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技法较量-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七章 技法较量

    和白方的亲戚不同,修行黑手遮面的术士来意却是相当诚恳的。

    较量技法。

    求取黑手遮面的不足。

    或者说,上门求学,想要知道周易是否真的有能补足黑手遮面的能力。

    修行黑手遮面的中年叫做安在旭,相当喜剧的一个名字。

    尽管修行的是旁门,但是为人却是不错,给人一种磊落之感。

    这是一个道痴,和武痴一样,很多人修行法术也有一种痴恋,想要修行更加强大或者神异的法术。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人并没有抛弃白方。

    白方反噬,能活到现在,绝对是这个人的手段,尽管也是因为他所致,但是却也看得出来,对方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周易也算接触过不少修士了,但是像对方这样纯粹的,很少。

    而且,最重要的是周易知道,白方之所以会被安在旭试验黑手遮面,其实还是他自己要求的,想要博一场富贵。

    难得有试验自身所学本事,安在旭没办法抗拒。

    最后失败,还用尸油不断维持白方的寿命。

    虽然做事不行,但是这个人纯粹,没有太多心机。

    修行道法的,也不都是好人,修行邪法的也不都是坏人,八百旁门,亦有能人。

    手段而已,技法并不能代表人品。

    “我会不会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不可能帮他治疗。”

    “那如果我拜你为师,你愿不愿意教我。”安在旭脸上看不出什么期待或者不满委屈,就像是再说,你发型不错一样。

    “你确定来得及?”周易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知道,但是我不想再害人了。”黑手遮面虽然偏门,但是本质上也是帮人改命,只不过路子比较窄,很难走通而已。

    “行,冲你这份心,我应了,拜师不必,我也不可能教你玄相馆的传承,算是技法较量,相互学习,白手修面很容易,今天就教你实习。”右手持扇拍在左手手心,周易难得碰到一个对胃口的玄界术士,打算拿出点干货。

    “谢谢。”

    说到底周易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只不过缺少一个台阶而已,吃软不吃硬。

    “面相和那山川大河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玄相馆修行相术,相天相地相人,风水能改,这面相自然能改。”

    人有点多,根本没办法去二楼,只能找了两张板凳,让白方躺在上面,就在门口教学。

    “黑手遮面想必就是按照这种原理研究而出的,本质上没有错,手法也确实鬼斧神工,巧夺造化,但是你忽略的一点,或者说,黑手遮面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气,山川大河有风水之气,这人自然也有气,气流通天地,天人交感,形成命运投影,望气之法便是观的此道。”

    周易手中两个核桃缓缓转动,偶尔撞出轻响,非常清脆,周易站在门口侃侃而谈。

    白手修面确实是周易自己研究的,根据他所知道的一些东西,扩充改善而来。

    黑手遮面重点在于面相的修整,类似整容,但是更加玄妙。

    周易研究出来的白手修面就是动的气,脸上的风水。

    之前黑手遮面也涉及气,但是并不能做到周易这种随手牵引的程度,只能通过某些手段,或者特定的脸型来引动风水,存在失误的可能。

    周易的白手修面就是对于这一方面的补充。

    “你修行的黑手遮面只涉及到术,并未涉及法,但是我知道你有手段感应到气机。”

    这是麻衣一脉的秘术,不修法,但是却能感应到气,黑手遮面也是麻衣弟子创立的,只不过7因为不合正统,才被逐出师门。

    安在旭点点头。

    他确实能感应到气,但是很微弱,还不能参悟玄机。

    “你的不足就在这上面,修行不够,看不透气的布局变化,而我所说的白手修面,就是对于气的修改或者说更改。”

    和风水一样,风水局不是摆两件法器就行的,还需要风水师牵引风水气场,将风水局构成整体。

    寻龙点穴定风水,这才是风水地师的看家本事。

    “感悟气机的修行非一日之功,今天就让你先感受一下,这叫养魂香,我玄相馆辅助修行性命之法的灵物。”周易点燃养魂香,青烟飘起,周易挥手,青烟如同一道流水,蔓延向安在旭。

