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娲皇宫-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两百三十四章 娲皇宫

    洛克和猩红龙牙这一站持续了三天三夜,最终猩红龙牙仅剩航空母舰一艘,其余均被洛克和叶俊打爆。

    而他们两人也无数次被打爆,但是这一次周易直接出手,让他们时间回溯重新恢复。

    无他,洛克老这样打不过就跑,让他实在是颜面无存,加上最近对于时间一道有些研究,佣兵之王那边kiang过来的。

    军方的武器确实强大,但是如果使用时间回溯,那么就是在强大的攻击,即便是抹杀了一切痕迹,也能复活。

    这就是时间为王,空间为尊。

    当然,也不是没有消耗的,不过这点消耗对于周易来说,不算什么,只不过因为几次复活,对于两人精神上可能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所以后来杀到最后,两人都已经魔怔了。

    最后因为周易要留着艾瑞斯,所以巡航母舰留下了,而洛克两人则被周易直接带走了。

    再不走,巡航母舰就要动用最后杀招了。

    不过,经此一役,猩红龙牙名存实亡啊,指不定还要受到什么处罚。

    而浆糊也开始流传属于火蝙蝠的传说。

    不是所有人都能单挑一个舰队的。

    而这个宇宙真正的力量才开始对洛克展现。

    其实诸神对于宇宙都是有涉足的,只不过大多数都隐藏起来了。

    大天荒,九幽无名,诸神之地。

    当年二爷曾经告诉过周易,几大古神其实都是分身或者说投影,他们的真身在宇宙。

    这样的绝境,只有顶级存在才能栖居宇宙,无视法则荒漠,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法则,就是天地。

    而现在,周易遇到了第一个古神。

    娲皇。

    没错,就是狐妖花花。

    娲皇界出来的,而周易也从对方身上看到了那位古神的身影。

    说实话,他现在很慌,因为从种种迹象来开,有命运被拨动的痕迹,简单的说,花花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如果说叶俊和洛克的相遇是周易的命运之道的干涉,那么花花的出现就是更加至高的存在的布局。

    这是周易所无法改变的。

    这让他更加的慌了,如果真的是大能出手,那么他就该考虑是继续计划,还是直接跑路了。

    但是他发现因果不在自身,而是洛克,因为他的行为,让原本属于自己的因果都转接到了洛克身上。

    这又让周易产生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不过这些想法的前提还是洛克成长起来,至少也得是四维存在。

    现在的洛克虽然强大,但却仅仅只是三维存在,的强大并没有带来什么变化,即便基因完善到完美,或者所谓的原力层次,也只是将三维层面的力量开发到了完美,属于三维无敌,不是升维。

    这一次,算是周易拔苗助长了。

    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周易还就真的选择当一个老魔头了。

    修士不喜因果,不然香火毒,洛克也一样,虽然他自身并不怕因果,但是却怕因带来的果,有些不是他所能承担的。

    所以他需要洛克这个挡箭牌。

    黑空之上,德邦配合魔术师将几个尾巴处理掉了,刚转身就看到了两具阴沉的酷似尸体的人。

    此时的洛克和叶俊均因为死亡和杀戮,在精神之中产生了某些异变,就像是杀入魔一样。

    周易当时是直接将两人瞬移带入黑空的,所以他们并没有适应过来,浑身杀气,充满恶意。

    德邦是心理有愧,一下子被吓得做到地上,异变的魔术师却清楚发生了什么,直接将两人的感官屏蔽,带入了之前的场景,也是梦境之中。

    “他们这是怎么了”德邦看着陷入睡眠还时不时挣扎一下的两人,有些好奇。

    “入魔了。”魔术师并没有在意,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德邦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魔术师。

    “原来你才是这艘船最强大的存在”德邦一副没想到的模样。

    “只是一些小手段,现在船长他们因为入魔,精神失守,这才被我轻易控制,不然正常情况下,显然是幻境被破,而我被反噬。”魔术师依旧是咸鱼脸。

    “他们之前干什么了”说话的是小狐狸花花。

    “大概是杀了不少人,魔怔了。”三天三夜,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尤其是一直处于高强度战斗之中,加上无数次被强制复活,从一开始的忍受,到后来的麻木,精神被动关闭。

