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陕西之行-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五十八章 陕西之行

    高铁之上,周易刚刚坐下,就有人惊呼。

    “周半仙,你是那个视频里面的高人!”半仙之名一夜之间流传网络,不过因为之前大师太多,导致网友早已免疫,周易虽然火了,但是调侃的人居多。

    “能拍张照吗?你这次是去干什么?是洛阳?还是西安?难道是成都?”发现周易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打扮的有些大胆,热裤搭配吊带,周易看着口干的很。

    很想喝水。

    避免露出丑态,周易挥手挡住凑过来的林青青。

    “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修行的,不好近女色。”万一被拍到丑态,可就丢脸了。

    听到周易的话,林青青脸上的惊异更深了。

    “这位大哥,能换个位置吗,这是我叔叔。”林青青睁眼说瞎话,也是惊呆了周易对面的大叔。

    不过美女的请求总是不好拒绝的,大叔起身,拿走了背包,林青青顺势坐下。

    “网上好多评论都说你在骗人,那个那么神奇,肯定是特效。”林青青翻开手机,找到周易的视频,打算给周易看评论。

    “无所谓,我能力有限,救人有数,有需要的来找我,无病无灾的,没必要知道我。”周易并没有去看评论。

    网上键盘侠什么德行,周易会不清楚?想当初他也是喷遍论坛无敌手的江湖新秀。

    “真厉害,网上有人说,大师你才二十岁?真的么?之前好像也有一段视频的,不过那个不怎么清楚。”

    “恩,之前坏了点规矩,不过不后悔。”周易目光沧桑。

    “哇,怪不得你在视频里说,讨厌坏规矩的人。好酷。”林青青对着周易连拍好几张照,几次想要过去合照,都被拒绝了。

    “别嘛,大师,就一张合照,就一张,不靠着。”林青青撒娇道。

    周易的心非常不争气的漏跳了好几下。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近女色,会坏修行的。”

    林青青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瞅着周易。

    周易不为所动。

    “那大师能给我看看相嘛?”

    周易抬抬眼皮,装模作样看了一通。

    “脸上动过刀?破坏了福泽,本来有个不错的丈夫的,现在么?你似乎有不少男朋友?体内气息驳杂,还打过胎?”周易越说,脸上的眉毛越翘。

    而一边的林青青脸上就更加难看,

    一边的邻座早已目瞪口呆,但是看看林青青那不正经的打扮,却又明悟。

    这样的打扮,那样的行为,没什么不对的。

    正经人家哪会这样的打扮?

    周易咂咂嘴,似乎还要说点什么。

    “说这些没意思,我都知道的,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了,我想要知道我不知道的,未来会发生的。”林青青并不以为意,不满道。

    到这种程度的,基本上已经不在意世俗的眼光了,男朋友是什么?就是还没结婚的,随便换,让自己不满意了,就踢了。

    这个世界这么大,总能找到更好的。

    所有反对自己的,都是封建的老顽固,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潮流宠儿。

    时代弄潮儿。

    “未来么?不是已知么。”周易神色莫名,似乎很意外。

    “什么意思?别不说啊,打哑谜,我可以给钱的,你直接告诉我。”

    旁边的帅哥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讽刺。

    “他说的还不够明显?你现在这种样子,以后能有什么以后?”帅哥想必也是接受过比较好的教育的,几次想说出难听的话,都憋回去了。

    周易微微一笑。

    林青青这才明白,愤恨的起身,甩了甩手上的背包,走开了。

    她不认为自己错了,而是认为这帮人不理解自己,太过守旧了,不合群,没必要交流下去。

    “这位小哥,有件事不知道是不是该提醒你?”周易看向旁边的帅哥,开口道。

    “别了,我可没钱。”帅哥急忙摇手,虽然惊异周易的神奇,但是却没有算命的意思。

    “你看那个绿色的背包,多鲜艳,绿的耀眼。”

