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人动了我的夜-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章 有人动了我的夜

    “周易,你打算去哪儿?”小胖子身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问道。

    “工地。”

    “工地?”

    “我爸说考不上清华,就去搬砖。”小胖子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委屈,不情愿。

    “哪有这样的,清华北大那种上不了,一般的二本,还是可能的吧?”女生帮着周易抱怨道。

    “清华,本科线,对我来说,有区别吗?今年你们数学都炸了,影响到我搬砖了么?”

    说完豪情的在志愿上填上了清华北大一系列顶级高校,然后扬长而去。

    他周易会告诉那傻丫头,自己为了搬砖做了多大努力吗?呸,为了继承家族大业做了多大的努力?

    周易的家世并不简单,这点从当年被重点照顾就可以看出,他太爷爷,当年是进过京圈的大风水师,家里面留下的风水相术什么乱七八糟的传承两大箱。

    可惜老太爷走的早,没教会周易爷爷入门,导致周易的爷爷属于那种半吊子,江湖术士。

    后来好不容易在六十岁的时候感受到了秘术中提到的气机,却因为胃癌晚期,不行了。

    周易老豆接过祖传的招牌之后,也没能发扬光大。

    而现在周易,结束学业,一腔雄心,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

    他有这样的雄心,正是因为他的金手指。

    全知。

    所有他想知道的,他都能知道,除了考试内容。

    简单的解释,他只要盯着一个人五秒,就能清楚知道这个人过去十年,未来十年,所要发生的大事,当然,这不是极限,还可以更深入,只要想知道。

    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全知的范围更加宽阔了,似乎还在成长。

    但是对于数理化之类的,完全没有一点感应。

    按照他周易的想法,这是老太爷留在他身上的神通,大概是怕他误入歧途,所以限制了考试方面的全知。

    只要不问数理化,大家还是朋友。

    周易的老豆周连山也知道这点,也同样认为是那个牛掰的老太爷的通天手段,所以给周易设定了要求。

    不是清华北大,咱不去。

    然后,非常合乎情理的,小胖子周易成了一个神棍。

    家传招牌提前交给了周易,周连山在隔壁重新开了个小卖部,没办法,当年他老爷子晚年悟道,去世前留下的卦辞,就是多买房,未来有大机缘。

    所以这条街,,,,,,具体点,临桥的三间门店房都是周家的。

    桥下的玄相观已经交到了周易手上,本来旁边的两间铺子是租给别人的,后来隔壁的大妈找了个金龟婿,去了魔都,周连山索性接手了这件杂货铺,将玄相馆让给了周易。

    另外一间是个寡妇开的小餐馆,生意还行,和周连山有些眉来眼去,但是因为有周易老妈盯着,一直没能如愿。

    或许如愿了,只是看不出。

    周易家的这条街是市里面有名的古玩街,或者说赝品高仿货的集散中心,人来人往生意也还行,周老爷子靠着死前的一卦,算到了这里的吉位,趁早占了下来,不然这样的好地方,没个大几百万,占不下来的。

    别看地方小,临河镇流水,桥上走金声,相当漂亮的一个风水位,就算周连山一个草包,易经都不能看全的坑货,居然靠着卖假法器维持了周易一家的生计。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旁边两家铺子的租金。

