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乾坤扇-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五章 乾坤扇

    历清雪对于返魂香的需求超出周易的想象,刚刚回到玄相馆,历清雪就找来了。

    “这是你要的材料,其中千年冰蚕丝价值很高,你三千万就没了,如果可能最好给我两千万。”

    历清雪手上一个亮银色的保险箱,打开里面正是周易要求的材料。

    不是很复杂,千年冰蚕丝,域外陨铁,天火淬炼,以及墨蛟龙的血液。

    早些年的时候公门曾经动用禁制武器捕杀过一条海边作乱的墨蛟龙,就是那头的血液。

    这是周易已知的人间最好的材料了。

    想到这里,周易回忆起来当初三太子交给他的蛟丹,最后被易先生炼制成了一条项链,交给了王悦。

    说实话,王悦其实很喜欢那条项链,但是大概是不想面对三太子那复杂的情感,只是将项链收起来了,并没有戴上。

    瞅了瞅手提保险箱中的材料,周易很满意,最重要的是张宁那张臭脸没有过来。

    最后一根养魂香被周易收到了楼上,也没怎么珍藏,就在三清像下面的柜子里。

    当周易如此轻松写意的拿出返魂香的时候,历清雪神色是相当复杂的,接过返魂香,却又开口道。

    “你说过除了返魂香,还有什么?”

    “没什么了,你们用不上的,一种修炼用的,一种供奉鬼神用的,而且量也不大,我自己也要用。”

    “有没有能够驱使鬼王的。”历清雪意有所指。

    周易挑眉,想起了老爷子传承中提到的一种偏门的香。

    “有是有,但是你们确定要?”

    “有什么缺陷?”历清雪敏锐的察觉到周易话中的隐藏含义。

    “返魂香一旦点燃,需要持香者十年寿命,尸体越不完整,需要抽取的精气神越多,甚至可能出现一命换一命的情况,而且地府方面也需要另外一个游魂补充人数,御灵香一样,已经点燃,方圆十里鬼魂供其差遣,但是会燃烧一个人的阴德福气,最后是寿命,这只是一种特殊法物,不能随便动用的,这东西玄界很多,你们不可能不知道。”

    历清雪点点头,公门虽然成立时间短,但是一些资料还是有收集的。

    返魂香有记载,但是因为推断不可能炼制成功,所以历清雪才会惊讶,御灵香她也是清楚的,只不过想问问周易有没有什么没副作用的。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古曼童,这个,有个小鬼,可以帮你们一些不方便的忙,我也不需要什么报酬,好好供奉他们就行。”

    周易知道他们需求的是什么。

    尽管科技化融合法术,成就了他们现在的强势,但是某些方面还是短板,需要一个类似战宠的辅助,在一些特殊行动中起到作用。

    这是历清雪自己的想法,先在自己队伍实验,如果具有实际操作价值,才会向上面报告。

    这算是特殊行动队的自主性了。

    但是听到周易的话,历清雪却是摇摇头。

    驱使鬼王可以,但是养鬼不行,这涉及到队伍的章程,上面的底限。

    “御使鬼王的东西,有倒是有,但是都需要法力驱动,你们用不了,这样吧,给我几天时间我问问?”

    历清雪点点头。

    “有消息联系我。”

    “了解。”

    这也算是皇商,特供了,搭上公门的线,路子野得很。

    周易美滋滋的收好材料,以后装门面的宝贝有了。

    “周易?你小子又跑出去几天,干嘛去了?”隔壁老周看到历清雪走,急忙上来打探。

    周易做生意的时候,周连上都是不上门的,避免某些误会。

    “本来能捞到八千万的,那老小子底子不干净被查,进去了。”周易将小郡主那边扒拉来的几件好东西放到二楼,重新收拾,腾出一块空间。

    “八千万?你干什么了?”周连山并不知道周易的身价已经到千万了。

    “没什么,惊讶个毛线,八千万没了。”周易有些烦燥,他都是谈笑有鸿儒了,这坑儿子老豆还在这边雾燥。

    跟不上节奏。

    “怎么跟你老子说话呢,你就是挣一个亿,你也是我儿子,别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周连山也是有脾气的,眼睛瞪起来,似乎是要发火。

    “得了,想干什么。”

    “上次你不是卖给他们一些佛牌什么的么,老林在股市上挣了不少钱。”老周也是死皮脸,刚刚还面红耳赤的,这边就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要不给你老子也整一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舍不得花钱,根本不给我什么钱。”周连山讪讪。

    “给你,你也没本钱去炒股啊,难道赌钱?”

