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狮子拱球紫铜熏炉-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一章 狮子拱球紫铜熏炉

    事实上捡漏是存在的,但是不可能白捡。

    在这个即便都是假货的宣德炉市场,假货一样可以当真品卖,价钱一样不便宜。

    动用能力之后,周易很快就找到了一款正儿八经的宣德炉,其中蕴藏的气运,不是一般炉子可以比拟的。

    最重要的是,周易看不到它的制造历史。

    至少说明一点,不是上周的。

    周易的能力已经能看到明清两朝绝大多数物品的底细了,看不清的要么就是更早的,要么就是有特殊地方的。

    作为朱瞻基亲自督造的宣德炉,又是存放在皇宫大内的,人道气运沾染,其上的韵道无穷,不用动手,直接能当风水法器镇压气运。

    而事实上,店主也是将这玩意当作精品摆放的,没有随便乱扔。

    即便不清楚真假,但至少知道是精品。

    没办法,宣德炉每一个卖相都极佳,宝气挡不住,眼不瞎的,都不会无视。

    风云波动,铜器不是其他的字画之类的东西,存放很容易,可惜因为古代铜值钱,却成了最不经流传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毁掉了。

    所以,稍微有点来历,被基本确实是真东西的,价格都不会便宜,谁知道哪天就被哪个冒出来的专家发现,这是什么什么来历的国宝文物。

    国宝文物不能交易,但是放手上不也增加底蕴嘛。

    “这不是桥口的玄相馆的小哥么,看上什么了?”收藏宣德炉的店家可不是门口忽悠人的,里面真物件不少,地方也比周易那边宽敞,差不多两个店面加起来。

    这是真土豪,有钱人。

    周家玄相馆很出名,还是那句话,只不过信的不多,因为周连山水,是出名的。

    这条街上看周连山被打,不是一次两次了。

    都清楚周家什么德行,但见面不揭短,这是常规道理,伸手不打笑脸人,必要的恭维必不可少。

    “我想请一尊供奉的香炉。”周易也没直愣愣的表达自己要哪个,环顾四周瞅瞅有什么其他值钱的。

    “预算是什么价位的,自己看?还是我推荐两款?”店家这话算是摸底了,懂点,还是什么都不懂。

    周易有六万存款,但是面对这种店铺的时候,说话都不敢大声。

    和玄相馆的各种套路比,这里的底气很足,就算不是什么珍贵的古董,都得上万,有点名目的还要再加个零。

    真假不说,因为这行当的繁荣,一半都是赝品带起来的。

    其他地方买到假的还有的说,古董行当没有,只有赝品,买到叫做交学费。

    不管真假,这店里头就没个便宜的。

    “那什么有宣德炉吗,听说挺漂亮的。”

    “当然有,那一片都是,这玩意就是个名头,都是邻居,不糊弄,那边的,清朝的仿品,最接近宣德正品了。”

    宣德炉正品已经变成铜钱,存世极少,四十万分之一,不过即便是仿品,也有其价值,当然至少得是民国之前的。

    之后的就是工艺品了,几十块钱上百块的玩意。

    这都是常识,宣德炉民间没有正品,有些聪明的干脆挑明了说,告诉你这里有明清时期的仿品。

    宣德炉中有一批仿品是铸造宣德炉的师傅被再次聚集之后,按照宣德炉的工艺形制仿制的,虽然没有了那批暹罗进口的红铜,但是却也通过一些精心的手段弥补了光泽,导致后来真宣德炉混迹于仿品宣德炉之中。

    无人识得真面目。

    仿品也很值钱的,铜香炉中的珍品,再往上就得是陶瓷或者其他材料了。

    要么就是鼎,香炉就是礼器鼎演变过去的,也有格调高的直接用青铜鼎当香炉的。

    鼎和炉差别在哪儿?

    时间,夏商周时代的是鼎,东汉之后有了炉,这是时间的大体划分。

    大小,大个头鼎,小个头炉。

    形状,鼎字面上就告诉你有多直了,铁定方形,虽然也有圆形的,时间更早,商朝之前,流传自然少,炉自然多圆形了。

    但是并不绝对,只能说炉是鼎儿子,是鼎在使用过程中,供奉礼器一方面的延伸。

    一般年代长的大个头叫鼎,鼎镇四方,没点分量镇不住。

    鼎这种古董,九成都是文物,多数禁止买卖。

    炉就不一样了。

    市面上敢流通的鼎,要么是上周的,要么就是坑人的,砸手里,等着喝茶吧。

    “这种典型的双耳圆肚三足的宣德炉下面的款很清晰,大明宣德年制,省一德。明炉都是相当注重韵味的,这色泽,整体的设计,看着就舒心。”香炉店的老板将一款并不大的宣德炉拿出来,给周易看下面的款式。

