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青石赶山鞭-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章 青石赶山鞭

    老道士赶到山上的时候,易先生正在徒手打磨一块青石,老道士没敢造次,只是静静的在一边观察,片刻之后关捷羽几人也都上来了,看老道士待在一边,也没敢声张。

    “他在干什么?”关捷羽问向一边的老道士。

    “看不懂,不过那似乎是件不得了的东西。”老道士看到一边的易先生在不断打磨,一件棍子的形状已经出来,不过老道士看得出来,这仅仅只是粗胚。

    易先生极为专注,尽管双眼紧闭,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似乎就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石棍成型之后,易先生捡起地上一根短树枝,直接在石棍上雕刻,原本的枯木似乎带上了锋利的金刚石,手上的青石在其面前脆弱不堪,易先生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一会儿,一件青石雕成的硬鞭便出现在易先生手上。

    转动间,几人看见隐隐约约赶山鞭字样。

    “这是。”老道士不敢吭声,但是还是惊呼。

    赶山鞭,风水一道的上古神器,赶山鞭。

    传闻在远古时期,老子在人间居住修行,村子前面有一座大山,山峰陡峭,仰面不见日,山名隐阳。荒山乱石,杂草丛生,交通极为不便。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老子烧炼矿石七天七夜成就玄铁,又烧七七四十九日,练成铁鞭。

    钢鞭挥下,山峰引动,再挥,山峰起身,三挥,山峰拔地而起,乘风远去。

    原先的高山变成平地,村民安居乐业。

    老子也因为用力过猛,崩断了赶山鞭,前段崩落老君山,后段被扔在了太清宫,传闻被重新铸造,流传世间,秦始皇时期出现过,之后就不知所终。

    风水一脉很多传承都试着炼制过赶山鞭,但是炼制的仿品仅仅只能驱赶风水气场,根本无法撼动山峰。

    老道士看易先生竟然用青石制作了一柄赶山鞭,有些惊异。

    摩挲赶山鞭片刻之后,易先生起身,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躲到一边,站稳。”

    随后高举青石赶山鞭。

    “去!去!去!”一连三声高喊,同时手中石鞭挥动,带着无边伟力。

    几人脚下的山峰开始剧烈抖动,随后轰隆一声巨响,原本肥圆的砂型坍塌一脚,变成了残局,甚至有些臃肿。

    还没等几人惊惧完,易先生再次高举石鞭。

    “起!”易先生又是一喝,整座山峰上的气场涌动,伺机而动。

    “聚!”石鞭半空中挥舞,裹挟无边风云。

    “行!”山脚下刚刚掉落的巨石不断滚动发出巨响,带动空中气场流转,奔向一边的贵局高山,山石堆积。

    很快原本的高尖贵型砂局变得浑圆,富贵齐聚,从此五指点江山变成一指乱苍穹。

    “定!”易先生又是一挥,手中石鞭起身飞去,化作一道流光,漫入前方刚刚定局的富贵一指,稳定住已经混乱的风水气场。

    而原先脚下主富贵的山峰就此失去气场,衰败下来,整座山峰的气场消失,风吹草动,树木耸拔,但已失神韵。

    要不了多久便会荒芜,成为一座废山。

    移气换穴已定,易先生盘膝坐下,气息平稳,不再波动。

    “这。”关捷羽几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担山赶月这样的恢弘之举竟然真的存在?实在是匪夷所思。

    而一边的老道士却沉浸在刚刚风水气场的波动之中。

    风水有几种手段,点穴,破穴,定穴,越往后,代表的是越高明,往往定穴者,就已经足以被称之为地师,风水之道巅峰存在。

    然而今日,老道士居然见识到了第四种手段,换穴!移山换海,这已经不是风水,而是神通了。

    同时他心中也是陡然间疑惑万千,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手段如此超凡,于风水一道上造诣之深,堪称恐怖,力比神仙,古往今来第一人。

    绝非一般的大能,很可能是上古时期的存在,担山赶月,也只有那个时代才存在过。

    上古大能转世?

