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阁下的西装有些晃眼-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章 阁下的西装有些晃眼

    熏香刚刚飘满整个屋子,玄相馆就迎来了周易的第二个客人。

    一个消瘦的中年。

    “咦?老周呢?”中年看到周易一脸和善的看着自己,诧异道。

    “隔壁,你要是算卦的话,我可以代劳,我老爸已经收山了,招牌在我手上。”这是正经说法,按照周连山的解释,趁现在还没有被举报,早点脱手,免得那天被人打。

    事实上过去老周坐馆的时候,被打的次数,并不少,只不过他不说而已。

    “嘿?行啊,老周那两把刷子,我还不了解?还收山?你是他小子?会算命?那算算?”消瘦中年伸出右手,似乎想让周易看手相。

    这就纯粹的调戏人了,周易问的是算卦,他却伸出手相,摆明了是没当回事。

    “三日之后会有一笔横财。”周易抬了下眼皮,似乎真的看了手相。

    消瘦中年一愣,刚要追问,忽然罢手,大概是一位周易在糊弄他,转身打算去隔壁找周易老豆。

    “小屁孩,装的倒有模有样的。”边走还边嘟哝。

    周易挑眉,钱会给的,还会很客气的给。

    果然,消瘦中年在周易老豆店铺里待了片刻之后,还是过来了。

    “听你老爸说,你真的学到了周老先生的本事?”因为老爷子临终悟了道,加上最后真的带给了周家一场不小的富贵,在古玩街买下了最好地段的门店,所以外界传闻玄相馆是真传承。

    只不过在周连山这一代没学会真本事而已。

    算命一事向来真真假假,忌讳莫多,外界很多人都被忽悠的东南不分,周家这种给自己带来实在财富的,确实很让人信服。

    医者不自医,术者不算己。

    能算到自己财富的,那岂不是更牛掰?

    “差不多。”周易指了指案桌一边的太师椅,示意坐下说话。

    算命这种事,向来有讲究,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格调,街头算命的,和面相风水馆的,感觉就不一样。

    高手在民间不假,但是摊子上的高人毕竟少数,碰到的更多的,肯定还是江湖混子,要钱不给真话的那种。

    什么事格调?

    周氏玄相馆就在古桥下,冲着格局,一般人进来的勇气都没有。

    这就是格调。

    小摊前满是人,这就不行,不讲究。

    熟练的给消瘦中年倒上茶,茶叶网上小姐姐卖的,没说法,这水,后面卫生间自来水烧得,也没讲究。

    讲究在哪儿?

    环境。

    古色古香的靠河木窗,下面是拾级而上的石梯,在下面就是碧玉的水,水上倒映桥上行人。

    这就是格调,这就是大师该有的环境。

    “想知道的具体点?怕错过了?”周易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茶,也没喝出个花样,转而开口道。

    “对对对,厉害,我想什么你都知道。”消瘦中年连忙应到。

    “基础操作,不用惊讶,坐下说。”

    “你是信哪一家神的?”

    “啊?”消瘦中年姓林,这里就用林先生代替了。

    林先生有些诧异。

    “菩萨,三清,昊天,上帝,安拉,耶稣?想要清楚你的具体运程,得借神力。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受到保护的,不是想看就能看清楚的,需要借助你信奉的神明的力量。”

