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前往贵州-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五章 前往贵州

    周易开心早了,有时候长辈开心说的话,其实也就当鼓励听听,当不得真的。

    尽管周易已经尽力让整个过程看上去复杂了,但是还是没让黄开业掏出一栋房。

    虽然没海景房,但是现金却不少,三十万,其中还是因为周易说金蟾是花费二十万请大师傅制作的原因,不然只有十万。

    当然,黄财主也解释了,现在楼盘刚完成,里面还没装修好,有甲醛,得等都弄好了,就给周易一套当婚房。

    不扯虚的,就是需要时间验证周易的水准,风水局花哨不顶用,还得看效果,至于这个招财要到什么程度?

    之前钱是大风刮来的,有了风水局,有风不够,得下雨,下的就是到处都是钱的那种雨。

    周易也算看出来了,这黄财主是小钱大方,大钱抠唆,周易心理不平衡也是在所难免的,之前期望太高了。

    要是没那句话,周易现在肯定是屁颠屁颠的。

    不扯有的没的,拖了四天,老太太脸都到脚后跟了,周易只能推脱掉正巧遇上的同学毕业宴,跟着去贵州。

    贵州好地方,不是江苏,平原地区,那旮瘩就没块平整的地儿。

    八山一水一分田,全国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亚热带湿润气候,四季分明,春暖风和,雨量充沛,雨热同期,环境没的说。

    主要是经济发展不怎么理想,简单的说,穷。

    没办法,沿海地区还有穷的呢,山区加上又是内陆,交通不便,地形复杂,带来气候多变,农业也发展不起来,穷那是祖上安排的,没办法。

    有一点好,山多,风水好。

    周易在火车一直在研究贵州的卫星地图,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大墓,操作操作。

    其实不现实,有大墓的地方至少得是洛阳长安那样的古都,那绝对是是十步一小墓,百步一大墓。

    贵州地界,山水都有,可惜不是什么皇城帝都,底蕴上差了一点,大墓是应该会有的,不过有名就不太可能了。

    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一天一夜的火车,周易几乎失去了屁股,终于到了贵州地界,好在那位便宜表姨丈在贵阳市医院,没有悲伤到做小巴奔山里。

    其实到了贵阳,周易才知道,其实所谓的穷也是相对的,至少有钱的人比他有钱,一样有高楼,一样有大公司。

    茅台不久这旮瘩的么,具体在哪儿,周易也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他现在正在全力动用感知,寻找自己可能会碰到的财运,一天一夜的火车不能白坐,得捞点本回去,表姨丈这边,就当是走亲戚顺带的了。

    说实话表姨丈一家给周易的感觉相当不舒服,用通俗一点的话讲。

    他们似乎有些仇富,尤其是得知周易两天轻飘飘三十万后。

    那老太太那种对于繁华世界的羡慕嫉妒恨,都写在脸上了。

    都是黄皮肤的,但是地域带来的代沟,有时比他么物种带来的偏差还大,网络上开地图炮不是没有原因的。

    贵阳是个好地方,至少发展不比周易那小城市要差,毕竟是省会,表姨领着周易,很快就看到了昏迷不醒的表姨丈。

    “小易你看你姨丈他,怎么回事?”

    “邪气入体,阻断了灵魂与外界的交流,本来用一点手段可以清除掉,但是表姨丈的事情有些复杂,得从根源入手。”

    “你个小兔崽子什么都没看呢,就邪气入体?是不是还能麻烦,要十几万才能治好?”憋了一路的老太太到了自己地界了,也不缩着了,看到周易压根没瞅几眼就开口,顿时爆了。

    “妈。”表姨开口不满道,好歹是自己这边的亲戚。

    “你喊什么?你男的在这边半死不活的,你还有心思在那边和那个姐夫勾搭?耽误了这么久,还不是这小兔崽子惦记那三十万,拖了又拖,要是误了建军,老婆子拼着坐牢,也要弄死你们两个!大家都别活!”说着说着老太婆将自己完美的带入进了受害者的一面,直接坐地上哭了。

    周易从第一眼就看穿这老太太了,所以现在听到这样难听的话,并不以为意。

    能坚持到现在才爆发,确实懂大局,是个有气度的老太太。

    周易拿出之前让易先生制作的特殊玉佩,直接贴在便宜姨丈的眉心,吸收煞气,根本没理会老太太的委屈。

    周易表姨慌了,这边毕竟是她家,要是被传出去什么虐待老人的话,是要被戳脊梁骨的,而且一边的大概是老太太女儿的女的也一脸不满的在数落,跟进来的人抱怨,这嫂子是何等的不懂事故。

    反倒是周易,被直接无视,直到有吃瓜群众喊道。

    “那小孩在干什么?”众人这才丢下手中的瓜皮,看向周易以及清新过来的江建军。

    “妈?妹?媳妇?这怎么回事?”江建军想要起身,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瘫坐在床上看着几人。

    “醒来了就行,免得我遭罪,你答应过什么事情,就去做吧,我在这边估计也要待几天,有困难打我电话,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我不会要钱的。”说完轻飘飘看了一眼众人。

    “玉佩就别摘了,替你受罪,没了,受罪的就是你了。”

    轻飘飘交待两句,周易推开吃瓜大叔,走出病房。

    “这人是?”江建军看到脖子上的玉佩,再听到周易的话,也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是我娘家的外甥。”周易表姨开口解释道。

    “懂点手段,他家里是算命看风水的,看你回来之后就一直不醒,就找他来帮忙的。”

