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暹罗阴阳转生秘术-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四十九章 暹罗阴阳转生秘术

    暹罗,也就是现在的泰国,因为信仰氛围极为浓郁,法师众多,也同样给这边带来了无数的秘术。

    其中亚洲四大邪术之一的暹罗阴阳转生术,世界闻名。

    白兄弟的这位黑衣阿赞,不是别人请来的,正是他自己惹来的,为的就是阴阳转生。

    本来一切都进行的挺好的,白兄弟死了,只要找到一具合身的女性的刚死的尸身,就能进行阴阳转生术。

    可是大家都知道的,华夏对于这些东西管的非常严,根本不可能做到想要尸体现杀。

    这么一拖,白兄弟也就看穿黑袍阿赞的想法了,就趁机跑了,找到了楚旺城。

    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那么黑袍阿赞有什么想法呢?

    黑法中有一种威力强大的炼尸法门——阳魂阴尸。

    阴阳既说男女,也说生死。

    炼制法门需要一个男生女相的阳魂,一个女生男相的阴尸,让两者阴阳乱气,配合暹罗降头术独有的黑煞魂法,藏匿于阴阳之间,熔炼成不惧寻常法术的阴阳尸。

    总之,白兄弟跑了,什么都没得了。

    法师得知自己的阳魂已经没了的时候,是绝望的,可是再知道已经进入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又是异常的庆幸的,这才直接杀了过来。

    想要以楚旺城逼出周易,解决掉后顾之忧,再去安心炼制阴阳尸。

    黑袍阿赞是个很强大的法师,在暹罗也是很有威望的存在,这次应一个达官贵人的要求,前来助阵,没想到半路遇到了白兄弟这样一位男生女相的存在,起了炼制阴阳尸的想法。

    法师想要弄死一个人很容易,忽悠他自杀同样不是什么困难的办法,甚至让他按照某些方法去死,一样不是什么难事。

    很多人对很多事,都是可望而不可及,以至于内心产生执念,不惜为此而死。

    小郡主的父亲长沙王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为了长生,把自己给整没了。

    白兄弟求什么?写脸上了,想变成女人。

    暹罗最出名的就是变性术,这位暹罗来的黑袍阿赞很容易就取得了白兄弟的信任,然后让白兄弟按照阴阳尸的法门,自杀,变成了生魂。

    等白兄弟发现问题,已经飘着了,只能找机会逃脱,来找楚旺城。

    倒也不是为了找他帮自己报仇,而是白兄弟想变成女的,想要找的第一个人就是楚旺城。

    死了放不下的,这是这位知己。

    他们的故事很复杂,也正是上辈子的复杂,牵扯到了这辈子。

    这方面狗血剧情太多了,自己套,就懒得描述了。

    总之白兄弟上辈子欠楚旺城一次生死难忘的爱,这辈子来还的,但是楚旺城的妻子,却又欠白兄弟一条命。

    这就形成了现在的一个怪圈。

    造成了现在的畸形关系。

    另外一边呢,黑袍阿赞自然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阳魂,计划好不容易执行了一半,不能跑了。

    但是在这之前还是要和周易对过一场,这是江湖规矩,不管是玄界还是武术界,都是这样的,江湖人猛龙过江,得打过本地势力,才能证明自己,开宗立派,玄界的规矩差不多,周易当初在贵阳的时候,也是借的老道士的招牌。

    要么打得本地势力认可,要么用手段让本地势力接受你。

    前者通常是强人过界用的方法,因为你如果不够强,往往会被打的不认家。

    不过多数都是偷偷摸摸的,根本不可能太嚣张。

    但是这位黑衣阿赞不行啊,他还想在这边开展业务,就此发展下去呢,就必须打出名号。

    这种做暗地里生意的,客户相当小众,但是却掌握着这个社会的多数资源,多一个法师,就要少好几份资源,而相应的,怼死一个法师,得到的也是一倍甚至更多的人脉资源。

    楚旺城的家,周易见到了一众黑袍法师,还有缩在沙发上不敢动弹的楚旺城,以及被钉在一边的他妻子,没看到楚天,想必是在外,逃过一劫。

    黑袍法师开口就是泰语,不过有个大概是弟子的角色帮忙充当了翻译。

    “我们师父是泰国清迈的黑袍阿赞,这次受你们国家的某大人物要求,前来帮忙,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既然你坏了我师父的事情,自然不能不见见。”

    “那你们想怎么样?”周易敢孤身前来自然是有把握,小郡主不在,但是却有人民警察。

    “自然是分出个高低!”

