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蒙恬入魔-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六十一章 蒙恬入魔

    其实,说实话,周易也是很虚的,但是这个时候一旦退怯了,迎向自己的绝对不会是客套话。

    这帮存活两千年的阴兵,早已经失去思考的意识,只有生前的军令。

    而他们的军令自然是守护蒙恬,任何试图入侵蒙恬的,都是敌人。

    空气中弥漫开一股血腥味,周易微微眯起眼睛。

    下面的林如海要上来了。

    被入魔的蒙恬追杀上来的,上面的这些阴兵其实就是在恭迎蒙恬出世。

    蒙恬的魂魄被封印在肉身之中,换个地方或许已经是千年僵尸了,还是比较凶残的那种。

    但是因为这里是十死之地无法养尸,但是蒙恬的肉身又被炼制,无法腐蚀,魂魄被禁锢在尸身之中,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蒙恬的魂魄消散。

    但是秦朝的术士偏偏刻意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埋在蒙恬墓下的千人坑,那都是蒙家军的精锐!他们自杀追随蒙恬,自身又带着怨气,都成了阴兵。

    阴兵自然是不会看着蒙恬消散,只能以自身魂魄燃烧怨气,补给蒙恬的魂魄,试图延长蒙恬的大限。

    这一延长,就是两千年,蒙家军只剩下了最后的几十人。

    而吸收了无数的阴兵,蒙恬的阴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鬼变成了魇。

    小郡主就是半鬼半魇。

    人死为鬼,鬼死为魇,魇灭为魔。

    天地人鬼神,变成了魇之后,就已经失去轮回的能力了,只能作为这一特殊的存在,存活于世间。

    蒙恬的魂魄其实早已衰败而亡,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状态让他的魂魄处于鬼死亡的状态。

    之后无数蒙家军燃烧自身魂魄为蒙恬续命,让这个过程得以延续,蒙家军变成的阴兵可不是一般角色,毫不夸张的讲,那个年代的士兵身上的冤魂不会比虱子少。

    尤其是活到最后的,没有一个是良善之辈,都是厉鬼。

    以厉鬼级别的怨气延续,让蒙恬的这一个过程变得相当的顺利,没多久就完成了魇的转变。

    已经开始向着魔变化。

    这一次林如海几人进入墓葬,让蒙恬沉积千年的双手再次沾染血液,诞生魔性,成为天地间最难以对付的一种存在——魔。

    属于曾经蒙恬的意志也开始回归,但是同样也驳杂这蒙家军的意志。

    可以说这个魔就是以蒙恬为主的蒙家军的战魂熔炼而成。

    隐约间听到地下的厮杀声,周易反而不打算开口了,只是静静的看着散立在林中的最后的蒙家军。

    “救命!舅,救命!”

    “滚,别拖累我!”盗洞之中传来隐隐约约的喊叫声。

    “他来了!”

    下面一阵声嘶力竭之后,林如海还有一个精瘦的年轻人爬了出来,身上都挂了彩,而且满身的泥土,很是狼狈。

    只不过看到面前似乎早就来了的周易,一时间神情有些恍然。

    “是你动的手脚!”林如海并没有看出什么,但是勉强的形势让他不得不这么想。

    “你可以看看身后。”周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示意林如海看后面。

    林如海倒也不是那种幼稚的人,自认为大家都是有气度的,不会搞这种把戏,转过身偷袭。

    但是当他看到林中蓄势待发的阴兵的时候,心脏还是相当不争气的漏了几拍。

    鬼。

    林如海不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东西了,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但是一次性这么多看上去不好惹的存在。

    让他一瞬间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他也清楚这个周先生可能是真的有本事,至少双方看上去是在僵持,比起他们被下面的一具干尸追杀的狼狈不堪,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我们退出。”没有任何犹豫,林如海就意识到这处墓穴和曾经听闻的那些凶名赫赫的禁地一样了。

    不是他们这种三脚猫可以对付的。

    事实上一些邪修也会借助盗墓团伙进入古墓中搜寻东西,或者传承,或者古尸冤魂,所以盗墓界也是和玄界有接触的,只不过还没有那个有道行的修士会不务正业,沦为盗墓贼的。

    在澳门豪掷千金的大赌客,会因为街头的**赢了十块钱而彻底在**前赌博?

