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环砂五指点江山-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七章 环砂五指点江山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先天是命,后天是运,风水养人在水土,功德乃是身后事,读书才是门前路,名为符相为照,拜敬神明才福兆,踏上贵人扶云梯,冲上青云再养生。

    这是玄相观传承中时常提起的一句总纲,看的是相,了解的是命运,想要改路,不是单单改个风水或者拜个神就成的。

    那样只是治标,难治本,想要从此青云上,还得十道同修命。

    关捷羽爷爷辈遇到过大风水师,得到了指点,泼天富贵二选一,关家祖上选了富,一开始并不明显,后来关宏飞外出打工,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后,开始做生意,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后来惹人眼红,招了人算计。

    关捷羽也不是笨蛋,看得出周易应该不简单,在听见周易说她家祖坟出问题后,也没有理会,而是用方言打了一通电话。

    “她说什么?”周易问老道士。

    “我啷个晓得。”得,老道士还是四川那旮瘩的。

    “不管我家祖坟怎么样,先解决别墅这边的事情。”关捷羽开口,车也正好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乌云盖顶,煞气冲天,这特么阳宅绝地啊。”周易抬眼,发现面前的这栋风水简直无解。

    “这种程度的得是这片区域的三煞位,可是看这杂乱布局,不像啊?”老道士也懂一点风水,但是毕竟是修长生大道的,不可能在旁门左道上下功夫。

    “三煞位是不在这儿,可是有人动了手脚,请了个更凶的在这边。”

    “在外面看什么,进去说。”大概是周易的主动开口,关家也没了办法,只能暂时再信一次,态度客气了不少。

    别看关捷羽年纪小,大概只是初中年级,但是因为特殊的家庭环境,相当懂事,待人接物甩某些肥宅八条街。

    “进去就算了,有什么路去你家后面吗?问题不在里面,在后面。”周易可不想进这种地方,自己抗不住。

    “你平常进去,就没什么感觉?”周易补充着问道。

    “你这小胖子事还真多,能有什么事?就是有些压抑,有些奇怪的动静,晚上睡不好。”

    “命硬。”周易伸出大拇指。

    能在这种煞气环境下睡觉的,都是天赋异禀的存在。

    “你没发现你家的怪异?比如没有蛇虫鼠蚁啥的?”

    “这是高档别墅小区,哪来的蛇,要说蚊子,小姨种了那些驱蚊花之后确实没了。”关捷羽补充道。

    “这煞气,生灵勿近,哪是什么驱蚊花造成的。种了之后?问题在这儿?问题可能真的在后院。”周易现在已经习惯动用能力的时候留一半,只是对一些事情有个感应,而不是直接清楚了解原委。

    什么都知道这种被动技能,有时候真的很让人失去生活的乐趣,瞪一眼什么都知道了,远不如类似算命那种云里雾里,来的让人自在。

    因果联系都知道,其他的需要自己去探究具体因素,这种自己给自己布疑问,然后解开的感觉,非常奇妙。

    周易知道这里的煞气重,大概是在后面的什么地方,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也没动用能力。

    关家的别墅自然是独门独栋的,绕道后面并不费事,几人走到后院还没看到具体的东西,老道士就叫了。

    “彼岸花!你们家种这种东西?还是血株?”

    几人看老道士的神情不似作假,当下也开始好奇,这花有问题?

    周易见识并没有多少,也不认识什么血株彼岸花,怕待会儿丢脸,急忙动用能力盯住花,想要了解具体一点。

    彼岸花,黄泉轮回路上的独景,此花开有两色,红白,红色叫做曼珠沙华,开在地狱,白色曼陀罗华开在天堂。

    代表死亡的两种解释,新生和堕落。

    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东方神系本土的玩意。

    《法华经》四花之一。

    “佛说此经已,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珠沙华,摩诃曼珠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

    摩诃曼珠沙华者,大赤团华。

    恶魔的温柔,唯一选择堕落地狱的花朵,后来恶魔逐出,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允许其在黄泉路上开放,给轮回的人,最后一点安慰。

    这玩意开在地狱的,早就不是什么普通角色了。

    当然这花也不是每种都有效果的,这就是上面说的曼珠沙华的区别了,普通的曼珠沙华确实还是凡花,只是颜色鲜艳一些。

    但是摩诃曼珠沙华,也就是大赤华,可就不是什么凡花了,而是带有地狱邪恶气息的存在,是从地狱被驱逐上来的花朵。

    老道士说的血株,就是摩诃曼珠沙华,这种花颜色妖艳惊人,红的触目惊心,就像是血浇灌的一样。

    整个后院,一小半区域都是摩诃曼珠沙华,开的非常艳丽,远远看去如同一簇红焰。

    “你们是说这花有问题?”关捷羽之前说花是她小姨种的,但是现在怀疑花有问题,她却没有质疑,说明这其中的弯道道不简单。

    豪门恩怨戏码?