    安在旭刚刚接触到养魂香,整个精神就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粗暴的讲,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更加清晰,之前模糊的气机,也清晰了不少。

    “牵引气手法其实很简单,你没有法力,需要用自己的气去引动他的气。”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周易的白手修面说着玄奥,但是原理就是一句话,说穿了就这样。

    但是说着简单,真正到去操作的时候,安在旭才感觉到其中的艰难。

    气不是那么好牵动的,尤其是白方脸上的气,已经乱成浆糊了,之前又涂抹尸油,加上他后来乱七八糟的手段,让这个过程更加艰难。

    不过毕竟是改面相的传人,知道气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安在旭一点点梳理白方的气,周易在一边指点。

    周围的吃瓜群众看得莫名其妙,但是不明觉厉,还有拍视频,打算发朋友圈的。

    周易并未拒绝,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打广告的机会,不在乎,但是也不反对。

    拨弄半天之后,安在旭终于长舒一口气。

    “好了?”有人问到。

    “还差最后一步。”安在旭知道到了自己发挥的时候了,朝着白方的肿脸一掌拍下。

    只听得其中骨骼错乱,喀吧一声,一阵牙疼的声音,随后安在旭收手,白方脸上涌出大片的黑色油脂还有血液的混合物。

    “这。”

    看着都疼,之前白方的面骨已经完全变形,安在旭的这一掌下去,寻常人估计都要毁容了,变成鞋拔子也不是不可能。

    “好了。”安在旭擦干净手上的污迹,松了一口气,也放下了心中的巨石。

    “谢谢,谢谢,这我丈夫是好了?为什么还是没醒?”白方的妻子激动的问到。

    “魂魄离体,需要招魂。”**气场紊乱,精气神驳杂,魂魄自然没办法呆下去。

    “那怎么办?”

    “招魂的办法很多,自己去试试,他身体气场已经恢复,他阳寿未尽,不会去地府,就算不招,过段时间也会清醒。”一边的周易开口解释,其实意思还是很简单,人已经治好了,可以离开了。

    “谢谢谢谢周大师,是我们之前冒犯了,对不起,真对不起,打扰你做生意了。”只要不眼瞎的,都明白是周易间接救的白方,他们自然感激。

    “这是酬劳,那个,两位大师,身上只带了那么多。”另外一个中年人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是方方正正的一沓人民币。

    “我算是将功赎罪,不能要钱,本身就对不起他们了。”安在旭开口拒绝。

    “人不是我救的,要什么钱。”周易将养魂香交给安在旭,自个转身回到店铺。

    “好!不愧是周半仙!果然高洁!有本事!”吃瓜群众喝彩道。

    旁边刚来的吃瓜群众急忙询问缘由,又是一波自发安利。

    周易的名声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有真本事,出名是早晚的,只不过周易怕麻烦,这才规定一卦千金,不然原来那个价,行不行门槛给你踩烂了。

    安在旭应付好几个前来要联系方式的人之后,就进店找周易了。

    “师父,我”

    “你不用叫我师父,我才二十岁,看着老,你懂是因为什么。”

    安在旭面带好奇,但是也清楚,逆天事情做多了,肯定是要折寿的,但是这么狠,想必肯定是什么大事。

    “我是真心想向你学习的,你虽然年轻,但是懂得却是比我多。”

    “各家传承不一,何况你也算是黑手遮面的一代传承人,不好另投他门,有什么我们可以交流,但是拜师就免了,我也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养魂香治标不治本,修行才是根本。”

    “这样吧,你也算有天赋,每个月我给你五根,助你修行,一年之后不再供应,这一年之中你帮我做些事如何?”

    “行!”

    安在旭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他知道能增长神魂的灵药有多珍贵,他自己不值这个价。

    周易经常要出去,所以打算给玄相馆留一个日常照看店铺的,安在旭精通黑手遮面,自然也懂看相,虽然不是多逆天,至少比一般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