    因为周易的佛牌,街道一个打牌的都去炒股了。

    都招横财,大家一起打来打去的,简直浪费神力,谁不知道谁似的。

    “总有不知道的。”周易的佛牌让附近牌室的生意一落千丈,没办法,只能想办法发展那些来小钱的大爷大妈去玩。

    周连山这厮已经全然不要脸了。

    “佛牌消耗阴德的,横财横财,来的快,去的也快,你不知道玄相馆的规矩?”

    除了老爷子的最后一卦,其实玄相馆也是有规矩的,命不算己,财不富亲。

    不管多大本事,别对自己用。

    “那有没有给你老子的零花钱,我好歹也帮你看了几天店。刚刚那女的气质不错,赚了多少?”

    “没赚,那是公门的,找我换点东西的,其实是晚上那位的东西。”

    “你现在的路子这么野?不对,都这么牛掰了,不可能没钱,怎么样,资助你老子一点烟钱?”

    周易直接摇头,他清楚自己老子什么德行,给了一万想两万,还不带歇的。

    “扣扣巴巴的,我供你上学的时候,容易吗,现在有本事了,一点烟钱都舍不得孝敬我?”

    “呵呵。”周易的学费怎么来的?

    不说具体的,举个例子,周易学校都知晓周易这么个小神棍。

    可以知晓周连山的坑蒙拐骗到了什么程度了。

    “对了,上次来了对姐弟,听他们的意思,之前来过,因为那女的丈夫不肯让你治,所以离开了,上次来的时候,说病情严重了,想让你去看看,你怎么说?看病?别耽误了人家。”

    周连山也遇到了不少的客户,简单的自己出马,忽悠过去,淘点烟钱,他自己拿捏不准的,就留下联系方式,等周易自己解决。

    周易沉下眼皮,似乎是在思量,片刻之后,冷笑。

    “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苦海度信徒,命解有缘人,自作孽的那就自救,他人如何能救?”周易冷笑两声,放好小郡主那边弄来的博山炉,一边是街上淘来的蒲团。

    二楼以后也是他修炼的地方了,尽管以后不一定会来,但是场面还是要摆好的,表现出清修的样子。

    “能帮帮就帮帮。”周连山言语苍白,他纯粹是看人家可怜,要是自个儿砸变成冷血无情,残酷贪婪的那种人,他这个做老子的肯定是要后悔的。

    “再说吧,中午叫上妈,我们出去吃顿好的。”

    看到周易似乎心情不错,周连山也哦明其妙。

    “怎么?有好事?”

    “不算吧,得了件不错的东西。”周易语焉不详,并没有解释。

    “那个炉子?你怎么这么喜欢这玩意,上次街那头的王老板来,好像也是送炉子的。”

    老周说的王老板,是当初周易淘宣德炉的那家,王玉,因为收了一件带有煞气的青铜戈,所以身上带了煞气,克到了自己的情人。

    后来请了三块护身符回去,没有回来,想必是解决掉问题了。

    最近因为两趟远行,经历的又比较复杂,周易的记忆出现不小的断层,很多事情都要感知,仔细回忆一下。

    周易带着父母吃饭其实也相当于补偿一下几天没回家的愧疚,顺便庆祝一下。

    庆祝的当然不是博山炉,而是乾坤扇。

    易先生给他回应,晚上会帮他找些材料,炼制一柄护身法器,集合功法辅助与一体的法器。

    其实周易还想也把扇子也变成储物法宝的,只不过已经有阴阳磨盘了,重复的话,会浪费资源的,即便是这些花费千万的材料,在易先生眼中也并不比土石凡铁好不了多少。

    这就是大佬的眼界。

    如果不是怕消耗力量,影响到周易,大佬已经打算虚空造物了。

    别质疑,作为全能存在,虚空造物,并不是什么夸张的能力,只不过比起炼制,消耗的力量会多一点。

    一夜,清晨周易回到玄相馆的时候,已经看到静静躺在桌子上的乾坤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