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牛掰的易先生-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三章 牛掰的易先生

    一身白,谢七,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了。

    地府的十大阴帅之一,白无常。

    只是这一身西装确实是相当潮流啊,而且那个长舌头也没带。

    “你,那个,能不能宽限两天?两天之后的晚上来拿?”周易看对方的语气相当客气,试着商量到。

    易先生,周易没办法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很明显,是另外一个自己的名字。

    从白无常的态度上就不难猜测,对方可能是去地府找的灵童。

    直接从地府往外带灵魂,有点吊。

    白无常可不是什么小角色,黑白无常很多,但其实都是谢七范八的手下。能劳烦白无常上来找,可见那个什么易先生干了什么了。

    只是大概那个自己没有讲清楚,所以周易只能试着商量道。

    白西装的谢七爷相当的年轻,面容苍白俊秀,看上去和奶油小生有的一比,只是听到周易的话,有些为难。

    “这个,陆判那边好吧,只是希望周先生能看好那小鬼,出事的话,也是件不小的麻烦事,地府百年没有出岔了,几位府君很在意,不能在小的这边乱了。”

    听到谢七爷的话,柜台上的小家伙才不再抖动,安静下来。

    “小的这个手下就留在周先生这边,好帮着照料小鬼,防止这小鬼乱来,平常是不会现行的,希望周先生能体谅小的的谨慎。”白无常似乎在担心什么,非常小心翼翼。

    这下让周易有些受宠若惊了,但是还是急忙答应下来。

    “没问题,是他吗,没事的,他叫什么?”白无常身后有个穿着白袍的少年,看上去很稚嫩,可能比周易还要小一点。

    “粱蓝。”

    周易并不清楚地府的职位,不过按照和风游戏阴阳师的说法,这个该叫做白童子。

    粱兰这么娘的名字就没必要记住了,瞅白无常的意思,这位怕是要经常和他接触,直接称呼白童子了。

    周易现在的全知能力还没扩散到天地人三界,只是停留在人间而已,所以对于地府的事情,并不清楚,但是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善意。

    好吧,之前吹的牛皮被戳穿了。

    周易的全知只是知道一些人或者物的信息,时间上也只能追溯一个人的这一生,还没到上辈子的程度。

    地府对于这方面的保护,相当严格,周易想知道的时候,都有种脑袋发胀的意思。

    简单说,功力不够。

    目前只能充当算命的金手指,至于上限在哪,不晓得。

    白无常拱手,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白童子在一边矗立,也不吭声,大概是在地府值班养成的习惯。

    “要不,你隐个身?”

    白童子依旧没有吭声,直接消失,但是周易感觉对方可能还在原地。

    这就尴尬了。

    周易也没看到两人身上的一见发财,白无常西装革履,白童子一身素白袍,帽子只是白的,什么都没有。

    瞅了两眼白童子待的原地,周易只好尽量习惯。

    “好了,没事了,你也听见了,好好帮个忙,吃顿好的,然后跟他回去。”周易将歪了的瓷娃娃重新摆正,又点了一根香。

    想了想,又用铜香插点了一根放到了门口边上。

    瞅了半天没动静。

    不吃这玩意,周易挑挑眉。

    “没关系,吃吧。”

    “不好吃。”细弱蚊蝇般的声音出现在周易耳边。

    “。。”

    周易店里面一半的东西都是晚上淘来的,价格都是那种经济型的,香,周家玄相观有专门的制香的古籍,供奉鬼神的,悟道的,炼气的,各种都有,只不过过程复杂,周易粗略了解之后,并没有制作。

    当然,珍惜的材料也是一方面。

    这种劣质的香,自然不可能好吃,也只有小家伙。

    好吧,听到白童子的话,小家伙也不吃了,香案上面的香也恢复了正常的燃烧速度。

    “行吧,都嫌弃。”周易给铜香炉中换一块香料,重新点燃。

    熏香迎客。

    香料味道并不刺鼻,但是也并不是什么珍惜用料,普通木屑,加香精,周易用来提高玄相观的格调,一天下来,他衣服上,头发上都是这个味道。

    还是那句话,玩这行当的,少不了香,供奉鬼神,给人闻的。

    其实周易也在考虑是不是该让晚上的那位帮忙制作一批法香,此时他的脑海中有不少法香的制作方法,其复杂程度不下于制作一件法器。

    但是有的效果确实厉害,一根线香点燃,凡人亦能御鬼神。

    当然,其实正常的香,也不过是为了包裹供奉的信仰之力,所以很多时候香火也通常和信仰画等号。

    扯远了,这一次时间错过了一点,熏香点完,对方才登门。

    “周师傅呢?”看到周易,对方还是惊讶了一下。

    “和你联系的是我,我爸收山了,不再出手,养老,古曼童在这边,行李在这儿,都整理好了,请过去只有一夜,第二夜最好送回来,不然下面的要问罪。”

