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黑手遮面-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三十七章 黑手遮面

    来人是两男一女,中间那个男的似乎很虚弱,被另外一个男的搀扶着。

    周易看到对方的面相的时候,就知道原因了。

    这男人的面相被某种手段改了,应该是某种手段,掩盖了属于常人的气场,影响了另外两个人,周易并没有感觉到。

    改面相不是整容,这是一种很少被动用的手段,不是因为效果或者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难以做到。

    面相不是命运,它更像是命运的窗口,显示出来,让人有迹可寻,改面相就相当于贴窗纸,改变光线。

    本事不够,没有足够的手段是没办法通过这个改变命运的。

    玄界有一门传承就是改面相的,叫做黑手遮面。

    修行这门秘术的人,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双手因为长期接触特殊药水,变得漆黑。

    这门传承很神秘,据说是麻衣门下叛徒,后来创办的传承,当年风光的时候,可以和麻衣神相媲美,南神相北遮面。

    道门有九大传承,是陆续在历史中出现的,也有湮灭的,不谈名声,单单手段,都代表了某一传承的登峰造极。

    宿土风水,麻衣神算,众阁养生,全真丹鼎,茅山降魔,神霄真雷,正一道庭,灵宝阁皂,巫神鬼术。

    并不是说道门就这九大传承,而是这九大传承代表的是九种修道之路,不管是修法,还是修术,他们求的都是道,天地大道,心中的大道,人间的大道。

    此外蜀山剑仙,崂山秘术,都是很出名的传承,但是因为收弟子的要求很高,所以在民间传承不大,属于隐世门派。

    麻衣神相就是麻衣神算这一传承下的一个分支,因为比较出名,所以有时候也被单独拎出来说话。

    道门九传承之中,有一门比较特殊,就是最后那个巫神鬼术。

    传承非常杂乱,湘西赶尸,东北五仙,民间问米走阴,都属于这种划分,不是严格的传承,就是各种巫术鬼术,属于修道,但是走偏门的。

    这个会被归纳到道门传承也表明一点,那就是道门传承驳杂而包容,正道旁门都有。

    道门九传承,有正有邪,有精有杂,术法同修,因为各种历史原因,关系非常乱,复杂,不能单纯的理解。

    三山符箓,茅山龙虎阁皂,他们都是正一派的,但是却走出了三条道路。

    神霄宗早已湮灭于历史之中,但是因为传承被各大门派继承,还有一两个散修会自称师承神霄,所以实亡却名存。

    日常水字,介绍一波背景。

    周易看到的这个被改面相的,应该就是传承自黑手遮面的弟子的手笔。

    但是因为学艺不精,这个面相失败了。

    对于这个,周易也很感兴趣。

    就像是通过改自己支付宝的余额,来改变自己的存款。

    最神奇的是有时候真的会起效果。

    当然,面前的这个是失败的,被命运反噬了。

    现在面相看上去非常怪异,当然以常人的角度看,只是有些不协调,明明五官端正,偏偏不和谐。

    就像是整容,但是其实并没有整容。

    同样一张脸,但是可以走出两条不条的路,面相不是单纯的面孔,还需结合望气观色来综合相面。

    “先进去坐坐。”周易也不急着先出去了。

    玄相馆的椅子就两把,另外两个人将改面相的那人放下之后就只能站着。

    周易看到之后,又去隔壁老豆那边找了两张椅子。

    周连山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第二份职业,忙的不知所以,周易去都没问。

    “你们知道他这是个什么情况吗?”周易看着另外两个人,女的是改面相的妻子,另外一个男的是女的弟弟。

    “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两个月前,认识一个打扮非常奇怪的人,半个月前说有一场大造化,然后回来就这样了,一天比一天虚弱。”女人开口。

    “遇到的那个是个玩弄邪术的,这种术法叫做黑手遮面,作用就是改面相,从而改变一个人的运气,你丈夫这个是失败了,命运与面相相冲,反噬了。”周易转动两个麻核桃,细细打量着这张被篡改的面相。

    同时也对黑手遮面这种诡异的手段有了一定的了解。

    是一门相当鬼斧神工的秘术,但是因为角度刁钻,远没有风水术那样稳定。

    风水术反噬都稀松平常了,何况这种另类的偏门法术。

    “那,还有救嘛?”

