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牛头马面-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六十二章 牛头马面

    “且慢动手,我是判官,是文职,不打架!”周易急忙伸出乾坤扇,表明自己的身份。

    “那有如何,蒙恬杀人不问来者。”比起杀神白起,蒙恬这种大秦猛将,自然也不会是什么缴枪不杀的仁义之辈。

    他只是刀,嬴政手上的一把刀,忠于大秦的杀人刀,屠戮之刀。

    “我给你解释这是什么情况啊。”被这个家伙一打岔,周易差点忘了正事。

    蒙恬转身看向众多部下,随后看向周易。

    “愿闻其详。”

    周易自然是将蒙家军如何没有的,如何奉献自身魂魄,助长他成为魇的,一系列过程,都解释给蒙恬了。

    附带着还用自己的语言丰富了一下故事情节。

    明悟之后的蒙恬内心其实是无法接受的,生前熟悉的那些部下,最衷心的部下竟然为了让他苟延残喘,选择自杀。

    “为什么!为什么!自我先人直到子孙,为大秦出生入死已有三代。统领三十万大军,虽深陷牢笼,却宠物反叛之心,我守义而死,不敢辱没先人的教诲,不敢忘记先主的恩情!为什么!为什么!”

    蒙恬状若疯魔,仰天质问苍穹。

    蒙恬清楚自己该死,这在当年吞药而亡的时候,已经清楚,铸造万里长城,隔断龙脉无数,其实已经损掉了作为人的福分,就算那个时候去轮回,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变成畜生。

    但是蒙恬不甘心的是他死后,二世始皇竟然会那样对待他,听信奸臣谗言,坑杀蒙家军核心人物,埋葬千人坑,一怨气冲撞,玄术封印,企图磨灭他的灵智生魂。

    这是何等的仇恨?就算是他当年俘获敌手屠杀他军队的时候,都没有用过这样的手段。

    何止是深仇大恨,简直是生死大敌,才能做出的事情,偏偏那个人却是自己的主子。

    这让蒙恬不甘心,愧对跟随自己的众部下。

    “是我对不起诸位,蒙恬甘愿一死!谢罪!”

    “将军!”之前一直沉默的阴兵忽然开口。

    “吾等誓死追随将军,将军若是离去,吾等也绝不苟活于世!”

    “休要胡言,蒙恬生前已经愧对各位将士,若是死后还要诸位将士追随,实在是无脸面对祖先!”

    周易看着一变蒙恬和阴兵的尬戏,有些想要尬死自己的意思,但是一边的王玉却完全不同,一副兴高采烈,得知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也对,事先知道了,现在再看剧场版,却是尬,但是王玉和林如海不同,他们并不知道原来之前那群杀人不眨眼的阴兵,还有这样的故事。

    尤其是蒙恬的卖相又那样有型,要是刚拍下来,肯定是经典镜头。

    “那个,要是不打扰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个工作,继续建功立业。”周易拿出了判官令。

    “帮忙联系一下牛头马面。”像是打电话一样,周易对着判官令道,这是他后来琢磨出来的,寻常神仙可以通过令牌和其他神仙联系,周易能联系的自然是白无常。

    只不过这种事情白无常是没本事管了,只能出动地府武装力量,牛头马面。

    “什么情况?”

    “碰巧看到了蒙恬,已经变成魇,快要入魔了,看上去很强,给你们的开荒大队,推荐一下。”

    “了解,周判稍等。”

    片刻之后,周易就看到了远处走来的一种鬼卒,当先的就是牛头马面,除此之外的还有后面被捆着的两个瘪三。

    “公子胡亥,赵高!”蒙恬一双星目圆瞪,但是从小被教导的理念还是让他受制于礼制,不甘心的喊了一声皇帝陛下。

    “周判。”牛头马面带着两个瘪三来到。

    “两位辛苦了,我就搭个线,剩下的你们谈?”

    “不敢。”

    “这位是胡亥以及赵高,生前残害蒙将军的两个罪魁祸首,始皇帝特命我二位带来向蒙将军请罪,两人任凭蒙将军发落。”

    牛头马面对于蒙恬相当的客气,大概是敬重这位的为人?

    “始皇帝陛下也在地府?”蒙恬精神振奋,相比较胡亥这个瘪三,始皇帝就要英明果断的多,也是蒙恬誓死追随的千古一帝。

    “不错,两千年前始皇帝进入地府,不愿轮回,带领曾经的各路大将正在地府攻伐冥界疆土,已经是一方鬼王了。”

    秦始皇这种存在,都不能在地府当鬼王,也没几个能干了。但是蒙恬不这么想啊,堂堂始皇帝,千古第一帝,竟然只是一个王?诸侯?

