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末世-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末世

    两个小丫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一边金璨璨还有李思雅凑了上来。

    “师父,这两个小浪蹄子干嘛的”金璨一脸愤恨。

    “怎么说话呢,那是我学生,来问了点东西。”

    “你真的要帮她们练那什么冰颜蛊”金璨撇撇嘴。

    “反正没事,试试,人家都把报酬留下了。”周易指了指面前的两本书,说实话,周易想要知道这些旁门左道,轻而易举,甚至更加正经,传承更多。

    他答应大概是找找以前在玄相馆的生活。

    “那,师父,你要是练了多了一两个,能不能给我们”

    “啧啧啧,这个,就看你们的表现了。”周易挑挑眉。

    其实他完全可以弄出驻颜丹这种更加无副作用的丹药出来的,但是炼丹毕竟需要丹炉,他这边不好操作。

    冰颜蛊就稍微简单一点了,不过倒也提醒了他,可以搞个丹炉回来练练丹什么的。

    冰颜蛊用的是毛毛虫,就是那种蠕动的,一掐就有很多蛋白质流出来的那种毛毛虫,至于会不会变成蝴蝶不知道,培养皿用的是毛毛虫。

    很多人对于蛊其实有一个误解,就是以为蛊就是虫子,但是其实不是,准确的说是寄生虫。

    很多蛊其实是借助虫子作为培养皿培养出来的。

    简单的说,蛊,多数其实就是寄生虫。

    蛇身上的,青蛙身上的,人身上的,都是寄生虫,通过生物手段培养成带有某种毒素的寄生虫。

    因为存在法力这种强大没法解释的东西,所以蛊很强大,作用也有很多。

    这里主要说明一点,蛊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虫子。

    可以认为是某种寄生虫。

    这种寄生虫很小,可以寄生在各种虫子或者动物身上。

    蛇蛊,其实就是蛇身上寄生虫的统称。

    下蛇蛊也不是说让蛇进入身体,塞不下。

    其实就是蛇身上的寄生虫寄生在人体上。

    不管其他小说怎么设定,这个就这么来了,不然真心说不过去。

    冰颜蛊就是寄生在毛毛虫身体里面的某种神秘生物,经过祭炼提取,变成可以容颜不老的神物。

    原始森林走一趟,周易很快收集到了所需要的毛毛虫。

    四个陶瓷罐里面都是这种虫子,灰白色的,看上去非常可爱。

    练蛊除了虫子,少不了各种药物,甚至动物身上的毒素。

    有一些偏激的养蛊方式会将各种毒虫放到罐子里,让他们斗争,相互蚕食,活到最后的,就是蛊。

    很好奇蚕宝宝是怎么怼得过毒蛇的。

    种族压制好吧。

    以前做这些都是易,现在易不在了,只能周易亲自动手,至少周易感觉不错,自己来很有成就感。

    二楼,周易不断调制养蛊要用到的药剂,外面的天气已经突破冰点了,咖啡屋的空调就没停过。

    现在已经不在乎什么温室效应了,连个太阳都没有,哪来的温室。

    现在所有的工业都陷入了半死不活的状态,除了国家扶持的几个,私人的都倒闭了,唯一还火烧火燎的就是食品行业,尤其是那种长期储存食物的类似灌装啊,真空之类的。

    正在加班加点的制作。

    末世几乎已经确定,能做的就是储存更多的食物。

    不是上层悲观,而是所有人都这样,西方那边已经得到神谕,寒冬将会笼罩世界,未来不会有流动的水源。

    东方这边,天庭上面也终于有了回应,让人族好自为之。

    其实克图格亚的手段很简单,这些神想要解决,其实很容易,但是他们更愿意顺水推舟。

    为什么要救世不带来末世就不错了。

    现在只需要一点点神力,开辟出一块世外桃源,就能收获大把大把的信仰,为什么要接触这样的状态

    比起拿自己的生命去挑战邪神,只是投影神国,在人间划分一块乐土,要简单的多。

    天地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克图格亚足够强,而是他的手段不会有人来阻止,得道多助。

    克图格亚的行为自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最终他要的一点就是符合九成顶尖存在的利益。

    那么就不会有人来阻止。

    包括周易,只会接受这一点。

    人族的生死,神灵看的其实不是很重。

    在意,但是不会圣母一样呵护。

    毕竟这帮人什么德行,诸神会不清楚甩开信仰自己玩,这对于高傲的神灵来说,是不是有些太侮辱了

    神灵怎么可能在意人族。

    周易的不作为,其实已经沦落到背叛人族的程度了,甚至一定程度上让诸神更加轻易的奴役了人族的信仰。

    然而,他就像脑子被搅了浆糊一样,熟视无睹。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易的辟谷养生术也传开了,不仅仅普通人修行,一些没有好传承的术士也选择修行。

    事实上周易流传出去的观想法,以及辟谷养生术,甩一些常规修行术好几条街。

    玄界也想过阻挠,但是已经没办法了。

    玄界其实不想这么多人修行的,毕竟资源就这么多,大家都修行,竞争就大,好处就不一定轮到他们了。

    但是谁让周易这么个泥石流乱来呢。

    玄界也想过让国家出面,压制一下周易的行为,然而得到的只有一边玩去的回答。

    没办法,比起玄界多数宗门,周易这边配合的简直就像是不要脸一样。

    甚至上层都在怀疑,周易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毕竟和其他玄界众人比起来,周易这边实在是违和。

    周易为什么受欢迎不仅仅是因为实力,还有这么多天下来,只有周易拿出了干货,实在的东西。

    不像其他几个划水,不肯教真本事。

    这么一对比,就很突出了。

    其他四个人也有宗门规矩要遵守,不是散人,也不可能说为了一点点义气之争就让宗门的修行方法泄露出去。

    所以说门派这个东西很矛盾。

    门派的初始意义,就是为了传播道法,后来有了人,要显示出差异,就有了限制,变成不让道法传播了。

    宗门变成复杂的利益体,甚至不刁自家祖宗了,什么规矩也不要了。

    说到底人这种东西,就是喜欢等级差异带来的优越感。

    这是内心无法否定的劣根性,当一个文明发展之后,这样的弊端就必然要去除,不然等级化带来的将是浑然如死水的僵硬体制。

    就像现在的宗门。

    不可否认其贡献,但是有一点却无法抹除。

    那就是宗门这个概念,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道的传播,变成了一种内斗。

    必须是我家的道传播,你家的道,不是正经的道。

    佛门之中的糟粕也不少,你家拜的是魔,我这边才是正经佛。

    这么一纠缠,就变成了内斗。

    当然,这么做到底对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目前作为一个无宗教信仰的人来说,传不传你的道,这个世界都一样糟糕,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美好。

    周易这边一番平静,其他地方却并非安宁。

    这是一个一点点风波就能闹出很多动乱的国度,日此末日迹象,早已有无数投机倒把之辈开始囤积居奇。

    无数没有安全感的人开始储存粮食,罐头,速食面条水饺,放了无数防腐剂的汉堡。

    这些都将成为未来生存的依仗。

    然而诡异的降临并没有因为克图格亚的火焰而终止。

    答应收手的只是克鲁苏和风神哈斯塔,除了三位,地球上还有很多邪神,他们有的比克鲁苏强大,有的很弱小。

    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特点,传播恐惧。

    借助威名,让自己变得强大。

    对于外神来说,传播恐惧只是为了娱乐,不在乎那么一点点力量的提升,但是对于弱小的邪神来说,恐惧意味着力量。

    越是弱小,跳的越欢。

    不论如何,这方天地,已经初见末日景象。

    一场飘雪之后,天地间再无二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