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夜半偷尸客-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四章 夜半偷尸客

    “我道是谁在叫本郡主,原来是判官!怎么着?见本郡主尸骨曝露,狼狈了,以为就怕你们了?”周易喊完第三声,一道刁蛮的声音传来。

    翁主这样诡异的名号就不用了,直接历史对接,叫郡主了。

    “咦?怎么是个小胖子?”一个穿着繁复精致汉服的小丫头站到周易面前,有些惊讶的看着周易。

    初中生,和关捷羽差不多大。

    “。。”为什么这些小丫头一点不懂的尊重人,韩琳是,关捷羽是,这汉朝公主居然也是这德行。

    小胖子这样的称号,汉朝就有了不成?

    周易之前了解过这位吴昭雪的生平,但是没想到居然只有这么点大,但是转念一想,古时候二八就是豆蔻年华了,古人似乎普遍都是萝莉控。

    吴昭雪没有出嫁,应该很小,没毛病。

    “你不是那个,我让你帮我逃出去的呢?你怎么干的?让这帮蛮夷之人污乱吾的尸骨!”看到江建军,原本挺可爱的一个小萝莉瞬间暴起,一个闪身,将周易的便宜姨丈扇倒在地。

    “没用的奴才,该死!”阴森的气息蔓延开来,周易给的那块挡煞玉符成功变成齑粉。

    “你等等,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周易急忙喊声。

    “你一个小小判官也赶来阻止我?!!”

    两千年的老鬼,可不是说着玩的,别看样子小,阳间比她的估计一个指头数的过来。

    吴昭雪凭什么两千年滞留人间,不用在意鬼差?还不是靠实力?

    周易也没对付过鬼的经验,被吴昭雪吼了一嗓子,急忙掏出斩魄刀。

    “拿这东西吓我?你会用吗?”吴昭雪不屑一笑,依旧捏向江建军。

    “我去,我还不信治不了你,大佬出来救命!”说完周易往地上一坐,单手撑住下巴,打算睡觉。

    “白痴!”看到周易搞怪的样子,吴昭雪冷笑。

    片刻之后,周易睁开眼睛,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特么就尴尬了。

    “你救兵呢?”吴昭雪戏谑道。

    “。。”

    自从上次请易先生改了风水之后,周易就发现晚上那位没有以前好用了,以前都是任劳任怨的。

    “我透!”小胖子缩了缩头,他有些害怕了,这要是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马上就动手!女侠稍等片刻!”没办法,周易只能这样,大佬不来帮忙,他就是一条咸鱼,斩魄刀拿他手上,不比水果刀好使。

    人家一巴掌扇下,还没落,你就得吐血了。

    周易前期点的天赋是肉盾,还是纯物理的,谁知道拿的神器是刺客的,现在遇到法师。

    能怎么办?打不起来的好吧?你以为周易不想过去?人家鬼闪来闪去的,你拿个匕首在那边捅?

    他可是个辅助,占卜类的,兼修肉盾已经不容易了,还要学刺客专精?

    这是在为难胖虎!

    “行,我的尸骨被他们封存在一个木箱之中,你们去取出来。”

    周易几人都误会了一点,那就是考古队的东西确实都运到了博物馆收藏,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因为尸骨的存放比起其他的青铜器要困难,考古队一直在做保护修复工作,所以并没有运走。

    尸骨和魂魄都在这边。

    修炼成鬼的吴昭雪其实早就吸收掉了肉身中的七魄,成为鬼仙一流的存在,尸骨对于她来说,其实就和平常人剪掉的指甲头发一样,不在乎的就是垃圾,在乎的,也是垃圾。

    何况还是腐烂的只剩下骨架的尸身。

    古人以进入宗祠为荣,不能进入的,那就是莫大的耻辱,让祖宗蒙羞。

    这个吴昭雪大概就是通过这种脱离家族墓葬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叛逆?

    青春期?两千年的青春期?

    这也是为什么她只要求尸骨脱离这里的原因了。

    千年萝莉转身消失,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三人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怎么办啊,小易,看得那么严。”

    “得下血本了。”

    周易一直没有动用过道家法术,就是因为道家法术多数需要庞大的法力,对于周易这样一个物理系的坦克来说,实在是让人绝望,没有一点蓝条,懂各种法术,偏偏用不出来。

    当然,这个不是绝对。

    也正如周易所说,下血本。

    以周易纯阳童子指尖血画符,足够激发符咒所需要的法力。

    崂山法术,隐身术!

