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风水动气让宝穴-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十九章 风水动气让宝穴

    “我爸说了,你们要是有本事不惊扰祖先,让这帮人满意,别再闹腾,就给你一百万,不能的话,就离开,不要多管闲事。”

    “让他们满意?包括让出这处风水穴?”

    周易试着问道,尽管早有猜测,但还是有些惊异。

    关捷羽无所谓的点点头,似乎那个未曾谋面的关宏飞早有交代。

    “行!给我一天时间,我好好计划一下。”

    “你连这都能搞定?”老道士不敢置信,不动祖坟,让出风水穴,怎么来?不就得移风水穴吗,这他么手段就有些前所未闻了。

    移山填海壮在伟力,这种改换天地气场,风水穴位的,还没人这么搞过,一来难度和收益不成正比,毕竟埋进去就是了,干嘛要移开。

    二来就是该天地气场,会有不小的反噬,一个不小心,人就没了。

    这也是移穴这种事情不多见的原因。

    傻了才这么做。

    没成想老道士还真见识到了,一个不想要风水宝穴,一个不怕反噬,冒天下之大不韪改换风水气穴。

    寻龙点穴就很不容易了,破穴是一个程度,定穴又是一个程度,换穴那就是没听说过的程度了。

    这里的其他人,包括提出条件的关宏飞对于这个换穴的概念并不了解,但是老道士知道啊。

    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他对于周易的这种不知所谓或者经天纬地的手段,感到异常好奇。

    因为路比较远,周易并没有带多少东西,为了保持高人风范,他并没有带背包,移气换穴这种大动静,没有装备是不行的。

    周易要拖一天,为的就是晚上请那位出手。

    之前他是想请晚上那位易先生制作装备的,手法他会,不是很复杂,重点是装备。

    可是后来觉得什么脏活都是他干,自己风光,晚上的那位必然是不情愿的,那就让晚上那位好好表现一下。

    当然,这是周易想的,实际情况是,移气换穴看着简单,其实非常危险,一个不慎,可能就要被气场反噬,折损自身气运。

    这东西,周易可不敢乱来,没看他手段学了不少,却从来没给自己改运么?怕改坏了。

    动风水改运就像是西医手术,而其他的积阴德,拜神,那就是循序渐进的中医调理。

    动风水见效快,但是整体不再是浑圆一体,元气有泄,稍有不慎还有后遗症,而积阴德,你都没感觉,好像并没有起作用,自己都怀疑,却是春雨细无声,滋润万物。

    周易自然不是那种看不到变化就不愿意相信的俗人,这也是一个默认的规则,算命不算己,风水也不改自己。

    术士多数都是助人,而修阴德,为身后进入地府谋求神职而准备。

    这个阴德,就是人道功德,阴不是地府的意思,而是看不见的意思。

    阴德记载于生死簿上,行善积德,作恶成孽,影响今后乃至来生。

    一开始功德是佛教的词汇,功业与德行,功德圆满,修成正果,这是一种佛果修行法。

    后来普及开,道家也有所补充。

    功德,有功于天地或者人道,才会有功德。

    简单笼统的讲,阴德你可以救人,为善获得,而功德,得是对于整个人道或者天道有功才行。

    两者统属关系,阴德只能算是功德之下的一个计量单位。

    后者越来越少,修士只能转而追寻阴德这种层次的功德了。

    习惯性偏题,纠正回来。

    周易虽然没有明确的目的,但是还是会潜意识的积攒阴德,寻求功德,好让自己今生或者来生舒服一点。

    不过现在人心复杂,即便是阴德,也不容易求得了。

    已经很少有修士修行这方面的法门了,早个几百年,就算是异类妖物,都有修行功德的。

    佛家是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很好的证明,虔心修行佛法的和尚已经很少了,就是因为功德难求,证不了罗汉果位。

    过去的是僧,是修行佛法的僧,现在是和尚,酒肉和尚的和尚,甚至已经沦落为一种职业了。

    只能说,天地灵机缺失,曾经的修士,现在只剩下一个空壳,被凡人顶替,变成职业。

    在山上勘测了一中午地形之后,几人下山了,天黑之后就不好下山了。

    下山的路上,周易不断对着笔记本写写画画,看样子似乎真的在研究风水。

    “你小子在干什么?我可没听说过有哪家的传承能做到移气换穴的,你是嫌死的不够快?还是什么。”老道士凑过去看到周易在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却并不像是风水上面的符号,心中也凉了半截。

