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蟒缠身水龙泄气-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八章 蟒缠身水龙泄气

    “这里的风水确实牛掰,看来这关家村祖上也有能人,占据了这样的一个风水宝地。”

    老道士感慨,他也算是走遍大江南北的,见识了不少的风水宝地,环砂五指点江山不是什么顶尖风水,但也是能带来大富大贵的不可多见的风水宝地。

    “前面那座山上的是什么?为什么气息那么怪异?”老道士瞅了半天,对着前面一座矮胖的山开口道。

    “环山水流,大概是人工开出来的水流,蟒缠身水龙泄气,这是条偷风水气运的白蟒。”周易面色依然,早已知晓缘由。

    “风水明天再说吧,先休息一晚上。”一边收拾东西的关捷羽并不在意村民仇视,防备的眼神,依旧安之若素,走上前来喊道。

    关捷羽家的房子看得出来是这个村子里面最豪华的,说是一栋山野别墅都不为过,而且也是最靠近五座山中主富气的那座。

    穴周围的山,称之为砂。砂水相连,砂关水,水关砂。抱穴之砂关元辰水,龙虎之砂关怀中水,近案之砂关中堂水,外朝之砂关外龙水。

    水左来,砂右转,水右来,砂左转。

    砂也是有贵贱之分的,肥圆为富,秀尖高丽为贵,歪斜臃肿为贱。支离破碎为残。

    关家的祖坟就在那座富山上,也正是那个被偷风水的黑矮山头。

    环砂五指点江山,只有属于大拇指和中指的两座山属于吉穴,其余三座风华有余,缺少富贵气。

    “你是说,有人在偷他们家祖坟的气运?”老道士神色好奇,这种事情他也见过,但是比较少,主要是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很少露出来,很多有道行的都是看透不说透。

    “谁说那座富山的气运就是他家的?你没看山腰上也有不少坟包吗,只不过他家得到了高人指点,将祖上尸骨埋到了穴中,其他人都成了孤魂野鬼,白忙活了。”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老道士悠然长叹,这吟诵出来的诗句,有种说不出的嘲讽。

    这诗本意是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云烟,一切终究会归于平静,可是老道士却知道,这个村子的人可做不到这么淡然。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帮他楼塌了!

    这才是这个村子仇视关捷羽一家的原因。

    在村民看来,夺了村子的气运,富贵一人,不思报答,提携整个村子,那就不配拥有风水吉位。

    周易面色莫名,看了看一边郁郁葱葱主贵气的山峰,高耸挺拔,却并没有人惦记。

    想想有些好笑,钱这一字竟然能让人无视富贵?还是别有目的?

    周易忍住探究的冲动,看了看早已西沉的太阳,摇摇头,不再多言。

    很多事情,是管不得的。

    关宏飞会不知道这些村民的恶意?祖坟的风水这么重要会没有人看护?反而把妻女都接到了城里?

    关宏飞这种起于草根的成功人士其实意志坚定,对于风水之说重视,但是却并不尽信。

    还是那句话,想要从此青云上,还得十道同修命。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不努力,都是白费。

    能带来横财的,比如佛牌,都是有不小副作用或者禁忌的,一个人气运有限,强行激发带来的也是横祸,不努力,不会有改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自身强大才是硬道理。

    风水对于一个人的作用是有限的,尤其是当一个人气势已成的时候,一个人的气势越强,影响他需要的力量就越强,风水也是这样。

    你不能指望村口的半路桃花局能影响到一国之主的感情,这就是一个人的气势,与风水的气场相对应,或者说呼应,古代帝王家要的风水是什么等级的?

    龙脉,至少是山川组合而成的大龙脉,这才能撼动国运,这种动用了的龙脉,半数情况就废了。

    气场,气势都是气运的表现,天地风水组成气场,个人精气神命运,人际关系等组成气势,当然也不绝对。

    总之风水对个人产生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晚上周易几人也看到了关捷羽的小姨,看着挺俏丽的一个女生,打扮的很简单,听说还有两年才毕业。

    让周易两人意外的是,关捷羽好像并没有问责的意思。

    难道不是这个送的摩诃曼珠沙华?

