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会算命的老前辈-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六章 不会算命的老前辈

    前辈确实是前辈,但是老道士不算命,他是卖大力丸和符咒的,是众阁一脉的修士,修行的是长生成仙道。

    这一脉的弟子非常神秘,隐迹于山野,风餐露宿,练气辟谷,俗世很少能碰到,碰到也认不出,这种就是那种民间高人,邋遢道士画风,不正经的真道长。

    周老太爷民国初期的人物,一百年前的存在,老道士认识,就可以推测这老道士道行不差了。

    整个人虽然苍老,但是精气神却非常棒,不比周易差多少。

    不是每个修行有成的老道士都是鹤发童颜的,不注意保养,一样会有皱纹,会被晒黑的。

    人家不在乎外表,体内一口内丹炉,煅烧精气神,别看发须皆白,信不信还能再熬走四五个老头。

    这是有真本事的,胖妞韩琳那是特殊原因,阴气上升压住阳气,老大爷这就是纯粹的修炼,让阳气旺盛到这条街都没有一点邪气。

    周易甚至怀疑老爷子要是放开炉火,身上可能要起火,烧到他。

    “五五分,我这算是帮你收拾烂摊子。”借堂口在玄界很正常,就是初到贵地,自己是不能乱拉牌子的,要做生意得借一位当地师傅的牌子。

    要是乱来,被打都没处说,不管是风水还是算命,这种圈子都是相当排外的,圈子里内斗,圈子外外斗,但是却相当抵制外面的插手。

    借堂口一般是不会成功的,除非认识。老爷子这个情况比较复杂,首先老也是是真修士,还不是周易这种低一档次的术士,而是修法的,修法为本,修术为用,术为法用,法为术根。

    七十二变就是术,**玄功就是法。

    老道士是正经的修士,道士,摆摊子也是为了救世渡人,顺便解决生活费,但是问题是老道士传承众阁,并不会算命占卜吉凶,偏偏他的招牌是写着——铁口直断阴阳命数,铜钱卦掩天地气机。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兼售各种灵药,符咒。

    避重就轻,老道士也能起个卦,看点相,但是准不准就不知道了,然后胡诌一堆之后,推销符咒和大力丸。

    “先说好,什么烂摊子?”老道士不乐意了,自己可是有真本事的,怎么可能骗人,那灵药可都是自己精心炼制的,没效果是因为天地灵气确实,药性不足的缘故。

    周易指了指一边冒雨过来的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后面还有两三个三角肌胸肌肿大的大块头。

    看这势头,大概是想打人。

    老道士刚撇一眼脸色就变了。

    “快快快,走!那小丫头片子领人过来了!”老道士心里有数,灵药是面粉蜂蜜和药渣搓的,吃不死人,只是拉肚子,但是符咒却是真的,只不过效果不确定,那是他练习符咒写歪的。

    符咒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不懂敲门,那就是鬼画符,根本没人搭理,最恶心的是老道士这种懂画符,但是半吊子的,画出来的符咒能接触到鬼神,但是效果未知。

    乱用是能惹鬼神的。

    老道士清楚这一点,但是他坚信自己的符也是有效果的,不用法力催动,也是能护身驱邪的。

    老道士如同受惊的兔子,两下一窜,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嘿!老头跑的倒挺快!我就不信你这摊子不要了!小胖子,你在这里也是算命的?”半大的小姑娘看起来身世不凡,呵斥间有种指点方遒的霸道。

    “我是借老前辈堂口用的,来给像你这样的困惑之人指点迷津的。”周易露出一个尽量和蔼的笑容,却没想小丫头直接火了。

    “合着你也是个骗子!看来你认识那老头了!给我打!”小丫头气得手中的雨伞都拿歪了。

    周易面色不变,今天终于能展示一下我的力量了。

    三个肌肉男冲过来,想要擒住周易,但周易面不改色,一个掸手直接弹开伸过来的一双手,随后一个吊脚将两百多斤的大汉直接踹到在地。

    “我是个文明人,但是不排斥用武力让人屈服,只要管用就行。”说完又是一拳直接将另一个锤倒在地上。

    “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周易衣袖上因为伸出去,沾了不少雨水,不过一身唐装,配合上那轻描淡写的两三招,怎么看怎么都是装哔。

    然而确实有高手风范。

    小丫头片子又不是花痴,看到周易这么凶,撒丫子也溜了。

    “这和计划中的不一样啊,不按剧本来,差评。”周易倒也不慌,安稳做到老道士的小矮椅上,接过被摸的发光的龟壳和铜钱。

    活得久的就是不一样,这好东西不少,冲那架势,似乎还看不上的样子。

    “小子有两手,就是戾气太重,养气功夫就比不过老道了,还得练练。”老道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身上已经完全湿了。

    要不是有全知,感应到老道士的阳气,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位高人。

    “老道士回来了,还不把座位挪开,不知道尊敬老人吗?”