    老道士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那可是道祖层次曾经存在过的时代,诸神在世,洪荒无际,造化无量。

    待到后半夜,几个保镖探清下山的路之后,便背着周易已经恢复的身体下山去了。

    老道士与关捷羽俱是心事重重,一个是惊叹易先生的无上神通,一个是世界观崩塌的自我怀疑中。

    第二天村民还在惊叹昨夜的地震,却有人忽然发现门前的山峰变了样子,一时间议论纷纷,却偏偏避开了关捷羽一众。

    “你们怎么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风水穴换成了吗?”周易根本不知道易先生的动作,还以为是按照他的设想将风水穴移到明珠那边,借助白蟒散开财气的。

    “换风水穴?啧啧,晚上那位可不得了,你自己看看。”老道士失神的摇摇头,示意周易看远处早已面目全非的大拇指和中指。

    周易扭头,看到早已天翻地覆的五指点江山,也是一脸惊异。

    “这是晚上那易先生干的?”再眼瞎,周易也看出晚上那位又闹脾气了。

    “易先生?没听说过啊,你知道这位是什么存在?”老道士好奇打探。

    “还能是谁?我大哥啊。”周易看出老道士的谨慎,细细感知,发现几人居然都被自己吓到了?

    还用怎么解释?那就是我大哥,我最靠谱的靠山,全靠他过活的。

    老道士摇摇头,没有搭理这个小胖子,自己走到一边去回忆那无上手段,感悟大道去了。

    “那关小姐,事已经完成了?后面怎么解释?还是直接结账?”一百万,对于周易来说,还是相当有诱惑的,毕竟他现在一共才三十六万的存款,看着多,其实对于修士来说,根本不够用。

    “我爸快来了,他给钱。”关捷羽脸色依旧冷漠,但是已经恭敬多了,只不过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所以看上去很板。

    “看看关宏飞做的孽,不知道感恩大家,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地龙翻身,毁掉他的祖坟风水,让他败家!”院子外面有人高声喊道,似乎要故意让人听到。

    关捷羽撇撇眉,并不在意。

    周易这边发现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是便宜表姨和另外一个陌生号码,大概是表姨夫。

    虽然有些无语,但本着大家也算一家人,周易还是打了过去。

    “喂?”

    “小易?你在哪儿?你给你姨夫的那块玉碎了。”便宜表姨带着哭腔道。

    “碎了?干什么的?摔得?”这可是易先生制作的收煞驱邪玉符,除了物理伤害,根本不可能碎。

    “没有,那玉佩我们根本不敢乱动,你表姨夫一直挂脖子上,宝贝着呢。”

    “你姨丈去见了一个一样昏迷不醒的工友,然后就碎了。”

    周易简直不敢相信,这姨丈还有这份义气?

    “我说过什么?那玉佩是在帮他受罪,承受那份煞气邪气,不好好守着赶紧解决问题,还去救人?玉符怎么可能承受两份煞气,他现在怎么样?”

    “暂时还没事,就是害怕。”

    “没事就行,用胶带粘上,还能用用,只要不变成粉末,就能挡煞,别再做好人了,那玉符承受不住两份煞气,我这边有事,暂时回不去。”周易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边老太太相当不满意的咒骂。

    “莫名其妙,劳资一百万在这等着呢,金主不管,去挨你骂。”老太太的态度就注定了周易不可能去贴冷屁股,挂断电话,周易嗤笑道。

    周易小姨是个相当传统的妇女,遵循嫁鸡随鸡的传统,在夫家任劳任怨,做家务带孩子,也算做得可以,只不过这个表姨夫有些闷,很多时候根本不敢忤逆老太太,这就造成了很多时候周易小姨会遭受婆婆的无端责骂和怪罪。

    包括生不出男孩。

    这是个主要原因,当然,现在多了一个,那就是有钱人亲戚,加不懂规矩的外甥。

    周易本来指望表姨夫靠谱一点,能手脚麻利的解决问题,他在去收个尾,没成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事情没干好,还把玉符弄坏了。

    这要是再让晚上那位做一块,就亏了。

    周易也不可能要表姨的钱,一万块对于现在的周易来说并不重要,但是对于表姨夫一家,可能就是一年的用度,这个闷姨丈半年的工资。

    别说农民工工资高,那是有技术的,肯吃苦的,江建军只是工地上一个卖力气的杂工,根本没有技术,拿点辛苦钱,这边又不是魔都那种经济大城,这种杂工的工资很低的。

    “关宏飞来了。”老道士过来喊道。

    “那就去瞧瞧这位有钱人呗。”周易并不在意,不给钱,吴彦祖也不给你面子,给钱,就是那啥坤,都给你供着。

    周易并不是只认钱不认人,而是因为一百万真的是一笔巨款,对于周易来说,完全可以出卖包括人格在内的一切。

    周易出门,就看到关捷羽和另外一个中年人正在欣赏面目全非的五指点江山。

    “这位就是周先生了?”关宏飞相当客气,从小长大的地方,怎么可能不熟悉,现在变成这样,加上自己女儿和员工的解释,关宏飞完全相信这位少年有大手段,大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