    比起声名远播的茅山,崂山听起来有点山寨的味道,但是其实人家也是玄门正宗,修行法术比起茅山还要神异。

    隐身术,穿墙术,遁地术,所有这种不正经的法术,崂山都有传承。

    可惜这一脉修行极为讲究根骨,越到后世,能修行成崂山术的人越少,以至于后世完全看不到崂山弟子了。

    周易早就掌握了崂山一些初级法术的传承,可是最重要的一点,再重复一遍,没有法力。

    这次周易被吴昭雪吓到了,只能动用血液绘制,指尖血可不是普通玩意。

    人头顶肩头有三把阳火,烧得越旺,代表阳气越足。

    而指尖血,舌尖血,心头血并称人体的三处阳关,破开的血液阳气是最足的,也是身体中灵气汇聚点。

    尤其是修道士,这种血液放多了,修为都会倒退。

    周易没有修道,但是他有练武,气血也旺,只不过灵气质量上没有修道之人浓郁,但是也算是满足绘制符咒最低级的要求了。

    摸了摸斩魄刀周易没敢乱用,据说被这玩意伤到,魂魄受损,没有补足,七日就得魂飞魄散。

    好在江建军找到了工地之前留下的美工刀的刀片,其实他也不算多废,只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而已,他只是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普通中年人,只知道卖力气挣钱。

    拉了半天,周易终于在手指头上开了个不大的口子。

    “这铁布衫练成,还真是什么卵用,必要的时候还碍事。”

    这一次被欺负成这样,周易也算是长心眼了,回去一定要想办法弄一门修行的功法,再不济来点实在的防护手段,没点手段傍身,被欺负还没法还手,太窝囊了。

    扯开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肚皮,周易直接在身上绘制符咒。

    绘制符咒是需要特殊符纸的,现在这条件根本不允许,只能用皮代替。

    很多牛掰的符咒都是兽皮才能承载的,一些邪恶的还非人皮不行。

    只是一个隐身术,没有什么困难的,因为用的是自己的血,所以绘制的格外仔细,在成符的那一刻,一道微光流转,周易明白,自己人生的第一张符绘制成功了。

    还特么在自己的肚皮上,周易抖了抖肚子,上面已经干了的血迹有些渗人。

    “小易你别乱来啊,这看上去怎么这么邪啊。”周易表姨看到周易又是割血,又是在肚皮上乱画的,看上去就跟搞什么邪术禁术一样。

    毕竟正经人谁在自己肚皮上画符。

    “没事的,只是一个隐身符,我走了。”周易捏出一个手印,脚下猛地一跺,整个人便如同烟雾一般升腾,而后消失不见。

    “还看得到吗?”周易也不确信,只能开口问表姨两人。

    “看,看不见了,这么厉害。”表姨和江建军不敢置信,竟然真的存在隐身术。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周易也不敢耽误,提醒表姨两人隐蔽好,到时候接应他,便直接离开了。

    隐身符也有时效的,周易的这个下了大功夫,差不多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

    看着挺多的,但是对于第一次干坏事的周易,完全不够用的。

    不要想歪,主要是紧张,很多时候会耽误时间。

    比如说看到两个人在议论那尊汉代铜炉,价值多少多少千万,甚至过亿,周易就挪不开脚了。

    比起自己的炉子,这才是门面,然而可惜,周易明白,自己带不走的,带走了也不可能拿出来用。

    棚子很大,周易饶了小半圈才找到存放古尸的地方,正如吴昭雪所说,他们对待尸骨比他么对待自己都好,整理的整整齐齐,用锡纸,泡沫安排的满满当当。

    这也就导致了箱子很大,周易没办法小无声息的离开。

    “吴昭雪。”周易无奈,只能喊一声。

    “干嘛?就是这个,拿出来就好了,不要在意完整啥的,拿出去扔掉就行了,那边就有个方便袋。”

    周易的隐身符对于吴昭雪这种千年老鬼来说,就是个儿戏,自然可以一眼洞穿。

    不过周易也看出问题了,这箱子这么大,那丫头个头那么小,没理由用一个装成人的箱子包裹的?

    难道是研究所箱子不够?

    “我是想让你操控你的尸骨走出去,这样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心中有疑惑,但是周易根本不敢质疑,怕被打。

    “不会。”吴昭雪冷冷的开口,然后彻底消失。

    这时候就是周易再傻,也该清楚他们被小丫头骗了。

    这里面可能并不是吴昭雪,而是那个坏后妈,那个安排吴昭雪病死的王妃。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她要将这句尸骨带离这里,却又不在乎怎么存放,而她自己却又不愿意碰的原因。

    这种千年老鬼,搬运千斤重物都不是问题,更不用说一具曾经的尸骨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一点也不愿意碰它。

    周易之前读过吴昭雪的身世,知道这个情况。

    不过就算知道也没用,该做的还是要做,不然又要被锤了,尽管刚刚被锤的一直是他表姨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