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这就是面子-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三章 这就是面子

    打了辆车,几人没找到卖香烛的地方,只能直接去工地。

    表姨一家两人面带忧色,周易只能尽量宽慰。

    “小兄弟,你们半夜这去那么荒凉的地方干什么?”江建军的工地在城市外围,所以比较偏僻,与博物馆又不在一边,所以比较远。

    拉夜班的师父其实也小心翼翼,多数都会问一些情况,怕拉到什么坏人。当然如果不说,他们也不多嘴,如果愿意交流,那就当壮胆,一起聊聊,有点声音,半夜的也不至于撞到什么脏东西。

    “晚上有事情耽误了,我姨父在那块工地打工,送他们过去。”周易解释道。

    “那块工地,据说挖出了大墓?是不是真的?上面封锁消息,外面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江建军的工地一个月前挖出大墓,这在长沙这种地方很常见,毕竟在古代也是比较重要的地区。

    尤其是几十年前的马王堆墓群名声远播,这块地上盗墓贼都多了不少。

    有点历史的,都免不了这种情况,洛阳铲就是这种环境下出现的神器。

    “有这么回事,就是我姨父他们工程队挖出来的,后来工程被政府取消了,我姨父也回去了。”

    “那你们现在过去干嘛?”大晚上的拉车,司机难免多两个心思,尤其是周易这种特殊的结合,外甥与表姨一家?

    会不会是盗墓的?据说盗墓的就是外甥与舅舅这种组合,加上周易穿的衣服也是那种唐装短褂之类的衣服,很明显不是普通人。

    “那边在建棚子,我姨父在那边打杂工,赚点表妹的学费。”

    “哦,也不容易。”这话成功引起了司机师傅的共鸣,在瞅瞅表姨夫的苍老模样,心中也稍稍放松,而且他也没有闻到小说中提到的土腥味,应该是正常人。

    “倒是你这样打扮的不多见。”司机师傅也算放心了,对着周易的打扮好奇道。

    “家传的面相馆,看相算卦解命,都穿这身。”这话周易是说对了,玄相观不是道家传承,没有道袍之类的装备,但是为了提升格调穿的都是民国时期的衣服,或者就是唐装。

    显得有特殊气质。

    老周之前手上还有一串念珠,不是佛家的,就是正常的念经用的珠子,手串,算是文玩,周易嫌弃不伦不类,改成了核桃。

    不管是什么,抓手上都是为了增加气质。

    看相算卦的,这个给人的气质就要不一样,属于特殊传承人。

    自己给自己贴标签,常规操作。

    这下子轮到司机惊讶了。

    “你不会还抓鬼驱邪什么的吧?”司机之前也在半夜载过一个道士,说是去抓鬼的。

    “呵,术业有专攻,山医命卜相,各司其职,抓鬼驱邪那是道士,茅山龙虎山道士,我们算卦看相改命,那个不会。”自己就认识地府,需要什么抓鬼驱邪,直接叫人。

    直接叫鬼。

    “那你能给我看看相吗?”司机师傅来了兴趣。

    周易挑挑眉,这就尴尬了,难道要动用能力?再动用,得晕吧。

    “这个抱歉,午夜不看相,鬼遮眼,面相上很多东西,晚上看不出的,阴阳重叠,只有特殊情况才在晚上看。”看相算命的,最不缺的就是规矩了。

    你规矩越多,人家就越信。

    “这样啊,那要不小师父留个威信什么的,我这常走夜路,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可以。”只要不是现在看,以后随便。

    “不过我是江苏那边的,这边是帮帮贵阳那边的一个人看风水的,可能不会在这边久留。”周易解释道。

    “口音听的出来,以后威信交流,也可以看相什么的吧。”

    “可以,面相手相都可以,虽然稍微有些误差,但是影响不大的。”周易看相根本不需要媒介,瞪眼就够了。

    要不是怕现在倒下,待会儿没办法处理吴昭雪的事,他现在就给师傅瞪了,看完相。

    司机师傅不知道怎么想的,大概真的信了周易的话,非常积极的加了玄相观的威信。

    “说起来,几年前我也碰到过那东西。”来了兴致的司机师傅开始了嘴遁漫天喷沫大招。

    司机师傅这事呢说大也不大,算是虚惊一场,但是但是司机师傅刚刚开车,所以对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二十年前,司机师傅高中毕业,家里找关系,到一个开货车的老师傅手下学车。

    那个时候,汽车还是相当珍贵的东西,一个村都不见得有一辆汽车,更不用说私家车了。

    那时候司机师傅学的也算认真,很快就被师傅带着去拉货了。

    用汽车拉货,自然不可能是从村口拉到村尾,至少都是市里面开的,加上当时的道路条件并不是多好,很多时候都是要走夜路的,师徒两个轮着开,倒也没有出事,但是就在野外一个乱坟场的时候。

    具体是不是乱坟场,司机已经不记得了,只是当时觉得那段路和平常不一样,有些长,旁边有一些杂田。

    有个披头发的红衣服的女人在朝他招手,那是司机师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本着助人为乐,他打算停车载一段,没想到他师傅醒了,问他停车干什么?

