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柏拉图的棺材板-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十五章 柏拉图的棺材板

    公元前427年,有一位人物,大人物在古希腊诞生。

    柏拉图。

    显而易见,多数人都知道这位思想家,哲学家,西方的圣贤,智慧老人。

    老师是苏格拉底,学生是亚里士多德。

    一门三圣贤,比儒家的那位不差了。

    突然莫名其妙的提到这个,是想引入一个概念。

    柏拉图式爱情。

    纯精神上的爱情,没有**。

    但是稍微扩展一下,什么是纯精神的爱情?因为无法用**爱的,就得精神爱。

    成年男子与少年男子之间的爱情。

    同性之间才有真爱,这种古希腊流行的**,诞生了所谓的柏拉图式爱情。

    所以男生追女孩子的时候,还是不要麻烦柏拉图了,虽然提出这个概念的不是他,是个十五世纪的家伙。

    但是这个概念还是和柏拉图有不小的关系的,先贤认为没有肉欲的爱情才是纯粹的爱情。

    从某种狭隘的角度上看,这货就是在为**洗地。

    由此暗戳戳的腹诽一下,这位先贤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位追求同性才是真爱的存在?

    为什么提到这个呢?

    因为楚旺城撞到的这个鬼,是个男的,为什么缠着楚旺城?

    和董小玉缠着秋生是一个意思。

    柏拉图的棺材板被焊住了,但是先贤还是敲出了一首男儿泪。

    这也是为什么周易知道之后只想洗眼睛,喊卧槽的原因。

    人鬼情未了的见多了,但是阴阳相隔,同心相吸的,实在是刷新周易的三观,给了他世界观沉重一击。

    难道世间真的存在那种纯粹的精神的爱情吗?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周易几度开口,却又欲言又止。

    没办法说,没办法解释。

    琢磨一下午,在他们以为周易也没看出的时候,周易最终开始开口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缠着你么?”

    “不知道,是因为我撞的他?把他撞死了?”楚旺城大概是一直紧张,没有休息好,黑眼圈很重。

    “不是因为你撞他,他才缠着你的,而是他想缠着你,才让你撞的。”

    楚旺城一家一脸莫名其妙。

    没懂。

    “你在撞他之前,做过什么?”

    鬼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缠上人,就像是秋生,如果不是嘴贱说出那句怜香惜玉的话,根本不可能招来董小玉。

    其实很多时候人撞鬼,还是因为自己作的。

    听到周易的话,楚旺城也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迟疑的开口。

    “要说怪事倒也没什么,不过,在那之前,我晚上载过一个奇怪的男人,一路上也不说话,就上车的时候说了个地址,到地方了也没给钱,我想下去追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是不是因为这个?”

    “那个,是扮鬼诓你的。”周易哭笑不得,动用能力之后,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诓我的?不是?那还有什么事呢?”

    楚旺城皱着眉,并没有在意被诓,作为老司机,这种事情并不少见,有时候一些人带的钱不够,他也并不在意,直接让他们走了。

    晚上开车,其实还是为了方便他人。

    出租车值晚班,挣得不多,就算价高一点,但是人少,其实还是很不划算的,甚至需要公司补贴。

    周易闭上眼睛感应,片刻之后睁眼。

    “你网上是不是认识一个比较谈得来的朋友?”

    楚旺城脸色一变,看到一边妻子那不满的眼神,急忙解释。

    “男的,是男的!等等,不会就是他吧,最近很久没看到他上线了,是死了?我们只是网上聊点谈得来的话题,没什么接触啊,他为什么要缠着我?没理由啊。”

    周易看楚旺城的表情不似作伪,也是惊异。

    平日里与你聊女人的抠脚大汉,背地里竟然想上你?还有比这更恶心的?

