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卖佛牌的算命小胖-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章 卖佛牌的算命小胖

    “周小师傅还真是神了,看来确实得了周老师傅的真传。”前段时间在周易这边问财运的林先生第四天一大早就过来了。

    周易迎合着笑了笑,心中却是在思量另外一件事。

    昨天白童子现身告诉周易,那个林雅素似乎没有送小鬼回来的意思,因为封印是易先生布置的,白童子没办法靠近,只能过来告诉周易。

    “那个周小师父?这是卦金。”林先生放了一张五十在周易桌子上。

    周易瞥了一眼,勉强回神。

    “数额不对。”全知能力也很费脑子,所以周易摸索出了不少技巧。

    这种报酬之类的,稍微感知一下,就能感受到一些比如多了少了的信号。

    两人之前的口头承诺也是承诺,受到冥冥之中的存在的保证,违背了,那就是因果,就有了欠债。

    周易感知的就是这个人是否近期有欠自己因果

    “不是,小师父别生气,真的只有五百快,本来赢了两千的,他们不让走,就多打了两把,最后只赚了五百,如果不是我走的早,五百可能都没有。”

    周易也是警告过林端申时,也就是十五点之前收手的,林端但是赢了不少钱,心里正膨胀,自然有意无意的忘了时间,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手上也只剩下了五百。

    林端不是什么大老板,去的也不是什么赌场,就是周围几个街坊,在一间麻将馆里面搓牌,来去两千已经是很大额的数目了。

    所以当时林端兴奋的忘了时间很正常。

    周易点点头,却是没有管那五十块还是一百块。

    人家小姑娘都比他大方,难道还指望给他批语?好让这货再去浪荡?霍霍?

    “不尊财神,近期没有横财,不义之财不好取的,见好就收,知足常乐。”周易见对方还不走,不等他开口,直接警告。

    “不是,你这,你看我这财运也没拿全,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回来的?我给你五成,怎么样?你帮我赢钱,我分你一半。”

    林端不是什么正经人,只是附近的居民,浪荡货,不是打牌,就是几个狐朋狗友喝酒,不是老家拆迁,早饿死了。

    好在这货心中有数,赌钱也有度,家里的拆迁款算的死死的,到现在还在逍遥快活,媳妇几年前跑了,一个人吃喝不愁,老光棍一个,坐吃山空。

    本来老周也是这帮浪荡货的一员,后来周易出生之后,才安分,不过也就那样了。

    真以为守着隔壁的小卖部,就安分了?只是不高兴动而已,小超市里面缺什么了,直接打电话,让另外一个大超市的送。

    这能赚到钱?

    “五千块,帮你找一块转财运的泰国佛牌,几天之后来拿。”周易本来是不想搭理这货的,但是看对方架势,似乎不搞点东西,不肯罢手,只能用些治标不治本的坏办法了。

    转运这件事,很多东西都能做到,但是要没副作用的?很少,而且要求很多。

    和古曼童一个样,佛牌也是东南亚流行的玩意,各种效果都有。转运的,挡灾辟邪的,增加那方面自信力的。

    什么崇迪,四面神,掩面佛,象神佛牌。

    这东西也分正邪,正牌就是那种寺庙里面正经僧人加持的,没有反噬,但是效果也不是那么让人惊讶,所以很多人讲的佛牌,其实还是另外一种。

    就是民间法师制作的阴牌,这阴牌之中也分守序与邪恶,根据制作者被分为白袍和黑袍,白袍的虽然也用阴料,但是不会太邪异,效用温和,反噬不大,黑袍制作的阴牌,就不难理解了,什么死尸,棺材钉,坟土,头盖骨,怎么邪怎么来。

    这里浅显的介绍,具体的自己看书。

    因为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近些年这些外国神,都特别受欢迎,反倒是本土的正经神,没人拜了。

    这也导致了,佛牌什么的,比菩萨什么的要更受欢迎。

    当然,不是绝对的,至少很多人还是认可本土的财神和菩萨的,只不过因为不显灵,所以一些急功近利的不会去拜。

    佛牌古曼童,养小鬼什么的之所以受欢迎,还不是因为是邪术,灵异,效果出的快?

    正牌有几个要的?还不如多带两块菩萨。

    菩萨玉坠,周易自然也能让他成功成为转运的道具,但是不是毕竟佛牌什么的,更加显得国际化嘛,钱拿的也顺手,名头也响亮。

    显得周易有国际范,什么路子的法器都有。

    而且,周易手上的东西,制作都比较粗糙,菩萨什么的,塑料的不好解释,但是佛牌不一样,泥捏的反而正经。

    这就是做生意的套路。

    现在周易没钱进什么玉佩,金佛,就只能用这些野路子了,塑料玩意了。

    效果是一样的,晚上那位,不仅全知,而且全能,什么都能做。

    制作的阴牌,绝对比泰国进口的还正宗。

    地府请上来的鬼魂制作的,比大灵什么的入住佛牌,怎么可能差。

    听到周易的话林端也是摸不准,但是从之前的事情来看,还是可信的。

    不过这厮还是去找老周打听去了。

    “大师。”林端刚出门,外面就进来了两个人。

    之前的那两个女生。

    “咦,噢,你的事情,这个,不好意思啊,最近有个客户不按规矩来,牵扯的有点多,没来得及帮你找,这个,要不你先回去,过两天,找到了,我威信联系你?”

