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七宗罪焰-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七宗罪焰

    第五种火焰来的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

    末世点燃人族内心的恐惧,克图格亚释放了属于人类自身罪孽的火焰。

    七宗罪焰。

    七宗罪很有名,是天主教的概念,七大罪,七原罪。

    对于人类恶行的一种划分。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

    这个排序是有章法的,是损害灵性,背叛爱的程度,虽然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道道,但是冲其高大上的名头,就借用了。

    反正就是勾动内心**的火焰,比起**之火,要高明很多。

    **之火引燃,直接焚烧罪恶,但是七宗罪焰焚烧之后却是会提升内心的罪恶,放大这种情绪,让自身毁灭自身。

    悄无声息的一种火焰,包括周易,所有人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的时候,就已经点燃了这种火焰。

    这个世界还是有太阳的,但是只剩下了光芒,而没有热量,能量已经被中途的极幽寒火吸收。

    照常炼化七宗罪焰,周易依旧坐怀不乱,克图格亚的有条不紊让周易有些诧异。

    下面一种大概就是真正的暴乱开始了。

    比起七宗罪焰,第六种和第七种火焰,才是真正能够引动天地三界混乱的火线。

    人之所以为人,神凌驾众生之上,奴役人类,不仅仅是力量的差别。

    还有天生无法逾越的沟壑,等级。

    而克图格亚的火焰,可以打破这个界限。

    神火之种,获得成神的力量。

    打破人与神之间的界限,这是一种亵渎,即便是修行,成仙成佛也是要经历无数劫难的,那个还只是一般的小角色。

    点燃神火,高举神国,想想就清楚是什么等级的,只要挺过了,那就是一个神系的老大。

    虽然受制于邪神。

    但是已经可以算是诸神层次的大佬了。

    扯远了。

    本就是末日,很多人的情绪就比较压抑,容易爆发,七宗罪焰这么一引动,直接炸了。

    首先炸开的反倒不是民间,而是军队,西北军团。

    怎么讲呢

    还是常玉恒。

    武力值带来的嫉妒,傲慢。

    常玉恒是京城这边军区的,还是特种兵,本来这样的人物,有点傲气是正常的。

    但是那是正常情况,西北军区是唯一一个经历炮火的,可以说是真正的第一阵线了,别以为有火炮压制,西北军团就没有伤亡。

    一些特殊的诡异还是让西北军团折损不少人的,只不过视角一直在周易这边,没有介绍。

    西北军团经历了无数炮火,本身就有种压抑,一种我为国家战斗,我应该骄傲的情绪。

    然后,常玉恒来了,两刀切菜砍瓜,一个骷髅兵没了,甚至强大的熔岩兵马俑也没了。

    这么一来就有了一个冲突。

    他为何这么吊

    我们搬炮弹搬得手上起茧了,还没什么大用,只能压制对方,这位哥倒好,上来一把横刀,刷刷刷几下砍死一个。

    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对等,这让很多士兵心理不服气,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本来这样也就这样了,军队之中也是看实力的。

    你强你说话。

    但是别忘了一点,常玉恒掌握邪刀之后,本身的意志力已经用在抵抗邪兵之上了,自身的情感被污染。

    远远看上去就有些高冷,或者霸道。

    西北军区几个高手上去交流之后,反倒受到了冷遇,这就一定程度上激化了这样的矛盾。

    然后在七宗罪焰之下,某个夜晚,冲突爆发了,几个士兵下手没轻重,惹恼了常玉恒。

    常玉恒直接两刀,腰斩了几个士兵。

    这下直接闹大了,西北军区要制裁常玉恒,常玉恒自然不答应,然后就是一番争斗,最后武装力量都上了,死了不少人。

    常玉恒也被成功收押,但是埋下去的火种却悄然烧开。

    嫉妒,贪婪,傲慢,暴怒,这些一系列的问题爆发。

    常玉恒彻底沉沦于灭灵之下,成了灭灵的刀奴。

    那一战,西北军区折损的人远超诡异战场上失去的士兵。

    常规热武器一样无法对已经变成刀奴的常玉恒造成真实伤害,即便是造成了伤害,血液和亡魂一样可以修复。

    惹出祸端之后,周易就接到了上面的电话。

    “不好办,邪刀之所以叫做邪刀,就是因为不受控,你们没有选好人,这不能怪我。”