    “不许动!全部趴下!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们涉嫌绑架杀人,以及亵渎尸体罪!”周易身后冲出无数个手持防爆盾的特警,严阵以待。

    一众黑袍阿赞目瞪口呆,这算什么?打不过叫家长?比这还恶劣!居然让普通人对付他们!

    没见过这么没品的!

    但是有一个比较尴尬的话题就是,法师虽然很牛掰,但是也怕枪,被打死了,也没得玩,不是每个法师都在自己身上乱搞的。

    周易很清楚怎么对于自己应付不了的东西。

    这帮人一半身上挂着域耶,就是头盖骨,修行有成的法师死后的头盖骨,徒弟会用邪术将师父的法力凝聚到头盖骨之中,作为自己施法的道具。

    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牛掰的法师身上得有十来块域耶。

    这玩意可不是好动的,在这边也是一项罪名,侮辱尸体,虽然不是要命的罪名,但是配合楚旺城的起诉,这帮泰国阿赞,得麻烦一阵子了。

    至于之后?有小郡主回来帮忙,怂你不成?

    现在是发育期,要猥琐,不能浪的。

    “你没事吧?”周易看到楚旺城神情不佳。

    “我老婆死了,被他们用钢针插死了。”楚旺城想哭,木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为什么?我们没有招惹任何人,为什么?”

    “他们是为了那个来的,因为魂魄在你这里,所以找过来了,谁知道下午会那样。”

    周易不敢开口说,是因为自己没有看到这一步,贸然出手导致了这些。

    从楚旺城来看,周易什么也没做,那个白兄弟想害自己妻子,然后被太阳晒死了,现在晚上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和周易并没有关系。

    不过从对方气势汹汹的逼问他背后的法师是谁,楚旺城还是有所猜测,应该是周易干了什么,或许是因为帮他们除去了那个白兄弟。

    总之楚旺城内心很乱,他有些不想搭理周易了,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静静。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楚旺城喃喃自语。

    周易感想安慰忽然脸色一变。

    他恨自己?是因为知道还是误会了什么?

    在周易严重,楚旺城以及楚天对自己的怨念在不断积累,甚至超过对于黑袍法师的程度。

    因果羁绊越来越重,让周易感觉莫名其妙,但是却异常愤怒。

    造成这一切他有责任,但是不是主要的,他周易自认为对得起这一家了,当初为了减少杀孽,已经选择了最好的办法,谁能知道会这样?

    “同志,麻烦你们跟我们去一趟公安局。”周易作为报警人自然也要去做口供。

    周易有些迟疑,他最近干的亏心事不少,稍微挖出一件,就妥了。

    小郡主的那件,关段林那边问题不大,但是也算是诈骗了,不过出问题的可能不大,沈厅长这边。好像也算是麻烦?

    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公门也有修行者,虽然实力可能稍微不足,但是也是正经修士了,明白玄界的事情。

    他周易算是术士,而且是心术不算正的那种,这要是被重点调查,扑街是早晚的事。

    周易的迟疑很快引起了特警的注意。

    而且这件事充满了问题,周易这个与境外宗教有特殊联系的人,也是要被重点怀疑的,就这样,周易被非常强硬的请到了长沙公安局。

    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坑,大坑。

    历清雪。

    公安系统中,专门处理超自然事件的,本身并不是修士,但是管理的却是修士。

    别误会,这位历清雪能当上国安局第九超自然事件稽查局的小队长已经三十了,对于周易来说,称一句阿姨不为过。

    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句阿姨,周易屁股后面多了个甩不掉的监察。

    “立刻联系江苏警务系统,我怀疑这个人有大问题!他在长沙禁区出现前曾经在那一代出现过!还有这个叫楚旺城的出租车司机,都可能有大问题,平常人不可能招惹到境外宗教势力。”

    刚刚因为好奇,这位阿姨去做的周易的笔记,处于礼貌周易喊了一句阿姨,历清雪直接甩笔录走人了。

    开始了针对性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