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贪得无厌最人心-我帮世界算个命-
我帮世界算个命

第七章 贪得无厌最人心

    林雅素玩了个小心思,没有在公司或者她家里,而是在外面的宾馆里面。

    找到的时候,周易确实被这帮大人的花花肠子惊道了。

    感情一开始就没打算当真?也不怕宾馆的什么脏东西冲撞了小鬼。

    周易也算是小有脾气,上去直接敲门。

    “来了。”里面的声音确实是林雅素,那个嘉盛老板娘,只不过延迟了片刻,大概是在收拾东西。

    周易等了片刻,刚感到开门动静,抬头,啪的一声,又关上了。

    “我说,林女士,做人要讲诚信,说好就请一晚上的,这都第三个晚上了,人家地府的都上来找我了,你要是还不还,我就让他们去找你了。”周易很敲了两下门,开口警告。

    “你认错人了。”林雅素在里面喊。

    “不是我认错,鬼差带的路,你以为这门挡得了他们?早点松手,下面的没察觉,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交差。”

    “我的事还没好,再给我两天,这是一千块钱,就当是辛苦费了,你帮忙把那什么下面的送走。”下面门缝飘出来一摞子的红票子。

    说实话,周易有点心动了。

    “怎么说?”周易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白无常。

    “陆判那边其实已经安排这个小鬼投胎转世了,要是再耽误下去,可能以后就要等很久了。”

    投胎也是要排队的,耽误了人家,可不是什么好事。

    听到白无常的话,周易也知道这钱烫手了,接了就昧良心了。

    “林女士,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小家伙的时间到了,下面的要安排转世轮回,耽误的话,罪过不小,要是惹恼了小家伙,你可要遭难,请小鬼不是好事,及时收手,免得招了报应。”周易只能站在门外尴尬的喊着。

    “声音小点。”另外一边的门打开,对着周易喊了一声。

    却看到在一边现行的白无常还有白童子。

    “你你你,你们慢慢聊,我什么都没看见。”被吓到的是一个中年人,看样子大概是出差什么的,收拾的很整齐,脸上也意气风发。

    只不过现在有些尴尬。

    白无常现在已经换成了无常服,一见发财,只不过没有伸舌头。

    和白童子一个造型,手上拎着根哭丧棒。

    周易给了对方一个和善而礼貌的微笑,然而迎接的还是砰的一声关门。

    “给你财运还不乐意,不知好歹。”周易给对方一个中指,也没心情闹下去了,毕竟扰民。

    另外两边的也开了门,只不过看到白无常又悄悄关上了,没敢吭声,不过烦是肯定的。

    “你们穿进去,敲晕她,打开门。”

    “周先生,我们不好伤人的,但是吓晕可以。”白无常歉意一笑,领着白童子消失,穿墙而过。

    也听不见什么动静,只是片刻之后,门被白童子打开了。

    鬼差好歹也是个正经职位,虚实转换没问题的。

    林雅素就倒在一边,瓷娃娃被摆在电视下面的桌子上,周围堆满了零食玩具。

    “周先生。”白无常指了指一边的瓷娃娃。

    “我要怎么办?”

    “摔碎即可。”易先生的封印如同原本就在上面一样,寻常手段根本没办法解决,只能摔碎瓷娃娃。

    周易瞅了一眼地上的地毯,想了想,还是取消了现在就出手的打算,将瓷娃娃收拾好,打算就此离去。

    “你,你别动我的瓷娃娃!”林雅素醒过来看到周易正抱着盒子,急忙抓过来。

    周易当然不傻,当即夺门而去,身后白无常若隐若现,吓得林雅素不敢追赶。

    下楼之后,那前台似乎也知道什么,缩在柜台下面不知道干什么,周易倒也乐得不用解释。

    出了门,周易直接掏出瓷娃娃猛地摔碎。

    突兀的,旁边就多了个小家伙,被白童子拎在手上。

    小家伙瞅了瞅周易,缩了缩头,没敢吭声。

    “好了,走吧,好好投胎,说不定我以后还会去看你。”

    “周先生,我们下去复命了。”白无常抬手告辞,转身消失。

    周易转身,便看到一边小心翼翼探头的前台正在瞅这边,看到周易看过去,急忙缩回去了。

    “我什么都没看到。”

    白无常是可以现行的,为了让周易能够看到,他都是现行状态,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人都看到了。

    “看到没事,一见发财嘛,不过视频不能流出去,不然要遭报应,下面的找你算账。”

    鬼魂现行自然是处于光学可见范围,手机自然也能拍到。

    瞅了地上的碎片一眼,想要收拾,却怕扎手。

    “要不,你们收拾一下?”

    “你放那儿吧,没事的。”前台弱弱的回应。

    “那个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几个客户看到了那个,担心会出事。”前台指了指一边的电话。

    周易挑了挑眉,这算是做广告了?

