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南阳法师多图-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七章 南阳法师多图

    周易躺了两天,终于恢复力气,能下地了,却被关捷羽告知一个残酷的消息。

    关宏飞因为联系猴子尸体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被他惊为天人的南洋法师,对方表示可以轻易完成周易所说的法术,并且效果更强,价格更低。

    然后,周易就被踢了。

    老道士已经离开关家村,周易一合计,也直接定了回去的票,一事不劳二主,对方找到其他人直接插手他的布局,显然是不信任他,就没必要再联系了。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的戏剧性。

    关宏飞放弃了周易,并不代表另外一个人也放弃了。

    这个人就是那个省城的大官——关段林。

    当初周易进关家村的时候,被机灵的村民拍去了照片,后来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样貌早就到了关段林的桌前,包括周家祖上的事迹。

    老道士山野散人,根本没有户口,查不到。关段林只能找到周易,问询具体情况。

    这家伙也是个人物,直接安排自己结识的南阳法师多图去忽悠关宏飞,一边又找人监视周易的去向。

    这不周易刚买票,就被找到了。

    一间隔音的包厢,周易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关段林,比关宏飞胖一些,但是更有气势。

    从面相上看,属于那种富贵到头一场空,而且因为周易改风水,这种面相更加明显了。

    “是你帮关宏飞改得风水?你知不知道那座山是谁家的。”关段林皮笑肉不笑。

    “不知道,你又知不知道黄宏飞花了一千万收买了多图,现在正在拆你家的风水。”

    “什么?怎么可能?多图是我安排过去的!”关段林面露惊容。

    “安排的那又怎样?你能给的比关宏飞多?”南洋的法师,看得还是钱,这货空有地位,因为怕影响不好,收得一直很小心,所以钱是不可能和关宏飞比的。

    权利只能给他带来某些便利,还没有到是个人都得听他的程度。

    细细一想,关段林也意识到了这个尴尬的问题。

    “果真是南洋蛮夷,见钱眼开,不靠谱。”

    周易撇撇嘴,有一千万,在不靠谱也干,他都出卖自己的原则,打算动用邪术了,你特么另外找了个法师?

    看没有我这样的详细方法,玩不死你!

    周易毕竟还只是二十岁的少年,做人做事都充满情绪,就如同林雅素,周易眼看着她一点点步入死亡的深渊,没有一点提醒的想法。

    周易看着成熟,对一切都已知,但是其实很幼稚的。

    关段林这边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确定了这件事,之前带着点审视倨傲的,立马换了。

    “这位小师父,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办法,不知道这些南阳法师靠不住,风水什么的我其实并不在意,只是,我担心对方会下降头什么的,不知道小师父能不能帮我一把,最好把那个南洋法师赶出华夏。”

    这位比起关宏飞,说话上就要艺术的多,而且隐藏的也深,如果不是周易能力提升,还真不能了解对方内心的想法。

    不在意风水?鼓动村民偷关宏飞的财运?怕下降头?你莫不是之前已经干过了?这么了解?

    “我要回去了,在这里太久了。”

    这家伙不诚实,周易不想搭理他,哪像关宏飞,虽然利益,但是实在,两句话没到,就给筹码。

    一千万,到现在周易还在愤愤不平。

    大概是找回大佬的气场了,关段林静静的看着周易。

    “我了解到,你想要去北京上学,如果我帮你争取到这个名额,怎么样?”

    周易挑挑眉,随后了然。

    “不怎么样,上大学也是为了学知识,挣钱,我现在也挣得不少,没必要去受罪。”周易耸耸肩,并不在意。

    关段林显然也是清楚自己的条件不够诱人,但是看周易的样子摆明了要钱,可是一千万,他这么多年,也就那么一点点,还要给这个死胖子这么多,实在是肉疼。

    “这样,你帮我把南洋法师赶出去,我就给你一百万。”

    “你是在开玩笑的?得罪一位南洋法师?然后帮你吸引仇恨?再招他师门报复?”

