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沈君谅敇牒-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十七章 沈君谅敇牒

    上来之后,关段林就给了一个让周易腿软的数字。

    五千万,做到了再给三千万的封口费。

    除了一点,对方要周易成为沈家的供奉,只能帮沈家改运,或者沈家交好的。

    相当霸道,这也是为什么要给上千万封口费的原因。

    一方霸主,垄断小半个市场,自然有底气。。

    这个条件周易会答应吗?当然会了,八千万,不答应就是傻子了,加上这边答应再给周易介绍些大商人改风水,轻飘飘过亿。

    二十岁的亿万富翁,高中生刚毕业,暑假还没过完,就已经挣到一个亿了?

    周易感觉,自己可以养老了。

    这个世界很精彩,应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

    一间茅草屋,两亩闲田,一颗桃树,还有一亿存款。

    后半生都够了。

    周易想不到人生来的如此突然,根本不带犹豫的,就答应了。

    能一下子解决人生未来至少五十年的生活,周易完全可以再没一次良心。

    至于还帮其他人看?可以,低于这个价格免谈。

    能让周易出卖人格的价格又被提高了不少,这种哄抬物价的行为,让周易相当的不满。

    一千万就让他看不上一万了,这要是一个亿,这辈子不用在意钱了。

    等到周易同意之后,才被关段林带到了沈大佬的家里。

    房子很普通,里面也没有多少花哨的装饰,一两件字画古董的,看着价值不菲,只不过正常人看不出来。

    上了楼才到沈大佬的书房,沈大佬正在看书。

    书桌偏对门,在这座房子的文昌位,避开冲门,同时也做到了第一眼看到门外来人,是很高明的室内布局。

    但是这是文人才求的,官禄方面的,沈大佬一个捞偏门的,摆这个?

    和下面差不多,书房也摆着一些古董,不过没有章法,只有书桌上的一套文昌笔。

    文昌笔是指毛笔四支,不能多不能少,第一支代表自身的智慧和健康,第二支代表事业成功与荣华富贵,第三支代表名誉和诸事顺利,第四支代表状元及第。

    沈大佬的第一支用的是陶瓷笔杆,上面绘制君子兰图案,第二根是金银雕镂的笔杆,第三支是玉质的,质朴简单,但是玉的质地却是不凡,第四支是竹根,一节一节的。

    这是非常普通但是却实用的书房摆件,玩文章的,或者说拿笔杆子的,都适用。

    这个人行为低调,但是却是内敛的张扬,从家具的材质,和一些简单却实用的风水摆件上就能看出。

    同时,这些也说明了一点,比起关段林,这个人的心胸要深沉的多,如果说关段林靠得是风水起家,这个人就是凭借自身的能力了。

    当然,命运上必然也是到哪儿都能吃开的那种。

    风水在这种人眼中也只是摆设而已。

    沈大佬现在的地位绝对不会是这人的,还能更进一步。

    周易心中已有计较。

    “小师父打算怎么做?”沈大佬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周易,比起包厢中的昏昏欲睡,此刻这位大佬要更有气势,目光锐利。

    甚至带着审视。

    “我看你有一副沈君谅的敇牒?可是真迹?”

    “这是我沈家祖上传下来的,虽然是那位赏的,却也代表了我沈家祖上的荣光。”

    沈君谅,唐朝宰相,这位在女帝武则天手下当的宰相,时间相当短,从684年的十月到次年的二月。

    大概是感觉牝鸡司晨,直接辞官归隐了。

    这是个不怎么出名的人物,当宰相前后,都没有记载,不过能在盛唐做宰相,显然自身才能,官运还是相当出色的。

    “若是真迹必然蕴藏一朝宰相之官运,何必用歪门邪道,直接调用其中官运,荫庇后人,足够大佬叱咤风云,坐拥财富了。”

    “祖先的遗物,还是不要乱动了,可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我不用歪门邪道。”冲这否决的速度,就很明显的说明了一点,这敇牒是真的,但是可能照不到这位沈大佬。

    姓沈的可不是只有一家,那位在浙江,这位在贵州。

    “这样,如此神物不用可惜了,若是依照此物设计出一套皇命在身风水局,可是不得了,时来天地皆同力,能借到唐朝的气运的。”周易开始扯蛋,他什么风水局也没看,完全是胡诌,到时候让小郡主用点小手段就成了。

    至于事后?我周易一个江湖术士,难道还犯罪了?

