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西郊鬼域十二鬼王-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一章 西郊鬼域十二鬼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周易获得了有限的自由,但是同样也答应了明天晚上去鬼域镇灭十二鬼王。

    这个十二鬼王就是小郡主离开之后,进入幽冥鬼域的比较牛掰的鬼魂,基本上就是西南地带几个省的库存了。

    小郡主的鬼域蕴藏异空间,但是却不拒绝鬼物进入,自然很容易就能聚集这些。

    当初小郡主这样,纯粹是想找两个手下的,只不过后来被二爷拎走了,也就不了了之。

    虽然号称十二鬼王,但其实也就大猫小猫两三只,其余的都是凑数的,手下就是鬼仆。

    鬼仆没有意识,听命任何鬼物的命令。

    说是鬼仆其实也就是傀儡了,神智被泯灭,只有强大的力量,还有在鬼域内绝对的无敌。

    话又说回来,小郡主在干什么?

    追剧。

    小郡主在更改某些文件的时候,意外接触了某些苦情剧,然后就沦陷了。

    家都要被抄了,她在追剧。

    没救了。

    但是周易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联系上小郡主,只能见机行事。

    还有一件事,楚旺城死了。

    带着怨恨,以最残忍的手法,自杀的。

    有人在背后出手,撺掇楚旺城变成厉鬼,让他儿子楚天学习鬼术,报复所有人。

    包括周易。

    因为幽冥鬼域,长沙这边段时间汇聚了不少三教九流,正派邪修都有,鱼龙混杂,周易为什么会被某些特殊的针对?

    因为传闻周易掌握了鬼域之主的消息。

    谁放出去的?历清雪,这个公门中,此次行动的负责人。

    为的自然是让周易没办法独自离开,必须接受他们的保护,这件事是周易自己算出来的,对方处理的很细微,如果不是看到身上的因果线,周易是不敢相信会有人这样的阴险的。

    因为这次的遭遇,周易这段时间一直在精修大阴阳磨盘,已经初步获得了手中阴阳磨盘的认主,要不了多久就能动用了。

    两个磨盘加起来两百立方的空间,很大。

    而且也找易先生讨要到了一门精神幻术法门——幻虚无界。

    这是不需要法力,单纯运用精神力的法门,比较鸡肋,没有杀伤力,但是却可以催眠甚至让一个人精神受困虚无。

    最重要的是精神法门要求施术者必须精神远远高出受术者,这就注定了这是一门戏法。

    但是周易却相当满意,大阴阳磨盘太虚观想法确实是一等一的神魂修炼秘法,之前是因为有易先生罩着,所以根本不去刻意修炼。

    然而现实的残酷告诉周易,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从被关进审讯室的那一刻起,周易就已经决定改变自己。

    那种身不由己,无法掌握自身的感觉,对于周易来说,是一次相当不愉快的历程,尤其是自身被一次次算计,毫无反抗的能力。

    周易不喜欢动用武力,但是也不愿意被算计到最后才后知后觉,逼不得已才去求取力量。

    大阴阳太虚无界,周易识海更为凝练,其中阴阳磨盘之上,星辰转动,不断被周易篆刻。

    无数条命运线牵引,周易编纂无尽可能。

    之前一直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动用能力带来的头疼,其实也是精神力增长的一种方式,只不过之前周易心无大志,所以不愿意忍受那种痛楚,但是现在却无所谓了,观想法的精进配合精神力的增长,周易的神魂壮大如同照样一样不断燃烧。

    全知能力,正在不断突破界限,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周易和易先生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一体双魂,其实两道意识之间的联系相当紧密,就像是两个水珠,周易的这个水珠连接易先生的水珠,而易先生的却又连接到冥冥之中的无尽海成长生猛。

