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小郡主的金身-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八章 小郡主的金身

    这边关段林刚走,周易就在盘算着,怎么从关宏飞手上扣个几百万下来,好歹为了他的事情,也动用了一次能力,这钱不能亏了。

    这厮上次被关宏飞诱惑一波之后,已经彻底掉钱眼里了。

    并且心贼大,也就关宏飞这种特殊起家的会这样对待有本事的风水师,就算是之前的黄开业,那个黄财主,那个要价上千万,也是夸张了。

    周易这厮察觉到两边的联系,打算来一波空手套白狼。

    “告诉你爹,关段林找到我,帮他对付他和多图,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要我住手给一百万。”周易一开始也没敢多要,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那边关捷羽很快给了回应。

    “我知道,可是我爸不信,他没有亲眼见,加上那个南洋法师在一边糊弄,说恰巧地震,凭借一些手段也可以做到这个效果什么的,他的话很难听,但是大概的意思就是你不要再骗他了,之前的一百万,就当是给你的辛苦费。”关捷羽是坚定的相信周易的,可是关宏飞不一样,他只是听其他人说的,并没有见识到周易移山填海的本事。

    周易看到消息直嘬牙花子,面子不顶用啊。

    “行,他别后悔!”周易的小肚鸡肠是出名的,得罪他的人,别指望他再有好脸色。

    心神沉浸,周易的脑海中精神力构筑的识海,一个巨大的阴阳大磨盘不断转动,背景是浩瀚星空。

    这是他突破那一层境界之后产生的,之前周易还是普通人,肉身包裹精神,精神力脆弱,保护避免受伤。

    但是上次突破之后,周易的精神力质量上升了一个层次,由原来的**包裹精神变成精神控制**。

    主次关系颠倒了。

    同样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之前观想的图,最大的神异就是能力动用之后产生的信息都会被大阴阳磨盘吸收,转磨的同时,周易便是在接受信息。

    这是一个提炼精神力的过程。

    片刻之后周易也起身,该去准备准备了。

    东南亚降头术中有种降头叫做虫降,施展之后,中此降头者精气神都会被虫降吞噬,当然这是基本操作,这个法术最恶心的地方就是吞噬精气神成熟之后的虫降会破开皮肤或者顺着孔窍钻出来。

    具体恶心的就不介绍了,周易找到的就是这个。

    他也不整那些残忍的,让关宏飞吐两口鼻涕虫还是很容易的。

    周易也清楚,对方那个南洋法师也是有真本事的,一个简单的虫降还是很容易解开的。

    周易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告诉关宏飞,自己也不是好得罪的。

    顺便恶心一下这个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忘恩负义的小人。

    为了帮他换风水,周易上次得罪狠了晚上那位,现在可是都调遣不动晚上那位了,上次小郡主那边差点被打死。

    虽然实际上被打的都是江建军,他只是被吓倒了,但是周易一直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机灵,可能就要被打了。

    巨大的恐惧之下,产生的感官错失。

    虫降和苗疆蛊虫差不多,应该是一个传承在不同地方发展之后形成的。

    蛊虫的作用种类要多得多,虫降就是单纯害人的。

    由此应该可以看出虫降应该就是从蛊虫演变过去的。

    周易只是想恶心一下关宏飞,还没到练蛊的地步,所以并没有准备多复杂的材料,但是因为鼻涕虫城市比较少见,多数都在下水道那种地方,周易只能花费了点功夫去乡下找。

    因为路不是很熟,所以费了不少功夫。

    一边的小郡主吴昭雪一脸嫌弃的看着周易拿着的**子,里面有小半**的鼻涕虫。

    “想不到你是这么恶心的人。”小郡主白天也可以出来,只不过不怎么有精神而已,周易不放心单独留着,就带在身边了。

    和之前的古曼童一样,周易请晚上的那位做了个瓷娃娃,里面是小郡主的骨灰,也算是一层保护。只不过周易也不敢得罪,只是个简单的瓷器,不敢束缚小郡主的自由。

    要准备的东西比较多,所以周易买了个背包,瓷娃娃就被放在里面。

    “我也没想到自己是这么恶心的人,被你这么一说,我还就真的有点过意不去,买卖,你情我愿的,他不请我,似乎也用不着这样恶心他。”周易摸摸下巴,看到**子中恶心的鼻涕虫,有些后悔了。

