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见钱眼闭-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二十九章 见钱眼闭

    周易没有回答关段林的疑问,而是捏出一直蜷起来的百脚臭虫,这东西是蜈蚣的近亲,脚短一点,而且特别臭。

    农村很常见,阴暗潮湿处都有它的踪迹。

    周易面前一个大海碗,里面是半碗酒精,一点即燃的那种,所以包厢里面都是酒味。

    用来干什么,当然是点了,周易直接用打火机点燃海碗,同时抓起一边的不知名粉末撒了一把进去。

    粉末具体不解释,不是恶心的就是比较诡异的玩意,周易为了能不隔应,还专门用机器打成了粉末。

    “见识见识?”说完周易朝着关段林一笑,扔进一只百脚进了海碗,明黄色的火焰猛然升起,似乎还有变黑的迹象。

    火焰烧尽,还是那碗酒,上面的火焰依旧明灭的烧着。

    关段林忽然感觉鼻子有点堵,里面还有点痒。

    “哼。”关段林以为是感冒,用力喷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起作用。

    鼻子越来越痒,关段林却没办法挠,忍受一会儿后忽然想起什么,看向周易。

    “用这个试试。”周易指了指一边的黑色小**子。

    关段林面带愤怒,但是却不敢发作,他有些畏惧这个小胖子了。

    他恨恨的接过**子打开,里面是一种带着微香的液体。

    “闻闻就行了,别浪费,说不定关宏飞还得花钱买这个。”

    关段林一脸嫌恶加恶心的看着从自己鼻孔里面爬出来的百足,鼻子中似乎还保留了那种令人作呕的臭味。

    “你说什么?”

    关段林并没有听周易的嘟囔。

    “没什么,那东西挺珍贵的,盖上,不能浪费了。”

    关段林没有在意,合上盖子,重新放到桌子上。

    “你就用这个对付关宏飞?”

    “不然呢,你以为这是什么?隔空传物?那只虫子可是吸食你精气长成的,一只你没有感觉,一碗下去,你至少得白一半的头发。”

    “这个会折损寿命?”

    “差不多,吞噬精气神,相当于折损寿命了,如果没有及时补充的话。”

    “不过你也没必要担心,南洋那位肯定有办法止住的,我也没指望这种小法术对关宏飞起多大作用。”

    “可是这样对他有什么意义?他要补,百年野山参,灵芝鹿茸,什么没有?只能恶心一下他么?”

    关段林,关宏飞之间并没有生死大仇,但是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双杰就只能剩下一位。

    斗争开始了,就不好单方面结束。

    “你想要?”周易之前还觉得有些对不起关宏飞的,这家伙倒好,嫌不够。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惹了他,不下狠手,就是养虎为患了。”关段林清楚,如果不能一次性将关宏飞打下去,他可能就会施展更加猛烈的报复。

    周易有些犹豫,这两天比较忙,那一百万还没来得及取出来,这要是来狠了,关宏飞会不会冻结他的钱?

    “当然,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我不是要他死,只是让他没钱而已。”看到周易似乎有些犹豫,关段林急忙解释。

    “这样嘛。”

    “其实,他现在这个状况想要让他一夜倾家荡产,他现在的气运如日当空,破他气场并不容易,你别看很多人一个稍有不慎就能破产,但是要是想动用法术让他那样,并不容易。”

    “我还有一千万存款,你帮我整的他回关家村,我都给你。”关段林看得出来周易的神异,清楚这样说只是为了待价而沽而已。

    周易再一次的不争气的选择了腿软,耳后根有点烫。

    “这个,行!”周易上次错过一千万之后后悔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一次听到关段林再一次这样开口,没有敢放弃。

    他现在已经有点迷障了,或者说叫做见钱眼开。

    周家其实也算是传承有序,曾经村里面最受尊敬的存在,老爷子虽然本事不真,但也算是相二代,帮村里看看风水啥的。

    老太爷也留下了不少的财富,可惜因为特殊原因,被上缴了。

    如果不是老爷子最后那一卦加上后来黄财主的帮衬,凭周连山的本事,周易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的身材。

    但是即便是这样,三间门店,家里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周连山没什么进账,全靠之前另外两家的租金过活,很拮据的。

    这样一种环境,周易对于金钱的**还是很强烈的,尽管对于他这种存在来说,一千万一百万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他对于这个数字并不清楚到底是多少,但是他却异常珍惜这种不义之财。

    有钱,才可以浪!

