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算命不驱邪-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二章 算命不驱邪

    周易刚见面就清楚两个人遭遇了什么。

    家里顶梁柱遭了邪病,治不好,想找找神秘侧的门路。

    周易是很牛掰,家里传承也确实,但是那都是风水相术,驱邪抓鬼,治病救人,那个就超出范围了,而且周易根本不想出去。

    他这边还有好几件事情呢。

    术业有专攻,这种邪病很麻烦的,不仅仅只是鬼魂作祟,还牵扯到其他的问题,而且看两人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周易自然不乐意。

    虽然刚刚当家坐馆,但是周易却沾染了不少属于生意人的斤斤计较,看人说话的性子。

    尤其是刚刚才花出去三万,他现在迫切需要接待一位土豪,补充一下自己的口袋。

    “怎么说话呢,这是你表姨!”老周不乐意了。

    “姨丈一个月前从工地回来之后就生了怪病,治不好,找你去看看,是不是中邪了。”

    这是实话,周易老妈那边的亲戚,很远了,也就是老周结婚的那阵子见过,之后十几年不联系,这有事才找过来。

    周易没见过,但是深究之后发现,还真是,这就躲不了,不然晚上的绿豆粥得换成米线汤了。

    “那这个事情我暂时也处理不了,要不这样,反正人也不在这边,你们先在这边住两天,我把手头上的一些事情处理一下,再陪你们去看看。”

    韩琳那边说好让她当鬼差的,晚上白无常会上来带给他斩魄刀,可以顺便处理。

    主要还是黄财主那边,弄好风水阵,至少二十万入手。

    这要是耽误了,可就亏出血了。

    表姨和她婆婆对视了一眼,毕竟是有求于人,自然不好过分开口,加上周易这边开口就直接道明了人不在这边,八成是真的有大本事了,也不敢得罪。

    周易已经习惯这种先发制人,开口直接直奔主题的谈话方式,不需要多说,我都知道,一切已经有所安排,自然有格调。

    “你手头有什么事情?你姨丈那边可拖不得。”

    “表姐夫没事的,已经一个月了,不差一两天,小易有事,可以先处理一下。”看上去比周易老妈还老的表姨倒是挺客气的,只是老太太脸色不好看,大概是感觉受到了轻视。

    “就这两天,把事情处理掉,毕竟去,是贵州吧,那边也比较远,得要好几天的,我这边也得准备准备,查查资料。”周易了解的情况是这个便宜表姨丈工地那边有问题,表姨丈为了五百快,晚上留着看工地,被里面的玩意害得。

    工地在湖南长沙那边,周易在江苏这边,隔了老远的。

    这表姨当年因为某些原因,被家里嫁到了那边,所以周易之前根本没见过。

    不过和周易老妈是表姐妹是做不得假的,只不过关系到了周易这边有点远了。

    贵州那边道家文化比较流行,所以道士并不少,但是能费这么大周折来这边,显然是不好处理。

    周易初出茅庐,只愿意在玄相馆张张嘴,把钱挣了,根本不愿意跑那么远,偏僻的地界,什么都没有。

    老周张罗着将表姨一家请去了宾馆,老太太始终闷闷不乐。

    周易清楚这位老太太的平静只是装出来的,但是并没有兴趣搭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管不过来的。

    收拾好香炉,周易总算了却了一桩门面的问题。

    “你要问哪件事?”点燃一根养魂香,周易直接开口。

    “啊?”古董店的老板王玉没明白。

    “你身上有三件事你踌躇不定,你的店铺里面的一件青铜戈,你的情人,还有你儿子的,我说的没说吧?”

    “你这太神了吧?”王玉有些不敢相信。

    这么灵异他有些不敢相信了。

    “其实我进你店就是因为那件青铜戈的,只是后来发现有个不错的炉子,就借着买炉子观察你,后来发现你泪堂暗青,祸在子女宫,这是子女有祸,另外夫妻宫鱼尾分叉,这是外面有人的面相。”

    周易好歹是看过相术书的,一些常规的面相还是能扯一扯的,但是更深一步,他就不懂了,看得云里雾里的,要是细问,大不了解释成独家秘术。

    王玉也不懂,只是他也一直在疑惑,这三者是否有关联,当下直接开口询问。

    “果然了得,那,周师傅,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联系?我好像是收了那件青铜戈之后,就灾祸不断的。”

    “想必你也清楚那件的来历,上面带了些不干净的东西,你因为这串佛珠没事,但是你周围亲近的人不行,他们平常和你接触,不可避免的沾染那件凶器上的煞气,命格又不硬,被克伤很正常。”