    “什么叫没有选好人,常玉恒同志是少有的三代党员,他爷爷那也是前朝有名的革命志士,这样思想,政治觉悟都合格的人都无法掌握邪兵,那么还有什么人能够掌握”

    那头是厉清雪,当年和周易接触的女队长,这是前段时间刚刚上位的,之前不知道在干什么,这次因为要应对周易,所以安排着这么个熟人。

    “邪刀就别去管了,那东西你们看不住,去仙冥之中,里面这样的兵器还有十七把,而且灭灵因为是第一次试验的,所以存在一些问题,后面的神兵都没有这样的问题。”

    周易这边解释了一下,那边却沉默了,大概是在沟通。

    片刻之后厉清雪开口。

    “周易,你说实话,仙冥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那么了解”

    转动手中的核桃,周易有些不知道怎么讲。

    “怎么说呢,我也算是仙冥里面的一个成员吧,打打下手,散布散布小道消息。”左右也不是一个事,还是交代一部分的好,不然就算他不说,对方也能猜出个七八成。

    这边要是不说,那边二三层就该乱猜了。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

    “你是说仙冥背后有一群人是什么人”

    “你们没必要知道,总之我也是大佬带着进去的,稍微透露一点吧,里面的诸神,都是实打实的。”

    这话说的就有档次了,仙冥之中的神灵可都是神话之中有名有姓的,等级低一点的还没有资格。

    要都是真的,岂不是说明一个问题,这其实真的是诸神游戏

    那么组织者又是谁为什么没有东方神话的神仙出现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利益交换不成

    得,那边又在胡思乱想了。

    周易对于对面的想法可是门儿清,但是天庭那边究竟是什么想法,周易也是一知半解,不好多说。

    承诺帮着炼制神器,周易这边也挂断了电话。

    冰颜蛊好了,因为金璨的悉心照顾,都成功了。

    周易可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周围接触的所有人的七宗罪焰都被周易炼化了,他不想遇到糟心事。

    只要和他有关的七宗罪焰,统统提前炼化。

    要糟心,那也只能是别人,他周易要的只是舒坦,顺便谋划谋划世界,天地大局。

    金璨之前也是有了那么一点苗头的,具体是什么不多说,反正周易抬手就给炼化掉了,免得大家尴尬。

    大西北,万里乌云,常玉恒的事情让这里再添一层血腥。

    此时的常玉恒面前是无数装甲车和坦克,原处导弹瞄准,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常玉恒的前班长,前连长,前营长,各种首长都在这边,他们是戴罪之身,必须要说服常玉恒不要继续犯错误。

    “常玉恒,你作为国家的士兵,必须要有正确的思想觉悟,但是你现在清楚你在做什么么你在屠杀国家的战士尽管我们清楚这是你受到了某些影响的原因,但是我们坚信,只要你有决心,就可以战胜自己”

    说话的是常玉恒的老班长,也是和常玉恒接触最多的战友,当初也是参加过邪刀掌兵者选拔的,可惜体能不够,没达标。

    然而对面的常玉恒依旧没有表情,愣愣的站着。

    此时的常玉恒已经没有自我情感了,变成了灭灵的刀奴,只是一具空壳。

    几个首长尝试了一番之后也颓然放弃了。

    这意味着他们失败了,犯错了,带出来一个背叛国家的士兵,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打击,对于国家来说,也很难再有信任。

    军队升级本就艰难,这么一来,更没有希望了。

    最重要的是常玉恒这件事,对于上层的很多计划,有巨大的影响。

    随后炮火覆盖,国家需要拿回来邪刀,就算不动用,也绝对不能流落在外。

    这种危险的东西必须控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