    周易成长不需要和常人那样,按部就班,直接吸收属于易先生的同宗同源的精神力,就足够了。

    而属于**的部分则是由易先生来完成,铸造最强的个体。

    手中阴阳磨盘转动,周易目光之中不再有之前的懒散透彻,而是蕴藏古波,风雨不惊,以及无法被看穿的深邃。

    这是一个人心机成长的标志。

    这一次成长,原先的咸鱼小胖,变得不再单纯,属性点发展向不知名方向。

    人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生物,一个词,一句话是没办法描述的。

    在外人看来,周易经历的非常简单,甚至并没有经历什么大风浪,但是对于周易来说,却是人生的坎坷,却是即将步入这个拨云诡谲的江湖的必要过程。

    如果不能积极适应,就会被这个世界叫做人。

    主动永远好过被动。

    周易眼中波光流动,看向围聚在西郊工地,幽冥鬼域前的中人。

    有常服打扮的,有公门打扮维持秩序的,有道士和尚打扮的修行者,怀着的目的却是大同小异。

    利益。

    功德,鬼王,或者修士尸首。

    “我怎么感觉你似乎在图谋不轨。”护着周易的历清雪看到仅仅一晚上时间,就判若两人的周易,心中感觉非常不好。

    此人精通易学算术之道,属于修士之中最为难以对付的存在,一个稍有不慎,可能就落入对方的算计。

    之前已经得罪周易,历清雪自然不会认为对方不会怀恨在心,现在云淡风轻只不过是在隐忍罢了。

    而且历清雪清楚,周易绝对隐藏了幽冥鬼域的关键消息。

    “紧张什么?我能做什么?阶下囚罢了。”周易手中转动核桃,脸上依旧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历清雪却更加担心了。

    “看好他,进去之后小心。”历清雪只能让小弟盯紧周易。

    “这位就是淮南道周布衣的传人?周易?”一个年轻道士打扮的走上前来。

    “张顾问。”周易身后的队员喊道。

    “沈应的风水就是你布置的?比起周布衣,你的道德简直稀烂,没有一点风水师该有的德行。”张道长皮笑肉不笑,相当看不起周易这种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自以为学到了东西,就出来卖弄,不知所谓。

    周易目光悠悠,看得张队长有些恼怒之后,才开口。

    “所以为了八千万,你就毫不懂规矩的诋毁我,甚至改掉我的布局?龙虎山的嫡传弟子?还有这样的大心胸,高德行?”

    玄界规矩,没有风水师允许,不要乱改风水局,改了,就是看不起人,就是得罪人了。

    “哈哈,简直没话说,你是个什么东西?胡乱摆个低级风水局,还以为是个什么大本事了?那种叫做改么?”张队长面露不屑,却是直接走到历清雪那边,不再搭理周易,似乎和周易说话让他感觉丢脸。

    “你真以为看穿我的布局了?你又是怎么肯定我除了皇命在身,就没有其他的手段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皇命在身,天命所归,星神指路?你有看过那老东西的八字和那边的风水位么?知道寅时那风水局上承载撒下的星光是哪颗星斗嘛?”

    周易每说一句,脸上的笑容就更甚,眼中的不屑也更加明显。这个人自视甚高,看到周易在书房的风水局之后,就直言周易水平不行,根本没有深究。

    而张道长脸色却是阴沉,他根本不知道周易说的是什么,但是细细推理,确实是自己没有考虑的东西。

    玄门手段,各自有各自的传承,少有那种收容天下绝学的传承,这也就造成了同样是一个风水局,各门派的解释,布局会迥然不同,甚至相对的现象。

    这就是风水局为什么不好乱改的原因。

    因为你不知道你看到的,究竟是不是全部,自己的改进又是不是卖弄。

    “哼,不知所云,莫名其妙。”张道长却是转身离去,不再搭理这边的人。

    “龙虎山?当真是好手段,因果不小啊。”周易目光未明,透着神秘。

    这次的宗教会议是龙虎山和佛门净土宗牵手合办的,这边也是这两宗的人为多数。

    道门有九大传承,佛门也有十宗,不过其中有无宗专修佛法,或者说放弃法术,或者说法术丢失。

    修行法门的十宗之中只有五宗,禅宗,密宗,法相宗,净土宗,还有一个小乘佛教俱舍宗。

    净土宗也在这里,不过因为有龙虎山牵制,所以影响力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