    老太太此时是不想吭声的,毕竟刚刚渲染的环境全被坑娘儿子毁了,只能暂时做个小透明。

    此时已经有机灵的吃瓜群众去追周易了。

    而周易也去寻找自己刚刚感知到的财运,身负能力,就是这么匆忙,不是在挣钱,就是在挣钱的路上。

    便宜表姨夫江建军的问题在于后期麻烦,弄醒很容易,保持清醒稍微麻烦,但也不是没办法。

    周易能过来,自然不可能没有准备。

    一开始的时候,周易是不可能让易先生歇着的,不是在制造法器,法香,就是要赶制一些急需的法物。

    而晚上那位也确实都做到了,只是周易后来每天早上醒来都要被冻一下,晚上那位出来之后,就不回去了。

    这就很尴尬,最远的一次,周易花了一天才回来。

    折腾几次之后,周易也明白网上那位也有脾气了,所以也收敛了不少,不过帮便宜表姨夫的玉佩,还是要弄出来的,不然到了之后,解决不了,就尴尬了。

    周易没什么本事,就是很多事情都清楚而已,这样先见之明就很稀松平常了,周易现在能混的这样牛掰,还是靠的晚上的那位的全能。

    全知全能,无所不能。

    贵阳这边也少不了类似古玩街那样的文化街,周易来的地方还是这边。

    他这一身本事在这边才不突兀,来这边的都是愿意信命的,一个愿意信,一个愿意扯,这才能合拍,才能聊的起来。

    别看周易现在也做了不少生意了,都是人家主动上门的,尽管周易也看到了不少的机会,但是都没有出手,第一就是不是每个人都信命的,这种人一般意志坚定,根本不在乎命理坎坷,一个字扛!

    另外一个就是周易一开始念叨的苦海度信徒,命解有缘人,你贸然上去,对方九成都会认为你是骗子。

    周易卖相不行,没白胡子,不是熟人,根本不愿意信,就只能做上门客的生意。

    但是这次不能了,他必须主动出击。

    当然也不是上街逮住一个人就说,“胸滴,你命里有劫,不日将有血光之灾!”

    看上去分明是你看出对方有劫难,想要去提点,但是别人怎么想?

    坑钱的,骗子,咒人没好话,给钱才会有好话。

    那种是楞头青,刚进这一行的,周易这种四代传承术士的,虽然中间传承不上不下,但是好歹也是有正经传承的,自然不可能像楞头青一样冲上去就解命。

    胡子不够白,不够长,这种举动要不的。

    容易被打。

    这边的文化街也挺繁荣的,但是因为是下午,天气比较热,路人不是很多,有些寂静。

    “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周易走到一位卖大力丸的白胡子老道面前,直接开口。

    老道眼睛一亮,似乎有些意外。

    “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作为有传承的家族,自然还保留着风水相术圈的切口,这种看似黑道接头的切口是为了快速联系到自己人,顺便确定身份的。

    风水相师在异地有困难都可以喊这样的切口。

    当然,周易这个不是,看过电视的都知道这是鹿鼎记天地会的切口,风水圈还不至于武侠到这种程度。

    周易这样开口,是因为他知道老道士是个武侠迷,尤其是金庸的武侠,用这个开口,对方一定会回应。

    “兄弟,哪边来?”

    “沿海。”

    “来此贵干?”

    “给人看病。”

    “来我这又是干甚?”

    “躲雨。”周易说完一脚踏出,走进老道士的大遮阳伞之下。

    老道士瞅了瞅外面的大太阳,一脸莫名其妙。

    “我说小兄弟,躲太阳就。”

    轰隆一声,天空中晴天一道惊雷,随后瞬间擦黑,接着豆大的雨点打下。

    “神了。”老道士伸出大拇指,也算是看出来,今天是老道士遇上真高人了。

    旁边卖古董小玩意的小贩也是一脸目瞪口呆,刚刚还武侠风,转眼就是玄幻了?呼风唤雨?

    “淮南道布衣术士周易,借堂口一用。”

    周家的传承自然不是大风刮来的,说起来,这份传承还是很有名气的。

    宋徽宗时期的赖布衣传下的,当然,不是《青乌序》,那玩意传给刘伯温了。

    刚写出来就被白猿拿走了,就是赖布衣自己估计都记不得写了啥了。

    赖布衣一生流浪,走过大江南北,路过当时还是淮南东路的江苏中部,留下了一份不大不小的传承。

    后来那人小有名气,创下了布衣玄相传承,到了清末民初的时候,传给了周老太爷,周老太爷也算有天资,弄出了不小的名堂,可惜遇人不善,被坑死了。

    周家的传承是这么来的,往上数给自己贴金,也能称自己为布衣一脉。

    周易家也是有传承的,可以说和刘基,也就是刘伯温,也算是同门。

    这样的野路子很多的,虽然说起来也都是大传承下来的,但其实就只是学了一点皮毛。

    周家的传承也不仅仅是原先的布衣道统,还有老太爷走南闯北攒下来的。

    这就是正经的报家门了,给面子的就会应下,不给的就装作不知道,轰出去。

    老道士也没了之前的嬉皮笑脸。

    “淮南道布衣玄相,老道士功力不行,但玄相周布衣这个名号还是听说过的,不是说姓周的子孙不行,丢了传承的么?你学了去了?你是他孙子?”老道士瞅了瞅外面的雨,小声的询问道。

    “是重孙。”

    老道士点头,并没有在意,从他对老太爷的称呼上就能看出,可能是同一代人物,老道士直接开口。

    “三七分。”

    “谁七?”

    “当然是作为前辈的我了,你知道我这风水吉位有多旺吗,抢老子生意不说,还报名号?怎么?当老爷子是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