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秦将军墓-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六章 大秦将军墓

    第二天,周易见到了昨天刚刚提到的一个人。

    王玉,同时也得到了一个不算差的信息。

    王玉通过背后的盗墓团队,找到了青铜戈出土的那座大墓,一座秦朝时期的将军墓。

    不得不说王玉这个人是相当富于进取心的,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他竟然生生的将那件带着煞气的青铜戈,当成带有神秘力量的古董卖给了有特殊需求的人,甚至因此而接触到了一个之前没有留意的圈子。

    要知道有钱人的想法是很特殊的,很多有钱人有钱之后,根本不满足于现实的普通,想要追求带有超凡力量的物品,也就成了某种选择。

    带有诅咒的宝石,埃及法老面具,中世纪欧洲女巫的帽子,什么邪,收集什么,他们就是要见证这个东西的邪。

    王玉的青铜戈就是卖给的这样一群人,甚至拓宽了商路,收到了好几个订单。

    有买卖,为什么不做?就这样一合计,王玉打算请周易一同下墓,去收集那种带有特殊力量的古董。

    周易会答应这种刨人祖坟的勾当?

    别说,当王玉开到一千万的时候,还真就答应了。

    别高看周易这人的原则,一两百万或许会矜持一下,上升到千万的时候,他都是不拒绝的。

    古董这么值钱么?单单是给周易的酬劳就要一千万?

    排除那些刻意炒高,洗钱的,很多精品古董还真就千万以上,最重要的是王玉要的是带有神秘力量的古董。

    寻常十几万,几百万的东西,就因为这个特征,能再乘个十,而且又不是一件,所以赚是肯定的。

    只不过为了小命,为了让那帮盗墓的安心,再下去一次,这才有这么高的价格。

    王玉自己就算清理掉所有古董也不过挣个几千万,毕竟盗墓团伙那边也要个几成辛苦费。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些都是冥器,来路不干净,要是走拍卖行,还真就不一定少于这个数字。

    当然也可能低于这个价格,毕竟王玉走的是特殊渠道,特殊商品,很小众。

    扯远了,王玉这边和周易约好,三天之后去陕西,墓在绥德,不是别人,正是蒙恬大将的墓。

    秦始皇病死之后,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公子胡亥暗中谋划政变,继位之后,赐死蒙氏兄弟,蒙恬吞药自杀。

    蒙恬的墓并没有多豪华,东西也并不珍贵,当初那批盗墓贼盯上,只不过是想试试,能不能找到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

    因为有传闻,蒙恬是得到了长生不老药的,正是因为没有交给胡亥,才被赐死。

    虽然这样的传闻很扯,但是还真就有人信了。

    其实蒙恬墓很寒酸的。

    不说墓室,连个像样的墓碑都没有,还是后来人给立的。

    当然小说中这么写就没办法进行了,稍微一点点修改。

    坟包不在中学内,而是未曾被发现,棺椁也是有厚葬的,至少有个小地宫,能让人在里面站着。

    但其实只有陵才能有地宫,将军这个等级的,还是被赐死的,不可能有这种待遇,长沙王都没有。

    除了这些,墓葬下面其实是个万葬坑,蒙恬生前的手下衷心的都选择追随将军去了,死了千八百人,下面尸骨成堆。

    其实小说中的地宫,很少的,有是肯定有的,但是很多其实也只是不到十个平方的小地宫,那种让人迷路的,实在是不太现实。

    洛阳古墓博物馆里面的景陵,北魏宣武帝的坟墓,就是一个大土包,具体是不是后来垒的不清楚,反正里面很小,狭窄的墓道垂直向下,里面一处二十来个平方的圆形的地宫吧,很小。

    其他的不清楚,或许有大的,但是按照古代的人力所能达到的极限,是不太可能修建庞大地宫的。

    有肯定是有的,秦始皇,生前就在建造,自己建造的,又是为了升仙复活,修的自然大。

    后期几个盛行厚葬的时代,修的都比较大。

    但是也远远没到能让人迷路的程度,除非是墓道复杂,甚至刻意形成一个圈。

    古代的防盗措施其实就是那几样,断龙石,墓道里面整点机括毒气,挖点陷阱。

    盗墓最大的危险其实还是缺氧,塌陷,以及来自队友的肾击,捅刀子。

    当然还有盗洞上,亮银色的手链。

    留有三天的时间,正好让周易适应乾坤扇,顺便将其元神祭炼,成为得心应手的宝贝。

    和二爷的差不多,扇子是铁骨的,不过乾坤扇分黑白两面,两种幻境,目前周易还未构筑幻境。

    二爷那柄是三尖两刃枪,三首蛟变得,而周易的这把是实实在在的扇子,虽然必要的时候也能变成长枪,但是并不实用。

    材料在这,设计初衷就那样,注定辅助为主。

    而且周易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辅助,姜子牙的那种。

    三界从来就不缺能打的,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就这样,周易一手核桃,一手乾坤扇,活脱脱一个晚清纨绔。

