种怪物擅长魔法攻击,虽然要比物理伤害的怪物要稍微难对付一些,不过也就三只,对已经升级到30级的他们两人来说并不是难事。关键是,难道这烈火大耳猴也是酒鬼?那岂不是天上掉下了大把大把的经验值?

    于是两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获得了任务地图标记后,便来到了村外的山林。

    “你怎么这么安静?”井天好奇道,这一路羽嫣出奇的安静,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怎么,吾在你心中是那种废话很多的女人吗?”羽嫣则是优雅地反问道。

    “感觉你有心事而已,不打算说出来吗?”

    “说出来就能改变吗?其实吾一直在想汝说的话。”羽嫣挣扎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我说的有那么深奥吗,还需要你一个7位博士思考这么久?”井天有些意外和自豪道。

    “是啊,如果现实中和游戏一样,汝能带吾一起走就好了。”羽嫣优雅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忧伤,她其实一直期待有一位骑士可以把自己救出牢笼,无论那个人是不是井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