    “我金身歪了,你重新帮我摆正。”周易身后小郡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周易挑挑眉,因为那位的不知名手段,小郡主的尸骨变成了金身,能汇聚香火,小郡主之前算是修行的鬼仙之道,经过易先生的帮助多了一条香火神道。

    两者虽然不同源,但是并不排斥,可以兼修。

    摘下背包帮小郡主扶正,摆在一边的椅子上,周易将鼻涕虫放在桌子上,还是那间包厢,周易在等那位关段林。

    两边捞钱的计划吹了,周易只能帮关段林,拿到汉铜炉,好歹还能捞点好处。

    周易的打算就是捞一笔,马上就走,先坐黑车离开贵阳,再买票回去,避开关段林的监视。

    关段林虽然职位尴尬,但是人脉还是有的,阻拦一个人离省很容易。

    周易之前其实已经买票了的,只不过被关段林拦下来了而已,理由是什么环境卫生管理限制离市人员。

    包厢的桌子上并没有摆放碗盆,而是一个个诡异的材料。

    周易待会儿要施法的道具。

    周易没有法力,只能借助某些邪物作为施法道具,这些都是初入门的法师玩的,只不过这个程度,没人比周易懂得多而已。

    除了一小**的鼻涕虫,还有一些乡村常见的虫子。

    周易知道自己的法术对方那个南洋法师很容易就能解开,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就是恶心恶心关宏飞。

    解了鼻涕虫,还有臭虫,蜘蛛,蜥蜴。

    周易不用像普通降头师近身才能施展虫降,他动用的是中原术士这边的生辰八字咒术,关宏飞这样的名人,百度词条能轻易搜索到出生年月。

    不防备的原因是因为能只是通过生辰八字咒杀的,都是顶尖的术士,周易这是特殊情况。

    山医命卜相,命不单单是解命算命的,还包括能通过某些手段毁坏命数的邪道术士,只不过这种正道是不可能算上的。

    命之一道素来是术士中最为强大也最为神秘的。

    封神榜中,陆压道人的钉头七箭书,就是这一道的禁术,相当生猛,直接斩断一个人未来的所有命数,当场身亡。

    陆压施展,金仙赵公明都抗不住。

    当然了,这一道术法的反噬也是相当严重的,没有足够的准备,伤敌一千,自损也有**百。

    周易当然没本事施展命数神通,只不过借助这上面的一点手段,隔空施法而已。

    周易根本没办法靠近关宏飞,只能隔空施法。

    周易这边在准备,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关段林来了。

    “不好意思啊,局里面有点事,这是你要的炉子。”关段林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黑布包,没有打开。

    “我要的是汉代的铜炉,可不是合金的。”周易瞥了一眼,笑道。

    “哈哈,拿错了,在楼下。”

    这话,鬼信。

    片刻之后,关段林再次进来,手中的包却换了。

    “你没必要防着,没谁惦记。”周易敢要这个自然是知道一些内幕的,当年负责追查这件铜炉的那个负责人因为买卖文物,包庇犯罪,已经进去了。

    案子还在那儿,但是已经没人紧盯着了,周易到时候动点手段,在古玩街那种地方,一件仿品,没问题的。

    至于将真品当仿品,图啥,周易只能说不知道。

    “小心点没大错。”关段林看着风光,其实很小心的,谨小慎微,尤其是这种心里有愧的,多数都是这样。

    周易笑了笑,没有在意。

    “我要开始了,你要是不觉得恶心,可以看看。”周易在这里施法主要原因还是给这位看,确定效果。

    至于怎么确定,就是他的事情了,周易要做的就是两件事,恶心关宏飞,拿到炉子。

    目前的情况,还算成功。

    “恶心?你就打算用这个对付他?”关段林看到桌子上小孩子恶作剧一般的虫子,似乎很不满意。

    炉子虽然烫手,但是好歹也是汉代的博山炉,黑市脱手,怎么说也有小几千万,拍卖的话说不定能过亿。

    当然,关段林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存在黑市,但是一些胆大的古董商还是会收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的。

    当年他也打探过,但是后来因为担心有暴露的风险,选择了放弃,至少暂时不能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