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二师兄的警告-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百一十章 二师兄的警告

    炼化业火红莲并没有花费多少心思,事实上,克图格亚的目的并不是为难周易,而是让他明白他们之间的差距。

    很成功或者说巧妙的一个阳谋。

    通过红莲业火,周易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因果。

    看到了自己那可笑的被摆弄的命运。

    面对天地的无量的时候,渺小的人总会产生一些类似望洋兴叹的感觉。

    寄浮游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天地为盘,众生为棋,到处都是下棋的,却都又是棋子,真正的棋手却又不知所闻。

    这样一种迷茫混沌感,让周易自身对于未来,或者说对于现在甚至过去,都产生了一种否定。

    或许一切都只是一场戏

    或许所有的一切早已被安排所谓的逆天改命,其实终究还只是在命运之下

    百川东如海,任你千般流法,无数渠道,最终奔向的,其实还是东海,这样一种大势所趋,让人不寒而栗。

    我所做的一切,究竟有没有意义。

    周易的疑问就在这里,他看不透这些问题,看不透那天地布局,众生命运的归向。

    或者说看清了,但是却不认为那就是正确的。

    一切其实都是幻想一切其实都是类似仙冥一样的幻境,欺骗蒙蔽双眼,让人沉沦。

    现实究竟是不是现实,诸神之战,究竟是不是诸神之战。

    很多很多的东西,背后隐藏的东西,太多,让周易看不清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看不清这个到处都是迷障的世界。

    难得的清净,有个长假,周易没留在京城,去了横店。

    二师兄在那边。

    哪吒上次被周易带入归墟之后,神魂有损,所以后来在玄相馆休养,之后,就去了二师兄那边。

    其实算起来,三太子和二师兄也是做过一段时间同事的,他们之间其实关系要比周易这边要好上不少。

    毕竟周易也只是新认识的,加上之后的事情,不受天庭待见,三清也不要了。

    虽然并没有让几人疏远,但是终究不可能太亲近,毕竟都是有编制的,上面看着不开心了,就要折腾了。

    注意影响。

    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就算横店之中也出现了不少的诡异,二师兄的剧组还在。

    有条不紊的进行拍摄工作。

    抛开个人缺点不说,二师兄,确实有大将之风,西游那是没办法,一路上都是有背景的妖怪,猴子可以下手,但是八戒必须有分寸。

    不能得罪人。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取经结束的猴子。”二师兄眼睛看着屏幕,却是开口讲到。

    有些唏嘘的样子。

    周易也知道一些情况,但是也只是比小说多一点而已,更深的当然没有二师兄这位当事人来的清楚。

    之前周易或许会说自己全知,但是现在明白了,很多时候,你其实只是看了表面。

    就算由表及里,你也无法确定这就是真正的内在。

    世界很复杂,水很。深的。

    “猴子其实很单纯,一路取经虽然不说兢兢业业,但也算是出力最多的,历经劫难,硬是将那猢狲的性子磨平了,可是进了那大雷音寺,成了佛后方才明悟,一切其实只是局,早已注定。”

    “正如小说中所美饰的,径回东土,五圣成真,金蝉转生,志洁行芳,功德宏远,故得称旃檀功德。行者炼魔降怪,所向无前,故称斗战胜佛。”

    二师兄面带不屑,似乎有些蹉跎。

    “至于八戒”二师兄的声音忽然高扬起来。

    随后细细念叨。

    “至于八戒之净坛,沙惜之金身,白马之天龙,又无不明称其实”

    “所谓的西游,与我有何干系取了真经,成了圣佛,得了功德的还不是那帮人,与我们,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当真如何,不当真又如何,不是我想当那八戒,而是那八戒只能那样,德行低下,也能成佛,宣扬教义。”

    随后却又摇摇头。

    “我也算是看开了,真假如何,虚实又如何,看不开的为难的还是自己,猴子在东海的一个庙里面当和尚,等两天我跟你去见见他,或者你自己去找他。”