    “要不你老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裳?我这边就帮你看着了,到时候卦金五五开。”

    “能不能不要老提五五开,老道士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看见没百年灵龟的龟甲,大五帝铜钱,这就是底蕴,你有吗?还有你就是这么处理烂摊子的?你走了他们再来打我怎么办?”

    “急什么,那小丫头不会那么简单收手的,你请我吃顿好的,我帮你领走他们。”

    “真的?街头有家沙县,之前一直舍不得吃,他们开空调了,我也没敢进去,今天就舍命陪君子,拿老道的棺材本,请你去吃一顿好的!”老道士说的豪言壮志,就差脚踩青石,一指指天了。

    “。。”

    周易是真的见识到了这位老前辈的不着调了,这大概是活得太久的毛病,游戏人生,相当的不着调。

    不靠谱,坑人那都是眨眼间完成的。

    “别看我,老道士修行长生大道,不是你们这些花里胡哨的术士,身上也没钱,你自己想办法,反正我可以在这里刷盘子。”

    吃饱喝足,老道士往后背一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

    “那你刚刚还点东坡肉!”刚进饭馆,老道士张手就点了这里最贵的东坡肉盖饭,还一副自己家一样,示意周易随便点。

    周易一开始也没在意,毕竟进沙县随便点,也没看出多豪气。

    “难得来一次,不得吃顿好的?”老道士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理所应当了还?

    “行吧,你留在这儿刷盘子。”周易也算是无语了,这老道士合计着是赖上他了。

    “唉唉唉,别这样。”眼看着周易要离开,老道士急忙拉住。

    “这样,我告诉你一件关于你老太爷的秘事,你请我这顿,怎么样?”老道士急忙拉住周易,看了一眼一边目光不善的老板娘,只能拿出杀手锏。

    周易一双眼睛紧紧盯住老道士,看得老道士发慌。

    “呵呵。”周易刚要继续,却发现老道士已经先一步夺门而出,后面的老板娘一个劲风冲上来,拽住周易。

    “别想跑,这个月这老道士在这边已经吃三次白食,光刷盘子可不行。”周易恨恨的掏出手机准备支付。

    同时一根中指冲着门外老道士的背影。

    “算你行!”

    周易恨恨的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了被一队黑衣人围着的老道士,正一脸可怜巴巴的朝着这边看。

    “就是他!给我上!”那个小丫头看到周易出来,立刻抬手一指,气势汹汹道。

    “看来不拿点绝活不行了是吧!横练铁布衫金钟罩,金刚不坏神功!”周易高声一喝气沉丹田,拿出了十层的力量。

    由于练得比较杂,所以周易给自己功夫取得名字有些长,但是确确实实是可以挡刀子的横练外功。

    大概是气势不够,周易喊了一声,想把衣服扯掉,但是一想待会而儿还要谈生意,关着不太雅观,急忙挥手。

    “等一下,我脱个衣服!”周易坐馆之后穿的一直是唐装,所以脱起来有些麻烦,几个黑衣大汉本来想等一等,满足要求的,可是周易动作太拖拉,直接两三下擒住了。

    大概是专业的军人之类的,出手相当干脆,根本不和周易比力气,直接反关节锁死。

    拎到了关捷羽的面前。

    “小胖子,会功夫啊?挺跳的,可是你拳头再硬有什么用?打到我三个教练,我还可以请来十个特种兵,你要是还能打,我可就得好好琢磨琢磨,是不是该报警,找请警察叔叔了。”关捷羽相当得意,上午突然下雨,脏了鞋子就很不爽了,后来看小胖子装哔就已经更不爽了。

    “其实这是个误会。”周易很想解释。

    “呵呵,带走,误会?哼,回去解释。”小丫头也不傻,看出有人已经掏出手机打算拍照了,怕影响不好,直接带走。

    周易恨恨的瞪了一眼老道士,这一切造成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坑老道,这货一定是活得太久了,喜欢早些刺激的。

    在死亡的边缘疯狂的试探,然后最后爆种,显示出真本事,悄然脱身。

    老道士的这点套路在周易面前,没有一点创意,之前被坑也只是没想到这老道士是个真的坑货。

    车队开了一段并不长的路程之后,很快到了一个装修相当豪华的别墅区。

    “待会就看你的了,我对于风水命数这东西,不是很擅长,但是他们请了我的驱邪避煞三河五山镇气符都没有起作用,很凶的。”老道士也算是实在,看到对方带他们来,便明白意思了,提前给周易透了一个底。

    “呵呵。”前面副驾驶上的关捷羽面带不屑。

    “带你们感受感受我家的凶,省得以后再骗人。”

    “小姑娘,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给你的符是确实有效的,老道士以人格担保!”

    “行了吧,就是用了你的符,更凶了。”

    “其实,你们家的问题不在这边,或者说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有人想对付你们,动了你家的风水。”周易知道到了自己显露本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