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极拳第一法-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两百四十七章 极拳第一法

    极拳八法,有两种打法,粗浅的八极拳八大招,以力压人。

    但是按照洛克的构思,八种拳术应当蕴藏八种极意。

    第一个自然就是八极拳的刚猛无双。

    劲透四方,拳打八极。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直接开打。

    八极没别的特色,就一句话,打人如挂画。

    洛克当然不会因为一句话而突然直接顿悟极意,事实上,极拳八法都只是他的一个概念,按照他的想法,这八种拳意应当超凡华圣之其妙的,要是这样轻易的做到,就不是极意了。

    换而言之,极意,是一个拳术成长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或者境界。

    洛克现在被解除限制的战将摁着打,却感受到了那种极拳之意。

    不是自己,而是从对方的拳术之中感受到,那种原始的,粗暴的刚猛拳意。

    对方的拳头非常的野蛮和粗暴,但是也正是这种毫无技巧的拳头,蕴藏着凶悍的狂暴,睥睨无双的霸道。

    洛克尽管被打,但是自身的意识却越来越清明。

    肉身的疼痛早已被精神免疫,洛克现在的精神力坎坎水火生,但是却并没有多少滞涩,或许真如之前的感受。

    八极拳打的就是力量,而不用多少谋略算计。

    单纯的将力量发挥出去,完整的发挥出去。

    酣畅淋漓的一拳比得上花里胡哨的十拳。

    一力降十会。

    五个战将大概差不多油尽灯枯了,洛克感受到他们的力量弱了不少。

    沉寂许久的洛克忽然一个单斩手断开战将的拳头,一个鹞子翻身,接着一拳退开攻过来的战将。

    洛克的反击再次激起了几个战将的愤怒,本来他们以为在这样的重创之下,洛克应该已经毫无反抗的斗志的,已经打算留点寿命回去交代后事的。

    没想到还敢反抗?

    几乎没有多少迟疑,五个战将的限制再次被打开。

    而这一次,对方没有半点留手。

    宇宙中的战斗有一个显著的风格,没有骚话,不会喊出名字或者什么其他的中二的台词。

    洛克的反击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变化,刚刚才起身,他就再一次被爆种的五个人摁着打了。

    不过洛克的身体拥有巨兽的恢复力,显然不是拳头能够解决的,就像是海面一样,如果不能一次性毁掉所有的身体,那么他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力量消化,之后,快速回复伤口。

    即便对方使用某种力量将洛克打成碎块,在时间回溯下也会很快恢复。

    无法反击,也要累死对方。

    很快,第一个战将撑不住了,高喝一声之后,死死的抱着洛克,其他几个一脸平淡的退出一个不短的距离。

    洛克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体之中不断提升的力量,很快就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赤红色的火焰触碰在洛克身上,先是皮肤,血肉,骨骼,内脏,一点点被焚烧成焦炭。

    “呼!”洛克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仰头一口热气喷出,整个人变成了焦炭。

    在绝对高温之下,快速恢复也不起作用。

    但是几大战将并没有动,依旧冷冷的看着洛克。

    之前他们早就尝试了各种办法杀死洛克,打爆脑袋,抠出心脏,但是这些都不能真正意义上杀死洛克。

    所以他们并不认为高温就能将洛克杀死了。

    但是他们清楚一点,或者说宇宙中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力量不存在无限制,异能也是如此,即便是复活,也存在极限。

    他们要做的,就是

    消耗掉洛克所有的能量,让他没办法复活。

    这是宇宙中人对付一些无解的异能最常用的办法,消耗。

    果然,片刻之后,那堆碳碎裂开来,洛克一脸狰狞的退开已经变成结晶的战将。

    “很爽,再来啊!”这种极刑一样的死法,算是洛克经历的几个死法之中比较痛苦的,那种高温快速席卷全身,直接焚烧身体内的没一点水分。

    蚕食自身生机,反倒没有放射物质的那种绝望,但是异常的痛苦,痛觉神经感受到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

    烫死的。

    不像被打死,痛觉神经被打断,那或许还会好一点。

    但是那种一点点逼向极境的感受,却让洛克找到了一点点灵感。

    或者说,逼出来的一点点灵感。

    再不出突破,就要被打死了。

    即便洛克可以无限次的复活,但是洛克却无法承受那种一次次的死亡法则的磨灭。

    死亡并不是简简单单额停止呼吸。

    那是生死之间的交替,由生入死,物质急速衰变的过程。

    洛克的手中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摊手,但是却打出了往昔不曾具备的威势。

    刚猛极拳之法。

    刚拳八极!

    洛克一个跨步,一拳轰出直接锤爆了叶俊身边的一个战将,随后没有纠缠,直接对向围过来的众多释放力量的战将。

    洛克的力量并没有提升,但是拳头比起之前多了一种类似拳意的东西,抽象一些的说法就是多了一种灵魂一般的意义。

    拳意。

    极拳八法,按照洛克的设想,就是八种截然不同的拳意。

    之前还只是处于摸索阶段,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入门了。

    拳意说穿了,就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运用。

    拳头还是那个拳头,但是打出去就是不一样。

    并不是单纯的力量的提升或者说伤害的变化。

    看出洛克又提升了,上面的神将不可避免的皱起了眉头。

    “他这样的提升,没有限制的么?”

