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七星追日撒金屑-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四章 七星追日撒金屑

    “小易啊,换那几块玻璃就好了?”黄开业本来还以为要大兴土木,至少再建一两个建筑物的。

    “不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位大师布的应该是七星追日揽财局,整个楼盘呈扇形,对着南边,高低有致,对应十二时,也算是不得了的风水招财局了,下面应该还会有什么后手,可惜大伯你太心急了,把人家赶走了,这才半成不就的。”

    “好像是叫什么北斗七星什么的,那家伙不实在,去见他就花了小一百万,说没有三千万不给最后完稿,我去他大爷的,我一共挣了几个钱,全给他弄走了,这种人都是给惯的,你不能顺着他。”黄开业一脸的不爽,周老爷子给了他一场大富贵,屁话没说,这家伙倒好,回头钱没见着,开口就要三千万?

    地产商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不错,但也要弯腰捡的好吧,不费功夫?

    周易有些懵,他是全知不错,但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玄相馆这种小店,和东南亚闻名的风水大师,是个什么差别。

    根本也就没有去了解,作为一个绝对全知的算命改风水的术士,在这个圈子里到底代表了什么。

    真的有人愿意出三千万让风水师改局的,当然那已经是最顶尖的风水师的身价了,再高就得看布置的局的大小了。

    宅师之中就有一个局,是在一座海岛之上,具体是什么人布置的不记得了,似乎也是个名人。

    那种风水局,撬动地脉,移山填海,稍有不慎地气反噬,能直接弄死你,这种经天纬地的大工程,没有一个亿,你想有风水师拿真功夫?

    而且这种局,一般人根本没办法主持,得多人合作,最好是一个门派的,传承一致。

    那个海岛可是动用了圈子里半数的风水相师,人家有钱任性。

    当然,能做到那个程度的风水师,已经不在乎什么一个亿两个亿了,方元也是那一役之后直接封神,成为风水界的无冕之王。

    黄开业看着潇洒,土豪,但其实也就是小县城里面的一个房地产商,对于常人来说,地位当然超然,但是对于纵横香江的风水师,显然是看不上的。

    这也就有了不情愿,得用钱来补充。

    但是人家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基业,你上下嘴皮一合,要去一块肉?人家能答应?

    别看开发房产很挣钱,作为开放商的大老板的黄开业其实能得到的很有限,地皮要钱,还要的不少,为政府做贡献这个没的说,工价,材料,一通算下来,钱虽然好挣,但是却也是砸进去黄开业大半个身家才弄到手的。

    你这开口三千万弄走,黄开业自然不乐意。

    挣钱的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黄开业没有这个雄心说的能豪掷千金,他也要精打细算。

    当然对于周易这样的喽比来说,还是财主,大财主。

    门拆了,玻璃换了,周易第二天来的时候,黄开业,这个便宜大伯就要看效果了。

    体会过命数的神秘的黄开业坚信命,不过对于风水却是将信将疑,没办法这玩意见效慢,没有小说中那么神异,真正的高手又少。

    而且不是每个风水局都能起作用的,比如英叔电影中有个龙戏珠的风水局,水源污染,龙珠碎裂,这风水局也就废了。

    山管人丁水管财,山水不转,这丁财自然两不旺。

    环境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精明的风水师都是要看环境的,因地制宜的同时,还要注意避开有破坏风水的东西。

    当然现在的人的手段太牛掰,开个纵横南北的水道不过几年功夫,这样对于环境的巨大改造能力,是古人所无法想象的,移山填海,这样堪称大神通的伟力,对于风水的破坏的巨大的。

    但是某些方面,也让人造风水成了可能。

    不再需要依山傍水,没山楼来凑,没水自己引。

    这样的风水虽然没有自然造成的那样强大伟力,但是也细微之中显露非凡。

    风水说穿了就是环境,环境形成气场对于人的影响。

    风水二字说着神异,但看穿了也就那样了。

    周易全知的全知对于风水并没有算术那样厉害,但是凭借着全局信息的掌握,借助老太爷留下的秘籍,完全可以吊打各路风水大师。

    只不过这样匠气太重了,周易需要时间吸收风水传承。

    融会贯通之后,才能真正称之为大师。

    现在谈这些为时尚早,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也需要周易亲自下场给点穴。

    寻龙点穴,风水师的看家本事,寻龙,字面意思寻找龙脉,这点上摸金校尉做的非常好,基本上风水大穴,他们都会挖一挖。

    寻龙点穴,摸金探墓,这是风水上走了外门的。

    风水师也有给人看阴宅的,古时候皇亲贵胄都会请风水师定墓穴,摸金校尉就是根据风水反向找大墓。

    相当于一个布置作业,一个解题。

    扯远了,寻龙就是这么个寻龙,但是风水师的点穴却与摸金校尉的点穴不一样。

    风水师的穴是风水气场里面的节点,点开才能接连其他气场,布置新的风水气场。

    摸金的那个自然是墓穴。

    事实上两者相同。

    因为墓穴往往都会放在风水穴位上,主导占据整个风水气机,独享气运。

    是一个东西,但是不是一回事。

    人有三百六十五道明穴,象征周天星斗,天地风水也有穴道,并且只多不少,气机流转,贮存风水穴。

    这片地方本来的风水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周易也没本事看出来,他要做的说是点穴,不如说是定穴。