    玄界是怎样一个广大的圈子,盗墓界又是个什么德行?

    一目了然好吧。

    不入流的修士,才回去盗墓界找人去挖历史上有名的修道士的墓穴,企图得到传承或者宝物。

    周易来,也就是这货贪财,加上又好奇盗墓是个什么情况,这才表现的那么积极,但是其实看到林如海那狼狈脏乱的样子,周易一下子对于这个土拨鼠行业失去的兴趣。

    真心不咋地。

    周易可不允许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作为人教第三代弟子,地府的察查司判官,要脸滴。

    不一定要仙,但是一定要整齐,至少看上去要整齐。

    周易绝对不允许自己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尤其是还被别人看到的。

    解释了这么多,但是对于周易几人来说,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一个眼神交流而已。

    林如海出来之后,盗洞之中再次传来声响,江河出来了,不过看起狰狞的面目,在看少了的那只右手,似乎并不值得庆祝。

    “你们。”看到一边的周易还有不动的林如海,江河原本的怒火也被懵住了,来不及怪罪舅舅,急忙开口。

    “周大师,救命,那东西出来了!”江河捂着空荡荡的右臂,急忙像周易跑去。

    “你要不要止下血?”周易看江河脸色苍白,问道。

    “谢谢大师!”江河以为周易要给他止血,急忙讲肩伸过去。

    “那个,不好意思哈,我不会止血,我是让你自己来。”

    “。。”

    江河想打人,但是他之前那股逃亡的狠劲已经没了,现在很虚弱。

    吼!

    盗洞之中又是一声吼叫,林如海江河等人脸色一变,很是惊惧。

    “他要上来了!”

    江河怪叫一声,急忙转身,跑向一变的周易他们的车子,王玉在一变刚要阻止,就看到盗洞之中翻出一股黑气,在月光的照射下,变成了一具披着黑袍的干尸。

    尽管面容枯槁,但是还能看出啦纵横睥睨的无上霸气。

    “蒙家军恭迎将军归来!”

    “诸位辛苦了。”干尸一根根的拔掉插在身上的金针,一边看向剩下的蒙家军。

    周易几人根本不敢动弹,生怕成为出头鸟。

    “其他将士呢。”拔掉身上的金针,古尸竟然诡异的恢复了样貌,月光下,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种不宜言语的风姿气度。

    这就是两千年前大秦猛将蒙恬了。

    周易看到对方,也是忍不住感叹,蒙将军并不知道他的后来,两千年一直在沉睡。

    他并不清楚他的部下为了救他,做出了多大的努力。

    林中的阴兵并未回答,孤零零的矗立在林中,阴森恐怖,透着森严的军纪。

    “谁能告诉我,曾经百万的蒙家军,现在为什么就剩下了你们几个?为什么不说!”蒙恬的质问声越来越大,他现在正处在接受自己死亡,明悟现状的阶段。

    按照正常发展,应该会彻底变成魔,堕入无生不灭之地。

    “蒙将军要是愿意,我可以告诉你缘由。”

    “你又是何人!”

    “察查司判官,周易,分量可以吧。”

    “地府。”蒙恬脸上出现一点迟疑。

    “你来此作甚,吾等征伐天下,为大秦疆土征战四方,杀人无数,身上冤孽深重,早就不求轮回了。”沉吟片刻,蒙恬掷地有声道。

    “宁战死,绝不受俘。”

    “宁死不降!”蒙恬身后阴兵齐声。

    他们并没有多少意识,但是听到曾经的口号,还是会有反应。

    “没有人可以放弃轮回,尤其是你这种罪孽深重的。”周易下意识纠正道,却没想到在蒙恬眼中就是准备开战的信号。

    “那就看实力了。”蒙恬拔出腰间的青铜剑,目光凝聚,看向周易。

    “。。”

    给我五分钟,我相信自己可以解释清楚。

    看到蒙恬那逐渐汇聚的气势,周易腿有点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