    “再下去二十个人,直接动用神拳。”

    如果说解开限制是燃烧生命力,再加上动用神拳,几乎就是爆炸了。

    简单的说,全力动用赫尔神拳,目前的纪律是二十七拳。

    一个改造人只能打出二十七拳,然后就炸了。

    这些士兵如果仅仅是解开限制,或许还有回去交代后事的机会,如果动用赫尔神拳,回飞船的机会都不一定有了。

    但是这些战将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在命令下达之后,直接面无表情的跳下去,在半途中就直接打开了限制。

    他们的攻击方式非常简单,一个接着一个的全力攻向洛克,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打出全力一击。

    非常的快速。

    这算是赫尔帝国的一种战阵。

    连续神拳。

    一拳接着一拳,几乎没有多久,二十个人打来下,洛克直接腿一软跪地上了。

    直接打蒙了,而一边刚刚脱困的叶俊则找了个机会又转进了军舰之中。

    洛克这边的战斗,他已经完全插不上手了,所能做到的,大概就是别给他添麻烦。

    洛克这边已经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但是每一次爆种,都会被对面摁着打。

    之前的热血,死亡激发出来的凶性,差不多也消耗完了,然后只能一副死鱼模样的再次被按着打。

    这一次,这些战将出手,不是扯掉胳臂腿,就是打碎骨头。

    他们现在也清除了一点,打死洛克之后,复活是满状态的,似乎是触发了某种条件,可以回复道之前的某个时间点。

    但是打伤他,恢复,洛克的气息却虚弱不少,尽管会在很快的时间内恢复,但是却充分的暴露了一点。

    死亡可能对于洛克来说,是重新开始的机会,但是受伤,却能消耗他的力量。

    很快,在一众战将的折磨下,洛克只剩下一个脑袋在滚动,下面的身躯四肢,都已经被打成肉泥了。

    这一次别说参悟拳法了,洛克是一点反击的意思都没有了。

    还能怎么办?再次突破,然后又被对方摁着打?

    洛克不想这么累了。

    双眼无神的看着漆黑的星空,洛克就这么孤零零的一个脑袋躺在甲板上。

    战将确定洛克已经丧失斗志之后,也停下了攻击,一边的普通士兵搬过来一个玻璃盒子,将洛克的脑袋泡在了玻璃盒子中的营养液之中。

    液体就是之前使用的药剂,不过似乎浓度更高了,进入玻璃盒子的一瞬间,洛克的精神,就直接进入了之前那种空明的状态。

    而外表,则是陷入了呆滞之中。

    “完了,完了,这次火蝙蝠真的完了,船长都被打得只剩脑袋了。”一边的酱油党德邦,这才哭丧着脸沮丧到。

    一边的小狐狸还是懵懵懂懂,魔术师依旧是咸鱼模样。

    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话说周易这边,毕竟咱们的周易才是主角。

    在清楚洛克的心理之后,已经打算放了这个可怜儿了,虽然他其实并没有让洛克干什么,之后的事情,算是水到渠成了。

    咱们的真正的主角,周易,打算亲自下场了。

    洛克这货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被打死了几次,就要死要活的,显然担当不了男二。

    还好周易这边还准备了二号机山寨战神阿瑞斯。

    之前的猩红龙牙被洛克打爆之后,就已经不被猩红帝国重视了,之后阿瑞斯直接使用关系,夺去了大将名额,成为了猩红龙牙现任的大将。

    而现在,正在积极筹备之中。

    说实话,并不是所有起于阡陌的人,都能成为枭雄。

    洛克的出身,就注定了他的视野,说句不好听的,目光短浅。

    就像是之前的周易,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下子得到了金手指,目光只有眼前的得失和苟且。

    甚至会因为世俗的钱财而产生愤怒。

    周易也是经历了后来的诸多事情,才明白一些东西的。

    但是显然周易不可能给洛克这个时间的。

    所以,在洛克再一次放弃挣扎之后,周易就已经放弃了洛克。

    梵音震动,甲板之上一个花纹繁复的眼睛出现,随后一个微胖的小胖纸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周易,周幻要帅一点。

    周易手中核桃转动,看着玻璃盒子中惊讶的洛克,摇摇头。

    “终究还是有些稚嫩。”

    随后看向四周的士兵战将。

    “就由你们来向宇宙传播,我周易,贪噬命运之眼,降临吧。”

    贪噬命运之眼,这大概就是洛克现在的神名。

    或者说,就是洛克对于自身的理解。

    神灵修行或者说提升力量的一个办法就是明悟自身,开发神力的应用。

    周易显然掌握不了命运,所以他另辟蹊径,使用最根本的邪神之力,贪噬之眼污染命运,形成现在的贪噬命运之眼。

    简单的说,命运的蛀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