    其实周易也后悔要这两个磨盘了,现在手抓不过来。

    三清像被请到了楼上,下面的供桌就是小郡主和另外那个泰国古曼童,林雅素请的那只,后来被地府的送上来的,至今也没找到安顿之处,好在在小郡主的鞭挞之下,也懂了规矩,不再闹腾。

    心情好,给小郡主一根供香。

    躺倒藤椅上,周易悠哉的转动阴阳磨盘,修炼精神力。

    好消息很多,当然最好的还是九九玄功,已经快完成二十五转了,再来一点点,周易就能有法力了。

    因为易先生将**玄功拓展到了九九,周易并不确定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九转玄功,为了区分,改名叫九九玄功。

    二十七转之后,正式步入第四转,就能修行法力了。

    **玄功练体不说,但是其实并不排斥法力,只不过以肉身为根本,力为根基而已。

    八转九重天,一重一境界,九重之上,肉身不灭。

    片刻之后,周易眉头一皱,感觉到有种不善的来意。

    果不其然,周易抬头,就看到当初白方的妻子,带着一大票的人过来了,气势汹汹的,来者不善。

    白方就是那个被黑手遮面的,后来拒绝周易救的那个。

    在那之后,周易也说过,无缘不救,有缘了,不珍惜,也不救。

    天下间受苦受难的人多了,凭什么要单独照顾你一人?还是腆着脸的?

    一行人二话不说,直接将后面抬过来的白方摆在周易门口,也不说话,就这么围着。

    看样子是笃定要把事情闹大,好让他周易妥协?

    周易好笑,气不起来。

    真以为他周易是任意拿捏的?

    扇子捏在手上,没有转动核桃,周易就这么看着外面的闹剧。

    “你应该清楚我的规矩。”周易看着地上面容狰狞,颧骨翘曲不成模样的白方。

    这个人的脸被气运反噬,不成人样了。

    “大师,我只是希望您能治好我丈夫,当初说好的,你不能反悔。”态度不算强硬,但是也没多少客气,到了这个程度,是打算逼迫他了。

    “是说好的,可是他不要我救,我为什么要腆着脸去干别人不愿意的事情?”周易无视围拢过来的吃瓜群众,玄相馆牌子就在这里,不怕污蔑。

    周易在网上出名,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去长沙的时候,已经被拍过一次,但是他根本不在意。

    假道士算命混子的才需要名气,他周易不在乎,要钱,自己可以去找有缘的,没必要向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证明什么。

    “你不能这样,我家就指望他一个了,要是没了,可就真没了!”白方的妻子带着哭腔,眼泪也快下来了,后面的大概是亲戚之类的,急忙过来安慰。

    “我们虽然没钱,但是几万块还是能凑出来的,大师你要是真的能救白方,我们肯定给你筹钱,这混小子不想被救,我们就打他,不要在意他的想法,大师你就行行好,救人一命,算是积德,要是能治好他,我们一定帮着大师说好的,帮助介绍生意。”

    周易因为一头花白,加上气质老练,让其他人以为已经三十四了,喊大师没有以前那么隔应了,反而感慨大师就是大师,头发都白了,脸还那么嫩。

    “你们以为我在意钱?苦海度信徒,命解有缘人,这是规矩,他拒绝了,那就拒绝了,我周易玄相馆的牌子,就在这里,欢迎天下有缘人,但是不欢迎不懂规矩的人,今天要是为了他破例,那么下次我是不是就是能为达官贵人破例,残害无辜,平头小老百姓?”

    周易环顾四周,大概是找到感觉了。

    “我自认为还是懂点手段的,能把玄相馆开在这里,就是遵从祖上规矩,解命救苦,帮助贫苦,重点是一个缘字,钱这种俗物,是要坏修行的,只有那些贪图富贵,不懂玄术的江湖术士才会贪念那东西。”

    周易这话说的掷地有声,相当有感觉,自己都被自己给折服了。

    “总之还是一句话,我们之间并无缘分,你要是来看相算卦解命,我自当是欢迎的,但是如果是地上躺着的那位,抱歉,我这个人还就真有脾气了,当初他拒绝妻子的好意,理直气壮的骂我是骗子,就已经断了这段缘分。”

    周易手中扇子拨动,并没有展开,但是幻虚无界的力量已然散开,这厮为了宣传玄相馆,已经不择手段的动用幻术催眠了。

    “缘这个字,还不是你说说的!还不是记恨我丈夫拒绝你!”

    哭道一半的白方的妻子起身咒骂反驳道。

    “对,就是我说说的,我们之间并无缘分,直接的说,我不想救他。”

    “你真有能力修面?”

    周易挑眉,看相一边穿着正常的中年人,但是很快就看到了对方的一双浅黑色的手。

    黑手遮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