    “花可带不来这样的阴气煞气,是花招来的那位有怨气,才这样的。”

    周易补充道。

    “招来的那位?”关捷羽不懂。

    “摩诃曼珠沙华沟通地狱幽冥,能在黄泉路之外开辟一条生死路,让亡者回阳间。”

    “你是说我小姨把我妈招上来了?”听明白意思后,关捷羽再次沉默,她心中已经开始渐渐清晰名目。

    “要是这位上来的是你妈,倒也说的过去。你为什么没事,虎毒不食子嘛。”老道士了然。

    关捷羽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嘲讽。

    “那这个彼岸花要怎么处理?”

    “找个白天,在太阳下烧了,最好领着你爸去给她祭拜祭拜,她要是下去,安心轮回,问题倒也不大。”这话是老道士说的,现在看出问题了,自然要好好表现一下,这位可是千金大小姐,很有钱的那种。

    “要是不安心呢?怎么办?你们不知道,我妈死前对我爸和我的怨气很重的,她会上来,可能就是因为怨恨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封印,镇压什么的,或者直接别再让她上来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富人家的孩子早做主,看到关捷羽这样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周易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这么大的小丫头,不是应该很在乎妈妈的么?就是他现在,还指望着老妈的一双炒勺下的饭菜呢,离不开的好吧,妈妈的味道,烹饪界的巅峰存在。

    似乎是看出周易两人的惊异,关捷羽解释。

    她家是小山村走出来的,老爸早些年出来闯荡,富贵之后,才把母女接了出来,关捷羽因为年纪小,所以一开始并不知道什么。

    但是她妈知道,关捷羽的爸爸关宏飞在外面养了不少小蜜,小三什么的,一年到头并没有几天是在她们这边的。

    关捷羽的妈妈只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妇女,根本没什么文化,也不懂宫斗心计,但是有怨气得发泄啊,就把怨气都对准了这个没成儿子的女儿。

    她认为都是因为这个女儿害得,一旦有怨气,动辄打骂,母女关系也相当紧张,以至于后来关捷羽在她妈生病之后也是漫不经心,拖延了病情,间接导致了她妈的病死。

    当然,那都是无心的,小丫头并没有害人的心。这是周易动用能力了解的,那时候关捷羽才是个小学生,根本无力主持情况,加上一家子一开始都是山里头的,有病根本不愿意相信医院。

    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爸让我带你们去看祖坟,有点远,现在动身,晚上才能到。”将情况告诉给关宏飞之后,关捷羽神情不变,似乎只是接受到了上司的命令,并不像其他小姑娘接到爸爸电话的那种娇憨态度。

    “我们无所谓。”周易应和,便宜姨丈那边估计还在扯皮,等到开始处理问题,到需要找他,估计需要几天时间。

    足够解决关家的问题,捞上一笔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借一借关家的东风。

    全知就是这么了不起,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一般人还可能会出意外,周易这边只有意料之中。

    当然,有时候总会有那么点小插曲,不能算是意外,毕竟世事无常,人世无常。

    车开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终于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赶到了关家村,刚下车周易就感觉到了这里的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地书上的一个相当有名的风水局。

    环砂五指点江山。

    卫斯理之霸王卸甲中的霸王卸甲龙穴就是这种风水局,很有名的。

    只不过那个还有其他成分,这个就是个单纯的环砂五指点江山了。

    关家村就在环砂之中,也就是五指的掌心,坐看五指朝天,是个上好的风水宝地。

    出人杰的,而且不止一位。

    而事实上到了之后,周易才了解,确实出了不止关宏飞一位人杰,还有一位在政界,属于省级存在,位高权重,只不过村民忌讳颇多,不愿意谈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