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算命的小姑娘-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章 算命的小姑娘

    第二天一早周易便心事重重的打开了店铺。

    案桌上也没有法香,只有一碗凝固的绿豆粥。

    怎么说呢,按照计划,周易是想请晚上的那位帮忙制作一下法香的,毕竟之前被嫌弃了不是。

    谁知道回去之后,周易老妈就只给两父子留了一锅绿豆粥,说周易也老大不小了,既然不上学,那就说门亲事。

    但是周易这身材,看着富态,不影响生意,但是影响人家小姑娘的第一印象,加上学历又只是一个高中生。

    所以,以后晚上都是绿豆粥,直到周易找到女票。

    于是,昨晚周易睡觉前满脑子的都在想绿豆粥,想着想着,想起来另外一个偏方。

    鬼喝绿豆跑不动,人喝绿豆没得跑。

    豆子中红豆,也就是赤豆,能打鬼,红豆算是一种克服恶鬼的俗物,效果其实很普通,只能说红豆能无视魂体,打到魂体,一定程度上对鬼魂造成伤害。

    而对应的绿豆会让鬼没有力气,跑不动。当然,也没哪个会用绿豆供奉鬼神。

    都只是偏方,效果不好说。

    回到正题,周易晚上想了一晚上的绿豆粥,晚上的那位自然要满足,自然就有了案桌上的这碗绿豆粥。

    晚上那位弄出来的,自然不是简单的绿豆粥,而是能让鬼脚软的绿豆粥,人喝了也就是闹肚子的效果。

    可周易现在哪需要什么让鬼脚软?小家伙又不在。

    瞅了两眼瓷碗,是楼上的,楼上没有厨房,但是有个小电磁炉,周易老豆以前留下的,饿的时候煮面什么的。

    米大概也是上面的,豆子就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了。

    其中加了不少料,这里就不详细讲了,怕你们学了去。

    自己喝是不可能的,喝这个除了拉肚子,可能还会泄阳气,泄了阳气就会撞鬼。

    周易没有阴阳眼,但有时候还是能看见鬼的,只不过无视了而已,能被周易看到的,他都能清楚对方的信息身份

    清楚到对方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死了之后为什么飘着,家里还有什么人,有什么惦记的。这么一来,你还会在意是不是鬼?

    恐惧来自于未知。

    百度词条上对恐惧的定义就是,人们在面临某种危险情景,企图摆脱而又无能为力时所产生的担惊受怕的一种强烈压抑情绪体验。

    一目了然的事情,会害怕?

    至于会不会伤害到自己?又不是每个鬼都丧心病狂的要杀人,只不过有所执念罢了,解决了,也就下去了,不能解决,被发现了,也会被带下去。

    扯远了,将绿豆粥放到供奉的那个柜台上,昨天摆的财神还在。

    周易怕得罪财神,将粥碗放下之后,就有请动财神回原处了。

    不要以为这只是劣质神像,就不恭敬,这种香火神,只要拜过就有感应,你供奉了,他记着,你要是乱来,立马下来搞你。

    很记仇的。

    “有人吗?”周易刚刚摆正财神,就听到门外有人叫喊。

    “有,先等等。”周易纳闷,之前没感应会有客人啊,难道还是位人物?

    例如白无常,来的时候,周易就没有感应,但是寻常人都有感应的,会有个概念,有人过来。

    周易简单收拾一下褶皱的衣领,就听到外面一阵哧溜。

    我去,有人在偷喝我的粥?

    “你别乱喝。”

    “怕什么,大不了赔他,大早上的被你拉出来,都没吃早饭,粥有点凉。”

    “不会拉肚子吧,摆在这里。”另外一个声音疑惑。

    然而还是没有阻止另外一个哧溜声。

    周易挑挑眉,得还是两位,都没感应。

    绕过货架,周易就看到两个打扮简素的女生,大概是学生。

    “你们好,过来问姻缘的?”都不用看,小女生不可能求财或者问祸福。

    “啊,算是吧,我想找一个人,你能算吗?我只有他的照片。”站在一边的小姑娘怯怯的看着周易。

    还是那句话,不信,周易太年轻了。

    难道是渣男喜新厌旧的戏码?看样子有故事啊。

    “不保证,想看看好吧,还有你!乱吃东西,贡台上的东西是能乱吃的?等着拉肚子吧。”看到那边的姑娘还在喝他的绿豆粥。

    “那个没事吧?贡台上的。”稍微瘦一点的,也就是找人的那个姑娘担心道。

    “没事,只不过沾染了香火,抢了神仙的贡品,可能会有些霉运,轻微的受伤,稍微严重的见鬼,就看这小姑娘平常做不做善事了,好了,没事的,帮我把碗洗了,我到时候给你个护身符。”周易指了指碗,又指了指货架后面。