    这小子估计是想动用某些歪门邪道,诓关家一笔钱。

    这种事情很常见的,一些风水师不愿意帮人看风水,但是有不会乱来害人,就只有偏了,有点职业道德的,还会制造一些风水上的假象,诓骗一下,没有的,直接说这局见效慢。

    这也是为什么风水师真真假假,分不清的原因。

    真的有时装假的,假的却不可能弄出真的。

    这一行传承极多,但是有真本事的很少,多数还是那种有传承,但是看不懂,没法入门的状态。

    没办法,风水气场太过玄妙,没有感悟到气机,很难学会风水之法,就算有传承的,也能丢了变假风水师。

    这一道上比较特殊的就是宿土一脉,他们有特殊的法门,可以动用风水,只不过捂的很严实,不让外人知道。

    麻衣一脉也是一样的,有特殊的传承,不用刻意修行法力。

    周易家的传承叫做布衣玄相,布衣一脉是北宋的时候出现的,至于赖布衣是不是学过麻衣算法,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你就知道了。”

    “你打算晚上上来?不怕掉下去?”老道士看周易这臃肿的体型,有些不信。

    “我练过功夫的。”

    “哦,我都忘了,你确实有两手,怎么练武没把体型练下去?”

    “这叫返璞归真。”

    “。”老道士没话说。

    晚上那个小姨没有出现,老道士秀了一手厨艺,可惜老道士有修行,不沾荤腥,苦了周易和几个保镖大汉。

    “你打算晚上上去?”关捷羽听到周易的请求,皱了皱眉头,大晚上的,又是夏天,蛇虫鼠尾是个大问题,她是不可能上去的,也怕周易上去出事,毕竟是她绑来帮忙的。

    “天星北移,移气换穴不能在白天,必须借助星辰遮掩。”

    一边的老道士撇撇嘴,他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兴趣了,这小胖子就是在坑人,他修道近百载,没听说过什么晚上施法能躲天机的。

    他猜测这小胖子大晚上的上去,大概是布置一些手段,明天再上去之后,就装作移气换穴,改动风水,激发先手,装作神异。

    改风水其实动静不大,但是没个响,这一般人就不愿意信,非要弄一些神异,这也就导致很多术士都会些障眼法,或者借助风水气场,弄出点动静。

    气势没必要,只不过花哨起来,好要钱。

    这都是生存的经验,老道士命数相术上造诣不高,但也是老江湖了,懂很多小手段的。

    忽悠不懂的人的。

    “韩队长你经验丰富,要不安排几个人带小胖子上去?我这边应该没事。”关捷羽待人接物是很到位的,之前之所以嚣张是因为老道士坑了她,他以为老道士只是一个骗子的。

    “嗯。”保镖中一个看着老一点的点头示意。

    晚上上山比白天要繁琐一些,要准备不少东西,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周易在所有人目光之下,直挺挺的躺下。

    “唉?你干嘛?”关捷羽目瞪口呆,这边就等他开口,就出发了,现在躺地上什么意思?耍她们?

    “不对!”老道士猛然惊起,发现小胖子的气息不对,改变了,更加深邃无法探测。

    随后易先生睁眼,身形肉眼可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和小胖子八成像,但是更加瘦也高一点的青年男子,就像是长大变瘦的周易。

    同样一身衣服,但是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青年双眼紧闭,但是却似乎能看到其他人一样,直挺挺的走出门,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道士,小胖子这是?梦游?”关捷羽错愕道。

    “这小子怕是有真本事,这种情况我也不曾遇到过,不过应该是传说中的大能转世,刚刚那个青年相必应该就是小胖子的前世,知道小胖子的想法,晚上出来施法。”老道士神色严峻,也好奇了不少。

    他现在已经确信,小胖子应该知道这个存在,并且所谓的改风水就是请这位出手。

    “老道士今晚还真的不能错过这惊天造化之术。”说完也没了之前的玩世不恭,一脸严肃,几个踏步也消失在夜幕中,远远看去,应该是上山去了。

    “关小姐,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韩队长开口道。

    “也好,到时候好和爸交代。”对于之前的神异,关捷羽不好奇是假的。

    “看来两人都是真正的奇人异士,之前估计是在逗我们玩。”关捷羽有些想笑。

    一开始关捷羽只是被关宏飞安排过来调查摩诃曼珠沙华,顺便看看先祖,如果村民真的不安分,那就迁坟,彻底脱离关家村。

    现在看来,不用那么麻烦了。

    至于到时候怎么告诉村民,风水改了,不要再作孽了,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关宏飞欠关家村,不错,但是没到倾家荡产来补偿的地步,何况这些年关宏飞也提携了不少关家村愿意出去的后辈,之前都会给村民带不少物资。

    他自觉够了,剩下的都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或者是不愿意离乡的。

    在关宏飞看来,剩下的就是贪得无厌的,没必要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