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金色传说-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两百四十四章 金色传说

    铜章,银章,金章。

    猎人公会三大成就。

    他并不是一个猎人的实力或者职业等级的划分,而是一个赏金猎人的荣耀。

    事实上,铜章属于努力一下,就能得到的,多数有追求,有实力的,都能得到,就算得不到,多做些有难度的任务,刷高评价,也能得到。

    银章就属于顶级强者才能享受的荣耀了,那是一个星球酋长都要以礼相待的顶级存在。

    已经属于管理层次了。

    再之上的金章,怎么说,已经不是难不难获得了,而是。怎么说呢。

    金章还有一个别称。

    传说中的金色。

    很多赏金猎人都是这样调侃金章的,传说中的金色。

    寻常人几乎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一面。

    那是属于这个宇宙,完全靠个人实力说话的一批了。

    开普勒,佣兵之王,都稍微差一个档次。

    当然,这些都是洛克后来在网络上查到的。

    洛克自己当然是不能上网了,也不知道星际网络使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真的直接封杀了洛克。

    查资料的是魔术师,就这,还是去另外一个房间查的,回来告诉洛克的。

    简单的说,洛克之前其实一直在欺负小朋友,或者说开着高级大号,在新手区虐菜。

    而铜章猎人,就是那种有名头的小高手。

    研究员的飞船离这里还有一些距离,但是并不远。

    只不过洛克两人明显不愿意再这里提别人收拾虫尸,在确定无法对虫尸造成有效的伤害之后,两人就打算离开了。

    这里是个练功的好地方,但是也非常危险,一方面,要是力竭,被困尸群,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另外一方面,那个神秘的赏金猎人,显然也不是简单角色,这要是打到没力气了,再来个赏金猎人,可就没得玩了。

    当然,他们也是被网上那些铜章赏金猎人吓到了。

    都是猛人。

    单手吊打星盗舰队的,什么只手镇压星球叛逆的,都可以说是传奇小说了。

    洛克两人虽然自负不差,但是却不愿意在这里遇上。

    虫尸的诡异不输铜章赏金猎人。

    而且两人也好几次发现,这些虫子想要爬到他们身上来。

    寄生。

    他们并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抵抗这种杀戮天使的寄生,但是谨慎考虑,他们都没有胡乱尝试。

    借助小金的瞬移,两人很快回了飞船,几乎没有犹豫,直接让他们离开了。

    果然,没等多久,赏金猎人的飞船就到了这片区域。

    只是此时的洛克几人,已经在另外一篇星域了。

    只是,很不凑巧,迎面撞上了一支舰队,赫尔帝国的舰队,很普通的那种。

    赫尔帝国生物科技独步宇宙,在整个宇宙都是享誉的,即便是几大生物公司也要差上一筹,只不过和其他帝国一样,都属于自己内部消化的,不像是诺克斯这种集团公司,会将技术转变成商品,还获取利益。

    帝国的气量还没那么狭隘。

    赫尔帝国的生物科技至少要快诺克斯,超神生物五十年,在一些超前科技上面,更是拍马不及。

    但是这并不代表赫尔帝国就不会使用能量武器和飞船。

    甚至在赫尔帝国,可以看到不少机甲兵。

    机甲兵是宇宙飞船战之外的主流,除开无人机,就数机甲出现频率最高。

    赫尔帝国的生物科技,怎么说,就像

    是关起门,自己玩自己的,他们就像是一群为了追求成神的疯狂科学家。

    一直在试图使用科技,将人变成神,实现超维过程。

    因为其诡异的价值观,世界观,所以在外界,赫尔帝国是第二神秘,和不可招惹的。

    第一自然是黑暗帝国。

    赫尔帝国分为两部分。

    赫尔神族和赫尔帝国。

    赫尔帝国就是平常对外交流的,他们多数也只是从平民之中选拔出来的优秀人才,他们参与帝国的管理,星球的建设,但是地位其实并不高。

    另外一部分,赫尔神族,就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他们掌控着这个帝国九成以上的资源,即便是所谓的帝国,也只是他们放在台前掩饰的傀儡。

    但是赫尔神族非常神秘,自身也非常注重血统,他们隐藏在幕后,将这个帝国的表面部分交给平民治理,甚至参与联盟,积极应对各种问题。

    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帝国。

    但是真正了解这个国家的人,才明白,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国家。

    草菅人命是基本操作,将人族的基因肆意的篡改,各种惨无人道的试验,违反禁忌的试验,他们就像是在做化学实验一样,轻轻松松的肆意进行。

    帝国内部被他们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如果说黑暗帝国依靠信仰管理国家,猩红帝国依靠贵族荣耀,那么赫尔帝国就是单纯的独裁。