    “行吧。”微胖的姑娘,韩琳,擦了擦嘴,抓着碗,相当彪悍的走了进去。

    丫头也不傻,知道一些忌讳,虽然不怎么相信,但是看周易态度还不错,也就勉强答应了。

    “坐吧,照片呢,我要先看看,要是无能为力,只能抱歉了。”大概是习惯,周易坐下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点了一根熏香。

    但是大概是怕刺鼻,又把窗户打开了。

    此时还是早晨,太阳刚刚擦边,空气有点湿润。

    消瘦姑娘,也就是王悦,将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是合照,一男一女,女的自然是面前这位,至于这男的。

    单从面相上看,剑眉星目,面容俊朗,天庭饱满,地格方圆,人中之龙,绝对的人杰,超凡资质,不是商界巨子,也得是政界新星。

    前途不可限量,流行的说法,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但是以周易半吊子的面相之术来看,对方的面相很假,就像是不存在的,不存在这样好的面相,总该是有些缺憾的。

    然而当周易想要使用能力的时候,却发现有阻力。

    正如他想要窥视白无常一样,受到了某种力量的保护,躲避于命运之上。

    片刻之后,周易揉了揉眼睛。

    “你这个,男朋友不简单,可能不是这一界的,从气质上看,可能是上面的。”周易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这样隐晦的说。

    “啊?”王悦不理解。

    “七仙女董永知道吧,你就是董永,这个面相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对方不是凡人,不太可能是地府的人,也就是说,是仙,至于是哪位,就不是我这个凡人能看穿的,你说对方离开,可能就是回去了。”

    看到对方的神情低落,周易也不好把话说绝。

    “不告而别的话?应该是事出突然,对方在你身上留了守护的力量,鬼神辟易,显然并不是随便的,不过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要有等待的准备。”

    “谢谢师傅,这个钱?”王悦听了周易的话心事重重,一时间也是不知道如何。

    “我这都只是猜测,你男朋友的面相我看不出来,只能说五成的概率是上面的人,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卦金就免了,你就当我开玩笑,听听,别当回事。”周易的直觉告诉自己,今天可能得罪人了。

    天地人三界,这是周易很久之前就知道的,感应中可以清楚感应到界限,但是同样的,也没办法更深一步了解。

    他的能力有限。

    “额,不合适的。”王悦留下一百,起身想要离开。

    “这样吧,你明天再来,我帮你问问,照片发给我,这是玄相馆的威信,加一下。”

    周易觉得这是一次机会,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晚上的那位易先生能不能靠得住。

    扛上一波,说不定就能搭上天上的路子了,到时候天地人三界,他也算是有人了,说出去也牛掰。

    说不定还能和小说里面一样,蹭点仙丹功法什么的,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老板,你这个就有点。咦?王悦呢?”韩琳从后面的货架上翻出一只非洲死蝙蝠,拎在手上。

    “厉害,黑霉蝙蝠也敢上手,不怕倒霉?也对,你吃了贡品,已经够倒霉了。”

    “你说什么?对了,说好的护身符呢?”韩琳掏出手机,估计在联系另外一个女孩子,只是都这程度了,还惦记他的宝贝?

    “等下,蝙蝠还我,别乱动,平白招了灾祸。”周易自然清楚这些所谓的蝙蝠,古曼童,其实都是网上淘来的,他自己亲自下的订单。

    只有有人需要,才会变成真的,这就是周易的信心,所以这些都是真的。

    “这玩意真的?捏着不像啊。”韩琳将蝙蝠递给周易,好奇道。

    “特殊工艺,干尸防腐。”蝙蝠确实是蝙蝠,不过是本土的,不是外国货,用了一些防腐工艺。

    毕竟造假,到这程度的,都要几大百,周易得为客户考虑,不能骗人。

    小胖妞嫌弃的擦了擦手。

    “怪恶心的。”

    嘴上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那边电话似乎通了,走到一边去了。

    “嫌弃你还乱动。”周易撇撇嘴,说实话,蝙蝠的手感怪恶心的,这胖妞神经确实粗大。

    不过因为对方帮他解决掉了绿豆粥,也算是帮忙,也就投桃报李,周易拿出一个周连山曾经制作的护身符。

    不是儿戏,是周连山当年按照古籍,认真做的,威力未知,效果是有的。

    周易给这个,自然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喝了易先生的绿豆粥,阳气亏损,肯定要见几天鬼,到时候生意就来了。

    到时候护身符一烧,她就会想起他来了。

    给另外一个丫头威信,自然是让这个过程看上去不是那么刻意。

    都是套路。

    周易虽然才当家,但是套路都是老周那边正经研究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