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地魂融合-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十六章 地魂融合

    之前介绍过,命魂承载命格,沟通慧魄形成智慧。

    地魂承载记忆,代表这一世的因果。

    现在的情况就是,白兄弟想要借尸还魂,找的还是楚旺城的妻子。

    只能说,这货浓浓的基情,让人无法直视。

    现在的情况是,周易根本不想碰这个白兄弟,只想等到晚上,请无常来处理。

    他自己只是带着判官令,没有鬼差套装,只是一个力气稍微大一点的凡人。

    傍晚的时候,不算意外的意外发生了。

    楚旺城的妻子埋怨楚旺城,两人吵了起来,楚旺城一个用力过猛,推倒了妻子,头撞在了墙上,直接出血。

    一边伺机的白兄弟一个瞬间进入了楚旺城妻子的身体之中,开始争夺主权。

    “小郡主。”周易站在一边,低声道。

    “放心吧,没问题了。”小郡主金身在玄相馆,但是并不代表她不可以跟着周易回来。

    周易看破楚旺城妻子的横祸,这才有了现在的计划。

    “老婆!老婆!你醒醒!楚天,快开车,送你妈去医院!”

    “周师父,这,这怎么办啊?”

    “他走了。”周易偷换概念。

    “走了?刚刚那个是因为他?”

    “不是,那真的是你失手推的,没事的,你媳妇虽然有个小坎,但是已经过去了。”

    “那他。”楚旺城此刻,内心是慌乱的。

    “他走了,没有意外的话,不会回来了。”

    “你不是说,晚上才能送他下去的么?”

    “他没下去,他只是新魂,抗拒不了阳光,刚刚你妻子出事的时候,他想动手,被太阳光烧了,魂飞魄散。”

    “什么?那刚刚?”

    周易摇摇头。

    这三个人上辈子也是一笔糊涂账,狗血剧情就不描述了,反正白兄弟欠这对夫妻。

    但是感情这东西,怎么欠?怎么还?说不清的。

    白兄弟先一步死了,融合了前世的地魂,得知了过去,来找楚旺城,本来是打算靠心计坑死楚旺城一家的,好再一起轮回。

    周易自然不好任由他这样,这才有了后来的一个莫名其妙的逆转。

    爱情从来都不是三个人的事情,为了结束这一切,白兄弟同意了这样一个办法。

    魂魄从来不是一个完成的个体,就像是三魂七魄。

    一个人一身一次组合,死了,这个三魂七魄就散了,命魂归地府清算今生,要是地魂牵扯命魂的,就喝孟婆汤,洗去地魂。

    命魂投胎,重新组合三魂七魄,没有过去,重新未来。

    但是生死簿上记载的,同一个命魂,是可以作为一个类似核心账号一样的东西。

    外表不断更换,但是账号还是这个账号。

    周易的办法就是让白兄弟放弃轮回,让自己的命魂和楚旺城妻子的命魂融合,顺带的,还有地魂的融合。

    简单的说,两个喜欢楚旺城的人,变成了一个人。

    周易让小郡主告诉白兄弟这个办法,并把融合地魂,命魂的方法教给了他。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白兄弟这个账号销毁,所有的东西烟消云散,陪着楚旺城走完这一生,楚旺城妻子死了,地魂会是两个人的融合,但是下地府轮回的时候,白兄弟的命魂会消散。

    运气好,可能会彻底融合进入楚旺城妻子的命魂之中,形成一个新的命魂,地府生死簿改,重新登记这个命魂。

    但是白兄弟的这个账号是彻底没了。

    这种方法也只有周易这种洞悉地府运行规则的人,加上地位也不低的才敢玩,不算破坏轮回,但是也是一种冒犯乱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白兄弟自己散开命魂,属于自愿的,他并没有伤害别人,顶多是趁着楚旺城妻子魂魄与**出现缝隙的时候,趁虚而入的。

    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虽然周易也感觉很隔音,但是想到更隔音的应该是楚旺城,心情也好了不少。

    这件事周易是不可能乱说的,至于现在的那个楚旺城的红颜知己,或者蓝颜?会不会暴露,就不是周易能管的了。

    做成这件事虽然没有多少功德,至少阻止了一场杀孽。

    和灵魂摆渡里面的那个**差不多,很多东西其实可以有很好的办法,没必要死来死去的。

    楚旺城的妻子的了一份魂魄的补充,至少能变聪明不少,本源补足,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