    算命是件简单事,两张嘴皮张合一下,就出来了,重点是要表现自己的不容易,艰难,这样对方掏钱才会虔诚。

    周易这话一说,对方就是冲着自己的神,也要多掏钱,还要积极。

    “我平时不拜神的,偶尔拜拜菩萨,财神什么的。”林先生属于普通民众,只是喜欢打打牌,有时候会来问问周连山牌运什么的,这种人信财神,但是不会虔诚拜。

    大趋势,神佛不出,就没人理会了。

    “那就财神吧,看你这样子,肯定是文财神,等等。”得益于老周的经营有道,玄相馆之中有不少法物法相,像财神这种神像更多。

    财神比较多,正财神,赵公明,封神演义中有介绍,算是天庭正经公务员,管事的,正经庙中都有的,不是佛寺,佛家不管财运。

    偏财神,又叫五显财神,江西一带民间供奉的财神,南齐时期的柴姓五兄弟,这是地方财神,有辖区限制,管不到其他地方的财。

    文财神,这个主要有三个,范蠡,李诡祖,比干。

    范蠡不解释,首富,李诡祖可能知道的人不多,是魏孝文帝时期曲梁县令,清廉爱民,造福人民,接济穷困,之后立祠,唐敏宗时候被封为神君增福相公。

    比干,正直,死后无心,不偏袒,所以公平,也被拜成财神了。

    主要是自古以来,求财者甚多,管不管财的,都拜了。

    还有把关羽当武财神拜的,其他的什么子贡,刘海蟾,沈万三就不解释了。

    周易从后面货架上请下来的是尊文财神的神像,至于具体是哪位,就不晓得了。

    玄相观不大,但也有不小的面积,后面因为之前周连山卖法物,所以专门划分了五个货架,摆放各种神像风水法器。

    临门的这边靠河的是周易坐的地方,相对的一边是一张柜台,供奉的是三清像,严格说周氏这一脉算是术士,只修术法,不会道法。

    不算是道士,但是毕竟系出同源,拜三清是规矩。

    当然,这三清像是周连山挂的,他平常也拜,但是没名头,只是瞎拜的。

    至于老太爷到底是出自三清哪一脉,就不清楚了,到底是麻衣,宿土,还是三清,没人知道。

    周易可以知道,但是没必要,全知也很费脑子的。

    那劳神子大阴阳太虚观想,在莫名的改正下,早就变得莫名其妙,虽然提升精神力很快,但是毕竟周易还是普通人,提升有限,要学会控制全知能力,好奇心害死猫。

    一边的古曼童大概是在瞅周易,周易心有所感,将财神像放下后,也给小家伙上了一株香。

    周易将柜台下面老周吃饭用的龟壳还有铜钱拿出来,摆到柜台上。

    “拜一拜,心要诚,摇卦你懂,还是那样,我帮你算。”

    算卦,算卦,是真的要算的,卦爻六次,阴阳交替,沾染命理。

    这是周家传承的算卦方式,老周是按照规矩来的,效果有没有不清楚,至少卦辞他解不对。

    之前也是靠着周易有时候打掩护罢了。

    这些人对于命运一说,其实也是将信未信,什么人拜佛?遭逢大难,离死不远,这种渴望神的力量拯救自己的。

    这种事没办法的,只能寄托神灵信仰。

    算命的是什么人?什么人都有。

    对未来没把握的,自身本就是那种信念不坚定的。

    算命的能给出什么答案?你未来有大难,灰常危险,血光之灾。

    光算命是赚不到钱的,师父会帮你解命,很耗费功力的那种解难。

    小算只言祸福,不管避祸趋福。

    大算只言灾祸,兜售解命破灾神术。

    周连山没有大本事,根本不敢涉及大算,也就是平常的算算祸福,有周易在旁边策应,问题不大。

    别说破灾是件简单的事情,破了皆大欢喜,破不了,等着被打吧。

    当年周连山也是大算过得,后来被围,解释是心不诚,然后就被打进了医院,半年没敢开门。

    扯远了。

    周易按照林先生卦爻现实的卦象一点点摆开,装模作样的琢磨片刻之后。

    “横财在四方,三日后午后未时,财神位西北,应在不义之财上,多少就只能看你自身财运多寡了,卦象上的横财只到申时,进退有度,不然横财不存。”

    半文不文的将知道的消息告诉林先生,周易将铜钱和龟壳收好。

    “那这卦金?”之前这林先生和老周也算酒肉朋友,根本没什么卦金的说法。

    只是这边,他也不敢乱开口,一是不熟,二是也看出周易的神异了,不清楚水准的情况下,不敢乱得罪。

    他们时常认为,算命先生这种神神鬼鬼的,一个小动作,就能搞得你家破人亡。

    必须敬而远之,甚至避而远之。

    “一成,也就是百分之十,算财运,这是规矩。”

    林先生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好,这个规矩好。”

    然而周易清楚对方其实对这个什么莫名其妙的规矩嗤之以鼻,赞赏的其实是事后收钱。

    输了自然没有卦金,赢了,卦金也是自己说。

    端茶送客,周易依旧云淡风轻。

    他要准备给那个什么老板娘的供奉说明了。

    古曼童不是随便就能供奉的,有很多讲究。

    不能朝西,西方为极乐净土,净化是件罪恶,养小鬼要喂血,古曼童绝对不能,不然会破法,童子变鬼婴,野生动物的肉,皮,都不能靠近古曼童。

    最好积德行善,尊老爱幼。

    古曼童要和黑法炼制的小鬼区分开,古曼童是正经寺庙制作的,是正经的灵童,佩戴的人得正面,所求的事情也得正面。

    古曼童也是有划分的,龙婆古曼童,和阿赞古曼童,后者黑法所制,其实就是小鬼了,只是有的没有那么凶。

    具体情况去《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些年》看,写的很详细。

    周易的这尊小家伙严格说是模仿古曼童制作的灵童,不过因为对方是要整人,所以勉强归结为阿赞古曼。

    周易不清楚那个自己是怎么制作的,这个古曼童有些不一样,具体不好说,只能说更加和善,好相处,没有那么重的戾气。

    “易先生。”

    周易正在整理瓷娃娃的行李,忽然听到门口有人在喊他。

    “我姓周。”周易抬头,却被对方一身白西装的反光晃到眼了。

    “哦,不好意思周先生,那个你昨晚上带走的那个小鬼,能不能交给我们?”

    “小鬼?”周易看向一边的古曼童。

    “你是?”

    “小的,谢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