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公门情况-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章 公门情况

    第二天清晨,关段林找到了周易,脸色难看。

    “你是不是用假风水阵忽悠了姓沈?”

    周易脸色一僵,意识到一个问题,沈大佬也不可能就认识一个风水师,这些风水师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本事的,看出他胡乱摆弄的很正常。

    真是之前的轻慢,让周易忽略了很多的问题,没想到一下子全部爆发了。

    “现在沈大佬很生气,直接挑明,让这边的人你起诉你涉及一笔八千万的诈骗案。”

    “这老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周易哼哼,来这边两趟,都是一堆破事,他都全知了,尽管这个能力有时候会因为他比较懒而坑道自己。

    但是不得不说这边真的很克他,重点是因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居然就招惹了一位公门中的人物,还是专门管理他们这种玄界的人。

    公门在玄界也是有管理队伍的,他们可不会守规矩到只能用法术对付法术,清一色重火力,全方面覆盖,管你什么时候飞升,还是什么算无遗漏的麻衣神算。

    就算是炼体的不惧子弹,也有重火力覆盖,甚至炮弹洗地。

    当然这些人还没到美帝那种丧心病狂的程度,但是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炮弹。

    玄界中人愿意听话的就当个洗地专家,不愿意,那就登记在册,安心做个小市民。

    周易可是清楚,某段时期那些鬼魂是怎么没的,炮弹轰掉的,不少阴差都是莫名其妙的被特制炮弹轰没的。

    鬼魂没有那么吊,他们是免疫物理攻击,可是没说炮弹也只能是物理攻击,要加点东西,太容易了,甚至还是那种环保高效能无污染的。

    白无常为什么好几次上来都是穿的正常的西装?

    那一套被人看见了,一样会招来公门中人的追捕。

    公门的态度就是不阻止天道轮回,你可以存在但是不能妨碍人间的公务。

    不能在人间有太大的影响力。

    人道昌盛不是说说的,作为三界根本,人界的意志不容忽视。

    “沈大佬认识了一个上面下来查案的龙虎山的弟子,他告诉沈大佬,你的风水局很普通,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些神妙。”关段林神情复杂。

    “为什么?明明只要你拿出之前的能力,哪怕只有一半,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因为姓沈主动告知情况,你现在处境并不好,那些上面下来的专案组正在找西郊工地的凶手,听说你的嫌疑很大。”

    周易面色不变,指了指头上的白发。

    “再像之前那样,我就活不了了。”周易半真半假。

    关段林和周易某种上来说就是荣辱与共的,一根绳上的蚂蚱,周易出了事,他的金大腿自然也就没了,所以他现在也很烦躁,他希望周易能显露一手,证明自己。

    “还有,和你一起的那个司机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说,是你招惹的那些泰国法师?还说你半个月前去过西郊工地,之后那边就出事了?”

    关段林是真心希望周易能够出去,所以比较费心。

    周易面色复杂,一脸长吁短叹。

    “那是个可怜人,遭遇无妄之灾,就算是我的错吧。”或许没有他,也就不会让白兄弟提前融合地魂,到时候黑袍阿赞说不定只是带走白兄弟的魂魄,而不在意楚旺城一家了。

    周易很难受,因为在这件事中,他起到的作用很微妙。

    甚至是推动。

    “你就不想办法改变吗?要是他们找到证据,你就得坐一辈子牢了。”

    “姓沈的那边无足轻重,既然不愿意信我,那就等死吧,重点还是西郊工地这边,他们已经盯上我了,很多东西,你不是玄界中人,不懂。”

    周易清楚这是迟早的事情,本来以为会在赚够八亿之后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自投罗网了。

    即便他某种程度的全知,依旧只是一个新世纪的普通少年,对于公门有着该有的畏惧。

    天庭管辖九天十地,公门管辖四海八荒,都是权利的集中地,对于个人意志是绝对的碾压的。

    玄界是另一种江湖,公门便是朝堂,江湖朝堂永远是两个对抗的概念,而江湖一直是那个被镇压的对象。

    关段林走后,周易转动手中新到手的磨盘,这是核桃中的一种,闷尖狮子头,造型相当漂亮的一款文玩核桃,有些压手,周易的这对磨盘有些大,里面有两处空间,不算大,但也足够神异。

    关键是两个核桃对应的是阴阳二气,正是周易观想的大阴阳磨盘太虚观想法所对应的阴阳二气。

    阴阳气,而造化生。

    周易识海之中星辰转动,星空之下阴阳黑白二色大磨盘不断碾动,消耗能力带来的信息负担。

    小郡主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好在周易并没有感知到她有危险,应该是被什么私事拖累。