    “心结还需看开,天地只有秩序,神佛也有道理,人不信命,神却信,人不能改命,神却可以,可是你能明白,这个改,不是那个改么”

    “不管是猴子的地煞七十二变,还是我的天罡三十六变,都是度灾挡煞的神通,躲过三灾六劫,天人五衰,这就是改命,可是你看我们改了多少”

    二师兄摇摇头,之后便不再说话。

    其实别看表面二师兄如此豁达,但是其实也不过是看开之后的一种放弃。

    就像是佛家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空相,空空相。

    无我无人,无相。

    是放下,也是屈服。

    屈服于天地大势,天道命运。

    个体相对于天地,真的很卑微,二师兄可以说看透,但其实什么也没看透,依旧浑浑噩噩的,做他心目中的升斗小民,不敢奢望当年风光。

    比起二师兄所说的猴子颓废,其实二师兄也一样,只是他以为他看开了。

    或者说,他确实看开了。

    只是周易并不认同。

    或者说,他需要的不是这种看透,放下。

    看似豁达,其实自暴自弃。

    他周易心中始终藏着一口气,不愿放下,还想争一争。

    可是他也明白,争不过的。

    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捡来的,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让他入局的诱饵,或者说筹码。

    你说他拿入局的筹码想要做那布局人,可能么

    根本就不现实。

    离开二师兄这边,周易按着二师兄给的地址,很快找到了当年的齐天大圣挂单的寺庙。

    魔都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寺庙,人来人往,香火鼎盛。

    周易刚到,就有小和尚迎接,说已经备下素斋等他过去。

    穿过幽禁的小路,周易很快在一间独门独栋的禅房之中看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猢狲。

    面容慈祥,体态丰满,雍容大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弥勒佛。

    从佛像上走出来的。

    看不出一点毛脸雷公嘴的样子。

    “坐。”

    禅房不大,一边就是简单的座椅,上面就是之前所说的素斋,另外一边几本佛经,一个打坐休息用的矮床。

    这样的环境很不符合之前看到的大寺庙形象,但是却格外的融洽。

    “应有诸多疑问,但心确需先安宁,气也当平顺,先吃饭。”

    圆桌子上的素斋很简单,青菜豆腐,萝卜豆角之类的,很清淡,让人一看就不想吃的那种。

    不过既然来了,自然客随主便,周易坐下,静静的吃饭。

    之前躁动的心也慢慢静下来。

    尽管很多人对佛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有一点无法否定,佛理蕴藏智慧。

    超然世外的大智慧,不输道家的出世无为。

    至少周易的心静下了。

    片刻之后,小沙弥收走餐具,周易跟着孙悟空来到后院。

    一块巨石上插着一根棍子,不是别的,正是金箍棒,只是长时间不用,早已落满尘埃和植物。

    “定住心猿则悟空,拴住意马即化龙,戒贪戒色共八戒,戒杀戒噌是悟净。”

    孙悟空看着后院的定海神针,缓缓念叨。

    “其实,所谓局,所谓命,都是外物,你应当学会看透物质之内的联系,而不是浅显的看清一切。”

    孙悟空转过身看向周易,一双眼睛之中有的只是平和与自然,没有猢狲的半点灵动与顽性。

    “你即是你,天地即是天地,佛也是佛,神也是神,如何,还是看自己。”

    “你认为这金箍棒是降魔伏妖的神器,他也认为是,但是棍子其实就是棍子,我可以将它竖起来,定住自身欲念,也可以放下,成为手无寸铁的凡人,但是这些都是我们的想法。”

    “棍子还是棍子,竖着,或者躺着。”

    “我还是我,无论是孙悟空,还是齐天大圣,亦或是斗战胜佛,变得是身份,不变的应该是自己。”

    周易若有说无,但是内心却偏偏排斥。

    这是属于佛门的空相理念,孙悟空以此为根,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以至于变成现在的模样。

    至少比起二师兄的伪装,猴子是真的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