    小狐狸在两人身边嗅了嗅,然而什么也没有闻出来。

    猩红龙牙打到最后已经动用灭星级武器了,那种一炮下去,空间坍塌的那种,任何存在都无法在那样的攻击下存活。

    洛克叶俊两人都是被周易从被打死的前一刻时间拉过来的,可以说是跨过时间,直接出现在自己已经死亡的时期。

    这是时间法则一种非常粗暴的使用方法,对于自身的要求很高,甚至即便是开普勒也做不到这一点。

    强行改变一个人的时间,无视因果命运。

    显然,这不是仅仅时间法则所能做到的。

    同样,也因为周易的手段过于粗糙,导致这两个人陷入了自身精神混乱状态。

    这样的情况洛克已经遇到过很多次了,虽然前几次并没有这一次重,但是他还是很快清醒过来了。

    在花费了一段时间适应之后,洛克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到后面他们几乎已经是依靠本能行动了,本来按照洛克的计划,在差不多之后,就联系小金将他们瞬移走。

    然而到后来老魔头告诉他必须杀死所有人之后,他只能绝望的接受这个现实,然后,第一次被机甲兵围殴致死,到后来被轨

    道炮,能量炮,反物质湮灭跑,各种炮弹轮番打死。

    最后,说真的,死亡其实也就是那零点几秒的煎熬,一瞬间失去所有的痛感。

    比起之前的那次,这次无疑要轻松许多。

    上一次的死亡之旅对于洛克来说确实是一次无法忘记的历程。

    一边的叶俊显然还在幻境之中,这是一种保护,将利用幻境一点点将精神状态导入正途,修复混乱的精神状态。

    但是显然叶俊体内还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只不过洛克几人并没有看到,那是属于精神层面的改变。

    “混沌黑暗,太虚无物,万物之源,源初魔神。”

    “诵念万物之主阿撒托斯之名,愿神主赐予光荣。”

    “你是谁”

    “吾主最虔诚的信徒,魔神之首阿撒托斯的子民,黑暗部落子民的大祭司,你的祖先,沈誊。”

    “肾疼”叶俊莫名想笑。

    “那我不姓叶”叶俊并没有意识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不,你也姓叶,属于我沈氏一族分支,沈叶氏。”

    叶俊愣了愣,他一开始以为这个声音只是类似录音什么的,但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似乎是即时通讯

    “那么你现在找到我,想要干什么”

    “作为我沈氏一族的弟子,既然觉醒了吾主赐予的天赋就该回归黑暗部落,成为我的继承人。”

    “成为祭祀”叶俊说实话其实不想搭理这声音,成为祭祀什么的,侍奉神灵,不自由,而且可能还有各种奇怪的规定什么的。

    “你不应当违背家族血脉之中的使命。”

    “属于吾主赐予的荣誉已经觉醒,你就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黑暗已经笼罩宇宙,吾主的荣光即将降临星空。”

    声音越来越小,但是叶俊心却越来越沉重。

    而另外一边,黑暗帝国核心地带,一颗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星球上。

    “祭祀血脉之中又有觉醒的弟子了,你去找来。”

    “是。”

    不知名黑色巨石砌成的神殿之中,一个苍老的面孔睁开双眼。

    “无尽岁月,这么弟子失败了,希望这个能带来好消息,我时间不多了。”

    黑暗帝国属于祭祀掌管实权,但是真正的大祭司才是可以沟通神灵的存在,其他的只是管理这个国度的普通人。

    而和神灵沟通,很多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阿撒托斯留在沈氏一族体内的血脉,也有无数人觉醒,但是真正能够成为祭祀的却没有。

    他们要么无法虔诚的供奉黑暗之神阿撒托斯,要么无法得到阿撒托斯的信任。

    而叶俊,无疑又是一个希望。

    要么死亡,要么成为少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