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财不与权争-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一章 财不与权争

    看到关宏飞的第一眼,周易就清楚,之前的某一点猜错了。

    关宏飞确实不在意这里的风水,是因为这里的风水影响不到他了,已经没办法带来更大的助力了。

    就像那位省里的大官一样,这里的局,只够他们成为目前的地位财富,再高一步,不可能了,必须要有大机缘,或者本身还有余力。

    但是很多事情不光光是有余力又能成的,见识过风水局的威力,他们根本无法脚踏实地一点点积累资本。

    关宏飞对他这样客气,就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对方有求于他。

    有求于风水师,自然需要的必然是风水改运。

    “你不在乎五指点江山的风水,就是因为这个?”其实风水的作用真的很有限,不可能真正的逆天改命,有限度的提升一个人的际遇。

    “财不与权争。”关宏飞深深的看了一眼周易,言简意赅,他相信周易这样的奇人异士,应该已经清楚缘由。

    “五指点江山其实可以知足的,现在的一指乱苍穹,这风水局可不是很好。”一个乱字,就已经说明问题。

    大权在握,却有财运,很明显非正取之财,乱苍穹,改动之后的风水局,只能说富贵险中求。

    而对于官场来说,最要不得的就是险,一旦起波折,就可能身败名裂,诸多努力一朝空。

    自古做官的都求一个稳字,因为他们头上压着山,不稳,可就会翻的。

    “好不好与我有何干系,该给的都给了,捷羽的小姨,一个普通学生,没有别人帮助,怎么可能弄到什么彼岸花。”关宏飞面色阴沉。

    一山不容二虎,关家村出了两个人杰,商政双雄,可惜却不是一家,敌对自然不是不可能。

    关宏飞身价几十亿,生活潇洒,这是让很多人羡慕的,包括另外一个既得利益者。

    有了支持,村民自然如恶狼出动,凶视眈眈。

    没有高明的风水师,根本不可能布置出白蟒偷运,这点关宏飞异常清楚。

    关家村只是小小的山村,又没有景点,平常根本不会有人来,却来了个风水师,还指点这种目的明确的风水局,关宏飞不信。

    关家村在外的,只有另外一个能请到真水平的风水师,这点根本经不起推敲。

    但是关宏飞只能选择忍,财不与权斗。

    在古代商人就只是官员养的肉猪,根本没有地位,就算家财万贯,也必须穿粗布衣裳,就是因为商这种资本运作的职业,充满投机取巧,没有根基,如无根浮萍,随便找个由头杀了,就能家产充公了。

    财无法争过权。

    至少明面上不可以。

    关宏飞只能选择退,只是周易改动风水让他看到了意外之喜,这才亲自来见,求取良方。

    “这么说,你要迁坟?”周易直接开门见山。

    “先祖安息就不要惊扰了,我父亲的骨灰还在纪念塔那边,也可以请他入土了。”

    其实周易想要解释一下,尸体烧成灰,已经没办法福泽后人了,就是埋到龙脉中都没用。

    但是关宏飞的第二句话让周易选择了闭嘴。

    “事成之后,五百万,如果你能帮我悄无声息的毁掉这个村子的风水,再给你五百万,这是之前答应的一百万,之后的钱都会打在这上面。”

    “好!”让骨灰起作用,办法有的是时间想,这一千万,遇到一次可就少一次。

    就是拿猪肉给他拼都得给他拼出个爹来。

    周易接过银行卡,心中其实也不踏实,这已经算是违背道德,破坏规矩了。

    不过想到有一千万能到手,周易也就完全不在乎什么后果了。

    膨胀了,肆无忌惮的全知力量,终究让他的贪心坑了他一次。

    关宏飞的这钱不好拿的,尤其是后面的五百万。

    周易这是纯粹的利欲熏心了。

    没呆多久,关宏飞就坐车离开了,留下周易还有之前的一众人,商量具体的细节。

    破风水局问题不大,重点是悄无声息,这个就得细水长流了。

    比较困难的还是之前提到的,尸骨被毁,就不好入风水局了,就算起作用,也给不到你身上,都烧成无机质了,怎么享受风水?