    但是让小郡主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在周易身上,又一道很深的因果线连接在沈大佬身上,还有一大部分在小郡主的金身之上。

    小郡主不在三界六道,因果难以纠缠,但是有了易先生传给她的香火神道,可以将因果汇聚在金身之上,分润功德。

    现在最大的麻烦事,第九局的几个队员已经将目标放在了周易身上,尤其是得知周易可能有不小手段之后。

    晕头转向接近一个月,可以想象这帮人的态度,周易从原来的辅助作证,变成现在被临时拘役,都是因为这帮人咬定了周易的问题。

    现在的情况就是对方通过那所谓的八千万的诈骗,先扣住周易,每次询问调查的偏偏又是西郊鬼域的事情。

    因为小郡主的鬼仆,和幽冥鬼域的空间偏移,寻常手段无法触及,对于这帮人来说,有点难啃,到现在还没办法处理,只能焦头烂额的如同那啥一样乱咬。

    周易之前也被他们发现过,但是并没有找到什么重要的线索,所以并没有在意,这次和泰国黑袍阿赞的冲突,让他们迅速的将目光对焦到了周易身上。

    这个人半夜出现在鬼域附近,必然和鬼域异变有着巨大关系。

    根据第九局的现场勘探专家的分析,在西郊鬼域附近,曾经有人动用过威力强大的法术,还有不少战斗痕迹,这些都是怀疑周易知道内情的线索。

    “何必呢,你应该清楚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说?”历清雪坐在审讯桌前,周易面容冷漠。

    “我不说,是因为你们就算知道了,也没办法处理,不是么?”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没有办法处理的?我们现在只是在收集线索,方便之后的调查,这不是你知情不报的理由。”一边负责询问的男队员开口。

    他们并不在警察体制内,但是拥有警务人员同等执法权力,属于特殊战斗人员,了解法术,也知道如何对付诡异的术士。

    当然,也是因为现在还在蹦达的都是些喽比,但凡周易能动用法术,肯定能轻松离开,摆脱这帮鹰犬。

    “墓地的主人你们应该清楚,汉朝长沙王,叫什么吴著好像,晚年供奉几位术士,妄图求长生,后来为了试验,他先让术士在他女儿身上试验了长生秘术,秘术成功了,那个小郡主变成了不在六道的鬼灵,永生永世不能轮回,变相的长生不死,后来术士使用手段害死长沙王之后,朝廷派人镇压,同时安葬长沙王,同时镇压了变成鬼灵的小郡主。”周易并没有被束缚,只是坐着并不舒服,扭了扭腰,手中核桃转动。

    “后来这边的工程队挖开了长沙王墓,破坏了封印,小郡主跑了出来,让我姨丈带她出去,后来我姨丈找到我,让我帮他,所以我后来就出现在那边了,但是我到的时候,鬼灵,也就是小郡主的尸骨已经被考古的人挖掘出来了,只不过受到封印法器的影响,要我带她的尸骨出去。”

    “所以你就带她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害死了多少人?”历清雪率先发问谴责。

    “?怪我?我能怎么办?我就是一算命的,根本不会降妖除魔,我不带她出去,她就要杀了我,我能怎么办?而且如果不是那帮刨坟的乱挖,会有这么多事?你怪我?简直莫名其妙!”

    糟心事太多,长沙王墓是这样,楚旺城那边也是这样,就像是针对他一眼,明明拥有全知能力,明明一切都可以清晰掌握,偏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最终出现意外。

    这让周易心情异常浮躁,愤怒,尤其是得知楚旺城反咬他一口的时候。

    他觉得这个世界没救了,无药可救了。

    长沙王墓被刨,是他的问题?小郡主脱困,是他的问题?偏偏那些主要责任人不被追究,把所有事情都怪到他一个擦屁股的身上?

    这世道还有救?

    “你说话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并不是在责怪你,只是在询问情况,如果你能早一点告诉我们警方这些情况,还会有这样的问题么?”

    “那后来呢?”历清雪制止一边的队员的批评。

    周易平复情绪,手中继续转动,继续开口。

    “后来就是你说的那个战斗地点了,我带着她的尸骨到了那边,得知她要将长沙王墓变成鬼域,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只能动用请神咒,请来天兵天将,将她慑服,只不过没来得及破开幽冥鬼域,天将就上去了,我以为早就没事的。”

    “你是说那片鬼域,并没有鬼王?为什么我们进去查探掏出来的队员说有不少鬼王?”

    “后来进去的呗,难得一处鬼域,自然吸引那些东西聚集,而且应该算不上难对付吧,请些鬼差上来就行了。”

    “我们已经召集了一些玄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前来镇灭鬼域,你知道的情况很重要,我们需要你协助我们进入鬼域,消灭那些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