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起死回生-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十一章 起死回生

    道家有三品五说之分。

    三品,上品清修无为,契合根本大道,追求无为而为,在于道,而遗世独立,不染红尘。化本虚柔,理静归一。

    中品拜神求法,追求长寿升天,练养丹田,服食药方。

    下品就是利用符箓,骗取钱财,自称地仙,招摇撞骗。

    刘勰的三品论,把肉芝石华延寿,黄帝御女三千纵欲,乃至斩魑魅等术者都称为小道。

    到了宋代,又有了五品说,清净,练养,服食,符箓,经典教科。

    他们本质上否决修行,认为道教就是迷信,而道家才是最追求大道的存在。

    古时有道而无仙。

    其实从古代,开始,就已经有很多人不认可神秘存在,认为都是招摇撞骗,都是在欺骗愚昧之人。

    事实上,越到后期,越是中下品存活了下来。

    因为这个世界很多人不求道,只求长生。

    甚至称长生才是大道。

    这不是一个两个人的想法,而是几乎所有道教的想法,修行,飞升。

    老子的清净无为,反倒只是成了道士的一个标签。

    现实世界的鸡毛咱不说,不能涉及宗教,还是说灵异世界的,记住周易的世界是异世界,本世界没有神仙,炼气也不能成道。

    提到三品五说,就是想解释一个概念。

    法术从古至今都不是绝对真理,一直都是只有部分人愿意相信。

    不能说谁聪明,愚昧,眼界决定视角,很多东西,论不起来的。

    周易带着养魂香找到薛寡妇的家的时候,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欢迎。

    薛寡妇的家里人,不是很喜欢这娘儿俩,也是,毕竟是小丫头,不能传宗接代,又是个寡妇,给钱就行了,没必要回来。

    周易和周连山不过待了三分钟就感受到了这个家庭的冷漠。

    对于周易这种术士,更加没有好脸色,周易刚提出有办法让小家伙复活,就遭到了对方的抵制,乃至谩骂。

    骗钱的,惦记儿媳妇贱肉的,什么难听说什么。

    然而那位薛阿姨,根本不敢反驳,只是蜷缩在小家伙旁边低声哭泣。

    很让人沉闷的一个家庭,周易有些喘不过气,当下也不管老豆,直接出门。

    刚拐角就看到河边一颗柳树下,小青正躲在阴影处,外面的太阳不小,她有些畏惧。

    微叹一口气,周易挨着小青坐下。

    “想妈妈吗?”

    “小易哥哥。”小青看到周易坐过来,怯怯的喊了一声。

    “嗯,想回到妈妈那边吗。”

    小青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正在操办丧事的家。

    摇摇头。

    “妈妈太辛苦了。”

    是啊,不受婆家待见,偏偏要省吃俭用的挣钱给婆家用,一个妇道人家在外挣钱,还要带小孩。

    怎么可能不辛苦。

    “可是如果你长大了,就能帮你妈了,她就不会辛苦了。”

    小青依旧摇头。

    “长不大了。”

    小青有白血病,血癌。

    这是一种穷人根本得不起的癌症,治疗的方法很多,干细胞移植,放射治疗,化学治疗,方法很多,但是都不是她能拿出来的。

    “会长大的,晚上我去找你。”

    周易想摸摸小青的头,却滑了过去,小青根本做不到实体,只是虚影。

    看到周易的动作,小青也笑了笑。

    倚在周易边上蹭了蹭。

    薛季似也就是那个薛阿姨的事情,还比较复杂。

    薛季似出身也是书香门第,后来因为某些历史原因,被流放,死在了牛棚里面,她妈没多久也跟着去了,孤家寡人的薛季似在亲戚的介绍下和后来的短命鬼,名字就不给了,炮灰一个。

    短命鬼对于薛季似还是相当好的,两人一起在外经营餐馆,小日子不错。

    然后,短命鬼就被撞死了。

    赔了一笔钱,都在老两口那边,薛季似是个相当传统的人,加上也没有亲人了,就想着给二老养老送终,尽孝道。

    可是二老不想,认为薛季似克死了自己爹妈,又克死了丈夫,自然不想搭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加上有短命鬼的赔偿,所以根本不想留下这个扫把星。