    周易想到了之前晚上那位留下的一根养魂香,当然,那玩意周易可舍不得,关键时候能保命的。

    他的打算还是请晚上的那位弄出点神器来。

    就周易所知,存在一种神器,可以逆五行轮转,破阴阳界限。

    用它来转一转,被烧成灰的骨灰就能重新变成尸骨了,五行阴阳之内的变化,都不再话下。

    当然,破生死界限就只是吹牛逼了。

    神器嘛,只是逆五行,就有点不够格调了。

    不过那种存在,周易也只能想想,真品就在上面摆着,一般人还真没胆量动用。

    然而让周易绝望的是一连两夜,晚上的那位都没有出来,在老道士以为应该是用力过度正在休眠的时候,晚上那位终于给了回应。

    黄泉化气,碧落再生。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黄泉在地府,碧落在天宫。

    东方第一层天,碧霞满空,这就是碧落。

    这是第一次晚上的那位没有给出事物,只是给了个方法。

    黄泉乃地府之泉,以黄泉浇灌骨灰,化解火气,汇聚阴气,再以碧落重新聚集七魄。

    这种程度,量大一点,复活一个人都不是问题了,只是让一句尸骨变成稍微完整的尸骨,简直是作践两种神泉。

    老道士瞅了两眼周易,摇摇头,这两种神泉,都是传说中的存在,地府有人或许还有可能弄点黄泉上来,但是碧落?

    碧落不入凡尘的,何况给一句尸骨使用?就算真弄到了,刚用,下一刻十万天兵围剿。

    周易了解两种玩意之后,也是直嘬牙花子。

    之前答应白无常弄到斩魄刀就不让易先生再入地府,周易没在意,晚上那位到真的遵守了。

    就算能从白无常那边弄到黄泉水,碧落也是个大问题。

    上次得罪三太子,对方还没找他算账呢。

    这次要是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晚上那位也没表现过天庭上有关系,周易也不敢乱来。

    毕竟之前都是直接弄给他的,偏偏这一次只是给了办法,这就让周易意识到,这个问题估计难以解决了。

    至于让关宏飞改变主意,让祖先迁坟?

    周易表示完全没有考虑到,周先生还要不要面子?刚夸下海口,就换?几个意思?是不是其实就是不行?

    一千万面前,周易已经完全丧失了之前的从容。

    易先生这边找不到办法周易只能动用能力,疯狂的搜索办法。

    这是周易成年后第一次全力动用能力。

    头脑风暴片刻之后,噗通一声,周易应声倒地,精神压迫**,七窍流血,只是嘴角浮现的笑容让老道士有些惊悚。

    “不会真的让这小子想出办法了吧?明明解释一下的问题,非要如此周折。大能转世,今生也只是俗人,还是免不了俗心啊。”老道士摇摇头,从之前的惊异中恢复过来,老道士修为更进一步了,心境上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而且就算没有提升,老道士也不可能被钱财打乱阵脚,毕竟是经历百年风光的存在,这点眼力定力还是有的。

    相比之下,周易就要逊色的多,不过老道士并未劝诫,这些早晚要经历的,年轻人不吃亏,成长不了的。

    有那位的存在,这天底下,估计还没几个能拿他怎么样的。

    昏了两天,周易终于清醒,也给出了一个诡异的手段。

    南洋有一道邪术,叫做醍醐灌顶法,以男女之事诞生的浊液混合以人的骨灰,婴儿的血液,秘术加持,注入猴子的百会,可将人的三魂七魄换入猴身,得以驱使奴用。

    这种邪术制造的猴子脸会逐渐变成骨灰所属之人生前的面容,称为人面猴,并且活得越久,会越像人。

    算是一种另类的复活之法,只不过那边的法师时常因为不能驱除干净猴子体内原先的魂魄造成两者的混乱,以至于不猴不人。

    这里浊液的作用就是类似黄泉碧落,只不过副作用要大得多,聚集的七魄也多少是有残缺的,但是却实实在在是个办法,周易也不是要复活,只是聚集七魄而已。

    只是有一点比较麻烦,他们需要一只猴子作为容器汇聚七魄。在这块地界,不管是什么猴子都是保护动物,至少是二级。

    但偏偏所有动物中只有猴子是最接近人的,拥有三魂七魄,也是最适合的容器,其他的多多少少不够完美,不是二魂七魄,就是三魂十四魄。

    这点很快就转交由关宏飞去操作了,下面还有一个问题,施法的材料,譬如浊液,婴儿的血液。

    然后关捷羽就应下了材料的准备。

    因为事情比较多,一时半会还没办法处理,周易只能先去帮忙处理便宜表姨丈的事情。

    这货到现在为止,什么也没有做成,这不,又碰到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