    “还没吃晚饭?我带了点菜,帮忙洗下。”小姨摸了摸关捷羽的头,提了提手中的大袋子。

    “嗯。”两人去了厨房,周易老道士和几个特种兵大哥在大厅互瞪,周易老道士坐一块,几个保镖坐一块。

    “这家人有点诡异。”老道士低声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帮他们处理掉问题,到时候要钱就行了,越复杂,我们的价才能越高。”周易不在乎,有他掌控全局,就算是出了意外,都能补救。

    “搞不懂这些豪门。”

    “豪门复杂,他们这种半路起家的,也不简单,尤其是这个村子,还有另外一个大人物。”

    周易意有所指。

    “另外?是那座山?那种砂是助官运的?还真是复杂。”老道士感叹,却是没有再议论。

    权财名三俗中,修道之人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权,执掌大权的高官往往也分享国运,国运乃人道气运,反噬并不比天地气运来的小。

    那种皇权镇压的京都,是修道之人最不愿意去的,会受到国运镇压,法术都动用不了。

    执掌人道权柄,道士修的是天道无为,两者相当,争斗必有所伤。

    而结果往往是修道之人气运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生死道消。

    但是偏偏人道气运也是天地气运的一种,能助长某些修行特殊法门的修士的修为,也正是如此有些旁门修士会扶龙,分享龙气,借助国运修行。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帝王重金寻求真正的得道高人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出山的原因,不管如何,一旦牵扯国运,就很难割断因果牵连。

    天道毕竟与人道有区别,人道气运对于某些急功近利的修士来说,可以动用,但是一心追求大道的是绝对不敢招惹的。

    老道士虽然人在红尘,人道镇压,修行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天道。

    修行人道的,术道上的造诣不可能这样差。

    借助人道气运修行的,多数都是周易这种术士,或者那种术法同修的修士。

    天下传承千千万,有一两个混杂的很正常。

    事实上,纯粹的术士或者修士很少,代表就是宿土麻衣众阁几家传承,宿土主风水一道,麻衣在算术命数,众阁就是只修行长生根本法的那种。

    类似茅山全真龙虎山,都是术法同修的,在修持性命根本法的同时,也学一些术,术为用,法为根。

    周家的玄相馆传承其实也是那种混杂兼修的,只不过性命根本法品质不行而已。

    纯粹的术修或者法修是先秦时期的划分,现在没那么严格了,那个时候修士叫做炼气士,玩法术的叫做术士,两者合称方士。

    玄门五术,山医命卜相,修行的都能叫做方士。

    现在末法时代,天地灵机缺失,法不入门,术难用,周老爷子后来感悟到气机,就是法入门了,术也就掌握的更深了。

    没有法力,也能动用术,但是非常浅显。

    就如同周连山,画得符咒也有效果,但是非常微弱,他没有修炼出法力。

    宿土麻衣这种专门的术,他们有特殊的动用手段,不过多数都是传承根本,很少流传,寻常术士都多多少少有修行法。

    只不过谈不上性命双修的根本大道而已,只是一些低级的炼气法。

    玄相馆的传承也有的,叫做谷衣纳气,就是很普通的食五谷之气,而修行法力,修炼到深处,会练成一身谷衣,吞吐天地精华灵气,也不差,只不过只能法力,并不能精炼精气神三宝,增添寿命。

    不能增加寿命的功法就不能称之为性命根本法,只是炼气功法。

    扯远了。

    关捷羽和她小姨似乎有过交流,只是他们这些外人不得而知。总之对于周易两人来说,无关轻重,他们要做的是明天去山上看风水,解决问题。

    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周易几人上山。

    几人很快就看到了昨天在山下看到的白蟒,一条人工挖开的小溪。

    “这里是什么时候挖的水道?”周易并没有告诉关捷羽这里的异常。

    “一年前吧,村子里缺水,凑钱挖了这个水道,把山上一个水库的水引下去了。”

    “不挖井取地下水,花费功夫取山上的水?”周易问道。

    “谁知道,我家早就搬走了,如果不是祖坟在这边,可能连房子都不会修。”

    “你们家,在这个村子很不受待见?”周易又开口道。

    “嗯,嫉妒我家有钱呗,几年前看我爸有钱,想让我爸出钱,把整个村子修一下,再通一条出去的路,我爸没答应,就这样了呗。”

    “你们就不担心他们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那房子砸了好几回了,每次回来,都要提前联系人修补,在过分也就是你说的动祖坟风水呗,我爸根本不在乎这个,要不是怕惊扰先祖,早就把祖坟迁走了。”

    周易挑挑眉,也没不识趣到问为什么不答应村民的条件。

    就周易的见识,这一整套基础设施答应下来,千万级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作为一个已经享受富贵的人来说,根本不可能花费半个身家造福乡里。

    权让人傲,财让人贪,名让人假,沾染的越多,越严重。

    时近中午,几人终于上了山顶,东南怀抱明珠,也就是那个水库,不知道这样奇特的地形是怎么形成的。

    关捷羽家的祖坟在西北,晨阴暮明,非常高明的章法,尤其是符合招财的风水穴。

    祖坟修的很简单,普通的石碑,水泥围成一圈,封住了墓穴,周围大概是长期没人搭理,有些杂草。

    单从表面看,就是一个葬的高了点的坟墓,并没有什么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