    司机师傅指了指外面的女人,老师傅脸色一变,瞬间惊醒。

    一边叫当时还年轻的司机加油门,一边从副驾驶的储物箱里面掏出一条可能是女人内裤模样的东西扔了出去,还一边破口大骂,什么脏说什么。

    之后到地方了,老师傅也没解释,只是告诉当时的司机师傅,大半夜的荒野上没活人,就算有,也别烂好人,乱接。

    后座的表姨夫妇也就当个故事听了,虽然信,但也没有在意。

    周易却是感慨,不管是干什么的,对于一些东西,都有自己防备的手段。

    那个老师傅扔的应该是带有天癸,先天癸水,阳中之阴,天一之阴气,元阴,也就是通俗的月经。

    那玩意为凡间污浊之物,甚至能污染鬼魂,可以造成趋避鬼邪的效果,威力不大,相当于常人畏惧粪便。

    脏话就是那句人怕鬼,鬼怕恶人了,提升自己的煞气凶气,也能退避鬼邪,效果比天癸还要微弱,但是对付一般的鬼怪足够了。

    当然也可能起反作用,彻底招惹对方。

    不过从司机师傅还能在这边聊天的情况看,只是虚惊一场。

    一个故事听完,车也开到工地了,周易交完订单也下车了。

    和一个月前的工地判若两样,严密的安保,灯火通明的棚子,时不时走动的人影。

    完全有别于这个安静的夜晚。

    “考古的都这么辛苦嘛?”

    “这应该是抢救性挖掘吧,那些彻夜研究的,应该是赶论文等着毕业的学生,搞研究的不睡觉很正常。”周易的物理老师就是个曾经近距离接触过著名大佬的喽比研究僧,也曾经风光过,后来秃了,才回到老家找了份养生的工作。

    时不时会听他谈起那段青葱岁月,周易也知道一些搞学术的不容易。

    往大了说,这些人可都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存在,可比搬砖有价值多了,往小了说,他们变秃的同时也正在朝着更秃在努力,直到自己获得名利,开始享受成果,开始养生。

    这是一个循环,每个人都是从最底层开始成长。

    任何行业不可避免的情况,年轻人都要努力,毕竟老了,就熬不动夜了。

    三人心虚也没敢走灯光下,借着江建军对于地形的熟悉,三人找了个暗拐角。

    “小易,这没祭品,没事吧?”周易小姨开口问道。

    “问题不大,快天亮了,再不完成,就得等明晚了。”关宏飞那边还等着改风水呢,周易可不敢怠慢。

    在一千万的迷惑下,周易还能记得小姨这边的事情,已经很不简单了。

    也正是看到表姨和江建军的拮据,这才更加让他鉴定了捞钱的想法。

    不同于卖佛牌,改风水这种大动作,稍微花点心思就能弄到百十来万,干一单,几年都不用努力了,周易自然干劲十足。

    这趟出来,见识了有钱人的阔绰,周易也成长不少,至少那黄开业再拿房子诱惑,周易不会乱了方寸。

    某个方面讲,可以说是更贪了。

    “汉朝孤魂吴昭雪前来觐见本判官!”周易掏出察查司判官令,直接喊道。一边江建军紧张的看着棚子那边,确保安全,俗称望风。

    这是当初得到判官令之后,知道的一个小应用,地府管理所有鬼魂,拥有无上生杀大权,作为执掌察查司判官权柄的周易,可以轻易命令普通鬼魂,至于那种当过皇帝的,就要客气一点的。

    不仅仅是因为当过皇帝,还是因为能当皇帝的,都多多少少有些背景,或者福德,不好得罪。

    这种有人道气运的,稍微有点本事,都能召集一批鬼卒,成为一方鬼王乃至鬼帝。

    地府管理的空间有限,阴间很大,酆都大帝曾经有命,如果有阴魂愿意攻伐阴间荒地,可免轮回,坐镇一方。

    也算是保护和制衡地府的一个手段。

    阴间很大的,除了地府,还有西方地狱,其他的信仰的死亡之地。

    凡间有战乱,阴间也有的。

    反正阴魂战死之后,魂飞魄散,也能化作魂力,补充给其他魂魄,重新组成新魂,再次进行轮回,与天地轮回大道并无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