    一把将所有虫子都扔进海碗之中,周易念动咒语,将关宏飞的生辰八字送进去之后直接封住海碗。

    “这里应该能让他进医院两天,就算破了虫降也要元气大伤。”

    重出一口气,周易坐回椅子上。

    “那那件事周师父准备怎么做。”关段林看不上这些虫子,即便是恶心,也不过是小孩子一般的恶作剧,对于他们这种存在,只要不伤及根本,这些并没有意义。

    能有所成就的,都是有大毅力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但周易接下这昧良心的一千万订单的时候,他已经想后悔了,但是却又不愿意放弃。

    周易看到眉心一抹煞气隐隐呈现,心中沉闷,却是没有开口拒绝。

    博一把,富贵险中求,捞完就走!

    收拾掉**罐之后,周易阴沉着脸离开包厢,他给关段林的解释是需要时间考虑手段。

    其实他已经有想法了。

    换命。

    一命二运三风水,先天是命,后天是运。

    但是并不是先天的就一定是自己的,一样可以夺,可以抢。

    这是一类比运更加霸道阴毒的禁术。

    以偷天换日之法将两人的命数交换,比起移魂**更加的隐秘,也更加的危险。

    关宏飞的命很好,祖上结识风水师,得了一场富贵,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让财运变成财的。

    关宏飞的老子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到了关宏飞这里,不仅走出了关家村,并且将风水带来的财气转化成财富,并且更上一层楼,隐隐有摆脱风水局的意思。

    他的命确实很好。

    按道理说,周易没必要这样做的,但是他选择了多图,而这边的关段林却愿意给他一千万。

    这个数字让周易不想去思考,甚至不在乎自己将要背负的孽债业力。

    拿到钱,马上就回去,做回那个曾经的小胖子。

    周易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芸芸众生,他有能力,通天只能,没必要平凡,他可以变成有钱人,掌握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资源,成为其他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瓷娃娃之中的小郡主看着周易复杂的神情,想要开口,但是感觉此时的周易并不好惹,甚至已经开始有一种非常恐怖的气息了。

    大喜大悲都是伤神举,但是同样也是契机,一个心境成长的契机。

    周易的第一个心魔,让他意外的沟通了体内的力量,也就是那位易先生的力量。

    一切朝着未知发展,但是对于周易。

    我才是一切。

    心神扩展,天地无形。

    周易站在街头,沉浸在一种混乱而奇妙的境地之中。

    天地无声,万物静默,在世界之中,也在世界之上。

    可惜因为心中有障,周易无法看穿,只能徘徊于这一切之外。

    天地因果,命运牵引,周易这一次全力感知,得到了一线生机。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天地就像是一盘很大的棋,周易之前看的一直是棋子,从来没有看到过棋盘之上的气。

    天地唯物,生死而定,其上气动,命运交织。

    周易便是那窥视命运的特殊存在,寻找定局之外的那一道变数。

    这个世界可怕的永远不是武力,而是全知,洞悉天地加上一点点智慧,就能发生奇妙的变化。

    周易这边心境参悟,关宏飞那边就不好受了。

    “是那小子!”关宏飞面色狰狞。

    “多图大师,帮我!”

    关宏飞面前,奇装异服的正是南阳法师多图。

    “我要他死!”

    那么多虫降一起,足以让关宏飞这样的人倒下。

    “光先生,我只是一个外来的法师,不好乱得罪贵国的强大的法师。”多图一张脸异常消瘦,看上去有些滑稽。

    “三千万,弄死那死胖子,还有关段林。”

    “我去联系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