    周易没有多说话,直接开口,没必要跟人家计较争论什么我会,不要以貌取人,直接上正事,想要的别比比。

    老板娘还想质疑两句的,没想到周易一副干净利落,不愿多说的样子,只能选择相信。

    “沐浴斋戒了?过来上一炷香认识一下,他接受了,就可以请回去了,请回去后,要是请他帮忙,得准备一些零食,不要生肉荤腥,平常沟通点根香就够了,香质量要好,不然他会恼怒,其他的箱子里面都有说明,自己看。”

    周易将一边的纸盒子推过来,里面有一张纸,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咒,还有细线,以及两三袋小馒头之类的零食。

    这就是周易准备了一下午的小家伙的行李了,之前周易确实想准备很多东西的,可是最终因为资金问题一减再减。

    他的钱都被周连山拿去周济隔壁的薛寡妇了。

    “哦,明白。”老板娘风韵犹存的脸上仅有的疑惑也没了,只有恭敬。

    大概是周易一脸严肃传给她的。

    笑具备传染性,严肃也一样。

    老板娘点燃香,一开始燃烧的很慢,但是在周易轻轻的一声咳嗽之下,才加速。

    “周师傅,这是可以了?”尽管对于一个算命馆为什么会有古曼童这种泰国画风的东西,相当好奇,但是却什么也没敢说,也没敢问。

    让香燃烧加快,确实有很多方式,但是能操控空气中的烟进入瓷娃娃明显没有开孔的鼻子里?

    老板娘,林雅素其实已经有些后悔请这么邪的玩意了。

    好在只是一晚上,办完事就送回来。

    “请送他最好都在晚上,白天太阳会让他不舒服。”

    大概是看出林雅素的想法,周易补充道。

    “那,周师傅,万一惹恼了他,怎么办?”面对这种禁忌颇多的存在,林雅素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是有些胆怵的。

    周易沉吟片刻之后,再次开口。

    “打碎瓷娃娃,放他出来,没了寄居,鬼差就会发现他,带他下去了,但是最好不要这样做,容易招报复。”

    也正是思考到这个问题,周易才知道瓷娃娃上面的封印不仅仅是封印,也是对于小家伙的一种保护,躲避人间的一些对鬼魂有损伤的东西。

    鬼魂是不是磁场,保留看法,但是磁场确实能影响到鬼魂。

    高压电爆发,绝对能让一个鬼魂魂飞魄散,效果和雷电一样。

    不过也是相对的,强大的鬼魂甚至可以阻断电流,没得计较的。

    “那谢谢周师傅了,要多少辛苦费?”慎重的将瓷娃娃请入盒子中盖好盖子,林雅素难得送了口气,开口道。

    “凑个吉利数字,八百,我这边也就一个辛苦费,要下工夫款待的是他。”周易指了指盒子。

    林雅素点头示意明白。

    就冲着这架势,林雅素就是在怎么怀疑,也信了。

    这都是算命的套路,周连山,周老爷子那边传下来的,为什么周连山功力不行,还有这么多客户?还不是有仪式感。

    生活有仪式感,算命,请神更要有仪式感,越将就,就让人越发觉着这东西,是真的。

    很多邪教就是这么糊弄人的,让你被自己的恐惧降伏,信仰邪神。

    扯远了,送走小家伙和林雅素之后,周易也打算关门回家了。

    玄相馆楼上还有两层,二楼暂且不说,顶层有卧室,卫生间,只不过没有厨房,对于食物要求颇讲究的周易只能回家,和老周一起等着周易老妈投食。

    周易老妈是个简单的人,当年被老爷子忽悠说有血光之灾,要结婚冲喜,正好他有个差不多大的儿子,也就是周连山。

    那个时候封建迷信还是相当盛行的,周老爷子尽管也没什么水准,但是外人不知道,所以名声十里八村还是有的,造房子,丧事什么的都会请周老爷子过去。

    毕竟周老太爷名声很响,虎父无犬子嘛。

    正是有这样的名声,周易的老妈一合计,也就答应了。

    后来久了才知道周家一家子的水准,想要气恼,也晚了,只能凑合着过了。

    好在老爷子最后也算靠谱了一回,给周连山留了那样的后手,能不被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