    周易猛地一攒手中的麻核桃,想起来自己居然忘记这件事了,一时间想到某些事情,只能先抱歉。

    “啊,噢,没事了。我的事不着急,我是陪她来的。”王悦神情有些低落,但是似乎又有些解脱。

    “喂,小胖子,你给的这什么护身符靠谱嘛?怎么都,烂了?”小胖妞韩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密封袋,里面是早已腐烂的护身符。

    “都烂了,你不清楚是什么情况?这是遇到鬼了。”周易接过密封袋,捏了捏,看来老周还是有两手的,至少这护身符还是有点警示作用的。

    “咦,看来昨天晚上看到的老大爷真的不是人?”这憨货着实粗神经。

    “看来你得罪那位得罪的不清,这样吧,也算是因为我,我再帮你找个厉害点的护身符,不过没有货,你过两天来拿。”

    从老周的护身符的表现来看,只能当个警示的小道具,忽悠忽悠没什么大灾难的,这丫头喝了易先生的特质绿豆粥,遇到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货色,老周护身符没用。

    然而这丫头一脸谨慎的看着周易。

    “小胖子你不会是想骗钱吧,我可听说了,你昨天什么也没算出来,就要了王悦一百块!”

    “。。”

    “行吧,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周易挑眉,无所谓的看着手中化为灰飞的护身符。

    “那个,你别犟,大师还是有本事的,要不就等两天,可是大师,如果这两天遇到危险,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我这边的都是些一般货色,护佑不住她,让她乱吃东西,贡台上的东西,是你能随便动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乱放。”韩琳撇撇嘴,却是气焰弱了不少。

    “这样吧,大师那些普通的能不能也给我们来几张,暂时也能起些作用?”王悦说着又在掏钱。

    “普通货色不值钱,我给你们找找,其实作用不大,你们晚上最好不要出门,留在学校人多的地方。”

    “咦,小胖子,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学生的?你跟踪我们?”

    周易不想说话,转身进去找老周留下的护身符。

    “周易!”

    “咦,你们是来找周易的?算卦还是看风水?”进来的自然是老周。

    周连山听林端说周易能搞到泰国佛牌,虽然不懂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听到要五千块,老周一下子有些不敢让周易乱来了,打算过来说道说到。

    五十块五百块的东西,没效果,可以解释,五千块的东西,没效果,可不是糊弄的过去的,都是一条街的,要是臭了名声,可不行。

    “周师傅在里面。”王悦解释道。

    “噢。”老周点点头,没有吭声,转眼打量四周,发现搞得确实比他之前有派头,怪不得这几天天天有人来,还有回头的。

    “你们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

    “对。大叔是隔壁的老板?”

    “恩,玄相馆以前的坐馆,后来收山了,就留给小子了。”周连山在年轻小姑娘面前,还是忍不住装哔。

    “您是周师傅的爸爸?”小胖妞很是惊讶。

    “怎么?不像?我们家这看相算卦可是从我爷爷那辈子传下来的,他老人家可是有名的风水大师,去过京城的,别看我们家店小,却是有实打实真本事的。”

    老周没本事,但是总喜欢吹有本事,和自己的传承多么牛掰。

    就这套说辞,他客户里面九成九的都知道。

    见人就宣传,难得不干了,还记着。

    “行了,扯那没用的,过来干什么?不怕小卖部丢东西?”周易从里面出来,手中拿着一塑料袋的护身符。

    “这不是那什么,你爷爷传下来的护身符吗?怎么拿怎么多出来?”说完还冲着周易眨眼睛。

    周易没有理会老周的抖机灵,直接将一塑料袋都递给了两人。

    “勉强用用吧。”

    “可是你爸说是你爷爷。”王悦有些不好意思接受。

    “符咒这玩意,旧了,作用就弱了,留着也是落灰,起作用才最重要。不过里面有些符咒是我爸画的,可能不靠谱。”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

    王悦看了看韩琳,也没说什么,递给周易两百,想了想,又抽出一张。

    “一百就够了,这些符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值钱。”周易抽走一张,直接将老周留下的那堆垃圾递给了王悦。

    虽然垃圾,但都是当年老周用心画得,因为年轻的时候,老周也曾经有过梦想。

    “谢谢周师傅了。”王悦领着韩琳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老周在一边也没有吭声,看两姑娘走了之后才开口。

    “你小子可以啊,你妈刚说,你就上手了?”

    “别乱扯,那给钱的姑娘谈的对象是上面的,搞好关系最重要。”

    “上面?”老周没懂。

    周易指了指天上。

    “吃香火的。”

    周连山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