    这家比较乱,周易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但愿家庭和谐,周易看着走进医院的一家子,摇摇头,自己离开。

    操蛋的事情太多了,周易还得去贵阳那边。

    关段林刚刚联系他了,那位是地方上的大佬,很多大老板都得巴结,轻轻松松弄个几千万问题不大。

    本来周易是不想这么轻易的答应的,但是楚旺城这边的糟心实在是太多了。

    去那边洗一洗眼球,顺便用巨款让自己的心情变好一点。

    贵阳与长沙之间也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好在都是省会,有高铁。

    四个小时,周易找到了关段林。

    隔了小半个月,关段林的气色好了不少,但是眉心已经开始有黑气。

    他动了不该动的财,祸将至,一指乱苍穹,得富贵的同时,乱也开始了。

    一边是他意气风发的小舅子,虽然还是曾经的记忆,但是早已换成黄宏飞的命魂。

    关宏飞的命很好,人也精明,在借助关段林的关系网,很快做出了不小的业绩。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变化,让关段林认为周易是有真正大本事的,虽然之前的交易不厚道,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带来的这笔生意,足以弥补这点微不足道的缺陷。

    “周大师,坐车很累的吧,先去云海大酒店,我刚订了位子,好好吃一顿,就在那边休息了。”关段林这段时间也接到了一个小项目,捞到了不少,平常不敢表露,但是对于周易这尊大佛,还是要客气一点的。

    “大师你这头发?”周易没有回应,关段林继续开口。

    “一点点反噬,折了二十年寿命。”这种能增加自己格调的事情,当然得云淡风轻的讲出来,不讲?谁知道你牛掰?

    “网上这个视频难道就是拍的周大师?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关段林的小舅子拿出手机。

    周易也是之后看到自己莫名其妙的长了不少因果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倒也没有在意,这种因果很浅,很快就会消失。

    以后可能会牵扯有一些事情,但是影响并不大。

    这顿饭当然不是莫名其妙的请的,关段林找来了那位大佬。

    这位大佬早些年是干偏门的,后来世道清白了,也就转行了。

    大佬姓沈,就简称沈大佬了,大概是比较累,无精打采的,看到周易虽然也客气的打了招呼,但是在周易看来,相当的没礼貌。

    说话解释的也都是关段林。

    “沈老哥的意思呢,是这么回事,国外有一批新产品,这边的几个代理商在争,沈大哥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帮帮忙。”

    “咳咳。”半梦半醒的沈大佬咳了一声。

    “没事沈哥,周师傅是自己人,不会乱说的。”

    沈大哥似乎没有反应,依旧在睡觉。

    “周大师,你看这件事,怎么说?”

    “问题不大,你的意思是,只是干扰一两个人的想法?这个不难,重点还是对方身居高位,需要动用的手段,可能比较麻烦。”

    “好!好好!有周大师这句话稳了,沈大哥最近事比较多,有些累了,精神不佳,招待不周,我送大哥下去,你要照顾好周大师,吃好喝好。”关段林扶起沈大哥起身,对着小舅子开口道,扶着沈大哥走出包厢。

    “来,周师傅别管那老东西,我们吃。”关段林离开,小舅子就彻底暴露了,只不过不知道这个老东西说的是谁。

    “这个可不是什么好人,早些年玩的可都是不怎么正经的生意。”小舅子给自己倒满酒,开始抱怨。

    “我姐夫是惦记上沈大哥的人脉了,这才巴结上的,两个狗东西,没一个好人。”

    大概是关宏飞命格的效果,就算沾了关段林的好处,这货对关段林还是没什么好感。

    “确实。”周易语意不详,嘴角却是笑意未明。

    这沈大哥确实财运非凡,关系不小,背后紫气氤氲,有不少贵人,但是子女宫不稳,可能会有坑爹的事情发生。

    “要我说,周师傅你干脆动点法术,弄掉他,我想办法接下他那边的生意,我给你五千万,怎么样?”

    关宏飞是有大志向,大野心,大毅力的人,他的命格自然也是那种比较硬的存在,但是因为被束缚在小舅子的体内,所以才会有这样看似二五仔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