    这一片的风水纯粹是人造的,没有时间积累,根本没有风水穴,有估计也被挖散了。

    人造风水气场自然微弱,如果没有高手定穴,那就只是一个寻常地方,谈不起风水,要是运气好,住个几百年说不定就能成风水宝地了。

    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人道盛事,风水的能力被无限压制,甚至不需要了。

    当然信的人还是愿意相信的,只不过效果就别指望有古代那样的天然穴位管用了。

    人造风水气场,最重要的不是点穴,而是定穴,将气机牵引捋顺了,打个结。

    这就是定穴最粗暴的解释。

    定穴自然要借助风水法器,这就是周易带招财金蟾的原因。

    风水法器的作用自然是连贯风水气机,将之定性,稳定下来。

    周易没有法力,只能借助法器,而且徒手定穴?你以为你是神仙不成?摸都摸不到,你定个瓜皮。

    “怎么样了?”黄开业问道,周易停下环顾四周的目光。

    “内池的水,你怎么安排的?”周易只是说了大体的摆局,具体的工程安排,还是交给专业人士。

    水入龙门,不能光进不出,这样就有违风水循环的道理了。

    “不知道,那个谁,过来一下,内池的水是怎么安排的?”

    负责工程装修的人员急忙跑过来,也不管是不是那个谁,开口解释道。

    “因为之前也做过类似的装修的,所以我们在地砖下面留了个管道,泄水,保证里面的水池和外面的一样高。”

    “这个不行,里面的得高一些。”周易急忙补充。

    “这个没问题,要水位差的话,只要保证喷泉的流量超过下面水道的流量就成,但是毕竟相通,要一直保持水位差,得加装单向阀。”

    “嗯,这样也行。”周易说着也上过高中,但是这个高中,完全是睡过去的,根本听不懂对方扯的什么,但是确保水位有差距,就没问题了。

    他本来还想秀一下秘籍中的几种构造的,看对方讲的这么有道理,就不插嘴了,免得暴露草包本性。

    “什么时候放金蟾?”

    “太阳偏西。”

    “话说,你这玻璃安装的有水准,照在喷泉里,金光闪闪的,是不是因为下面的那个金砖?”

    “有这个因素,主要是借力,讨个好彩头。”

    金砖自然不是金砖,而是铜锌合金的黄铜。一块金灿灿的黄铜砖,放在下面让阳光照射,放射出金光。

    没什么作用,光照着好看的。

    之前说过,周易是个不爽标准的颜值档,颜值不行的,不考虑。

    老太爷留下的风水传承中的风水局不计其数,但是就是这个水入龙门蟾吐财最为花哨。

    效果不说,越是花哨的风水局,越是能看得出风水师的审美。

    这是周易交的第一篇作业,以后其他人想找风水师,一看这效果,肯定偏向他周易。

    这就是做生意的诀窍。

    效果不说,造型一定要花哨,这是周易给自己的风格的第一个定义,太简单的没挑战。

    黄开业领着周易在市里面的顶级饭店搓了一顿之后,这才洋洋洒洒的开始准备傍晚的点穴事宜。

    首先确保每块地方都布置到位,这样周易才能把整个小区的气场摄住,镇压进入这个金蟾吐财的风水局之中。

    不扯闲话,下午五点,刚到酉时,周易便捧着金蟾在内池边晃荡,时不时虚空抓两下。

    虽然他很想表现出那种费尽心力,相当艰难的意思,但是其他人看起来,相当滑稽。

    入过不是大老板在看着,周围的一些销售肯定是要拍视频,狂笑一波。

    “吉时!请镇兽金蟾入局,牵引风水气!”这不是周易搞怪,而是老太爷秘籍上写的,叫做惊气,激活气场里面的气,与风水法器沟通。

    但具体有没有效果不知道,周易就是本着要让点穴有仪式感,才喊的。

    金蟾入局,喷泉也被打开。

    恍若是真正的法术,远处特制玻璃折射过来的夕阳照在水流之上,如同金龙,溅射的水珠便是那撒开的金屑,漫天飞舞。

    金龙一边一条若隐若现的彩虹带,更添风姿。金龙撞到金蟾之上,水珠四泄,偏偏有一道金黄色的水流从金蟾口中吐出,正巧流入放置在内池中的聚宝盆。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在聚宝盆中的水开始溢出的时候,周围的人也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整个售楼处的空气瞬间变得特别清新,大夏天的,没有空调,却也凉快。

    “好!”黄开业在一边喊道,带着手下一片人拍手鼓掌。

    水流很高,水柱打在金蟾身上,确实壮观,但是壮观之中带着精致,非常漂亮。

    “门拆的值。”一边施工的工人看到这样漂亮的造景也是感慨。

    “你懂什么,这是那小先生布置的风水局,叫什么金蟾吐财的,你没看那蟾吐出的水都是金黄色的么?”

    “太阳光照的。”

    “那也是设计,你就是个打工的,不懂。”施工队员中两人争论开。

    不说这些其他人,黄开业是感受最深的,他作为这个风水局的受益人,冥冥之中感受到愉悦。

    整个人的精气神提升不少。

    “小易果然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