    当下也乐意,将玄相馆的官方威信交给了前台。

    随后潇洒转身,骑着小电驴,消失在夜幕之中。

    而另外一边壮着胆子下来的林雅素看到地上的瓷娃娃碎片,也是一阵长吁短叹,没等保洁收拾,就急忙用皮包将碎片收拾走了。

    回到家,老豆老妈瞅了一眼,也没多问,依旧是绿豆粥,周易脸都绿了。

    匆匆收拾了一下肚子,就直接回房间了。

    今晚上要请易先生弄得东西有点多,得写个便利贴。

    “转运佛牌,护身符,每样最好多来几份,其他的,最好是将店铺里面的法物,都开光,变成真的。另外需要一批法香,供奉的,修行的都要,最好大佬给一门能修炼的功法,感觉硬气功不太适合灵异画风,太喽。”

    周易又重新看了一遍,在考虑要补充什么。

    这货已经恬不知耻的将晚上那位牛掰的易先生当成玄相馆的供货商了。

    周易在琢磨,这易先生能不能打赢哪吒的时候,忽然脑袋一懵,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随后易先生醒来,比起周易的假正经,易先生的冷漠脸要专业的多,看到周易的便利贴也不多嘴,直接起身,走两步之后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全知并且全能,这就是易先生的能力。

    可惜宅性十足,没要求就不出来,有要求,也只是晚上周易睡着的时候出来。

    大佬的动作太牛掰跟不上,就不描述了,反正周易的要求,基本九成都满足了,除了修炼功法。

    倒不是易先生搞不定,而是周易的灵魂太强压制肉身,甚至强盛到要分成两份人格,分担压力。

    头重脚轻,一般的功法根本没办法修炼。

    所以易先生将大阴阳太虚磨盘重新整理一遍后,根本没有搭理周易的要求。

    都市画风,要什么拳裂苍穹。

    好好的全知,不走智慧路线,非要练肌肉。

    不要一昧的跟风那些妖艳贱货,单纯靠肌肉走天下的,都是匹夫,吃力不讨好的。

    乱世靠实力,这种太平盛世,得看智慧。

    扯远了。

    第二天周易情形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腰酸背疼,鞋子上也沾满了泥土,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睡在外面,没给自己送回去?

    本来还心有怨气,可是看到旁边一小堆的玉佩佛牌什么的,却又没话说了。

    一切值了。

    不过周易也算明白了,晚上的那位,能力也有限,并不是万能的。

    这货完全没想到对方只是不满他的贪得无厌,略施小惩罢了。

    林雅素贪,周易也贪。

    贪到蒙蔽心智,全知都救不了自己。

    易先生是直接在野外的一处小玉矿找的玉料,直接刻画的符咒,所以周易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野外,玉矿上面。

    不是什么好玉,看上去有些浑浊,但是经过晚上那位易先生的炼制,却相当漂亮,周易不懂玉石,也没想把玉符当玉佩卖。

    这种品相,怎么说也得是太爷爷留下的,镇店之宝,不能轻易出手的。

    折腾了一个上午,到中午周易才算到了店铺。

    到了门口才看到周围围了一圈女生,面色憔悴,看上去像招了邪。

    周易当下也好奇,动用能力了解缘由,却是一脸古怪。

    “你小子昨晚上又出去了?到现在才回来?”一边在安慰几个小姑娘的老周看到周易一副锒铛模样,也是好奇。

    “去弄这个了,没办法。”周易抬手,一个蛇皮袋里面满满的玉佩和佛牌。

    “这什么?”周连山已经完全跟不上周易的脚步了,莫名其妙的路子。

    “护身符,佛牌,还有一些原料。”找到玉矿,周易能不扣点带回来?可惜找了一圈,才找到两三块质地不错的。

    玉石都是在山体里头,或者石头里面的,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如果不是易先生破开了一面山体,周易根本不知道那边有玉矿。

    而且好的料子,都被用来制作玉符了,自然不可能剩下什么多好的。

    “这个你看着来吧,据说真的招到邪了。”周连山本来还想亲自出手,捞点外快的,上次那小姑娘出手挺大方的,没想到真的招邪了,周连山清楚自己什么水平,只能推诿收山了。

    “我知道。”

    周易法事的那套还没学全,不好出去开坛,只能在玄相馆卖卖牌子,不然从这六个丫头的神情。

    怎么说也能弄个小几千的,甚至过万。

    女生很有钱的,又是六个人一起,凑凑肯定是有的。

    王悦宿舍是四人的,另外两个纯粹是没事找事,要见识鬼的,没想到见到了,反倒怂成球了。

    叶公好龙啊。

    “大师。”王悦神色要好一点,只是被吓倒了,没有邪气入体,毕竟三太子的法力不是盖的,好歹是三坛海会大神。

    不过,这也反映了一个问题,他们招来的笔仙也不是善茬,不然早被三太子的法力驱赶走了。

    “会玩,玩的惊险刺激。”

    周易感慨两句,周围的几个女生都比较尴尬,低着头,不敢多言。

    周易虽然年轻,但是气场已经培养出来了,一般人心里有愧,根本不敢直视。