    薛季似,祭祀,名字就不行,二老自然态度恶劣,尤其是生的还是个女儿,老一辈的不待见,太正常了。

    现在又克死了小青,估计那二老是绝对不可能再让薛季似回来了。

    单单复活小青是不够的,得让短命鬼回来。

    返魂香一根只能复活一个人,而且还要抽走点香人十年的寿命,周易也不可能说去让薛季似去点,毕竟人家已经够苦了,要是再点掉二十年寿命,短命鬼活过来,也不会要。

    周易就不一样了,他的寿命虽然也有数,但是在**玄功的修行下,还能补充回来。

    而且,他也觉得现在太嫩了,有时候因为胡渣不够扎人,而不够自信,他需要成熟一点。

    村子很小,两方打探,周易很快就遭到了短命鬼的墓,看上去杂草丛生,旁边有一个小坑,是为小青准备的。

    按照殡葬管理条例,遗体都是要经过火葬场焚烧的,但是小青还太小,不管是薛季似还是二老,都舍不得,当然二老是惦记花钱。

    所以准备偷偷土葬。

    因为礼制,没有开在短命鬼边上,而是隔了一段距离。

    这对周易就不是很友好,要复活短命鬼,得刨坟。

    好在工具都在,挖坑的工人大概是去吃饭了,所以都丢在这边。

    周易打算晚上动手,借助新坑,从侧面挖,几个小时能搞定。

    后半夜让短命鬼带走小青,老子带走女儿,想必应该是没人拒绝的,周易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考察完环境,周易也回去了,周连山不知道怎么想的,大概是可怜薛季似,即便很多异样的眼睛,依旧没有让他离开。

    周易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自己接受不了这种眼光,看得是全局,不懂的怜悯。

    命运长河下,众生皆是蝼蚁,众生千相,千般苦楚,菩提难悟,舍身忘死。

    度自己的,只有自己,沉沦的也只是因为自己。

    在周易看来,薛季似被愚孝,传统观念禁锢,同时奢望亲情,依靠,所以深陷炼狱。

    所有人都是,因为自己放不下,而无法被放下。

    很多事情,其实是自己放不开自己。

    佛家对于红尘有着非常深刻的领悟,最终的放下,或者说般若空空相,就是放下的高境界。

    身在红尘,心无物,则身无物。

    周易没有理会大人复杂的情感,他晚上还要刨坟,得找个地方睡一觉。

    而且最重要的是,返魂香只有一根,周易要复活两个人。

    得试试易先生有没有怜悯之心了,不过从对方的意思来看,应该是会帮小青的。

    晚上八点左右,周易醒了过来,手上捏着两支返魂香。

    “看来不是晚上那货不灵了,而是我指挥不动了。”周易撇撇嘴,没有在意,至少易先生多给了他一根返魂香。

    这算是奖励?

    摸黑找到下午藏好的铁锹,周易跳下深坑,直接对着里面短命鬼的棺材刨。

    夜深人静的野外,葬坑中不断传来刨坑的声音,若是有人在,肯定要报警。

    好在薛季似家正在举行丧宴,村里的都在吃饭。

    好歹是有千斤力的存在,周易轻易就挖穿了两遍墓坑,没多大一会儿,就听到了砰的一声,铁锹撞到了棺材板。

    而这边的葬坑已经被周易重新填满了。

    “挺恶心的,你自己爬出来吧。”挖开棺材板,里面是早已腐烂的短命鬼。

    短命鬼死的时候,这边还没要求严格执行火葬,也是土葬的。

    刚点上返魂香,周易肩头的一朵阳火就熄灭了,整个人一下子虚弱了,而且随着香的飘起,周易发现自己的精气神还在严重亏损。

    “我去,抗不住啊。”周易哀嚎几声,急忙将返魂香插在地上,顺着土坡爬出了坑洞。

    此时已是深夜,四周静谧,根本没有人。

    “周判?”

    周易抬头,忽然看到黑白两道人影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这一次终于看到白无常穿制服了,而不是西装,头上的一见发财让周易很满意。

    “有人点燃返魂香,我们是来送魂的,怎么是周判点的?”

    “返魂香返魂需要交给我们一个野魂。”黑无常没有白无常客气,直接开口提出要求。

    “我这,现在去哪儿找?要不你们通融两天?”

    “爷,您也是判官了,也该知道我们这些小角色根本不是主事的,本来应该抽走您十年阳寿的,我们也没提,但是这轮回的空位,必须得补上,这个魂魄快要投胎了,没有野魂顶上,上面要怪罪的。”

    复活的条件从来没有那么简单。

    周易是真没了解,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这属于地府的潜规则,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拿出来。

    “我来吧。”小青单薄的声音出现在周易旁边。

    “可是我答应你,让你回你妈妈那边的。”

    “要不,周判你就别复活这短命鬼了?崔判那边也不好看,要不就复活这个小丫头,她还没过头七,不需要经过我们地府的。”白无常开口劝诫。

    “也行,这样,你们把这短命鬼借我用一下,天亮之前还给你们,怎么样?”

    “这个,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