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业火红莲-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百零九章 业火红莲

    第三次是一个大手笔,克图格亚直接拿出了一尊业火红莲。

    洪荒世界四大十二品莲台之一。

    能够释放无尽红莲业火,以因果业火之力焚烧一切。

    别看周易平常家中坐,什么也没干,他牵扯的因果大了去了。

    如果说西游记是师徒四人为应劫之人,那么这一次量劫,周易就是应劫之人。

    虽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因为后来的因缘际会,成为因果牵扯最大的那一个。

    三方都有联系,尤其是现在还肩负邪神一方的神力。

    牵扯的因果太大了,如果只是这方面,倒也不会出事。

    最重要的是他周易欠这片天地。

    为什么因为仙冥,他当初拓印天地三界,可是包含了整个天道之下所有空间的,包括西方。

    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你想干就能干的,这要是没个成绩,这笔账就得一直欠着,虽然不会出事,但是已经算是功德亏损了。

    平常没事也就无所谓,但是如果让周易沾染到业火,就算不死,也得烧掉一层皮。

    红莲业火和尼古拉斯的地狱之火都是来自冥界,但是跟脚却不能比。

    虽然都是焚烧罪恶,但是红莲业火却是被天地附加属性的特殊火焰,后来还有佛家供奉宣扬。

    尽管先天跟脚可能差不多,但是红莲业火后天成长还要甩地狱之火一条街。

    就一点,地狱之火无法焚烧没有灵魂的存在。

    而红莲业火,无物不焚。

    这就已经看出差距了。

    此时周易的面前就是一盏漂亮的莲花灯。

    业火红莲,甚至是传说中的十二品顶级业火红莲。

    怎么来的,周易不清楚,但是知道这玩意是真的,只要他敢伸手,身上这层周易的皮,就保不住了。

    现在就这么看着自然不是在犹豫什么,他现在很好奇,克图格亚究竟是个什么存在,这种等级的宝贝,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显然大佬家资产丰厚啊。

    还是说,只要是火,他都有

    那么一看,克鲁苏和哈斯塔就有点完全拿不出手了。

    周易完全态全知的极限就是各大古老存在的跟脚,或者某些被抹去痕迹的东西。

    很不巧,克图格亚就属于这么个存在,这就让周易有些好奇,这位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了。

    他以为之前自己早已看透了克图格亚,可是越是强大之后,才明白,克图格亚不可能是之前自己所想的那样。

    要么就是这位本体强大,外在的只是一个分身,要么,这位所图甚大,之前一直在隐藏。

    不管是哪个原因,周易都不得不承认一点。

    这个业火红莲是真的好看。

    和之前自己琢磨的罪业焚心,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掌控火元素和获得红莲业火是两个概念。

    这可是有名头的火焰,洪荒有名头的那种,很有名的。

    这一次克图格亚什么也没做,只是放在了周易玄相馆的门口,早上刚开门就看到了。

    这也算是阳谋了。

    周易能够炼化邪神之力,这帮人早该知道了,除了克鲁苏的,哈斯塔和克图格亚的邪神之力都被周易炼化过,获得了一部分的力量。

    这就是邪神之力的特性,他不是灵气,也不是元素,就是某种规则的变化,这个变化可以变成一个种子散播出去,之后接纳这种力量的人都能运用这种力量。

    就像是游戏的技能一样,所消耗的能量来源于邪神,或者说诞生邪神的本源物质。

    只要周易能够炼化邪神之力,他就能跨过邪神,直接调动力量。

    这种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因为属性之类的问题,很容易被另外一种力量针对。

    之前说过,邪神的力量,来源于宇宙的运行,宇宙运行平衡,万物相生相克,依此而诞生的邪神之间,本身也是有冲突的。

    这也是为什么克鲁苏和哈斯塔会存在矛盾的原因。

    宇宙运行力量之间的冲突,不能粗浅的理解为水火不容,或者风地相对。

    就像是一个整体,每一份力量的强大或者弱小,都会影响到其他的存在。

    类似阴阳太极的转换之道。

    邪神虽然菜,但是他的这个力量非常高级。

    如果说天道,也就是地球意识和诸神是正派,那么邪神这种掌握宇宙混沌的存在,就是相对于正派而存在的反派了。

    就像是阴阳两面相对性一样。

    扯远了,回到正题,周易这边已经盯着业火红莲一个小时了。

    “所以,你现在打算,吃了它”

    “干嘛吃了”

    “那你为什么一直愣愣的盯着别告诉我里面还有连环画或者爱情动作片”周易和周之间的联系属于那种心有所感,但是并不是时时连接的。

    “没有,我在想其他事情,我究竟属于什么。”

    “这个问题稍显哲学,你确定自己能够明白自己说的什么”周一副严肃的帮着周易考虑问题的样子。

    “我想说的是我究竟算什么,又能做什么,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得了吧,你又在操心这种屁大的问题,何必呢,搞清楚如何,搞不清楚如何”

    “人活着,总该有他的价值,或者定位的。就像你,我创造你,保存我的情绪。”

    “然后,你在思考你的意义或者价值是什么”

    “嗯。”

    “其实还是有的,比如人族守护神,东方诸神安排在邪神之中的二五仔,卧底,邪神之中的新秀。”周说出一大堆的身份,但是周易却只是摇摇头。

    “这些只是粗浅的身份,有更加重要的价值,比如说别的什么。”

    “玩哲学的都是这样的抬杠么”

    “或者说,人其实并没有价值,活着,只是活着”

    “存在即是价值,存在即是合理。”周有些不想搭理这个陷入自我认知否定的家伙了。

    “没有这样的蛮横说法。”周易明白天下间九成九的问题,但是涉及到这种类似存在价值的问题的时候,却并不能帮助他。

    或者说这个问题就没有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周易陷入自我否定之中,如果看不开,就会陷入魔障,形成心魔。

    如果是普通人,那就是精神病,但是如果是掌握强大力量的存在,那就是入魔。

    但是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周易现在这样纠结,就是因为他背负的身份太多。

    就像是无间道一样,产生了自我怀疑,对于自身定位的错误感知。

    说实话这样的问题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但是如果自身始终否定自己的存在,或者说价值的时候,精神状况就会很不理想。

    这个不理想的结果就是变成真的精神病。

    变得和其他邪神一样,无所顾忌,丧心病狂。

    偏偏一般的存在,还拿他没办法。

    但是周易的情况比起邪神之类的,还要稍微复杂一点,讲不清楚,道不明白,活的确实没有价值。

    事实上,又有多少人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属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自己的定位呢

    更多的其实还是妥协,无能为力。

    周易也无能为力,但是这样的迷茫感,带给他的是更加窝心的体验。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作为人族的守护神

    曾经周易或许有过这样的所谓的雄心,但是之后见识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之后,他否定了。

    之后,他只想做一个类似隐士一样的存在,然后他又一次发现,其实自己很多余,并没有那么重要。

    到后来,天庭惩戒,三清逐出师门,流落静寂海,再到之后的又一次妥协。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风雨中飘摇的碎屑,无法找到自己的安身之所,一直漂泊。

    他只是棋盘上微小或者有些作用的棋子。

    但是周易他并不认同这样的定位。

    也可以说不甘心,但是却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