    任何敢于反抗帝国统治的,都将变成试验材料。

    就像是封建时代一样,赫尔神族就是凌驾于世俗之上的大山,统治着民众的恐惧。

    集权暴,政。

    赫尔帝国恶名在外,但是在人前,却依旧是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

    就像是西装暴徒一样,表面衣冠楚楚,内里却是一个凶狠残酷的暴徒。

    赫尔帝国的,远在地球各个时期的帝国之上。

    然而,这样的帝国,却是这片星域古老的帝国之一,即便是当年的克里斯大帝,都没能撼动这个无上的古老霸主。

    他的底蕴运超这个时代。

    五大帝国坎塔玛德,猩红,赫尔,都是旧时代走过来的古老帝国,克里斯成立时间短,这是清晰的,黑暗帝国在克里斯之前就是一种散乱状态,他们团结,也是一个集体,但是却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部落性质的。

    后来在克里斯大帝的帮助下,才建国的,事实上,黑暗帝国比起克里斯还要晚一些建国的。

    赫尔是最古老的帝国,在最早的时候,神族就已经出现,他们就是这个国家建立的几位元老的后裔,始终把控着帝国的一切,使用高压手段。

    只不过当年克里斯大帝横空出世,手段强硬,这才逼迫赫尔神族隐遁,转而将帝国明面上的权利交给平民。

    事实上,赫尔帝国的帝王还是神族成员,这一点始终不曾更改。

    也无人敢质疑这一点。

    至少赫尔帝国境内没有。

    而相应的,赫尔帝国的军队也分两个层面。

    神族战将,帝国士兵。

    所有文献上都没有神族战将的踪迹,这是一个只存在于言语之中的军队。

    事实上,所有神族战将,都是改造人。

    因为改造人的特性,他们注定属于不存在的军队。

    而洛克他们遇到的,就是另外一种,普通的舰队。

    使用一样的军舰,武器,能量块,开炮也需要上级同意。

    就像是其他帝国的军队一样。

    在发现洛克飞船的一瞬间,对方就确定了攻击的意图,直接使用某种技术

    锁定了黑空,随后展现出一个训练有素的军队该有的手段。

    随后无数驱逐舰,战列舰包裹住黑空。

    黑空几乎来不及反应。

    就直接被控制住了。

    之前的猩红龙牙也用过这样的手段,只不过当时洛克两人年轻气盛,自负实力超群,直接莽上去的。

    然后,也就是那次,死了再活,活了又死,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已经不愿意在经历了。

    就像是举重忽然被杠铃压倒,即便没有缺胳膊少腿,但是在此抓起杠铃的时候,也会缺少勇气去尝试一个可以轻而易举的重量。

    有时候,很多人就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气。

    洛克两人有意气,但是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莽撞少年了。

    死亡不是说经历多了,就能无视的,那种生死间的大恐怖,需要非常强大的精神力才能抵抗。

    洛克两人显然还差了一点。

    他们可以做到面对死亡,但是却不愿意,一次又一次的经历那种绝望无助之后,死亡,复活再次面对死亡。

    那种永远没有结果的循环,才是最大的恐怖。

    两人犹豫了片刻,还是放下了反抗的打算。

    至少,这一次不能那样莽了。

    或许,该学着动点脑子。

    很快,洛克几人就被带到了一件全金属的牢房之中,四面都是光滑的高强度合金钢,一个人一间,大概五平米的小房间。

    类似于小黑屋,但是有光亮,大概是为了好监视。

    但是显然说不通,毕竟宇宙并不缺夜视的**。

    几人并没有多少不安,显然束手就擒,可能要少受一点罪。

    但是他们显然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主,所需要的,其实大概就是等一个机会。

    军舰不是每时每刻都是火力全开的。

    尽管他们的防御没有一刻懈怠,但是却不会每时每刻都处于对抗状态。

    他们清楚洛克的能力,所以在进房间的时候,就给洛克打了十来种药剂,现在他只能躺着,眨个眼睛都要半天。

    空间能力可以动用,那是属于小金的能力,但是除此之外,包括火神咒,甚至精神力,都似乎被注射了迟缓剂,甚至无法完成冥想。

    时间被放慢,洛克的大脑处于一种迟缓而空旷的状态。

    但是他却似乎看到了另外一重境界。

    身心安宁,空旷寂静。

    仿佛自身精神脱离,进入虚空,遨游万千大界。

    就像是吸食了某种违禁药物,洛克的精神状态非常的亢奋,也看透了之前很多未曾看透的问题。

    不仅仅是拳术,精神修为,还有行为处事,包括叶俊的异常。

    叶俊不愿意成为他的队员。

    洛克几乎是一瞬间明白叶俊那些状态的含义。

    就像是一只渴望飞翔,但是却被束缚的雄鹰。

    而他洛克,就是拴住他的绳索。

    这是一个让人格外心灰意冷的消息。

    这让洛克一度错过了几个能够逃跑的机会,直到下一次药剂的注射,再次进入那种精神状态。

    那是一种类似于白,粉功能的精神药剂,上瘾的作用不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会让精神枯竭。

    这是联盟对付异能者最残酷也最常用的惩罚手段。

    甚至很多异能者明明清楚这东西的危害,但是在第一次尝试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一次次的被动接受,直到精神力逐渐枯萎,灵魂晦暗被污染。

    然后,变成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