    还能有什么比始皇帝能强大的?

    但是这话蒙恬没有狂妄到在牛头马面面前说,这两位虽然可能是秦朝之后才存在的鬼卒,但是地府之名,却是上古就存在,容不得他一个小小的阴魂猖狂。

    其实不多不说,被镇压两千年的蒙恬其实已经彻底变成井底之蛙了,首先之前提到过的,鬼王就是已经地府所能容忍的最高级别的分封了,毕竟鬼帝在那儿摆着,他可没兴趣整个分身管理地府,有十殿阎罗足够了。

    其次就是蒙恬对于自身的低估,他的实力可能真的没有牛头马面这种正经的阴神高,但是层次却不差,作为入魔的大鬼物,三界能伤害到他的东西太少了,地府对于这种存在确实有手段,但是还不至于轻易灭杀。

    魇魔属于三界六道之外的存在,本身诞生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加上中途陨落的,两千年,才蒙恬这么一个,小郡主是半鬼半魇,本质上属于杂那啥。

    一些能镇压伤害到厉鬼的东西,对于小郡主还是有作用的,但是对于蒙恬来说,作用就几乎没有了。

    从层次来说,魇魔就像是从表面层次不小心渗漏到里层次的存在,就像是人没办法对付鬼一样。

    每个人都能变成魂,但是却不是每个都能变成鬼,鬼是聚合三魂七魄的,而阴魂之前也解释了,就是命魂。

    投胎的就是命魂,地魂会留在尸身旁,因为其他原因消散,或者变成魂力被某些天赋异禀的存在吸收。

    人变成鬼要机缘,鬼变成魇更要机缘,魇变成魔,就不单单是机缘了,还要脸正,够帅才行。

    别看蒙恬这么轻易入魔,他的背后是生前的万千生灵,死了之后的千百将士的奉献,这种机缘很少的,尤其是自身被封印,将三魂七魄融合成一体,在岁月止下老去死亡,变成魇。

    毕竟君臣,蒙恬没有为难胡亥,但是一变的太监赵高,就要悲伤许多了,被蒙恬剩下的手下撕了。

    和周易讲了一通感激,恩谢之类的话之后,蒙恬就带着手下跟着牛头马面下去了。

    周易也没有多事,收好判官令,趁着天还没亮,带着王玉和蒙圈的林如海离开了。

    车被慌忙逃走的江河开走了,尽管周易很好奇对方是怎么换挡的。

    但是王玉却没有半点不满,毕竟对于他来说,那真的就只是一次性,交通工具了。

    只不过林如海的脸色就要差不少了,因为之前轻慢了周易,加上后来不告而别,撇下王玉单干,两人根本没有好脸色,林如海直接被轰走了。

    别看林如海这次落魄,但是对于他们这种老江湖来说,手下其实都是炮灰,没了可以继续去招。

    唯一麻烦的就是江河,因为之前墓中的龌龊,江河没了一只胳膊,如果任由他乱说,林如海担心会招不到人。

    这边的事情周易也没兴趣了解,什么都没有捞到,周易有些不爽,但是王玉却没有一点不甘。

    比起几件带着诅咒撒气的古董,见识到传说中的蒙恬,还有牛头马面,对于王玉这种钱已经挣够的小市民来说,那才是真正的世界。

    因为周易,他仿佛打开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彻底迷进去了。

    世界仿佛一下子平静下来,周易回到了玄相馆,一边和安在旭讨论改面之术,一面修行,积累幻虚无界的经验。

    这样的平静生活直到又一个打算请小鬼的人出现。

    这是一个大明星,很多人小时候的看着她的作品长大的那种,可是后来时代改变,人慢慢的不红了。

    过气女明星。

    来找周易的目的就是请一尊古曼童。

    至于干什么,对方一直支支吾吾,不肯说明。

    周易虽然好奇,但是却也没有打探,他对于能力的使用已经到了另外一种境界了。

    不过对于有人愿意请走小鬼,周易还是挺乐意的,至少算是帮小鬼积德。

    虽然干的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对于小鬼来说,只要是帮人,就有功德,人道功德不一定要有功于全人类。

    只不过害人会有业力罢了,看小鬼自己的取舍,只要功德到了,就能轮回,只不过如果业力重,会投一些不是很好的胎。

    当然,大头还是算在有心害人的主谋身上。只要小鬼没有故意害人的想法,业力就不大。

    当然,这事是某种说法,古曼童炼制的一种解释,具体是不是这样。

    就没必要知道了,毕竟你们也不会养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