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早恋-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38章 早恋

    “这不是大学了吗,她这还是第一次玩游戏,所以有点入戏太深,话语间仿佛是在念游戏台词。对,入戏太深!”井天似乎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形容词。

    “原来是个处啊,哼哼,怪不得见你就放电,恐怕学霸也没谈过恋爱,活该单身,单身一辈子。”

    赵嘉雪这么一猜测,井天到是也感兴趣道:“要不你去套套她的八卦,你就相信我的话了,绝对是丑女学霸,天天除了学习不肯出宿舍门那种。”

    还没等井天说完,队伍语音中已经传来了赵嘉雪神秘的笑声,紧接着便听她故弄玄虚地说道:“小羽羽,你有没有谈过恋爱呀?”

    安静,队伍里一阵安静!

    此时,游戏另一端,羽嫣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羞红的云朵,随后便听她有些羞涩而优雅道:“吾还没毕业,还不能早恋。”

    不能早恋?竟然说早恋!你这么牛,怎么不只手撕天呢?

    众人是一头黑线往下垂,你可是大学博士,什么叫没毕业不能早恋,感情全世界人类都是早恋?

    不过赵嘉雪心头却是一喜,因为她内心中更加确信:羽嫣是属于学霸中的霸王龙!她语气有些轻松地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呢?”

    井天心中一沉,刚才他听闻羽嫣没有恋爱史的时候,心头莫名的轻松起来,不过当赵嘉雪问出这个问题时,他的心脏又猛地剧烈跳动起来。

    该死!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坑!我这是怎么了,干嘛多嘴要让赵嘉雪去八卦,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该不会那个倒霉蛋是自己吧?井天脑海里已经有了不妙的答案。

    众人并不知道,其实最紧张的自然是羽嫣,她还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谈话,如果是在现实里,恐怕第一个问题她都根本不予理会,甚至永远不和那个提问的人再产生任何交集。但是,这里是游戏,是她唯一可以掌控的世界,她想在这里弥补现实中的各种不能,也包括邂逅和恋爱,甚至是在游戏中结婚生子。不是因为她对这方面有什么特殊的喜好,而是只有在游戏中她才能自主选择,恐怕在现实里,邂逅和恋爱对她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梦,被人掌控选择符合家族利益的男人结婚生子才是唯一书写好的本命剧情。

    “有,就在游戏里。”羽嫣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兴奋,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为什么如此美妙,她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似乎久旱逢甘霖一般舒畅。没错,她要在游戏里恋爱,要在游戏里任性!

    “哇,是谁,是谁?”赵嘉雪用明知故问的眼光瞄向坐井观天,井天似乎发现了什么,竟然一不小心操作着自己角色后退了半步,仿佛是一个被识破的奸夫似的。

    “呃……咱们该进本了吧。”井天果断打断道,他当然要打断了,他才不想有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更何况是自己举起来的屎盆子!

    “你闭嘴,我们正在讨论比游戏重要一百倍的恋爱问题!”赵嘉雪厉声斥责道,紧接着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又用十分温柔的声音对着剑骑之王明知故问道:“你喜欢的是不是井天?”

    羽嫣此时脸颊已经有些滚烫,她当然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虽然好友之间应该坦诚,但是这种当着男生在场的情况下说出来,岂不是告白?告白……这两个字如同火上浇油般助燃了起来,羽嫣优雅的声音一气呵成道:“吾喜欢游戏世界中第一强大的男人。”

    第一强大的男人?赵嘉雪为羽嫣的狡猾感到有些遗憾,本想到看一场恐龙追逐井天的好戏,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被她搪塞过去了,就算再追问,恐怕她也不会回答什么了,究竟什么才算第一强大呢,难道是装备最好,或者等级最高?游戏都是阶段性的,没有谁可以保证永久性的第一,系统暂时也只有各个职业的等级排行榜,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强大。

    井天则是长出一口气,心中给羽嫣竖起了一百根大拇指:不亏是中二病患者,喜欢的男人也够中二病的!最强大的男人,那一定是npc啊!

    然而,井天心底又掠过一丝失落:毕竟即便是恐龙野兽,如果能喜欢自己,也可以从侧面证明自己的魅力不是吗?不过仔细一想,如果她说的不是npc呢?自己不是曾经说过,要在游戏中登顶天空之巅吗,那自己不就是未来最强大的男人?

    不过还没等井天想明白这个问题,杨喵喵却十分自信地问道:“什么才算是第一强大的男人喵?”

    你丫的为什么要发出这么自信的信号,究竟哪里来的自信?难道你认为自己是游戏中最强的男人?众人脑海中已经脑补出来杨喵喵这个豆丁头上捆绑一根白色抹额,抹额之上写着几个鲜红大字:“游戏第一强人!”尼玛,那得全世界的玩家都弃游才有可能啊!光是你的海拔就已经输了。

    “就是pk第一的呗,女人都喜欢能打的。”井天立马解围道,他可不想多生是非。

    “哦。天哥,那不就是你喵?你是我见过pk最厉害的人喵。”杨喵喵也不知道是故意这么说,还是真心话,就服这种前一刻充满自信,后一刻被人撸下来却丝毫没有挫败感的外星人。

    此话一出,井天后悔得脸都绿了。心中不停咒骂自己:非说什么pk第一,自己不是挖坑让自己跳吗,闲暇的时候,自己早都把队伍里的人挑战过一遍了,而且自己可是全胜!

    听闻这句,赵嘉雪眼中闪出一丝狡黠的目光,她立马跟进道:“对啊,对啊,你说就是井天吧,还故意说的这么委婉。”

    羽嫣此时大脑中已经一片空白,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果说刚才是含糊其辞,现在的问题似乎只允许她回答“是”或者“否”。

    “呃……怎么和我扯上关系了……”

    井天刚想转移话题,可是被赵嘉雪眼冒杀气地打断道:“你闭嘴,再说一句话老娘现在就阉了你。”

    真是:无可奈何随你去……

    “前方有情况。”云依依突然冷冷打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