    周易指了指王玉手上的一串佛珠,很平常,但是却不平凡。

    王玉这种收古董的,不可避免的会接收到那些带土腥的物件,很多不仅出处不干净,上面也不干净。

    所以都会花大代价请一串护身的法器,别看一些大寺庙道观什么的,住持脑满肠肥的,有真本事的都在里面窝着呢。

    有钱有势的结交的自然不是外面拍照的住持,而是里面的高僧,整天小黑屋里面打坐念经的那种。

    周老爷子这点野路子都能感悟气机,那些正经门派自然也是有的,只不过怕事大,不声张。

    天道隐遁,人道当立。

    这是一个人道盛世,鬼神辟易。

    没看白无常都是一身小西装嘛,人间界尽管是最没有实力的一界,但是却是三界根本,本源祖地。

    王玉心中明悟,看向那串日夜佩戴的佛珠,心中倒是相当庆幸。

    古玩街真正的店家是他们,外面小摊的那十成十的都是工艺品,要是有幸入手一两件正品,不是收着待价而沽,就是直接卖给有店面的大古董商。

    做古董发财的,永远都是那种半真半假教你摸不准的,不是外面十元的瓷碗卖一千的。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没得吃。

    但是好东西就那么多,古董流行了这么些年,该发现的也都发现了,漏也都被捡干净了,全身家当在这行的,也就只能指望地里头刨出点真东西。

    谁都知道这东西见不得光,自然都捂着,也不会摆在明面上。

    这也是为什么古董店平日里见不到客人,但是古董商却没有一个选择关门歇业的。

    他们的生意都在暗地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失鞋。

    王玉这种古董商接触的一般都直接是刨坑的,所以一些危险的东西不会少,请一串高僧加持的佛珠很正常。

    之前王玉也只是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没成想今天算是明白了。

    “那怎么办?这佛珠很难请到了,不知道周师傅有没有什么护身符什么的?”王玉还不至于问一个算命的有没有高僧加持的佛珠。

    “这东西有,但是治标不治本,护得了你妻儿,也护不了其他和你接触的,那件青铜戈是件凶器,尽早请高僧镇压或者捐出去,让博物馆借助国运镇压。”

    博物馆作为古董聚集地,里面多数还都是地里头出来的,凶煞之气自然不少,但是却很少出事,一是有高人看护,第二便是这国运的镇压。

    周易的话让王玉有些犹豫,不管是那种,这件青铜戈算是砸手里,花费了不少心思,没想到请回来一个灾星。

    “行吧,不知道周师傅能不能给介绍两款护身的法物?”

    “我这边也是刚刚开店,目前只有两种,一种泰国流传过来的佛牌,都是和我认识的黑袍法师制作的佛牌,入过灵的,效果非凡,招财避祸轻而易举,另外一种就是道家高人制作的玉符护身,佛牌收个介绍费五千,效果强,但是需要花心思供奉,里面都有大灵,也就是灵魂,还都是怨魂,一个处理不好,可能就要出事,大灵阴寿进了,还得请走,玉符没有副作用,效果也不差,但是需要一万。”

    王玉一乐。

    “要不是认识,我都要怀疑你小子是不是存心的,刚赚你点钱,全赔进去了,还不知道你这又是法师的,道士高人的靠不靠谱。”

    “都是邻居,玄相馆的店面就在这边,牌匾就在外面,咱做生意,但也是做善事积德,不可能乱来的,不是外面的江湖术士,要是出了事你再来找我,任打任骂,只认道行不行。”

    “跟你老子一个德行,不过比他靠谱多了,行吧,那香炉钱我也没收,你给三块玉符,我说我也送你一个熏炉了,你是不是给王叔弄个佛牌什么的,你说能招财?”

    “玉符没问题,但是佛牌估计不行,王叔你身上带着佛珠,佛牌属于阴物相冲的,估计让你摘掉佛珠也不现实,对吧。”

    周易起身去拿玉佩。

    王玉呵呵一笑,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没事。

    “你这香什么料的,闻者还挺舒服的。”

    “王叔你就别惦记了,我也就一点点,平常可舍不得,还得贵客上门才点。”

    “没惦记,看把你慌的。”

    做生意老练的都有一个特点,快速和你拉进关系。

    王玉和周易就这么从见过几面,到现在的叔侄相称。

    可以预见的,要是周易这边的玉符真的有用,这个关系必然更加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