    但是不可否认,这里确实是很多文青理想中的生活。

    早在十多天前,周易去考试的时候,周连山就在张罗着装修玄相观,给自己儿子腾地方。

    在周易的要求下,玄相观保留了之前的古风,只是在一边的货架柜台上多了一些类似塔罗牌,泰国佛牌,古曼童,非洲蝙蝠干尸,之类的西方玩意。

    当然真假,就只能看某宝的底限了。

    按照周易的说法,这叫做与时俱进,中西合璧。

    手上搓着两个麻核桃,周易一身唐装,配合上富态的身姿,不像算命的,反倒像旧时代的纨绔。

    临门的案桌上一套紫砂茶具,看上去卖相十足,旁边还有点了半晌的熏香,熏香炉上青黄杂乱,似乎也是个值钱玩意。

    “苦海度信徒,命解有缘人。”周易装模作样的吟诵两句曾经老爷子挂嘴边的两句话,摇摇头,颇有些滑稽。

    此时他的内心是愉快的,至少不用上学,不用惦记作业。

    算命什么的,他从来没怂过,不管是面相,手相,生辰八字,星座,塔罗,他都能用。

    那些都只是方式,看不穿命相,再多的手段也没用,反倒是有本事,瞪你两眼就够了。

    任你千般神通来,命在眉心看不出。

    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看脸。

    “周易,怎么样?老爸可是把最好的给你了。”周连山似乎是算好了,周易刚刚收拾妥当,摆上了茶,摸过来了。

    “得了吧,你什么水平,我不知道?”周易给老豆一个嫌弃的眼神。

    “呵呵,是吗,看来我玄相观的官方威信,你是看不上喽?”周连山晃了晃手中的威信,上面正是一个被标注为黄财主的人,正在问询未来的财运。

    这个黄财主周易相当熟悉,他老豆的头号金主,算命从来不看真假,都信!甚至每次来算命,都要请一尊风水法器回去。

    同样不问真假。

    这是个真财主,周易的第一个手机,就是靠的这位黄财主。

    周易的老豆没真本事,但是套话还是学了不少的,这是周易家留下的那些传承里面,周连山唯一能看懂的了。

    也正是靠着这些套话,半真半假的忽悠了一批玄相观的忠实客户。

    这个威信,大抵就是老周最后的招牌了。

    “怎么?现在过来,想干什么?”周易面带警惕,却是静静的看着周连山,同时感知老豆的过往未来。

    没等周连山开口,周易心中已经有数。

    “我还真有。”周连山刚要开口,就被周易打断。

    “行了,我接受条件,别让妈知道就成。”周易挥挥手,似乎一脸嫌弃。

    隔壁的隔壁,也就是那个开餐馆的薛寡妇,带着一个小拖油**,差不多五岁,因为生病了,需要不少钱,求到了老周这边。

    老周不算是个正经人,但是还是相当有爱心的,想帮助薛寡妇,但是没钱,只能求周易这边。

    周易这边也没钱,但是毕竟独立了,他老妈给了他一万块的启动资金。

    周连山盯上的就是这笔钱。

    周易之所以痛快答应,是因为他了解到薛寡妇的情况之后,也挺同情的,算是一起出力,互相帮助。

    最重要的是,他有预感,钱快要来了。

    果然,这边大小周,一手解绑威信,一手转账,老周刚出门,这边小周的威信就响了。

    “周大师,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那种比较灵异的物件,能整人的,比如什么下降头什么的。”标注是嘉盛六楼老板娘。

    嘉盛是古玩街远处的一个办公楼的名字,里面都是些小公司。

    “泰国古曼童,想干什么自己跟他谈,要的话,我晚上去请,你明天晚上九点之后,过来请,最好斋戒沐浴之后过来。”看到对方的信息之后,周易脑海中就自动浮现出了一套古曼童的制作手法,没多犹豫,周易直接开口。

    “古曼童吗?会不会太夸张,我听说那东西很邪的。”对方似乎有些顾忌。

    “只要你按规矩来,请完了,送回来,不会出事的。”

    “哦,哦,这样啊。”老板娘回复之后,便不再说话,周易清楚,是去了解古曼童去了。

    这个世界是有鬼怪的,只不过近些年,因为人道昌盛,压住了鬼道,就算有点道行的都被请去下面了,所以人间一片太平。

    但是有一点没法否定,这是个存在灵异鬼神的,至少周易见识过不少。

    古曼童就是东南亚地区特别盛行的事物,金童子,佛童子,养小鬼,都是这个意思,制作方法不一而论,邪恶一点的直接动用夭折婴儿的干尸,正经一点的,用寺庙佛土烧制。

    因为其中真的会请一些夭折的小家伙帮忙,所以很多古曼童很灵验,但是也很邪异。

    法力不够,一个操作不当,可能就会出事。

    名声好坏参半。

    周易要制作这玩意,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只是全知,并没有全能,没有所谓的法力,也下不了降,但是他可以知道那些东西拥有法力,怎么供奉。

    无所不知,当然也知道这个世界存在法力,存在神明,但是很遗憾的是,周易修行不了,家里面炼气的古籍不少,他却始终玩不转,只是观想了一个叫做大阴阳太虚磨盘的冥想法,缓解全知带来的头痛感。

    另外练了一门硬气功,因为对自身进度的完美把控,周易这门硬气功练到了非常高深的地步,可以一指头戳穿桌子。

    这也是他为什么认为自己可以胜任搬砖的原因。

    话不多说,一夜安眠,早上刚到店铺,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瓷娃娃。

    这是周易的第二个超能力,灵异方面的东西,只要想一想,自己睡着之后,就会梦游完成这件事。

    梦游的时候,周易可以无所不能,但是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反正一觉醒来,什么都搞定了。

    家里面十几个坛子里面,都是他梦游的时候,弄出来的。

    他老豆告诉他,晚上的他警告过他老豆,坛子里面有凶物,不能乱动。

    有人动了我的夜,然而我却一无所知。

    周易的全知的第二个盲区,自己的晚上。

    好在周易随遇而安,并不在意这些。

    面前的瓷娃娃泛着微光,这是入灵了,就是里面真的有个小鬼,但是被封印了,白淳知道怎么解开封印,但是他没有解开,而是一脸淡定的捧着小家伙,放到了另外一边的柜台上,摆好香烛,供奉起来。

    这样的事情尽管是第一次做,但是周易却相当熟练,似乎早有演习。

    手中继续攒动两个麻核桃,周易一脸好奇的看着供奉的香快速的消散。

    他不认识瓷娃娃里面的小家伙,但是却隐约有所感应。

    “小家伙,先将就着,晚上有人请你吃大餐。”

    周易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感受到冥冥之中有人回应,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瓷娃娃。

    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却是有些神异。

    收拾好案桌,周易重新点上熏香,玄相观会不会来人,他也很清楚。

    熏香迎客,端茶送客。

    这是规矩,玄相观这类地方,规矩禁忌多了,对方才会认真,从而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