    周易瞅了瞅这个,目光瞟向真品,再飘回来。

    “你看上那个了?挺有眼光的,不过那个年代可能就没这个久了,青铜器不好判断年代,只能从铜锈,形制上面揣测,那个光泽太亮,不太可能是明清的仿品,可能是民国的,你要是有兴趣,拿给你看看。”周易看上的宣德炉非常的亮,没有花纹,非常光滑。

    按道理说几百年的铜器,没有这样的光泽,应该有些铜锈的,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

    这家店什么都有,店很大,东西也多也杂,字画古籍,瓷器木器玉摆件,青铜器鼎,香炉,还有一些其他的造型的比如酒樽,铜钟,铜像之类的。

    这要是专门卖一样,也有,但是多数生意并不是靠登门客,而是介绍,专业的路子,圈子里流通。

    古董这玩意,向来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门店开着只不过是有个拜物件的地方,吸引一些二把手萌新什么的,去交点学费。

    真假混合,没点道行去,只能学习。

    “这个要多少?”周易非常小心的开口,他是非常满意这个颜值的,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对于他那个贡台来说够了。

    “三万,别看年代近,这工艺确实是出色。”

    周易面色不动,心中思量。

    “可以,如果我再要个熏香炉,铜的,能便宜点么?”

    “嘿!看来这两天坐馆,捞到不少卦金啊,你是真学到周老爷子的本事了?要不改天给我也算算?”古董店老板叫做王玉,平常一副文化人打扮,倒腾古董,相当有钱。

    “可以,只要你给我实在价,我今天就送你一卦。”

    “那感情好,熏香炉打算要个什么价位的,我给你去找找,这东西可不是宣德炉,价格不小的。”

    宣德炉地位尴尬,中小端市场,古玩市场流通的玩意,但是要是其他的香炉,就不好说了,脸大的,南北朝时期都敢说。

    东汉的博山炉就是专门的熏香炉,青铜材质的,上面花纹繁复,山水飞禽,象征海上仙山,工艺复杂,巧夺天工。

    “五万,两个加起来五万。”

    “看来确实挣了不少。”王玉惊讶,这钱对于他这身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也不少了,多少人一年的薪水。

    王玉进去找熏香炉,也不怕周易乱来,这种满地都是钞票的店铺,肯定都是**,不是周易那个假货铺。

    周易是真的不敢乱看,好多香炉的造型深得他的欢心,可惜囊中羞涩,买不起。

    “这个清代的熏香炉,也不给你讲花哨的,这件本来要卖三万的,现在两件凑起来五万,怎么样?”

    “不怎么样。”周易清晰的可以看出这上面的铜锈是怎么一点点的被涂上去的,整个从铸造到生锈,一百天不到。

    “有两下子。”王玉看到周易老练的拒绝,却又没有解释,也懂了对方是看出真假了。

    再次换出来一个熏香炉,还是工艺品,只不过卖相不错,紫铜三足狮子拱球,看上去比宣德炉还要精致。

    “这个呢?”

    “两件三万可以。”

    王玉这回是真的惊讶了,他这都没开口,这小子一眼看穿?

    “眼光够毒的啊,什么时候学的?你不会是故意来涮我的吧?”王玉也不急着重新去找了,五万这个价位的,除了假货,就是清朝民国的玩意,基本没钱赚,看周易这样子,假货估计是糊弄不过了。

    “哪能,我是真的要,要不这样,就这两件,三万?”

    “不成,都卖你,我得亏,这熏香炉你看得上?要不这样,你告诉我是怎么看出真假的,三万卖你那件宣德炉,这个算你王叔送你的。”

    王玉也好奇了,这小家伙平常对古董也没多大兴趣啊,难道真的学到什么本事了?

    “看物件我不会,但是我能看财运,我要是五万买了这两样,王叔就要有一大笔财进账了。”

    王玉瞠目,还有这样的操作?

    当下也是好奇,帮着周易把两件炉子收好,打算跟着去玄相馆看看。

    “店铺不用看着?”

    “门口我侄子,有人了会叫我的。”王玉解释道。

    没点关系,谁让你在自家门口摆摊?

    周易不说话,他家门口有时也会有些人摆摊,不过那都是旅游黄金周的时候,那时候也会客气给他们家一个小红包。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有客人,等了老半天!”桥头老周领着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四五十左右的妇女在一边好奇的看着周易。

    “不好意思,出去逛了一圈。”周易歉意点头,拿出大师的气度打量道。

    “两位,这是走错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