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战神阿瑞斯-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战神阿瑞斯

    而周易也确定了那股熟悉的气息是谁的。

    战胜阿瑞斯。

    阿瑞斯严格的说是战争之神,嗜杀成性的杀人魔王,防卫城堡的征服者,兵灾的人格化。

    和刑天的那种战神是不一样的。

    鼓动战争,喜好血腥。

    猩红帝国的一部分人血液之中留着艾瑞斯的气息。

    他们是阿瑞斯的后裔,冠以猩红之名,其实是杀伐和征战。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阿瑞斯的后裔并没有好战的性子,反倒和阿瑞斯一个模样,躲在暗处,谋划一些斗争。

    周易从一些迹象上也能看出,这个猩红帝国,可能已经忘记阿瑞斯了。

    除了从血脉之中依稀的感受到阿瑞斯的气息,他们并没有多少阿瑞斯的痕迹。

    想来那位,曾经也是打算在宇宙之中布局的,可惜东西留下了,人没了。

    按照现在宇宙中的环境,阿瑞斯在这里,要不了一个月,就得废。

    阿瑞斯修行的法则,有些类似杀戮,但是要更加驳杂,此外还有混乱,血腥之类的东西。

    单纯的法则就像是某一门学科一样,他们组成各种行业,其中错综复杂,不是说单纯的五行之神,命运之神就能说清楚的。

    只能说,他们在某一道上,走的比其他人远。

    就像是酆都大帝,轮回法则就甩其他神好几条界,所以他执掌地府,但是却不叫做轮回之神。

    神,掌握的不仅仅是一种法则,而是很多种法则,其中有长有短,以此来为自己的神职服务。

    单修法则的不是没有,古神多数都是这样的,精修一脉。

    但是后来爆发的神战也暴露了单修一脉的缺陷,容易结仇,而且容易被针对。

    为了神职结仇无所谓,我都成神了,还在乎成神之前的仇敌直接杀了不就好了。

    但是有弱点,这个就不行了,必须避免。

    后世之神又没本事化腐朽为神奇,只能左右兼顾,融合属于自己的道路。

    后世的神也明白一点,这里不是曾经了,成神都是奢望,更不用说修的法则大道,成为主神了。

    神灵也是有境界划分的,这里就简单的说一下。

    普通的神灵,超出四维,修行法则,高不成低不就,为普通神灵。

    某一条法则,走在世界所有人前面,那么就能直接直面大道法则,从法则之中接受力量,可以称为主神。

    主神再上一层楼,修行到法则深处的规则的,叫做至高神。

    再高就是创世神。

    至高神

    也就是昊天酆都大帝这种层次的,伪五维。

    创世神就是超脱五维的存在了。

    至于六维存在

    三维还没摸清,就看六维

    天道就属于五维存在,阿撒托斯也是。

    犹格应该不到。

    至于周易四维超过,五维不到,四点六。

    手上抓着无数的法则规则,自己到处浪,哪来的修为。

    吞噬大道还是贪噬之眼自带的,周易能够调动,还是借助的贪噬之眼。

    周易本身就已经被犹格索托斯硬生生提升到了四维,还送了一条法则,之后还有各种机缘,底蕴差不多就是至高之下第一人了。

    但是事实上,周易的手段还比不上一个主神。

    法则太多,他到现在还只是接触的皮毛。

    玩不转的,说句不好听的,洛克都比他聪明,有天分。

    只能说咸鱼始终是咸鱼,即便被逼到这个程度,依旧是咸鱼,臭的咸鱼,

    在确定猩红帝国的来源之后,周易也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洛克不知道。

    洛克现在还在接受鞭挞。

    “说,你叫什么”

    “我叫成龙。”

    “你怎么不叫陈真快说你叫什么”

    “我叫,我叫陈真。”

    当然,这不是洛克的台词,只是周易的脑补。

    事实上洛克被打的不要不要的,饶是以他万物存的精神力,都无法阻挡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

    发展千年的文明,各方面都有其底蕴,就单单刑讯方面,就足以让洛克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开口解释。

    “我们对你的情报没兴趣,只是因为你,我们整个联盟军队,六个宇宙日都没有休息,你说你怎么这么能搞事情听他们说,你还打算放那个石碑是不是想坑我们猩红帝国”

    黑色军装看起来,似乎是个狠角色,就叫他典狱长吧,童年有一个阴影。

    典狱长根本不给洛克说话的机会,一个手段接着一个手段的用在洛克身上。

    不说没一块好皮了,肉都没几块好的,最重要的是对方在行刑之前给他注射了各种药剂,根本不给他死亡甚至昏迷的机会。

    非常的残忍。

    “妈的,没点屁本事还敢搞事情,要不是上面要,我能嫩死你”典狱长一口唾沫喷在洛克的脸上,一脸阴狠的离开。

    “我要,我要弄死他。”洛克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异常坚定。

    典狱长也听到了,但是没听清。

    “你在说什么”

    “即便献祭一个星球的生命”

    洛克闭上了眼睛,他在抗拒自己的这种愤怒。

    “他么的,看来你还能再挨两鞭子”典狱长狰狞一笑,手中拿起的却是剔骨刀。

    典狱长有一门手艺,可以将一个人的四肢的肉剔掉,但是却让一个人活着。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门简单的手艺,就像是古代的凌迟,没点本事的匠人,是做不到的。

    尤其是典狱长不借助药剂,就能做到。

    让每一刀的痛苦都能很好的刺激犯人的神经,却不会致死。

    那是一柄特制的刀具,在能量刀,高频震荡刀大行其道的宇宙时代,也就猩红帝国这样的古老帝国掌握着这样的东西。

    刀刃采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金属,通体亮白,透着寒气,最重要的是锋利,这是经过特殊手段研磨保养后才有的宝光。

    抛开用途,这是一把宝刀,气质上比起洛克的嗜血还要出众。

    但是洛克却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

    洛克现在觉得没什么可以坚持的,哪怕是死掉整个宇宙的人,都不值得他去坚持。

    他完全应该为自己活着

    洛克此时的内心正在进行某种自我催眠,将最后的那一点点良知磨灭。

    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洛克几乎快要答应了,但是却看到典狱长的脸忽然变得呆滞。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逃离,守住最后的底线吧。”周易的话说不出的意味,总之似乎有些惋惜。

    洛克木讷的看着半空之中,但是求生的还是让他坚持动用最后的力量,将所有的血管封住。

    他现在身上没有几块好皮,如果不控制血管,他将流血而死。

    而且同时气血蒸发,洛克直接挣脱开最外层的束缚,反手抓过典狱长的剔骨刀,就直接插进了对方的右眼之中。

    洛克真正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之后,什么都丢掉了。

    尽管周易最后放弃了,但是洛克还是放弃了。

    为了生存,其实什么都可以放弃。

    或者,才有一切。

    虽然如周易所计划的那样,洛克具备了成为一个黑道霸主的品质,但是周易却始终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他毁掉了一个本来可以善良的人。

    或许有一点洛克还会找回曾经的情感吧,就想他一样。

    情感一道玄妙莫测,神通玄术难以定量。

    周易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流浪者而已,

    都是一无所有,却又心怀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