    楚旺城完全不知道自己认识的所谓知己是个什么存在啊。

    “你们对于**是个什么看法。”周易也不打算绕弯子了,直接点明。

    此言一出,三人木讷,一时间整个房间陷入诡异的静寂。

    “你是说,你是,说,他喜欢我?”楚旺城难以置信,甚至有点恶心,他睡不着的原因,就是总感觉有人在摸自己。

    原来真他么有东西在摸自己。

    作为半个庄稼汉子,楚旺城虽然也开车,但是内心其实还是一个农村汉子,根本接受不了这种感情,甚至觉的恶心。

    “真特么恶心。”开口的是楚旺城的老婆,一脸嫌弃的看着楚旺城。

    “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喜欢男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这什么眼神!”楚旺城接触到自己老婆的眼神,彻底毛了。

    “他来了。”此时太阳还没有下山,但是他还是来了。

    可见这份爱有多炽热,甚至有些烫人。

    “什么?”楚旺城瞬间慌了。

    “白兄弟,我们是聊的开,但是并不代表我有那种想法啊,你要是有什么遗憾,你可以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去完成,但是这个,这个,我实在是没办法接受。”

    这位白兄弟直接现行了,但是因为是白天,对鬼魂的负担很大,所以有些虚幻。

    “我想你和我一起投胎。”

    白兄弟悠悠的声音响起,但是却相当的渗人,这是要楚旺城死。

    爱到极点,就是占有?极度自私的占有,不问感受。

    “怎么可能,我还有家庭,怎么可能陪你去轮回!”楚旺城自然不答应。

    白兄弟没有开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楚旺城。

    周易实在是不想搭理这诡异的家伙,他甚至后悔好奇,过来了。

    但是有的东西就像是某些东西一样,沾上了,就没办法摆脱了。

    这件事恶心也已经被恶心了,作为判官自然是不能看着恶鬼伤人的,这个白兄弟虽然没有主动害人,但是已经干扰正常人的生活了,时间久了,楚旺城精神必然崩溃,说不定真的会寻死。

    可是这是一件麻烦事,正是因为对方并没有直接害人,而是攻心,在目前还没有形成伤人的既定事实,本来想害人,一样算是有恶念,生死簿上也是能记上一笔的。

    最让人无奈的是,对方并没有恶念,只是希望楚旺城陪自己轮回,他不在乎时间长短,他就在一边等。

    像是牛皮糖一样,死死的盯着楚旺城,什么也不做,就等。

    最恶心的攻心之计。

    人心很脆弱的,根本经不起这样的算计,就算楚旺城能坚持,他周围的其他人也会要他去死。

    复杂的不是鬼,永远是人心。

    之前提到过,人死三魂七魄离体,天魂归天,命魂入地府,地魂常驻死亡之地。

    其实很多时候,因为地魂带有强烈的执念会拽住命魂,形成鬼物。

    这种也是鬼魂中比较多的,不能回地府,这种鬼魂就需要阴差前来缉拿,修行有成的高人降伏的也是这种。

    鬼魂的天魂不是每个都在身上的,这也就造成了一个效果,鬼魂拥有意识,但是却不是人那样心存善念。

    天魂主良知秩序,是天道守护,没了就是混乱中立甚至混乱邪恶了。

    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个白兄弟呢,也没了天魂,但是他并没有太大的怨念,没到攻击人的程度,但是作为鬼魂,某些视角和常人已经不一样了。

    对于他来说,让楚旺城和他走,并不是死亡,而是一起奔赴新生,作为鬼魂,已经度过死亡那一关,下面就是奔赴新生,但是对于楚旺城来说,还得先经历死亡。

    这对于多数人来说,是个没办法无视的关卡。

    角度不同,这就造成了观点不同。

    周易可以做到招上来无常,带走这货,但是也得是晚上,这货现在完全一副你不走我就不离开的模样,能怎么办?

    “你招来的东西,自己想办法啊!”楚旺城的妻子对着他吼道。

    “我能怎么办,周师傅,你看,那个,怎么办?”楚旺城想到了请来的周易。

    “晚上请鬼差上来就成了,这段时间你得挺过去。”

    “哦,这样。”

    然而却不仅仅是这样,对方白天出来,自然不只是为了让他们看到。

    楚旺城的妻子命宫晦暗,恐有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