    这不是谎话,不管是南洋还是东南亚,还是华夏,这种门派性的传承,尤其是不上不下的那种,大多都是打了一个,招来一批的。

    这种传承是不会轻易招收外人的,本身就是侄子外甥什么的,被欺负了,自然要报复。

    “你不要以为我会像关宏飞那么好说话,信不信我让你进去?”关段林并没有什么手段,但是以权压人,有时还是屡试不爽的。

    “信,为什么不信,西郊的工地出事了,你应该知道吧,术士的手段,赖到我身上,我不就进去了么。他们对付术士有一套,要不然,一般的监狱,可难不住我。”周易晓得很邪恶,可以看出他真的不怕。

    崂山术和未来可能得到的**玄功,早已将周易的心变得无比大,他的眼界已经很高,但是实际却还只是一个算命的。

    眼高手低,这就造成了他实际能做的就只是帮人看风水算命,但是他又看不上这点报酬。

    有真本事的风水师都是这样的,金钱的吸引力越来越低,毕竟只是一个人,不用操心一个公司,有了差不多够用了,就不愿意贱卖自己,行价越喊越高。

    主要还是风水什么的都是术,本身就是求人道功德而研究的,后世人不愿意给功德了,那就只能死要钱了。

    这多多少少也算是垄断事业,多少有些倨傲的资本。

    周易这动动嘴皮子的,关段林却心里起了狐疑。

    他只是一个管环境的,有权利,但是其实并没有大到一手遮天,而且因为出身原因,这辈子就到这里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点击关宏飞财运的原因,他看着风光,其实生活并不咋样,一样要奉承,一样要巴结,一样要小心谨慎,退休之后还要担心会不会被追究什么问题。

    关宏飞就不一样了,只要安分守业,老了,还是有钱人,他老了,就只是一个老人了。

    “你想怎么样。”关段林也算看出来了,这位小年轻可能本事不小,对付多图的那套,这边并不好用。

    “我知道你有一件古董,汉代的铜炉,给我,我帮你对付他们,他们要做的事情,我都清楚。”

    自从上次听那个研究员议论了那个汉代的炉子,他就上心了,香炉是正经的宣德炉不假,但是熏炉只是一个稍微好看一点的铜炉子。

    他周易也是曾经与一千万擦肩的存在了,用山寨玩意充门面,可不行。

    关段林目光一凛,那件炉子是个烫手玩意,当年进行某些暗地里的交易,不小心收上来的,后来他知道是赃物之后,藏得很严实,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听到周易这样说,他反倒有些犹豫了。

    “你知不知道那个炉子来历不是很可靠。”关段林有些心动,但是摸不准周易的来路,要是什么来试探他的,就不行了。

    “知道啊,不然你能捂那么严实?反正你留着也是烫手,不如给我,一举两得的,不挺好的?”

    关段林更摸不准了,这么诡异,不像是相术,反倒是读心术了。

    心中本就没办法磊落的关段林心中有些摸不准,甚至有些后悔来见这个小胖子了。

    以貌取人误事啊。

    接触过多图后,关段林以为法师顶多这样,轻视了更加年轻的周易,没想到面前这位,一双眼睛看透人心,实在是妖孽啊。

    “行!”沉吟片刻之后,关段林也狠下心博一把。

    “你得告诉我他们想干什么。”

    “之前关宏飞叫我是为了让出风水局给你,从原来的五指点江山,变成了后来的一指乱苍穹,你家的祖坟独占富贵气运。”

    “那之后呢。”关段林并没有注意到风水局名字中的区别,而是开口问道。

    “后来他要我做两件事,一件五百万,一共一千万,一件事是帮他老爸入更强的风水局,第二件就是毁掉关家村的风水。”

    看到脸色并没有多少变化的关段林,周易再次补充。

    “南洋的那位多图,擅长风水邪局,他可能会有其他的手段,另外你知道的,他会降头术,应该也会用上,还有一些邪术,我就不清楚了。”

    能力提升之后,周易谈话难免带上了一种透视一般的侵略性,两句话,他就把你看透了。

    饶是关段林这样的官场老狐狸都没办法谈下去,心里越是心虚的,越没办法和周易讲条件。

    被周易的能力吃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