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遭灾的胖妞-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章 遭灾的胖妞

    收好新到的两件风水法器,周易一脸无奈的看着鼻青脸肿的胖妞,也就是韩琳。

    “你这是怎么弄的,笔仙鬼差没带走?”

    “带走了,我这是被人打的。还是小胖子你那碗粥害得。”胖妞一脸难受。

    小胖妞喝了易先生的那碗绿豆粥之后,泄了阳气,能遇鬼,本来阳气回来就没问题了,谁知道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体制特殊,阳气下去之后,一点事没有,活蹦乱跳,偏偏上不来了。

    就等于是后天觉醒出了一对阴阳眼,对于玄界的修炼之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是对于胖妞一个普通人来说,可就遭罪了。

    某个晚上在公交上遇到一对情侣,那男的毛手毛脚的,那女的看上去却又不以为意,胖妞以为男的就是个色鬼,借机轻薄人家姑娘。

    上去就是一拳,那男的被打蒙了,不过估计是知耻,没吭声,但是那女的毛了,敢打她男朋友。

    然后胖妞就和那女的打起来了,然后就来找周易委屈,顺便找点办法把眼睛堵上。

    她又没那个眼力区分鬼和常人,又怕惹出事。

    周易听了相当庆幸,好在当时饱了,没有想着喝掉那碗粥,拉肚子就算了,还改体制?直接变成招鬼的阴性体制,还送阴阳眼?

    “你这种情况不是常规的开眼,想要关闭只能提升自己的阳气,还没男朋友吧,找个多接触下,渡点阳气就行了。”

    “滚,对男人过敏。”胖妞一脸嫌弃。

    “那没办法了。”

    按道理说常人的阳气亏损,是要生病的,病过之后,晒晒太阳,也就恢复了。

    谁知道胖妞的体制是个什么玩意,阴气下去之后,就彻底不上来了,从气息上来看,都快接近白童子那个程度了。

    快从,,,不对,是已经从活人变成了活死人了,快变成死人了。

    这种状态,就是道士走阴的时候,求的状态,压制住自身的阳气,呈现阴性。

    凡人本来是阴阳平衡的,缺失一点点也没事,有个范围,超过这个范围就不是常人了。

    反正修道的,正经的那种阳气一个比一个旺,搁鬼魂那儿看,跟小太阳似的。

    而经常走阴下地府,和鬼魂之流接触的,就会阴气重,也会被鬼魂当作同类。

    当然这是有个极限的,阳气到了,百年处男,千年处男,闭关锁精,肉身造化,那就是肉身成圣,成佛了,得道了。

    阴气到了极限的,那就是死人了。

    看着胖妞的委屈样,周易只好动用能力,看怎么破除这个效果。

    “你盯着我看什么?”

    片刻之后,周易闭上瞪得吓人的眼睛,回复过来。

    “有兴趣做鬼差吗,帮我抓鬼,一只给你一千怎么样?”

    “你以为是抓宠物狗吗?一只一千?还有,不想,也不会抓,你找别人。”韩琳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你这个,属于外界强烈刺激激发出来的极阴体制,搁电视说,那是万众无一的资质,修炼个神功无敌的,恢复是不可能恢复了,至少我没办法,你又不愿意找男人破掉元阴。”

    “你说的那元阴,不会是那东西吧?没啦,以前和小姐妹玩的时候,早没了。”

    “。。”周易被这丫头的彪悍再次惊道。

    “你还保留着处子之身,元阴未失,压着剩下的一点点阳气,恢复不来,想要破除很简单,找个男人。”

    “不干。”胖妞似乎真的对男人过敏,相当的不乐意。

    这厮不会是个弯的吧?周易一双审判之眼不断打量韩琳。

    “行吧,那就当阴差,我下面有人,可以给你个编外身份。”

    阴差是鬼差之下的职位,白童子是鬼差预备役,阴差上面一点点。

    别看民间称呼黑白无常是鬼差,其实人家是阴帅,是鬼差的顶头上司,所以被称为鬼差了。

    周易自己的装备要自己玩,不可能给小丫头,晚上找白无常打探打探,要不要线人。

    “我不会彻底变成鬼吧?”

    “不会,画江湖看过没有,你会变成无常,很帅气的。”

    “真哒?那种一般鬼见了就害怕的那种?”

    “当然。”

    “说好了,一只鬼一千块,不行太便宜了,我要一万。”

    “没有,不过你可以赚外快,这个我不管,鬼魂到我这儿也只是御使着办些事情,又不是要干什么,哪来一万。”

    做个阴牌才五千,原材料就要一万?岂不是卖一个亏两个?