    周易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

    “一千块吧,我要准备点东西,下午来就行。”

    家有存款,周易也没兴趣挣钱,收点意思一下。

    要知道这货以前泥捏的佛牌都卖五千,护身玉符一万,现在动手不过才一千,周易都感觉自己都能算改过自新。。这个词不好,应该是格调提高了。

    黑手遮面是通过一些物质遮掩命数,再以某种手段破坏面相,重新构造,原理倒也精妙,但是这门手艺的难点还是在于,面相的重新构造,手法容易,但是你捏出来的脸,得正常,符合命运,不会遭受反噬。

    周易通过能力完全解读这门法术之后,已经有能力改正这张脸了。

    “下午嘛?要一千块,倒也不贵。”女人思索之后,倒也没有面露难色,他们是很普通的家庭,几百万拿不出,一千块还是可以的。

    倒是他弟弟有些将信将疑,周易知道这位弟弟是附近的学生,大学生相信科学,很正常,只不过很多手段,不是从人的角度才存在的。

    修行法术就是上面传下来的,而不是自己研究的,自然有很多奇妙的地方。

    神通临摹道则,法术临摹神通。

    是这么来的。

    端茶送客,周易中午要收集一些材料,顺便回家看看了。

    因为老妈要减肥,晚上统统绿豆粥,周易回去几次之后,就不愿意了,直接在外面应对,在三楼的休息室睡觉。

    有老周看着,周易老妈虽然有怨言,但是却也没有强迫。

    毕竟是独立撑招牌了,不是以前那个可以随便玩的小胖子了。

    周易这次要回去是因为他算到有个骗子可能要坑他老妈。

    不是周易家这种半真半假的,对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只不过手段相当高明,这才逍遥到今天。

    和古玩文化街差不多的,玄界术士也有一种集市,通常会有一些专门做材料各种法物的人构成,不过因为邪物比较多,大多都在比较偏僻的地方。

    周易所在的小县城就有,不过不是街,是一家店,开在一个农村之中。

    周易之前是不知道的,在能力提升,对于一些东西感知之后,才明白的,遮掩住改面相的那个男人的材料,就是出自那里。

    那个店主早年是修佛的,后来看穿世道不行,人心不古,扔下佛珠,还了俗。

    因为当和尚的时候接触过不少术士,干起了买卖材料的生意。

    周易之前可以仰仗网上那位,可是前几次可能惹毛了,最近不怎么出来了,周易只能自己找路子。

    其实网上某宝也有卖材料的,可是因为下午要用,周易只能自己跑一趟。

    小店很偏,孤零零的在一个角落,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卖农具杂货的小店。

    周易下车,让司机等他半个小时,便直接走了过去。

    “老丈,买点脏东西。”

    店里头的老头子看了看周易。

    “谁介绍的?”

    “自己找来的。”

    “不卖。”老爷子回答的很干脆。

    “别价,我买也是为了救人,黑手遮面害人不给救,只能我来了。”

    听到周易的话,老爷子一惊。

    “学哪边法的,看上去本事不小。”

    “这地界自然是淮南道的,本地传承,玄相馆布衣周易。”

    “玄相周布衣?你是第三代传人?这都能修成?有本事啊,小胖子。”知道周易是本地势力,老爷子脸色好看了不少,或者说亲切了不少。

    “要什么?我还没见过能改黑手绝技的,你小子真的能解?那我倒是有兴趣了,能让老头子去凑凑热闹?”

    “随便,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周布衣再世都不敢说有这一手吧,你别晃点人家,小心被打。”

    “哪能啊,晃点也不至于找到老前辈你这边来。”

    “我算什么前辈,老头子一个,只能算是半个玄界,还有半个贩子。”

    “要什么,跟我去里屋。”

    老爷子没管外面的门店,领着周易进了里屋。

    里屋比外面要小一点,地上摆满了看上去不是很正经的东西,三面墙都有一排货架,东西稍微正经一点。

    “是你来找,还是我来拿,小心点脚下,别碰坏东西,有些虽然不值钱,但是很难找的。”

    “你来吧。”周易看了看地上杂乱的不好下脚。

    “寿终正寝的老黑狗的狗眼,有没有?”

    “我找找,这东西,你是要去尸油?”

    “对,还有黑乌鸦的尾羽,黑尾金鱼的尾巴,一根十年品质的槐木,一根十年品质的柳木,巴掌大小就成。”

    改面相的之所以没有被周易感知,就是对方涂抹了尸油。

    这东西很阴,能遮掩命数,周易的能力也是借助命运天道推演,这种就会被避开。

    上面的材料都是为了去尸油,解尸气尸毒。

    “还有呢?”老爷子翻找半天之后,还真的凑齐了。

    “二八年华的处子血,一小**就成。”

    “这个没有,你得自己想办法。”老头子摇摇头,血液这东西没有专门的设备保存不了。

    像之前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很常见的施法道具,而且可以晒干或者泡在酒里,避免变质。

    血液就不行了,容易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