    帅哥扔下耳机,愤恨的瞪向周易。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友好的提醒。”周易完全不知道这种消息对于一个男的来说,有多么残酷。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也不用你提醒!”帅哥愤愤的带上耳机,将声音调到最大,不再理会周易。

    周易尴尬一笑,不再折腾,闭上眼休息。

    “大师,我儿子今年刚高考完,马上要去大学了,你说他会找到女朋友么?”周易后面的大妈凑上来问到。

    “找到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贱货一个!”旁边的帅哥扔掉手机,愤怒的喊道。

    “”

    “神经病。”

    这是个高度自由,思想解放的时代,对于**的释放也相当彻底,周易看得清人,却看不清欲。

    没有礼制的束缚,人就像是没有渠道的水,会四处流走,最后什么也不是。

    一个字,乱。

    周易心中隐隐有所明悟,但是却并不在意,世间如何又如何,他还是他,修行,挣钱,四处浪。

    看得太清楚,这辈子不可能感受到所谓的爱情了。

    情之一道太过驳杂,玄奥,容易让人沉沦,周易更倾向于无情道。

    或许有一天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但绝对不会是现在。

    等待,但是不会期待。

    爱情其实可以说是天地赋予众生繁衍冲动的一种衍生或者说升华的情感,有很多人追求的东西远在个人**之上,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大师,你去西安的?要不到地儿了,我请大师吃一顿?”一边的一个尖嘴猴腮,看着不像好人的中年凑上来问到。

    “你也懂推演之道?”

    “不懂,但我也是从东亭来的,就在你后面买的票。”

    “哦,是你们,没想到这么巧。”周易了然。

    “周师傅果然有真本事。”江河伸出大拇指,他舅舅的祖上就是盗墓的,他后来跟着入了行。

    正是因为干的都是些地下的勾当,身上难免沾染东西,对于这种有真本事的大师,是相当尊重的。

    他凑上来一是查探周易的来历,要是带着目的也能看出些问题,第二就是为了验证这个占据三层利润来历不明的大师,是否真的有水准。

    盗墓团队之中一般都有一个年长懂行的大师傅,看风水找墓,都是这位大师傅完成的。

    但是大师傅只是传承了一些寻龙点穴的皮毛,很多时候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寻找,更不用说对付墓里头的玩意了。

    周易这种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的师父,对于他们这种盗墓的来说,都是相当厉害的。

    江河是个小人物,但是却并不是穷人,尽管衣着土爆了。

    周易分润是三层,一千万,也就是说这次下去,至少有上千万,甚至四千万。

    作为下墓的主力,江河一队,自然要占据三层,也就是又一个千万。

    所以别看江河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的,样貌不行,但是很有钱的。

    但是同样的,面相上不行,也不可能留住财运。

    他们这种拿到手的也差不多就是卖命钱,就算这一次不死,也会去赌,去挥霍,从而挥霍一空,再次找墓。

    当然,江河这种苦力,只是团队中的基层,一千万能分到的不足一百万。

    和其他盗墓小说中说的,盗墓有四种。

    摸金校尉,发丘天官,卸岭力士,搬山道人。

    是四种传承。

    摸金校尉自然是曹阿瞒的传人了。

    发丘天官不清楚,估计也是曹相的,只不过摸金校尉注重个人实力,寻龙点穴,而发丘天官就是团队了,很符合某种正经职业。

    卸岭力士这个富有争议的派别,传闻祖师爷是项羽,盗的是秦始皇的墓,这种比起上面的两种还要没品,平日里是绿林好汉,发现墓穴了,就是盗墓。

    用的手段非常粗暴。

    最后一种是搬山道人,孙殿英的传人,四个传承中最强的就是他了,只认钱,做事比起之前的三种更霸道,直接炸药轰,搬山其实就是炸山了。

    所谓四大派别,其实都是盗墓贼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有点名目,安慰自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