    你让我易哥怎么办?还要不要面子?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搞定了叫我。”胖妞不愧是粗神经,刚刚还一脸委屈,听说能当阴差,乐得什么屁事都没了。

    周易这边因为上次卖给六个丫头护身符,捞了六万,手头宽裕,正寻思着去外头古玩街转转,看看能不能捡到漏什么的。

    顺便也给店里头补充补充。

    瞅着店里头暂时不会有人了,走出门跟老周打了声招呼,周易攥着两个麻核桃悠哉游哉的上路了。

    麻核桃也是这条街上卖的,花了八十加一顿熊揍,很普通的四座楼,之前上学不好张扬,偷偷的盘,现在当家了,白淳时不时盘着,增加点派头。

    周围的古玩店主也见过周易,不过并不知晓他的能力,所以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在意。

    今天是周日,街上人不少,有淘换宝贝的,也有卖宠物的。

    古玩街很长,也不仅仅只有古玩,有一段路有几家宠物店,卖些花鸟鱼虫啥的。

    之所以叫做古玩街,其实还是那批古董贩子炒出来的,这条街值钱,都是他们的功劳。

    因为盗墓小说的盛行,他们还整出了个鬼市,大半夜开的,乌漆麻黑的,路都看不清,还看古董。

    两边有店铺,门口也摆摊,有流动的,有固定的,不过都卖赝品,有真品,混在里面吸引半吊子的。

    除了古玩也有标明卖风水法器的,和之前的老周一样,搞神秘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什么的。

    有真有假,挺热闹的。

    周易在店里头呆久了,还有些不适应外界的喧闹。

    “听说周小师父当家坐馆了?来瞅瞅?”一边认识周易的伸手打招呼。

    “行吧。”是个卖青铜器的,一些香炉之类的玩意,周易正打算换掉了个合金熏香炉,连铜都不是,要是被懂行的看出来,就丢脸了。

    黄财主也算是给了周易一个教训,有些东西,还真不得将就,被懂行的看出来跌份。

    茶壶和熏香炉,在周易看来,两大门面,都要换了,等哪天挣个十来万,把刨花板案桌换掉,换成实木的,最好是檀木,黄花梨什么的。

    红木的也行,最好带清香的。

    “我要一个熏香炉,一个供奉三清的香炉,有没有颜色好看一点的,你这些都绣成这样了。”

    小贩姓李,叫李守意,此时听到周易那绝对外行到没办法的话,只能无语,得亏还是这条街长大的,说话就这水准?摆明了在装傻。

    “你还真小瞧了他们,我这可都是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别看我摆着风吹日晒的,这不没钱租门面嘛,我家哪有像你家老爷子有本事,有先见之明,你说是吧,要个什么款式的熏香炉?”

    “上周的?”周易挑挑眉,上上周的吧。

    “不好看。”瞅了半天,都是那种满是铜锈的,不符合周易的审美观。

    “你这就外行了,这东西古人弄得,那时候审美观,哪像现在,你觉得不好看别说啊,这话说着外行,得看品相,这铜锈,怎么说也有岁月的痕迹啥的,不是?你得看这个。”

    李守意大概也是看出周易真有心买了,极力的介绍。

    “这款,先秦礼器,据说曾侯乙墓出来的,曾侯乙知道不,青铜编钟,和这个一起出土的,我朋友就是那边的,顺手留下的,可是值钱玩意,真古董。”

    “真古董,那假的呢?”

    “你这小子,这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古董本来就是真真假假的,说不清楚,喜欢的就是个感觉,收藏了,计较真假,那就是对古董的亵渎,要是没兴趣,就是宣德炉,也只是个铜炉子。”

    “这个宣德炉是个什么说法?”周易心中盘算,渐渐明悟。

    大明宣德炉,明代工艺品中的珍品,开创后世铜炉先河,之后很长时间宣德炉几乎就是铜香炉的通称。

    铜炉明朝之前就有,但是商周时期,只有鼎。就这点就能看出,李守意这嘴有多不靠谱。

    宣德炉它为什么出名?因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鉴别真伪的办法,宣德之后民间仿制无数,以假乱真,根本找不到区别的办法。

    加上其色泽漂亮,质地纯细,不同凡器,又是皇帝朱瞻基亲自督造的,意义非凡。

    宣德炉放火上烧久了,色彩绚烂多变,就算是仍泥地里面,擦干净,依旧光亮如新。

    色泽出众。

    那批红铜一共只铸造了三千座香炉,每一只均大气异常,宝光四射,品相非凡,绝对的旷世之宝。

    真品存在过,都在禁宫里头,民间只有名号,极少流落出来的,本来挺多的,不过被崇祯还有咸丰铸铜钱,搜刮干净了,真品都没了,加上民间仿制无数,几乎就是假货当道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明明是珍宝,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得不到认可,价格极其低廉,远远比不上其他造型的中国古代青铜器。

    这个名号已经沦落为铜香炉的代称了,是个炉子,铸造的不错,都印上宣德名号。

    市面上流传的宣德炉即便是仿货,也都价值数十万甚至百万的。

    挺尴尬的一件事情,因为没办法证明真假,所以很多仿品中的精品,被当成真品摆进博物馆收藏。

    仿品是仿品,也有古董,但是赝品,那就是假货了。

    有区别的,古代时候做出来的赝品中的精品,就是现在的仿品。

    这里头,还是个价值之说,有真工艺价值的赝品,那就是仿品,不过因为现在造假市场的混乱,赝品参差不齐,没有一点收藏价值。

    宣德炉就是仿品太牛掰,导致真品地位尴尬。

    小贩说的宣德炉自然是说的真品,要是有人能证明宣德炉真假,区分开来,那么几乎可以确定的是,真品没有低于千万的,这是考古界的悬案。

    明知道是仿品,收藏的人还那么多,真品的价值可想而知。

    当然,也有存着自己的就是真品的想法。

    李守意的意思就是真古董不能看外表,说不定真宣德炉还在某个不识货的手上当普通香炉用呢。

    了解宣德炉之后,周易就上心了,就从颜值,一定要弄一个来提升格调。

    告别了李守意,他这儿的真的都是上周的。

    周易也算有了目标,开始有选择的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