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屎上添花-天空地下城-
天空地下城

第145章 屎上添花

    然而,真正绝望和尴尬的事情还在后面,赵嘉雪现在一脸“大白天见鬼”的表情,震惊万分地对视着自己的好姐妹:云依依!

    “依依,怎么是你?”赵嘉雪看到这张无比亲昵的脸庞时,虽然震惊,但是心中更是寒若冰霜,愤怒的声音根本压不下来,已经完全暴露出了她内心的崩溃。

    赵嘉雪是讲义气,但是不代表云依依可以瞒着自己和井天发生那种事情!义气这种东西讲究回馈,赵嘉雪需要云依依对自己也讲义气!如果云依依吃独食,这绝对不是她可以容忍的。

    此时,赵嘉雪更希望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那么她现在便会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抽过去,但是面对云依依,赵嘉雪却只能选择含泪怒问。如果云依依真和井天私通,赵嘉雪受到的伤害绝对比陌生人给她带来的多上十几倍!

    “我在下铺,井天在上铺,一起游戏,我们没什么的。”

    惜字如金的云依依难得如此清晰的解释,赵嘉雪明白这说明云依依是动真格的。

    云依依伸出那双冰肌玉骨的纤纤细手,就那么在井天的注视下轻轻放在赵嘉雪的脑袋上,就像抚摸一个弄丢了糖果的小女孩一般,她冷冷的声音中却蕴含着无比温馨的力量。云依依知道:自己瞒着对方和井天在一起游戏,多少有些见外,会伤害到赵嘉雪脆弱的心灵,但是自己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可以说是光明磊落。

    “真的?”赵嘉雪泪光闪烁,双瞳之中却生出一丝微不可察的喜悦,她依旧相信:云依依不会欺骗自己什么,更何况至今为止云依依都没有欺骗过自己。

    现在这种情况最多算是一种隐瞒,如果是云依依和井天发生了什么特殊关系,那自然是一种不可原谅的隐瞒,但是如果是他们之间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发生,那这种隐瞒完全可以理解为一种善意的隐瞒,这种隐瞒只是想维持大家良好的关系,不想被互相猜忌或者八卦罢了。

    “我还是处女。”云依依毫不避讳井天在场,如此犀利的回答从她口中脱出,仿佛是说了一句问候语那么轻描淡写。

    井天和赵嘉雪听闻后,两人的脸颊和脖颈仿佛是被人罐了十**白酒一般,红血丝一条一条凸显出来。

    下一刻,赵嘉雪第一个反应过来继续问道:“那……那你为什么跑井天房间去?”

    “监视。”云依依冷冷地从口中蹦出这么两个字。

    “监视什么?”井天脱口而出,他虽然知道这可能只是云依依随口找出来的蹩脚的理由,但是他必须问出口。

    井天一瞬间在脑海中揣摩着:第一,这种事情必须弄清楚,因为自己可不想真被人24小时监视着,最烦别人控制自己什么的了。第二,如果只是随口找的理由,那么必须十分自然地配合演出,不像是串好了供。一定要问个明白,否则赵嘉雪会生疑,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相当敏锐,不可不防。

    “你和羽嫣。”云依依的声音陡然寒冷了数度。

    “原来是这样啊!”赵嘉雪恍然大悟,没错,她和云依依现在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羽嫣。虽然游戏中大家组队组团无话不说,但是私下井天和羽嫣私聊些什么,她又怎能知道,赵嘉雪此时有些佩服云依依的聪慧,只要和井天在一起,自然就能做到全方位监控了,也就不怕他和羽嫣搞出什么猫腻来。

    一生若得如此聪明闺蜜,三生三世不离不弃又有何妨?

    赵嘉雪信了!

    井天听完,心中则是大汗淋漓,如此想着:这是哪门子监视啊?自己和羽嫣认识前你便已经和我同床共游戏了呀!不过不得不给你点个赞,这个理由让赵嘉雪无法反驳,而且正中女人的要害。

    果然还是不要太了解女人,了解后一定会后悔的,你可能不会再相信任何女人说的话了。不是说他们喜欢撒谎,善意的谎言和恶意谎言,而是她们善变!这个变怎么解释呢,可以说是善于改变,也可以说是善于变通,甚至可以认为是善于变态!

    “那我也要和你们一起游戏!”赵嘉雪说完便朝自己房间跑去。

    什么?井天是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一男人两女人阴阳失衡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而是他这屋里可只有一张上下铺!

    很快结果便摆在眼前,赵嘉雪躺在原本井天所在的上铺,云依依依旧在下铺,可是井天扑了个凉席躺在冰冷的地板砖上!

    井天心中是一百个泪点,却只能无声地吞咽着自己的泪水。本来躺在那简易的上下铺上已经够硬够难受了,现在可好,自己直接躺到冰冷的8080瓷砖地板砖组成的地面上,自己是作的哪门子孽?还好赵嘉雪自己带来了枕头,不然自己恐怕要枕着被子了,毕竟是炎夏,那可是非常容易出汗的。

    “青蛙,你先委屈一下,放心,我刚才网购了实木的简易折叠床给你,两米二长一米宽,绝对够你玩游戏用了,不用的时候还可以折叠起来,不会占空间的,再说你屋里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这算是给你屎上添花了!”赵嘉雪倒是贴心,她倒是知道自己鸠占鹊巢多少会引起井天的不满,这点小钱她还是愿意出的,也算是弥补一下。

    关键是,这屋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究竟该怪谁啊?屎上添花又是个什么鬼?怎么可能让人高兴得起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放个屁!

    “你为什么不买个上下铺,我这儿改成集体宿舍,落夏也过来玩,又能给国家减少电力压力,还能节约点空调电费,利国利己,不是吗?”井天话语中嘲讽的意味十分明显,他自然不会因为那点小恩小惠而忘记:是赵嘉雪夺走了他最后一片天空。相比第一个入侵的云依依,赵嘉雪更让井天牙痒难耐,真想化身携带狂犬病的哮天犬,给赵嘉雪来个致命一击!

    “不想要?那你就一直躺地板上,冬天有地暖,夏天自带寒玉床效果,冬暖夏凉,挺适合你的。如果觉得没有水井效果,我可以给你买个儿童海洋球围栏,你躺进去,保证可以坐井观天!”赵嘉雪一改之前客气的语气,声音中夹杂了些许烦躁。似乎井天忘记了他金屋藏娇的事实,以及赵嘉雪并没有完全散去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