    好像是有那么点不法勾当的意思。。

    要是被查,怎么躲避?

    现金交易?八千万得被压死吧。

    “这我就要纠正小师父了,我一个做生意的,要什么皇命?”

    “不是这么个意思,在唐朝,帝王乃是一国之主,皇命浩天,无上圣旨,一句话能带来一个国家的盛衰,还不能代表气运?沈君谅的敇牒汇聚气运,自然分润这点权柄。”

    摆风水,不是算命的,不能说坏话,要尽挑好话讲,什么夸张讲什么。

    “这个,若是不动用这个祖先的遗物,还有什么方法么”

    “有,不过好的风水引气物可遇不可的,沈大佬有这样的缘分不动,再去另外找,可能就要花些功夫了。”

    “要多久。”

    “少则半天,多则半年。”周易直接开口。

    “这样,一个周时间,如果一周时间没有找到其他的替代物,就用沈君谅的敇牒。”

    “我这边还有些其他的古董,你可以找找,另外怀远街有条古董街,关局长,你可以带着小师父去找找,只有一周时间,晚了,就帮不上忙,没法运作了。”

    风水是一方面,商场的运作又是一方面,这位沈大佬自然不可能只靠周易这一个,只不过是想多一道东风而已。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这种等级的存在还是比较喜欢万事俱备,不想冒险的,天时地利人和,都要占据。

    沈大佬五十左右,很是沉稳,在商场上正是风华正茂,气势恢宏,开疆拓土的年纪,精力不算差,也够沉稳,正经,充满对于商机的敏锐。

    只是下面的就不景气了。

    周易敢皮,就是因为算出这个沈大佬确实能再更有钱,但是会因为儿子,或者说孙子,被坑,从而被挖出身后的龌龊。

    自身财帛宫,田宅宫都相当出色。

    但是越有钱,男女宫,也就是子女宫,就会越靠近疾厄宫,甚至压塌疾厄宫,带来灾祸。

    此时面相上还看不出来,但是周易已经看到男女宫的黑气了。

    这面相要么财权冲天,无儿无女,没有牵扯。要么男女宫,三阳平满,儿孙福禄荣昌,自己忍受半生贫贱。

    很显然,这位沈大佬相当有能力,压制男女宫,导致抢走了自己儿女的气运,最后还要被儿女连累。

    虎父犬子,就是这么个说道。

    在这位沈大佬面前,关段林这厮居然彻底成了小弟带着周易到处转悠,各种古董店中,搜寻能引动官运的法器。

    终于,在三天奔波之后,周易烦腻了关段林的抱怨,随手找到了一尊所谓明代仿制的马踏飞燕铜像。

    说法是这样的,其实就是一件早些年的仿制品,毕竟铜奔马上个世纪六九年才从土里挖出来,明代根本没有这种类型的铜像。

    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所以忽悠个明清仿制,只不过为了增加价格。

    周易同意的原因是这钱是关段林出的,五十万。

    亏得不是他,只要寓意好,就行。

    风水局不一定非要正式的法器,一些有好的寓意的器物也可以的,只要风水局摆正,借助风水养器,器也能带动风水。

    拿给沈大佬看之后,直接打回去了。

    “东西你留着,再找。”周易明白这玩意被沈大佬看出真伪了,但是并没有说穿。

    关段林有了这次教训也不敢多嘴了,唯唯诺诺的跟在周易后面跑腿。

    差不多又是两天功夫,终于在一家大古董店找到了一块铜印,篆书大司马,东汉时期的珍品。

    大司马可不是打游戏的那位,而是秦汉时期相当重要的一个官职,位列三公之上。

    唯一可惜的是大司马是古代武职,相当于现在的武装部队总司令,天下兵马大元帅。

    沈大佬要抢下代理权,算是生意,商场斗争,用东汉时期的大司马作为引气的风水器,相当的不走心。

    这个要价三百万,周易自己掏钱,要是沈大佬还不要,就只能动用沈君谅的敇牒了,那是最合适的。

    尤其是和沈大佬还是一个姓。

    真有可能是沈君谅的后裔,荫庇后世,这是起码的。

    果然,沈大佬嫌弃大司马印戾气重,不适合摆在书房,最终还是答应动用沈君谅的敇牒。

    当然也是因为周易开口保证,姓沈的他都能罩,这才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